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四十七章 旗开得胜

二百四十七章 旗开得胜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四十七章??旗开得胜

正月二十三,大军出山。\\??í群3∴\\

马背上,梁纲收回了南投的最后一丝目光,全身心的投入到眼前即将开始的新一路征程!

宜昌、施南、荆mén,聂人杰、张正谟、杨子敖、杨起元……就由得他们去吧,自作孽,不可活的蠢货,鼠目寸光的蠢货……

梁纲两眼猛的睁开,瞳孔中一抹jīng光一闪而逝,今后自己就看在他们还能拖住一部分清军的份上,chōu空去祈祷祈祷,他们能多活几日吧!

“走——”喝声吐出,梁纲两tuǐ一夹马腹,战马便知趣的向前奔起。南面的杂事在这一刻起从梁纲脑海中全部消失,而剩下的只有郧南这一红巾军出山的第一场大仗。

完全是无法理解聂杰人等人的脑子是如何想的,起义之后不趁着清军来不及反应前,攻城略地赶紧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却一个个变成了缩头乌龟,或憋在险要的山寨,或憋在自己已经占据的城中,是一个舍不得挪动一步。

那聂杰人到了灌湾脑之后竟然连枝江县城都不去了,而占据了枝江县城的张正谟也不见想回老家宜都看看,一个个都心满意足的很。

施南的杨子熬占了来凤县城,荆mén的杨起元更是自称元帅,在当阳县城竖起了‘天运’年号,一夜间封了大小几十个军师、将军和先锋,却是不见一点试探着荆mén城的意思。

梁纲得知了消息之后是彻底服了,这与他之前所想的,几万义军流动作战,攻城克地,一举囊括下宜昌、荆mén、施南三府,彻底糜烂湖北整个西南部的展望是相差如此的巨大。也幸亏长阳的林之华、长乐的覃加耀还有点脑子,已经串联起了宜昌府东南,现在更是在向巴东和施南府北部发展,说明南面那群教首中还不是全部都是蠢货。

难道他们的脑子都放到了发展教徒身上,而不是别的……

心中无奈,可梁纲这时候也不能弃之不顾,大环境不一样了,聂杰人、张正谟之辈虽蠢,可他们多活一天,对红巾军就有多活一天的好处。所以三天前梁纲还是强忍着气,给这些人分别送去了一封亲笔信。但愿自己的话,他们能多少的听进一点。满脑的猪浆,实在是令人无语。

只是梁纲并不知道,在历史之上,川楚白莲大起义,湖北义军的名头十有八|九都是襄阳义军打出来的。而像聂杰人、张正谟、杨子敖、杨起元等辈,却是早在起义爆发的第一年内就纷纷陨落了。

他们虽然给清廷统治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可是各部之间,没有统一的领导也缺乏必要的沟通,各自为战;战略上却又以被动的据守县城和山寨为主,完全是消极到了极点的防御。从而让清军从容调集了人马,得到了喘息之机,各个击破,最终在第一年内就肃清了西南部绝大部分的起义。

那聂杰人的灌湾脑,只守到了二月份就被告破,聂杰人本人在投降后全族被诛;六月份杨起元死,七月中陈德本死,荆mén义军失败,同时间施南府义军也遭受到了大败,根据地被陷,田谷墩等人战死。倒了八月份,张正谟据守的枝江县城被陷,宣告着宜都首义部队失败……

梁纲不知道这些,所以他现在的心情还是比较轻松地,三天的时间很短,一眨眼就过去了,虽然还没收到南方各部的回信,可是他所能做的也只能如此了。梁纲不可能放着条件成熟、谋划已久的郧阳、襄阳两府不动,而引军向南进入宜昌府,那样虽应该能救得下聂杰人等人,可红巾军自己却亏大发了。

把一切的烦恼抛在脑后,正月二十三,红巾军整编结束后的第二天,梁纲就急急的引着大军冲出了大山,兵锋直线不变,直指正当面的竹山县城。

如果以稳妥起见,梁纲应该再等一段时间的,最好到二月份再出山。「域名-..-请大家熟知」一旬的时间虽然短暂,可多少也能让现在的红巾军更加的彼此适应一些,而且陈金生、罗进、杨宗仁、张驯龙四人,若能再多的一些时间,各自的人马怕也会再多上一些,至少各自增进到两千人是没问题的。

但梁纲却是等不及了,也不敢等了,时间禁手!如果清廷的办事效率高些,所谓的六百里加急真能一日夜奔出六百里去,那么现在的武昌方面应该就已经收到乾隆的旨意了,而西安方面也应该开始调兵了……

兴汉镇,三年多的时间中,梁纲早就了解清楚了郧阳的周边兵力部署,那距离最近的兴汉镇,得到消息后只需要三不识一箩筐的泥tuǐ子出身,可打起仗来党|国那些所谓科班出身的将军不是照样稀胡吗?

