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四十八章 联合作战

二百四十八章 联合作战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四十八章??联合作战

黄茅关上,俯视着眼下的关城,梁纲不由得笑出声来——刘清太大意了!自以为有火炮和chuáng弩火箭坐镇,就可以挡住自己的短程臼炮,却不知自己已经增添了十二mén六百斤炮,炮弹足以远远的打落到黄茅关城上……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首.发?==他把竹山协的主力都拉上来守关,耀武炫威,整个黄茅关正面被清兵填的满满的,等到发现不妙时,仅靠城楼旁两条六尺宽的上下石阶怎么能把这一千五六百人一瞬间都给转移下去?二十一世纪,电影院、舞厅、酒吧什么地方着了火,人员也要好一阵子疏通呢,何况是现在?而且他们又要时刻面临着死亡或者重伤的威胁……惊慌失措就更大了。

luàn搅一片,húnluàn一片,叫骂不休中竹山协的清兵没有真动起刀兵来就已经是好的了,所有的编制自然都被打luàn了。那些个一箭都没发shè的chuáng弩一架能都没能抬下关去,争相逃命的清兵谁还顾得了它们。

这样丧了胆失了军心的兵马,不说红巾军已经趁机杀上来了,就算梁纲给他们一点时间来整顿,等炮停后红巾军再发起进攻,那竹山协也照样不顶用。

可惜啊,梁纲眼神暗了暗,自己把骑兵营也派去了保丰,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放出去追敌……

一阵惋惜之情油然而生。可梁纲之前又哪里想得到黄茅关会如此容易的被攻下,他还指望着南向阳部攻克了保丰之后,迅速绕道黄茅关背面与主力一起夹攻呢!之所以把骑兵营也派去,就是想让姬延良三人带着骑兵营看好了竹山县城内的曾攀桂主力。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是晚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只是梁纲相信,竹山城内安坐的曾攀桂得到消息后肯定会气的吐血的,他以两千人分兵守黄茅关,所图可不小,现在一朝皆失,被红巾军秋风扫落叶一样,一鼓而下,简直是既丢了里子也丢了面子。竹山清军士气必然重挫!

“报——,将军,我军第三营偕骑兵营、新兵营一部已经攻克保丰,全歼守军二百人,现正向黄茅关后chā进。”

好事成双,侦查大队的一个探哨适时来报。

“让南向阳转向,第三营、新兵营一二三大队开去竹山县城。”梁纲嘴角含着笑说道,黄茅关现在已经被攻克,南向阳再赶过来也没用途,还不如直接杀向竹山县城的好!

看着脚下源源不断涌入的红巾军,前面就是竹山城,旗开得胜之后,梁纲还寄望着能再接再厉!

…………

“废物!”竹山县城,曾攀桂看着跪在脚下一身狼狈的刘清,脸上爆发着无可抑制的狂怒。“怎么不死在外面,还有脸回来?”

“来人,把他给我推出去砍了!”挥手就叫来堂下亲兵,曾攀桂连给刘清这个一镇总兵官发话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下了命令。

“军mén,饶命啊,饶命……”一句辩解之词都来不及出口,刘清就被曾攀桂的两个亲兵提着倒拖了下去,路上刘清全力挣扎着,一个劲的声嘶力竭的喊求饶。可是盛怒之下的曾攀桂又怎能听得进耳去,“把他嘴给我堵上!”狂怒的暴喝声再一次响起。刘清的求饶声也随之没了声音。

堂上诸多副将、参将、游击的求情声并没有改变曾攀桂的分毫心意,即使他一个提督立斩总兵官是那么的不合常理……

片刻后,一声惨叫传来,曾攀桂现今座下唯一的一个总兵也一命呜呼了。王开云去了郧县,杨延彰回到了宜昌,之前坐下的三总兵现在就只剩下了刘清一人在,也正是因此他才会被曾攀桂派去镇守黄茅关。

可是现在竟落得个如此败坏局面,坚城重兵在握他竟是连半个时辰都没支撑,就被红巾军一鼓作气给拿下了黄茅关。==??én。”

那就继续杀,杀的整个竹山清军都为之震慑才行。念头一转,曾攀桂就已经想出了后招。

竹山县城下。

梁纲遥遥打望着竹山南城,聊聊不多的百十个清兵分散把守在城墙上,大炮一mén没有,chuáng弩火箭也一架不见,很显然曾攀桂是已经接受了刘清的教训。

“回去。”梁纲没有提试探进攻一次的话,因为他知道,竹山县作为郧南四县中最重要的一处军事要地,曾攀桂早已经把它经营的‘固若金汤’了。

除了储备有大量的火器外,为了防止红巾军的炮击,他还在城墙后,贴着城墙根用圆木和土砂青石搭建起了一整列坚固之极的储兵室,里面足可藏兵七八百人之多,以来给城头提供必要的兵力,四面城墙皆是如此。

火炮、手雷、鸟枪、抬枪和chuáng弩火箭,清军、乡勇所有的火器这里都是应有尽有。其自身城中又有那么多的人马驻守,红巾军若是真的死拼硬打强攻竹山,伤亡必然惨重。

这样赔本买卖梁纲可不会去做,付出惨重的代价,就算是能吃掉曾攀桂又如何?清廷还有的是人马在,少了曾攀桂还有李攀桂、王攀桂,而红巾军的人力却不可能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恢复。

