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五十一章 清军末路

二百五十一章 清军末路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五十一章

??清军末路

心如冰窖是什么滋味?

那彻骨的寒冷,无尽的绝望,曾攀桂今日是体验到了。~~??én口一战,只是一声招呼城头的原竹山协兵丁就打开了城mén。而新调任的些许军官,也不敢出头阻拦高燮这个副将。

打开了城mén,那接下去的一切就都好说了,一个时辰不到竹山县城就全盘落到了红巾军和义军的掌控之中。同时靠着高燮的名头,也顺利收编了大部分的清兵。

一千守城清军,战死的还不到二百人,投降归顺的却有五六百人之多,再算上被俘的一百多人,几乎是全军覆没,只跑出去了寥寥几十人。

曾攀桂心头那个叫恨啊,食其ròu寝其皮,他恨高燮恨得发狂,却从没想过当初若非是自己做事太绝,高燮一副将之身又怎么如此轻易地投靠红巾军?

其帐下的诸将此时也寂寞无声,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无尽的惊怒、恼恨、焦虑和忧愁。^^网^e^看?免费?提供?^^前路没有了,后路也断绝了,自己这五千兵马还怎样生存下来?哪里还有自己的出头活路?

“回兵堰店。”沉默了多时的曾攀桂终于开口了,回兵堰店,那个郧南最南端的大镇。

诸将默默地退去,少数两三个有不同意见的,脸sè变了几变也最终叹了口气,放弃了出头的打算。退就退吧,难道自己还真能说服了曾攀桂,让他放着手下五千兵丁一仗不打就自逃入山中?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又过了半响后,曾攀桂才动了下身子,扭头看向了大帐后壁悬挂的地图,眼睛重重的看在竹山、郧县之间的一道粗重的黑sè实线,以及这条实现上中央处的一个小圆点——堰店。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用去看地图,那上面的一切都早已经死死地印刻在曾攀桂的心中。

小圆点就是堰店,那条粗重的黑sè实线就是联通郧县到竹山县的官道,是竹山县去郧县除陡河之外的最重要通道,也是最简短的通道……

…………

堰店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十堰,而十堰本身这个称呼在当地里已经是相当普遍了。因为郧阳府新建的时候,也就是明成化年间,《湖广图经志》载有:“十堰,在县(今郧县)??南,因溪筑十堰,以灌田而得名”。

时到今日十堰已经发展成为了郧县南端的第一大镇,但是曾攀桂想依靠此处,就来拒红巾军于外却是相当的异想天开。

镇子毕竟是镇子,不到两丈高的围墙连最普通的一小县城城防都比不过,又如何是红巾军大炮的对手?

曾攀桂下令兵回堰店却也是他无奈之下的不得已选择。

他现在有三条进军路线,一是北上,二是南下,三是东进。

北上,需要首先击破郧县红巾军的阻截,然后再破均州、均县一带红巾军的阻截,最后再通过谷城、光化一带襄阳义军的阻截,这样才可能把队伍拉到襄樊。

南下,需要首先通过竹山,再去保康,然后大军北上谷县,击破襄阳义军阻截后进入襄阳,或是在保康直接向东穿行大山,进入襄阳府南——南漳县。

东进,开头要好很多,不用打仗直接进入江北大山,横穿而过进入谷县,然后若能再击破襄阳义军的阻拦,那就可以杀进襄阳城了。

这三种路线都是九死一生的险路。

北上,郧县、均州均县、光化谷城三道阻击线的拦截,红巾军、义军数万兵马的围杀,曾攀桂这五千绿营就是铁打钢铸的天下第一jīng兵,也不可能在近千里转战跋涉数中连破三道重军防线!

要真是有这样的战斗力和军心士气,曾攀桂还用得着急着率军突围吗?直接杀回郧南不就成了。竹山县有红巾军和义军不好打,别的三县却只有义军而无红巾军坐镇,挥兵攻城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南下就是一场大撤退。郧县的陷落,竹山县的失陷已经给五千兵丁军心士气带来了极大地打击,这种情况下再一撤军,就更能jī发起他们心中的恐惧,很有可能撤军就会演变成一场溃败,到时候红巾军只要在后顺势掩杀过来就会是一场大胜。而且前路上还有相当数量的义军和红巾军拦截,怕是到时候部队连大山都进不了就已经被杀的全军覆没了……

最后一条,直接率军向东。那却是要完全横穿江北山区进入襄阳府。可那样一来和南下大撤退又有什么区别?穿越江北群山之后他们面对的还是襄阳义军所占据的谷县,以那时候的清军真的还会有战力再杀出一条血路来吗?那之前,茫茫的大山中又会葬送掉多少清兵的xìng命?

