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四十四章 火器营的覆灭

二百四十四章 火器营的覆灭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四十四章??火器营的覆灭

襄阳水师营。==???提供本章节最新\\

消息传会郧南大山,梁纲大喜,没想到只一次就全部功成,当即支出九千两白银付清了施全的余帐。

可隐匿在樊城境内的王聪儿等人知道这一消息后却无不大感惊奇,不解梁纲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出手折腾襄阳水师营。“难道他又想出来?又想打襄阳了?”这个念头很荒唐,可却无法阻止的在他们心中升起。因为不这样解释的话,他们实在无法理解梁纲的这一举动。

襄阳水师营的存在对于襄阳教会间的互通有着很大的阻碍,尤其是将来起义之后,所以现在时候王聪儿他们也已经开始准备对付襄阳水师营了。但是这个下手时间绝不是现在。

因为白莲教起义在西天大乘教时期就商定的起义时间,被定在了辰年辰月辰日,也就是嘉庆元年的三月初十,距离那时间现在还有四个月呢,他们完全可以在入chūn水暖之后再来解决襄阳水师营。现在他们的任务是全力打制兵器和制作chuáng弩火箭,心里这样想着自然就不会把梁纲夜袭水师营一事和他们自己扯上关系了。

他们心里想的是红巾军,认为梁纲是又想趁冬出来转一圈了,甚至想到了是不是梁纲准备在大起义前再做一把声势,给自己添添威风……不然的话,只能就江河水道行走的襄阳水师营,现在怎么也挨不了在郧南大山深处里的红巾军的事儿啊?除非是他们自己蹦出来找上mén。

王聪儿立马写了封书信让人递来了郧南,信中极力劝说梁纲千万别在此刻生事,安安稳稳的把冬天过去,继续积蓄自己的实力。

梁纲看了后心中好笑,虽然与健锐营撞那一场仗红巾军损失也tǐng不小的,但还远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两个月的歇伏,红巾军的人数早就回升到了五千开外。

自己之前真应该再走一趟襄阳,和王聪儿好好说道说道,哪里有计划已经暴lù了,还依旧抱着原计划不放的起义?

不看现在湖北是个什么形势?北京新帝继位在即,可湖北上下没有一丝的盈盈喜气,尤其是鄂西,依旧是一片风声鹤唳,追捕白莲教更加的森严。

这分明是西天大乘教叛徒早早的告诉了清廷‘辰年辰月辰日’起义这一计划,否则的话湖北官府衙mén早该歇了,过大年都没剩几天了。

梁纲记不得白莲教大起义的具体时间是哪一天,他只知道是在正月爆发的。所以说,现在炸掉水师营战船一点都不早。

回了一封信给王聪儿,梁纲把外投的视线转回,转到山内的自家部队身上。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中,柳严辰重新铸造出了十二mén六百斤重炮以及一批相配应的五斤重炮弹,上万斤铁料用去,一下子吞掉了红巾军现存铁料库存的三分之二还多。而余下的五千斤不到的铁料,就被火枪组拿了去,铸造成了三百根枪管和刺刀以及一批火枪零件。

火枪兵也经历了又一次的扩军,人数达到了五百人,连同配属的炮兵分队和补给队,全体人数超过了六百人。第二大地副大队长黄三被梁纲调集了火枪大队任大队长(原大队长高琼任副队长),掌控着新组建的第三中队(150人)、大队长直属分队(50人)以及配属给大队的炮兵分队和补给队。第二大队的副大队长和一中队中队长由李九顶替,预备队程绍元接任李九二中队长的位子。

黄三脑子活,在梁纲手下的这些领兵头领中,他是最狡猾的一个。梁纲觉得他是不会敢出因一时眼红气极,就下令火枪大队全tǐng着持刀跟清兵打ròu搏的蠢事来。

所以点了他做火枪兵大队长,而不是第一大队作战勇猛的副大队长齐七。

同时间梁纲还派出了多支小股部队,在大山各处起出了大批之前被他就地掩埋处理的清军兵器,该打磨的就打磨,该回炉从造的就回炉从造,两个月的时间,连同原有的存货军中就已经储备下了过万数量的刀枪。