当夜无事,有侦查大队在竹山县城四mén看守,梁纲是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而第二天清晨,吃过饭后大队大队的红巾军绕城转过了竹山,一溜大路的向着郧县进发。

“什么?红巾军绕城而走?”曾攀桂大感惊讶,梁纲绕城而走,他真的就能放心下后路?自己手中可是还有六七千兵呢?(算上四县守军)

夜晚好晚了曾攀桂才入睡,因为心里有事,这觉也就一直都没能睡踏实,直到了黎明时分才真正的进入梦乡,但现在他脑中还残留着的丝丝睡意瞬间被震得烟消云散了。

“陕西的五千兵快到了,郧县也有三千人马……只要王开云能挡住红巾军……”

日子很快就又过去了三天,用了一半的四件红巾军大部队就已经开到了郧县城下,但是和在竹山县城的情况一样,梁纲也没有立即就对郧县发起进攻,就连炮击也是在昨天上午才稀稀疏疏的开始,大部队在城下发呆一呆就是一天多时间。

可是在王开云等人所不知道的时候,三千红巾军jīng锐已经赶到了郧县西北百十里处的青桐关,这儿是郧县郧西两地的jiāo界线。

青桐关和黄茅关一样是一个小关卡式的存在,郧阳府内这样的小关卡十分的多,单是以郧西县为例,除了眼下的青桐关外就还有六郎关、土mén关、马鞍关和吉阳关四处。

三千红巾军jīng锐,是张世龙的第二营以及火枪营、炮营(十二mén六百斤炮外)、梁纲的亲卫营以及骑兵营。

在青桐关与红巾军汇合的是王延诏亲领的五千义军主力,这里面没有fù孺儿童,老头老太,全部都是能拎得动刀枪的青壮。是王延诏这一路人马的真正力量。

“梁将军”,王延诏把身段放得低了一等,这马上就将到来的一仗,到底是要靠红巾军来打的。虽然他带来的是五千人,可战场能起到的作用却仅是壮一壮声势。

陕西兴汉镇何元卿领着召集来的整整五千清兵两日前就开进了郧阳,王延诏得了梁纲的知会,并没有出手搅扰他,否则才两天的时间何元卿的五千人马也走不到青桐关来。

且事实上眼下的这一战还是王延诏立杆子以来的第一战,他之前连近在眼前的郧西县城没动,就怕刺jī了兴汉镇,并暴lù了自己的真实实力。

“哈哈,王教主,经年不见,现在就该称呼王元帅了。”梁纲一脸善意的nòng笑。白莲教就是有这样的规矩,那杨起元都敢自立为元帅,王延诏的身份就更该如此了。想想日后的王聪儿,总教师的身份外她还有一个八路义军大元帅的称呼。

“将军说笑了,我这元帅可远比不上将军的将军来的实在。”王延诏是一个不怎么拘于言笑的人,xìng格有些古板生硬,能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梁纲与他短短几句寒颤之后,两路大军就开出了青桐关,在关外五里处的一个开场地,摆下阵势,转等不远处的清军休息后到来。

眼下的时节自然不会像chūn秋时期那样打一仗还要事先约定地点,可是在必要的时候,双方统帅在某一地碰面却是心有灵犀的。

何元卿探知了前面的消息后,却依旧自信自己的五千兵,梁纲三千红巾军jīng华出阵,带上王延诏的五千义军主力也是为了能一举覆灭兴汉镇主力,彻底扫清短期内郧阳府的援军。

所以他放弃了青桐关的有利条件和地形,选择到了这个宽敞的地方。

“嗖嗖嗖——”十三只chuáng弩火箭shè了过去,在清军的chuáng弩刚刚lù头的瞬间。

“进攻!”伴随着连串的爆炸声响,梁纲手中的九环钢刀猛的向前一挥。

是谁规定的有了火枪、火炮之后就一定要打‘静坐战’,等着敌人自己找上mén来?难道火枪兵就不可以进攻?炮兵就不能移动吗?

别的部队不知道,反正这两点对于红巾军来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梁纲也不会笨到用臼炮和拥有不少于二十架chuáng弩的清军去打阵地战。

何元卿傻了眼了,这跟红巾军以往的作战模式不一样啊?两三年了,那一部清兵看到过红巾军火枪兵冲锋的呢?他们都是打‘防御反击’的。虽然这样一来是符合了清军的作战规则。

装备了相当数量的抬枪、鸟枪的清军,在作战时也都是等着别人主动送上mén来的。(不管抬枪、鸟枪的威力如何,但这却是事实。)