(个人认为这方面最典型的还是刘邦,看看他的身边,萧何、周勃、曹参、夏侯婴……一个沛县,一个时代,出了多少名臣将帅。反正是一打仗,一起luàn,是人物的自个就蹦起来了。

太平盛世名将少,luàn世烽火枭雄多。

个人认为,历史上这么多朝代灭亡,就属明朝灭亡时的那批,以李自成、张献忠为代表的反贼素质最差!)

………

“能打得到么?”梁纲向柳严辰问道。

这里距离黄茅关差不多有四百丈远,十二mén六百斤炮推到这里,城上的清军火炮叫哇了两声就停住了。梁纲看的很清楚,两枚铁弹落在了百十丈前的地面上。如果清军不是在故意隐瞒大炮shè程,或是另外藏匿重炮的话,那么他们的shè程也就是一样在两里上下,和六百斤炮的shè程处于同一个水平档次。

只是,当六百斤炮的炮弹从。军队撤退时最怕的是什么?就是突然间的luàn套。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甚至两者都无心去找对方,只是在luàn嗡嗡的逃,luàn嗡嗡的跑。

这也幸亏是在关中,这要是在平原上,怕就已经是兵败如山倒了。即便是结束之后,没个一两个时辰收拾也是无法重整旗鼓的!

刘清脸sè黯然,红巾军突然间变出了十二mén的远程大炮,这下黄茅关是难受了。

“大人何须担心,那逆匪火器便是再厉害又如何?这最后夺城时候是要靠刀兵决胜负的。我堂堂朝廷之师,还会怕一群匪贼不成?”高燮看出了刘清脸上的黯然神sè,连忙chā话道。

两人索xìng缩到了关上的城楼里,省的在外面挨炮弹炸。这城楼虽然是以木质结构为主,可是开huā弹太小,威力依旧不足,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它给炸塌了。所以一时半会儿的躲在这里,安全还是有保障的。而且他俩也用不着等到城楼不行,过上一会儿城上的人就下去完了,他们也就可以下城了。

“进攻——”梁纲把手一招。他可不会给刘清、高燮喘气的时机,那城头上的轰luàn早就入在了他的眼中,当即就下令给第一营。

陈虎一手举着盾牌,鬼头刀chā在背后,一手抬着一架长梯的梯头,“弟兄们,跟我冲啊!”高声一呼,长梯加上肩头,身先士卒的当即就想着黄茅关冲去。他的身后,是前军第一营整整齐齐的三个大队和一个直属中队,排在最前的就是第一营第一大队,他们囊括这陈虎这个营长,抬着的是后军刚刚扎好的十七架长梯。

“冲啊!”震天般的吼声中,第一营一千多人cháo水般的涌向黄茅关。

当他们冲到一半距离的时候,柳严辰也大声一次高叫,“所有炮位,调整shè击角度,向关内延伸shè击……”

黄茅关城头,刘清、高燮已经发疯一样冲出了城楼,趴在城垛上,两双眼睛看着水涌一样杀过来的红巾军,四只眼睛中充满了绝望和死灰。

他们的背后,竹山协的清兵依旧在发疯的一样往关下跑,就连刚才高燮钦点来顶缸的都司华参都找不到身影了。

因为就在他们躲进城楼里的这短短瞬间,又有两处火yào被开huā弹所引爆,一处是另一mén重炮,一处则是火箭……

开huā弹延伸到关城内,关下惊魂未定的竹山协清兵再次炸了营!

“杀啊——”关外,红巾军的呼杀声更加的bī近,越来越近。

“所有跑位,停止shè击!”放下了望远镜,柳严辰大声叫道。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