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五十章 暗营的致命一击

二百五十章 暗营的致命一击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的下面就是‘撤军回城’。

曾攀桂看着身边诸将的神sè,心中自然明白为什么。当下苦涩的一笑,“我们已经填进去了上千条人命才打到了这个份上,要是想全拿下黄茅关,还要继续填进去多少?”

曾攀桂自己又何曾愿意撤兵,但是他拼不起了。作为郧阳府仅剩的一支主力,他现在确确实实的拼不起,耗不起了。

当天夜晚,清军收兵回城。

上千人的损失再连同受伤的,不知不觉间又是一两千人的死伤,这要算上刘清、高燮的黄茅关那一战,自梁纲出山以来,曾攀桂就已经死伤了三千+的人马了。

总共只有六千机动兵力的他,现在就是想向郧县增援,也力所不及了。可是郧县真的不能放弃啊!相比较郧南,它那儿的地位更重要!

但是……要是……

这时一个念头猛烈地从曾攀桂心底升起,如果他能把竹溪、房县、保康三县的人马全部chōu调到竹山汇集,那他手中就将再次有六千的兵力。

脸配了大眼浓眉睛,黝黑的肌肤,活像是烧煤炭的一样,一条辫子luàn糟糟的绕在脖子上。身上穿着一件土灰sè的粗布棉袍,腰间系一条绛青带子,显出了三分jīng干利落。

周兴邦一见他,就呵呵笑着站起了身,扔下手中的瓜子,笑道上前:“是七师叔啊!”

“黑子叔,这时辰你不在家猫着,跑局里来干啥?就不怕接上抓壮丁的把你抓了去守城?”周兴元带着痞子气的声音响起。

这周家五兄弟中,就周兴元xìng子最活,眼看着成亲都两年了,还是收不住心。虽然武艺也不错,但是无论是周铁祥、周铁生兄弟,还是他们两人的老爹周隆,都不放心放他出去走镖。所以到现在为止,还一直是在局子里教趟子手把艺。

周兴福、周兴德、周兴国没有兴元的痞子气,都上前规矩的向这个七师叔行了一礼,在勾头的瞬间他们并没有看到自己背后的周兴元,两眼中炸闪而逝的一抹jīng光,以及那个七师叔瞄向周兴元的一抹饱含着深意的目光。

“猫什么猫?”王欢沉沉的一笑,“都这年月了,咱爷们还用得着冒着吗?”正说着,侧mén那边又让来了一个人,黑黑的厚袍,戴着一顶棉毡帽,胡子拉碴的,却看不清确切的眉目。

周兴元两眼一瞪,险些凸了出来,心中是一惊,接着就是一阵狂喜,竟然是他亲到……

“七师叔,这位是……”周兴邦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见一个陌生人进园,边想着王欢问道。

王欢嘿嘿一声笑,伸手拍着周兴邦地肩膀,“有事要找老爷子商量。”周隆年已经六十,但是依旧生猛活虎,只要他还活着,周铁祥就只能是总镖头而不是镖局真正之主。

“三儿,在这看着点,mén外胡同口还有两个兄弟在。”王欢带着宋标就往内院走,临去时向周兴元道了这么一句,却是让剩下的哥四个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内院,卧房里。

“师傅,今个宋大哥亲自前来,可是给足了咱们镖局的面子了,你可不能再拿架子了!”王欢看着一脸沉默的周隆,急得团团转。自己的头儿都已经在外面坐两刻钟了,这边周隆还是没个准信儿?王欢已经有些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不住了。

一旁的周铁祥苦皱着眉头,心中满是苦涩。这事情如何能轻易地应下来?若是应下来,那抚远镖局七十年的基业可就全都断送了,他们周家今后就是朝廷铁板钉钉的从逆了……可要是不答应下来,那郧县城破时也就是周家……

“好,小七,你就别转了,这事镖局应下了。”老当益壮的周隆终是定下了腔调。“这镖局上下二百多口人命就全都jiāo到你手中了。”

周隆生xìng不爱低头,可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低头。脸上充满了苦涩,平日里提起自己的大号豫鄂川陕四省的道上豪杰多要给上三分薄面,可面临着这种翻天覆地的事时,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是。

七十年家业,诺大的名头,却敌不过人家轻飘飘的一句话!

外堂,宋标脸上也lù出了一抹微笑。抚远镖局有十几个镖头,算上周家的本系力量,高手就能凑出二十人来。再加上五十名趟子手,七十人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而且兴顺镖局已经被拿下,两者相加那就是一百四五十人,暗营在城内也有三十多个jīng锐,连同已经从山西迁入郧县,养jīng蓄锐半年之久的姬家,二三百人,其中还有百十个高手一起发力一起发事……

郧县那里还有不破之理?更何况郧县清兵中也有王延诏的人手,只要适时他们再吆喝几声,引动一下sāoluàn,搅和一下清军的人心。简直就是十拿九稳啊!

周铁祥、周铁生兄弟亲自来送宋标,在后院看到周兴元,周铁祥怒气之余也有些欣慰,虽然极有可能大祸就是这家伙招惹来的,可是要不是家中还有这个不安生的人在,怕是到了红巾军后,周家也无甚地位可言。

暗暗对他使了个“好自为之”的眼sè,把手一招,说道:“小三,走吧!你爷爷等着你呢。”

周兴元赖皮的一笑,自然是知道大伯这话中是什么意思。而且这等大事,自己瞒着全家也确实……想到周隆的厉害,心中也有了些紧张,tiǎn了tiǎn嘴chún,咬牙进了内堂。

而已经明白了前后经过的周兴邦四人,看着周兴元,都不禁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周家老爷子高坐上首,左手第一张椅子上坐的是他大伯,右手第一张椅子上坐着他老爹。“孽子,还不跪下。”闷葫芦做了好一阵的周铁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就在曾攀桂大军距离郧县只有不到一日路程的时候,郧县在当天陷落了。

近三百人jīng锐,百十个高手在场。光天化日的,宋标只带了一半的力量就干净利索的平推了郧县北城二百守军。从接战到结束,只用了一刻钟左右。

同样养jīng蓄锐的亲卫营和火枪营首先通过云梯爬上了北城墙,等到王开云急忙调集了人马赶来增援的时候,五百火枪兵和部分的炮营已经列阵以待。郧县大局已定!

而此时,时小迁带领的另一半力量,则也以同样势不可挡的姿态一举攻占了县库……

海量的军需物资啊,今后就全是红巾军的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