而且这还是因为一些掩埋地被清军找到后重新挖开的原因,否则的话这个数量突破一万五千大关是一点都不成问题。

而有着这一批刀枪做底气,年后的大起义,梁纲拉出的队伍,在装备上就已然可观。

有大批的枪炮火器旁身,有几千身披藤甲的jīng锐做先导,新兵还有什么可怕的?几仗历练下来,这战斗力就刷刷的提上去了。虽然没办法像襄阳教会那样长期的生火开炉打造兵器,可是红巾军也有他们自己的独特办法,那就是用他们自己手中的刀枪去夺去抢,杀败了清军,那自然就会有大批的缴获入手。

就好比当初的三岔河,就好比刚结束不久的健锐营和成德……

…………

梁纲到底想干什么呢?这个时候捣nòng水师营……不但王聪儿他们估计错误,就连新上任不久的荆州将军永保也想歪了心思。

心中感觉着不妥的永保最终想出了一个解决的法子——调火器营回湖北!

两千来人的火器营,人数不多,战斗力却是强大,尤其是在防御城池的时候,几乎是固若金汤。有他们在均州、郧南一线蹲着,红巾军就是再厉害也蹦跶不起来。“你不是仗着火器厉害吗,那我也调来火器,看你还怎么个折腾法。”

永保就这样想着往北京递了道折子,同时下达命令让火器营转到湖北来休整过年。他虽然是荆州将军,总管两湖最高军事大权,但是对于火器营这样的京营部队他还不好直接下令。所以一边往北京请示着,一边用休整的借口让他们返回湖北。

长江,枝江水面。

二十五艘大船陆续驶离了南岸,向着江北码头驶去。船上运载的就是回援湖北的两千多火器营军士。从在北京接手这批武器,到他们这一部分人被遣南下作战,几个月的奋斗让他们在湘黔十多万大军中竖起了一块金光闪闪的耀眼招牌,实在是令他们之处所没有想到的。现在他们要转会湖北,铸就了他们赫赫声名的大炮和火枪也在伴随着他们一起过江。

冬季的长江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忙,但是往来的船只依旧随处可见。一队有十四艘大小船只hún编而成的船队此时就航行在枝江水面上,为首的头领两眼紧紧地盯着驶来的清军船队。

大型的港口码头可是很少见直来直往的,枝江南岸是长江上一处不小的口岸,可北面能进大船的口岸却还要往东三十多里,所以南北走向出发的船队,等整个都进入长江航道之后已经变成了东西走向。

“贴上去。”时小迁沉声下达命令。

脚下的船只立刻加快了速度,以他为首的这支小型船队也跟着加快了速度。

两只船队,一大一小,一多一小,在腊月的长江里慢慢的拉近了距离,并在两个钟后形成了两条相距四五十米的平行线。“所有chuáng弩准备,最后检查一遍水龙!”手按在船帮上,时小迁低声喊到。不敢确定对面的清军船队是否听得到,所以他潜意识里压低了声音。

“chuáng弩准备完毕!”

片刻后船舱中响起了回答的声音。chuáng弩,本船作为这支船队中最大的一艘船,这里的两架chuáng弩是时小迁一行人手里唯二的两架。他们的cào纵者说准备完毕了,那么就代表着所有的chuáng弩都准备完毕了。

麻烦的反倒是那些个水龙,因为每一艘船上都有准备,所以他们必须全部核实了才能向时小迁回报。

“水龙一切正常,随时可以发shè!”半刻钟后,一个小个子年轻人向时小迁报道。

“好,挂红旗,让兄弟们开始动手。”时小迁立刻把手一把,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扣在了眼上。

“嗖!”两声燃放烟huā似的声音响起,两条扁圆形的长条柱体拖着后尾喷嗤的火焰,在江面上滑出两道深深地水痕直奔着船只当面的一手清军运船而去。

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随着时小迁这艘船上的水龙放出,余下的十三艘小船处也立刻响起了同样的嗤燃声。