张世龙指挥着第二营立刻跟上,炮兵营的人马也抬着大小臼炮,推着或是骡马拉着弹yào车,一溜小跑的跟上。骑兵营不动、亲卫营也不动,王延诏的五千人同样不动。

五百火枪兵,以二百、一百五十、一百五十,三队列排列。

不松不散的,每人前后左右各相隔一米距离,五百火枪兵,顷刻间一个相当宽的迎击面就在跑动中形成了。

“放!”黄三站在第一列的最右手,在与清军相距还有百米距离的时候,五百火枪兵全力立定,然后第一列迅速就jī发了手中的火枪。

“放!”站在第二列最右手的高琼高声喊道,同时手中举起的腰刀重重劈下。接着是刘显龙带领的第三列。

燧发枪,滑膛枪的准确度并不高,可这再差的命中率也挡不住清军站的实在是太严实了。一轮击发过后,对面的清军就倒下了二三百人之多,准确率几乎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百分之五十。

黑黑的枪口对准着清军,那就预示着一个个死亡的阎王贴。

“快,快,把chuáng弩……”何元卿心中急切的发狠,明明自己占有优势的,现在却被红巾军压着打了。他脑子里只剩下了chuáng弩火箭,军中足有三十五架之多,刚才也不过是被打散了几架而已,把剩下的全都安放好,一轮设计足以倾覆眼前的这队火枪兵。

可是一步慢步步慢,梁纲怕的就是清军的chuáng弩火箭,又怎会让他们竖起来?

他在山中铸造十二mén六百斤炮的同时也造了十架chuáng弩火箭,但这些chuáng弩火箭和十二mén六百斤炮一样都留在了郧县红巾军大营,同时留在那的还有十一架在黄茅关缴获的清军chuáng弩火箭。

那黄茅关正面关墙上的二十架chuáng弩火箭,战后只剩下了一架是完好的,再连同黄茅关背面布置的十架,就全被梁纲收入了自家口袋。虽然在shè速上比起自造的chuáng弩火箭还差了很大距离,要改动上劲装置也很麻烦,但留着也是有点用的,反正军中有的是空闲人手。

“轰轰轰——”臼炮开始发威了,给húnluàn中的清军再添也些húnluàn。第二营主力也护在了火枪营两侧。

“进五步——”第二轮过后,黄三大声叫喊道。同时命人向炮队示意,让他们加紧时间发shè,争取让清军的盾牌兵排不成队列来。

何元卿从开始时就估错了情况,和黄茅关的刘清一样,也认为凭借着手中的chuáng弩火箭能克制住红巾军的枪炮,且最主要的是,他之所以信心十足坚定异常,是因为在之前他就已经探明,迎过来的这一支红巾军中根本就没有重炮和chuáng弩火箭随军。

错误的估计,造就了他今天无可避免的杯具。

chuáng弩队被húnluàn的清军一搅和,更加的无法立足,而且前军húnluàn,大队大队的兵丁向后退,也冲散了他队中刚刚装备起来的那支盾牌兵。

兴汉镇,还是吃亏与红巾军jiāo手太少的缘故,之前只有耳闻的他们又怎能把郧南清军的一次次教训真正的印刻在心上?要是换做曾攀桂等人来指挥,怕是在第一时间就派出了盾牌手来列阵,然后再缓缓的出军填充。

“哗哗哗——”五步,五百火枪兵准确的上前移近了五步,然后再度开火。

“冲,给我冲!敢后退者,杀无赦!”何元卿怒气勃发,眼睁睁的看在在手利器却不能使用,这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了。可是他也知道,部队不能再退了,再退可能全军就要跟着退了。

一刀削掉一个小官的脑袋,何元卿大吼叫道,呵斥着清兵反身向前冲,同时他身边的亲兵戈什也纷纷chōu出了刀来……

“杀啊……冲啊……”

看着反身杀回的清兵,黄三脸上不忧反喜,他可是知道这一战的真实目的地的,那不是赢下一阵,而是要覆灭兴汉镇清军主力。

何元卿若是就此一跑,最多也就是个一千多死伤,主力退到郧西后还是一祸害。至少也要打到两三千人,然后他们再跑。回郧西县城的路上,还有七八股王延诏的小股伏兵在,一一出来劫杀,又能占得一些便宜,等到清军全军推倒郧西之后,只剩了千把人在,还如何成得了红巾军的威胁?怕是王延诏接下去就能收拾掉他们了。

“杀啊——”张世龙握了握手中的长枪,看着越来越近的清兵,挥枪就是一声大喊。火枪营兵力还是太弱,又是在这空阔的地面上,想把清军全部堵住终是难了些。而且清军也不全是傻子,死掉的盾牌兵,或是还活着的盾牌兵,不是顶在了前面就是手中的盾牌已经易了主,而清军中的弓箭手和抬枪、鸟枪兵也跟着冲到了过来,到现在位子箭矢已经落下了不少,鸟枪也响过了几声……

“撤——”黄三在清军靠近一半距离时果断选择了后退,迅速把前阵让给了第二营。

三十来人的死伤换取了清兵二三十倍的代价,梁纲虽然心疼,可也知道是大大的划算的。

第二营红巾军迅速从火枪兵的队列空隙中窜出,左右两翼的人马也同时向前杀到。片刻工夫就与冲来的清军撞到了一起。

“杀啊——”王延诏举起手中的大砍刀,高呼一声招引着手下五千义军杀上。他知道,这个时候就该他们出力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