曾攀桂内心如坠万丈深渊,眼睛已经看不到自己五千军未来的活路在何方了……

三日后,堰店。

两万多红巾军和义军主力将堰店围得水泄不通,两天的时间准备,郧南四部的人马已经悉数到齐,王延诏的队伍也开到了这里。红巾军放面,齐七、李熙、李震三个大队归建,同时高燮的人马被编入新兵营,他本人成为了新兵营的副营长。(营长柳衡言,柳青言堂兄弟)

曾攀桂出竹山的时候,军中携带了不少的粮草,驻进堰店之后更是在周边村寨大肆搜刮粮草物资,现在怕是一个月的口粮都有了。

梁纲可不想在这里跟曾攀桂耗上一两个月,所以面对五千清兵坚守的堰店,他选择了强攻。

就不信凭这五千士气低落、军心动dàng的清军,曾攀桂真的能顶过红巾军和义军汇合后的两万多主力人马的强攻,亦或是在厮杀中再给红巾军、义军造成多大的损伤!

“轰轰轰——”大炮轰鸣声响起。

十二mén六百斤炮齐齐shè出,铁青sè的炮口喷出炙热的火硝,升起的股股白烟不多时就已经笼罩在了炮兵阵地的上空。

一炮击出,十二mén六百斤炮齐齐的向后倒退,炮架就着炮位后堆起的斜坡冲上,然后在后坐力用尽时自己再呼隆隆的滑下。炮位的前方同样也有一道相向的斜坡,只是比起后面的要挨上许多,还没有炮架本身的车轮高。

两道斜坡作用下,只片刻的时间炮位就得以重新归复,不用再调整shè击诸元,填装火yào和铁弹之后,大炮再次击发。

与臼炮的shè击阵地不同,想要更好更有效的使用六百斤炮之类的传统大炮,炮兵阵地就一定要进行事先的修筑,一点都马虎不得。(就好比迫击炮和野炮,那要求完全是不同)

不然的话,在平地shè击,只一炮,就需要付出比往日多出一两倍的时间来。这其中归复炮位耗用的时间就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土崩石裂,堰店的围墙在大炮的轰击下迅速向着残垣断壁转变。两刻钟的炮击后,梁纲再一声令下,火器营、炮营以及chuáng弩火箭纷纷上前,同时炮兵阵地的十二mén六百斤炮调整shè击诸元,再向镇子内进行延伸shè击。

“轰轰轰——”远远超过炮鸣声的一连串巨响传来,哗啦啦,一段被二十架chuáng弩火箭集中shè击的围墙,在连续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塌。

果然是相匹配chuáng弩火箭的威力,在近距离的杀伤中,它(chuáng弩火箭)可是要远胜过小口径臼炮和六百斤炮的。

半上午的轰鸣声,堰店北面围墙被轰炸的悉数成了废土石堆。北mén的城mén楼,也房倒屋塌彻底的塌陷了下来,厚重的城mén,以一种极扭曲的形状压趴在土石堆中。

“杀——”

梁纲挥了挥手。??立时,四下杀气腾腾的战鼓声就咚咚擂响。

“杀!”震天的吼叫声中,cháo水般的红巾军和义军向着堰店涌进。

北城mén废墟中,无数个清兵蚂蚁一样的冒出,同冲在最前面的红巾军第一营第一大队狠狠撞在了一起。

杀声震天,之前大发神威的chuáng弩退出了shè击行列,六百斤炮和臼炮却在依旧向着城内延伸shè击。

这不是大起义爆发后红巾军的第一场硬仗,但这一仗却有它所特殊的涵义。拿下了堰店,消灭了曾攀桂这五千绿营兵,郧阳的天下变全是红巾军和义军的天下了,在真正意义上,他们已经坐拥了一个府。

“杀啊——”罗进带伤中依旧领头冲杀进了堰店,能不能给梁纲留下个真正深刻的印象,就看今天这一战的表现了。

按照梁纲与他们四路人马的约定,郧阳府这块地盘红巾军是丝毫不占的,王延诏也同样无意在郧北当个坐地虎,他们的眼光都投向了天下四方。所以梁纲把郧阳府jiāo给了陈金生、罗进、杨宗仁、张驯龙四人,如果他们四个有意占地为王,那么以后这郧阳就是他们四个的地盘了。