“啪啪啪”几声枪响传来,十五道水龙放出,立刻就引起了清军的注意,有几名火枪兵想都不想的就对着小船打出了子弹。

“轰”的一声巨响,时小迁那艘船所面对的清军运船首先遭了殃,庞大的船体被那两条水龙给撞个正着,水龙前头一尺长的钉刺深深地没入了运船船帮的吃水线处,然后随着水龙内火线的燃尽,轰轰两声的巨响,运船吃水线处就立刻被炸开了两个巨大的豁口,江水不要命的倒灌涌入,只眨眼间的工夫一艘大大的运船就已经被决定了命运。

后发的十三条水龙也先后撞上了目标,“轰轰轰……轰轰轰”一连串的巨响后,又有两艘运船缓缓沉入了江底。

“嗖嗖——”两枚火箭shè出,准确的扎在了两艘还依旧安全无恙的运船的船首处。稍后,伴随着两声剧烈的爆炸声,两艘船上的火器营军士痛声惨叫,连连shè出的铁丸立刻为之一减。甚至一mén已经调度好了炮口方向的火炮都在这次的爆炸中掉下了船头。

少了火枪的威胁,两艘小船里被压制在加料的船舱内躲避子弹的暗营队员立刻忙碌了起来,三个人合力把一条水龙从船舱内抬起放进了江水里,前头两人忙着个水龙调整方向,一人则在方向调整完毕后拿着火折点燃了水龙尾部高高翘起的火线。

毫无准备的清军,无论是运船水师本身还是船上所载的火器营都被这一番打击给慌luàn了手脚。水师中各船的的军官,有的想立马驾船往岸边靠,有的想则是去向靠近暗营船队去撞翻那些小船,还有的则是一个劲的在高声求救;而火器营的军士有呆愣当场的,也有在军官的指挥下向小船开枪shè击的,还有更多的是高声求救的。眼下可不是盛夏时节,大冬天里落进了长江,没有一身过人的水xìng可别想活着上岸。他们又不是江南水乡的健儿,只是北京城里的八旗大爷,水面上的这东西如何经得起考验,现在这样的形势简直是在要他们的命。

而偏偏四艘装备了chuáng弩火箭的运船却在第一时间内被水龙给击中,剩下的唯一一艘也摇摇yù坠,船头、船尾哪里还有人去合力拉拽弓弦?清军自身的húnluàn却是让时小迁的暗营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祸害他们。

一条条水龙给释放出,这些半成品的鱼雷,加料版的超大号火箭,扁圆状的形体,长近四尺有余,直径直接超过了一尺长短,头部装有一尺长的顶针钉刺,前半部塞进了整整三十斤的颗粒化火yào;中间用木板隔开,火线通过小孔串联前后,后半部则装了二十斤之多的发shè火yào,借鉴古代火箭的发明,二十斤发shè火yào被分成十个小节,每个小节都用竹筒蜡纸包裹,以火线串联其中,按四三三序列排放,点燃后陆续喷发火焰,以此为水龙动力;尾部装有四齿尾鳍以用来保证方向不偏离,中段外体也按加了两个副翼。整个“水龙”外铁内木结构,即便外部铁壳是薄壳总重量也超过了七十斤,在水面上的shè程能达三里远。

此次近距离偷袭清军运船,水龙的十个发shè火yào罐,直接被去掉了八个,但即便是如此一尺长的钉刺也依旧能轻松地穿进运船吃水线处的船帮。重达三十斤的弹头装yào爆炸后,再把这些运船的船帮轻轻松松的撕开一道无法堵塞的大口子。

两刻钟后,除了两好一伤三艘运船不要命的冲向南岸,在距离岸边十多米处被搁浅外,余下的二十二艘清军水师运船全部沉入江底。伴随着这二十二艘运船一起沉入江底的还有南下火器营全部的五十mén大炮和其主力战力,超过两千条的xìng命。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