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四十三章 梁纲的狂想环太平洋帝国

二百四十三章 梁纲的狂想—环太平洋帝国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四十三章??梁纲的狂想—环太平洋帝国

“大人,快撤吧,再不撤就走不了了。\\???提供本章节最新\\”正参领尼堪一把拉死了德麟,苦声劝道。

哈尔丰也死死挡在德麟身前,后军那么luàn,他说什么也不能让小爷搅进去。身为福康安的戈什哈头领,哈尔丰头上虽然已经顶上了正二品的顶戴,可自身依旧自视为富察家的一家仆。现在跟了德麟,就更是以保护德麟的安全为第一位。

德麟牙口紧闭,两眼死死地望着后方,看着骑着战马的红巾军骑兵在苗子营队伍中横冲直撞,那最嚣张的一路在一个为首的持长枪的逆匪的带领下,都已经在苗子营队列中穿透再折回三四个往来了。

“难道,自己南下的第一仗就以这样耻辱的失败告终吗?”德麟不甘,他不愿落得这样耻辱的失败,不愿坠了自己父亲一世的英名。

“撤。”可是他知道,正如尼堪所说的那样,再不撤就来不及了,等到苗子营全线崩溃,红巾军的骑兵杀到自己眼前,自己就是想撤也撤不下了。那时候,可能就是个全军覆没!

德麟的心头在滴血,这轻轻地一个字对他心灵的打击,对他心灵的压力,是如泰山压顶一般沉重。

三百健锐营军士迅速脱离了与红巾军的接触,向着左侧方向转去,苗子营的残部人马也渐渐偏转了方向。

“想跑?”阵中,厮杀间梁纲依旧在关心大营正面战事的发展,健锐营一有退意,他就立刻有了察觉。

“嗤……”一枚信号弹在战场上冲天而且,发自于梁纲的身后。

“追——”张世龙、南向阳同声高呼,第一大队、第三大队人马立刻追击出营寨。

“冲——”已经率队转移到了左翼的陈虎,看到了升空的信号弹后也是一声高呼叫起,第一大队、预备队人马立刻随着渐渐后退的左翼清军冲了出去,现在该是他们大反击的时候了。

德麟被两个贴身护卫架着飞奔,他两tuǐ硬邦邦的,实在迈不出逃跑的步子。哈尔丰只得让两个高手架着德麟走。

自己还不如死了呢!第一仗就大败而亏,落得狼狈逃窜的下场,生生玷污了父亲的不世英名……德麟一时间心若死灰。自小生活在蜜罐中的他心理承受压力实在是有些脆弱,而且有着这样一个父亲做榜样,福康安给他的压力也不可谓不大,父子两人,前后对比的反差更是让他承受不了。

隐隐的,德麟似乎都看到了日后人们望向自己的眼光中所饱含的讽刺和嘲笑。虽然去年就已经坐上了副都统的高位,可是真实年龄刚刚满二十岁的德麟,出征的军旅生涯委实是一场悲剧。

这只一战,他手下的人马就死了一半,等到他被架到了一座山上后,尼堪等人得空清点兵力,发现还依旧跟随在他们身边的人马只剩下了四百多人,其余的都跑散了,而这四百多人中还有那么小一半是南阳镇的绿营兵废物。

梁纲没有继续往山上进攻,夜间攻山,面对的还是如此jīng锐的对手,风险太大,还不如等到明天再来料理。反正成德的主力距离这里还有一天的路程。梁纲虽然已经感觉着成德有变,但是他能确认,成德主力现在的位子距离此处确实还有一天的路程。所以他不用急。

“健锐营?”打扫战场后没过多久,战报就报道了梁纲手中,让他明白了这一战的对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是他们。”

这倒也不枉自己嘴中频频冒出的‘jīng锐’二字了,在这个时代,他们确实是中国最顶尖的jīng兵,是当之无愧的真正jīng锐。

来到清朝这么长时间,还打了这么多次仗,梁纲对清兵的战力分布也大致有了了解。[本章由áo似的大雪散散飘落,氛闹的四九城短短一夜间就已经化作了冰雪的世界。

养心殿。

殿外是滴水成冰的季节,殿内却是暖chūn一般的温和,除了熏香、地笼、兽炭鼎外,绕殿还临时修了火墙。雍正御笔亲书的“中正仁和”匾下,乾隆一件单单的酱sè湖绸夹袍,也感觉不到什么寒冷。他手中正把握着一道湖北来的紧急奏折……

“唉……”一声叹气,乾隆脸上lù出了不加掩饰的疲惫,也没有最初时的狂怒。

‘成德大败,健锐营损失惨重……’湖北送来的紧急奏折就是关于这次围剿红巾军的战报。成德所率的主力失期,晚到了一日半时间,以至德麟只能以一部偏师孤身死战红巾军不退,最终大败而亏,部下两千?是当地土著,还是没落的西班牙和灭国的荷兰人?

然后就是澳大利亚,丰富的矿产和大片的土地是新中华帝国奠基石中必不可缺的一块。狗|日的必和必拓,你就见鬼去吧!

哈萨克汗国为主体的中亚,要确保对俄罗斯的绝对压制,它就必须取到手,因为单靠西伯利亚的对决是很难把斯拉夫人彻底清除出亚洲的,而且从这里还能越步到西亚。石油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梁纲所处的这个年代,那东西还无所谓多少,可要是再往后推上一百年……

梁纲狂妄的环太平洋帝国念想,其所要迈出的第一步也是最坚定一步就是‘翻覆满清,统一中国’。而眼前即将到来的白莲教大起义,就是他走出这一步的开始!

ps:对付非人类就要用对付畜生的手段来施展。个人认为,印尼、菲律宾(吕宋岛)两处猴子窝,还是从地球上消失的好。便是有猴子留下,也要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姓印和姓菲的种。

(九八年印尼排华惨案的照片,看了后实在是不忍再去目睹,杀光了也不足惜,就当是给他们后辈还债了)

还有我郁闷的是,亚洲,欧洲人对东方世界的总称。可是我不想让这个名字冠到中国头上,因为从中文字面上理解,实在是……撇嘴!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