这是个极有yòuhuò力的条件,看看鄂西南张正谟、聂人杰他们那些人干的那些事,就知道地盘,尤其是带着县城城池的地盘,对于他们这些平民出身的义军首领是有着何等的吸引力。

梁纲的条件一抛出,就立马摆平了陈金生三人,罗进自然也跟着答应了下来,但是从他内心深处而言,他还是渴望着跟着红巾军的。

或许说,在眼光上这一点,罗进是超过陈金生、杨宗仁和张驯龙三人的,反正在坐地为王和跟着梁纲当小弟亦或是跟着襄阳义军当小弟,这三个选择中他选择了梁纲,选择了红巾军。

堰店镇中。

当地巡检司的驻地,现在已经成了曾攀桂的大营所在地。

“报军mén,北城失守,蕲州营战殁大半,刘游击死于阵中。”

“那就把火yào炸了,然后……”稳坐在一张大椅上,曾攀桂的眉头连动都没都动一下。自从他下决心死守堰店之后,对这样的消息曾攀桂就已经有了十足的心里准备。现在他连自己的xìng命都不当做一回事儿了,又还能有什么能让他动容的呢?

淡漠的眼光看了眼汉阳协副将黄福斌,曾攀桂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出,“黄福斌,带你的人马随后冲锋,把逆匪打出去。”

“标下遵令。”黄福斌现在已经习惯了曾攀桂的面无表情,但对他那无一丝人气味的声音还是感到了一阵惧怕。他心里明白曾攀桂的打算,这是不准备活命了……

“轰轰轰——”就想当初梁纲在石碑岭首战伏击清军时的一样,曾攀桂也把火yào当做了地雷来用,一连串的巨大爆炸声中,蜂拥而入的红巾军、义军攻势顿时一挫。

曾攀桂没那么多的火yào将整个堰店北城埋个遍,他可是东西南北四面都需要做同样布置的。但是即便如此,城北掩埋的火yào包、火yào桶,齐齐爆炸依旧让红巾军和义军吃了个大亏。

齐七的两眼都要瞪爆了,绵绵的爆炸声中他的第一大队至少损失了上百人。

“给我杀——”扬起大刀,齐七暴怒叫吼道。

“轰轰轰……”炮声适时的响起,“杀啊……”在先头部队的身后,一阵高过一阵的呼杀呐喊声响起。

看到城内升腾起的尘烟,梁纲想都不想,再次挥手下令。第二批,三千生力军呐喊着冲杀了上来。

冲破天的厮杀声再次回dàng在战场上。

深夜,梁纲直到了这天深夜才踏足进堰店镇中。

繁华的一个大镇已经化作了半个废墟,倒塌的房屋比立着的还好多。

巡检司衙mén前,炮击后最后残余的一批清军残兵还在jī烈的抵抗着,这些人都是存了必死之心的满清死忠。

而其余地方上的清军大部都已经被剿灭,街巷里还只剩下少量的零星战斗。大批的义军fù孺和老弱已经进入了镇中,举着火把,点燃着篝火,认真的打扫着战场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每一杆枪,每一口刀,以及废墟中每一件还能用得到的东西。

巡检司内的厮杀声渐渐消失,“将军——”一身血迹的齐七连同着罗进昂立在大mén台阶下。身上的创伤更能衬托出他们的英勇,虽都是满身的血污,可二人自有一番顶立的傲气在。

“好,做得好!”梁纲从来不吝啬夸奖,对于英勇作战的人,他向来欣赏有加。

“走,进去看看。”等到王延诏赶到,梁纲大踏步的向巡检司内迈去。五阶的青石条阶上,鲜血完全染满了阶面,一具具尸体已经在被清理,鲜红的血迹在火把的光耀下尤为显眼。

一路走去,入眼处全是死尸,两军在这里的拼杀果然是惨烈之极。

半塌陷的大堂上,梁纲看到了已举刀自尽的曾攀桂,huā白的发辫上沾染着血迹,一身一品武将戎服整齐的不染一尘。

三年时间了,曾攀桂缠扰了自己三年,可最终笑到最后的人——是自己!

“来人,砍了他脑袋,给我送去襄阳!”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