汉风清扬

二百四十二章 激烈的火花

二百四十二章 激烈的火花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四十二章

jī烈的火huā

黑夜,红巾军大营。\\??í群1∴①⑺㈢\\

“砰砰……”,火枪声络绎不绝。已经扩充至三百人的火枪大队,半数被梁纲集中到了营寨正面防守。可是连连的枪声并不能阻挡清军的bī近。营外,重重的黑影依旧在不断地靠近中……

高琼(火枪大队大队长)眉头深深皱起,黑夜中能见度很低,营外的篝火也被清军陆续扑灭,所以他看不清楚寨前的具体情况,但是他能感觉得出,对方的损失很小,那一道道黑影还是那么多,似乎在枪击声中并没有倒下几个。

“将军,不对啊,怎么觉得没打中……”高琼低声向梁纲说道。

“放照明弹!”梁纲的脸sè也僵硬了起来,高琼都能感觉到的事情他更能感觉得到。那不是打不中,而是打不死或是打不透……

三道耀眼的火焰瞬间从营中升起,划破了黑夜的天空,把营前的一大片空地都照的明明亮亮。加料的大号烟huā,果然是能当照明弹用的。

在烟huā的照亮下,bī来的清军一个个清晰地现出了身影。他们三,他心中第一次起了疑心。

“砰砰…………”枪声响起,健锐营的人马丢弃了沉重的盾牌迎着枪声冲进了红巾军大营(再近了有手雷),距离实在是太短,火枪兵无力将他们挡在各处的缺口外。

“轰轰轰……”是枯松炮。

特大号的散弹枪,一炮击出,十几步内都为粉靡。粗大的炮筒里塞的都是火yào、铁砂和碎石子,喷shè出去,打在人身上是个什么效果可想而知。

但是巨大的伤亡不能阻挡健锐营的突入,前者扑到,后继涌上,踏着同伴的尸体,和着喷涌的鲜血,他们用几乎一半人的死伤为代价杀到了近前。

“杀啊——”

“杀啊——”

营寨栅栏上十几个被炸开的缺口和塌倒的营mén就是健锐营的突入口,也是红巾军大营正面防线彻底dòng开的明证。健锐营和第二大队在两军大声的喝杀声中迅速搅在了一起。

“该死!”剑眉挑起,梁纲脸上充满了怒sè。“成德,这个王|八蛋……老子饶不了你!”

两军才一jiāo手,不多的时间中第二大队就倒下了几十人,虽然战线现在还在胶着中,可局势早晚要倒向清军。这怎么能行!

一支打前阵的残兵都有如此的战斗力,这可能是普通的清兵吗?自己是被成德给算计了,梁纲瞬间想到。

德麟的心在流血,他万没想到红巾军中还有枯松炮这一招,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么大的伤亡,他肯定会命苗子营那五百人去打先锋,而不是让健锐营的人来做如此大牺牲。

“跟进,杀——”木已成舟,后悔也已经晚了。德麟只能强忍着心痛下令苗子营跟上,而同时间剩下的五百健锐营也分出去四百人,以两名正参领为首,各带二百人引着南阳镇的那八百多人马分别击向红巾军的左右两侧营寨,而他自己则在最后的一百健锐营士卒的拱护下待在最后方。

围三缺一,千年不变的攻坚法则。以健锐营在这儿的实力,这样做并不算自大,如果他们对付的是湘黔义军,德麟足以获得一次大胜。可是他现在遇到的是梁纲是红巾军,不一样的对手铸就了这一战不一样的结果。而且最悲剧的是,德麟以为红巾军只有两三千人,可实际上的红巾军却是有五千人之众,直接战力更是达到了四千人。

看到第二大队不对,梁纲立刻把第三大队调了上,同时照明弹再度升空,炮队也全力准备,超过五十mén的臼炮对准了以同样的散兵队列涌来苗子营五百兵。

没有立即发shè,而是在等着这第二批清军靠近大营的那一刻。

营寨栅栏上已经有了十几个缺口和营mén的dòng开,后续涌来的清兵惯xìng思维下肯定会从这些地方涌入,在他们稍微的汇集的那一刻,就是炮队击发的那一瞬间。

大营两侧也响起了厮杀声,没有丝毫的犹豫,梁纲立刻下令第一大队一二两中队支援左侧,三中队和自己的亲卫队支援右侧,同时收缩火枪兵大队到中军。

“轰轰轰……”臼炮击发。

苗子营没有像梁纲想的那样五百人在营mén和十几个缺口处集结,他们的涌入也同样是一点点的通过,不得已只能下令炮队开炮。

一枚枚开huā弹shè出,梁纲心疼的直滴血,火yào储备可始终都是困扰红巾军的一大因素啊!

“骑兵大队准备!”轰鸣的炮声中,梁纲又一道命令传下。同时他本人也从大营的正面战线chōu身,赶去了骑兵队。

四百来骑在梁纲的带领下从后侧冲出大营,事先布置下的一堆堆篝火还依旧燃烧着,而并不像其余三面一样都遭到了清军的破坏。

事实上梁纲挑选的这个营地还是tǐng‘四通八达’的,处于三座大山山脚坡地的jiāo汇处。大山里面,梁纲很少把营寨直接扎在山上,一是水源不好解决,二是不适合进退,虽然在防御上有加分。

四百多骑,梁纲短期内把骑兵大队扩充到五百骑的目标还没完全实现,但也相差不多了。等到明年大军出山时,完成目标肯定是没问题的。而到时候再放手扩充一番,越过一千骑这条线也不是不可能。

“轰隆隆——”,漫野的碎草luàn泥飞溅,惊雷似的踏蹄声滚滚响过,冲锋,奔驰,放马,肆意狂暴的气息在他们心中漫延,慢慢的充塞着他们整个xiōng膛。

梁纲绕过一里多地,掉转过队伍马头,首先把目标对准了大营的右侧。

“长枪——”右翼领兵的健锐营正参领高声叫嚎。

片刻后,马嘶人嚎,血溅枪飞。

长枪兵和骑兵地对抗,尤其是在黑夜中的对抗,以命博命地兑杀再正常不过了。长枪兵的长枪拥有长度上的优势,能够轻易的把战马或是把马背上的红巾军骑兵给捅个dòng穿或是戳死,可是脆弱地长枪和人类单薄的身躯根本就不能阻止的住战马的冲锋和撞击,在长枪兵把战马刺伤或是把马背上地红巾军骑兵捅死捅伤的同时,他们自己本身也大多数会被疾冲而来的战马撞倒、踩翻在地。即便战马已经遭受了重创,它们疾驰而来的惯xìng也会让它们在遭受重创之后依旧保持着强劲的冲击力,数百斤重的战马,巨大的贯力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把一个或是好几个人给撞飞。

健锐营的清兵是英勇的,是坚韧的,可红巾军的骑兵也是无畏的。两军将士就像蝼蚁一般,卑微的xìng命贱的连路边地野草都不如,每一瞬间,每一喘息都有鲜活地生命在消逝,只是片刻的工夫,右翼的健锐营便再也无力抗拒,同时间右翼的清兵也再也无力抗拒红巾军骑兵的冲刺。

“杀——杀杀——”

骑兵们在高叫,这一bō铁与血的冲撞中,是他们笑到了最后。

“弟兄们,跟我杀呀——”

健锐营到底是兵力不济,梁纲很快就打掉了右翼的清兵,带领着手下骑兵转到了正面。

炮声停止,四百骑兵cháo水般涌到。

“轰——”狂luàn地马蹄声中,红巾军骑兵与分兵前来拦截的苗子营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刀枪撞击,战马悲嘶,铁蹄翻腾下血雨肢残漫天横飞。惨烈的厮杀让已经引兵杀进大营的德麟瞬间变了颜sè。

“嗬——”梁纲大喝一声,手中的长枪如一条怒龙般捅刺而出,锋锐的枪头呼啸着旋转起来,枪下的红缨若一朵血莲开放,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轨迹。

贯力刺出的长枪轻易地没入一名苗子营军官的xiōng膛,枪尖似乎是钻到了骨头,清脆地骨骼碎裂声清晰入耳。长枪去势未已,穿带着一具尸体又继续贯穿了第二个苗子营军官地xiōng膛——

那军官的双眼猛的往外一凸,带有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梁纲,手中的腰刀落地,双手下意识的抓住没入xiōng膛的枪杆。

梁纲自得的一笑,一年多时间的习练还是有效果的么,这一枪绝对比姬家兄弟来的强劲。现在自己虽然在枪术上依旧不是二兄弟的对手,可是在战力上么……嘿嘿,双臂一绞梁纲长枪轻松的就从那两个苗子营军官的xiōng膛中拔出,还顺带着带起了一道赤红的血箭。“那是绝对要强过的。”

愤怒的喝呼声中,一道寒芒闪烁,向着梁纲地xiōng膛呼啸着刺来。

“叮——”

及时收枪,梁纲长枪一横,架住了刺来的一杆长枪。清脆的撞击声后,那杆长枪立刻被生生的磕回。

“呀呀呀——”口中叫哇着梁纲听不懂的怪声,那苗子营的又一军官,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梁纲的对手,挥舞着被震得还有些微微发麻的双臂,再是一枪对着梁纲刺出。

“找死——”冷哼一声,梁纲嘴角溢着不屑的冷笑,双手一抖长枪,“唰”的一枪疾刺而出,半空中轻易dàng开那苗子营军官刺向自己的长枪,望着对方心窝就刺了下。那人见长枪来得利害,当即挪动脚步把身子偏来,却依旧没能完全避的过,被梁纲行一枪戳在了tuǐ上。接着长枪一挑起,那人头望下、脚朝天的就被挑番在地。不等他再站起,梁纲再复一枪刺在他心口,血huā四溅,便又结果了一个军官的xìng命。

苗子营是清廷培养出的死士,那些个藏人xìng格使然,对绕过自己xìng命的清廷是铁心的很,即便是为首的军官纷纷战死,可他们麾下的兵卒却依旧没有丁点的退缩。

杀杀,还是杀!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