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五十二章 合兵襄阳

二百五十二章 合兵襄阳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五十二章??合兵襄阳

郧阳府衙。^^网^e^看?免费?提供?^^

“叔父”,随着一声温雅清脆的呼唤传来,一抹倩影迈进了房mén。“婶婶”,对着迎来的陈周氏,李盈盈笑颊如huā,亲切的叫着。

一年多没见过亲人了,李盈盈这两天日子过得实在是开心。

“婶子”,李永成跟在后面也进了mén来,对着陈周氏躬身行礼,然后眼睛看向书房,低声问道:“叔父大人气还没消?”

郧县城破,陈诗、李永成关闭了郧阳书院大mén,自认为要大难临头,却没想到自己境遇口中的逆首梁纲竟会有如此深的关联,他的夫人竟然是自己失踪了年余的侄nv和妹妹。

不敢相信的惊喜后,二人听了李盈盈一番解释,李永成自然是二话不错就投进了梁纲麾下,可陈诗却无论如何都拗不过弯来。

梁纲亲自上mén拜访,也吃了他一记闭mén羹。但这一点小挫丁点都没有打消梁纲对陈诗势在必得的信念。陈诗可是他老早就放进了自己夹子里的人物,双方深深的渊源摆在那里,不收入囊中简直是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

不过眼下时节梁纲首要解决的还是曾攀桂,所以‘攻坚’陈诗的这一重大任务就jiāo给了李盈盈和李永成来完成。

几天时间下来,曾攀桂部五千清兵已经是烟消云散,陈诗的态度也有了一丝的软化。今日再次上mén,李盈盈心中已经有了相当的信心。

所谓最知心的mō过是枕边人,陈周氏自然能感觉得出自己丈夫态度的软化,引着李盈盈、李永成兄妹就进了书房。

“你爹糊涂啊,就因为袁家,因为生意,就把自己全家都卖了进来……”陈诗依旧是感到痛心疾首,对于梁纲的反清大业他现在一点的希望都不报,李家唯一还让他感觉着靠点谱的就是那条所谓的后路……

李盈盈乖乖nv样儿的勾头静听陈诗的话,彼此间的关系如此亲密,她怎不会知道,陈诗每每到态度软化的时候就会话多,而真要是态度坚定异常的话,那就是连只言片语都没了。

不过在心底里她却不怎样认同陈诗的‘梁纲必败’这一观点,跟随了梁纲一年多时间,李盈盈虽然在大局上还有些懵懵不懂,也没有搞清楚梁纲到底是什么来路,可有一点她十分清楚,那就是自己丈夫的枪炮火器确实是厉害了得。往日在山中受条件限制,红巾军的火器部队规模一直无法大幅度扩充,可今时不同了,大起义爆发了,只要让梁纲寻一次物资充沛之地,铜铁火yào不缺,那么试看一两个月后的红巾军,将会有多少的火枪和大炮在手……

而就凭这一本钱,李盈盈就不相信,红巾军会像一只蚂蚁一样被清廷伸手之间给轻易摁死。

而且就现在来看,红巾军和义军的形势依旧一片大好。一个月的时间快要过去了,义军和红巾军实力是越发增大,湖北的清军力量反倒是更加的弱小。郧南的清军最后一支主力部队昨晚上已经飞灰湮灭,陕西最近的援兵兴汉镇更是早早的全军覆没,北方的清兵还没赶到,南边的清兵也被堵在了宜昌、施南不了过江……

这荆襄一带,甚至是整个湖北半部,还有谁有力量来阻挡红巾军和义军前军的步伐?

襄阳吗?樊城摇摇yù坠,下一个它就能守得住?

二月初八日,宜枝首义爆发整一个月时间,清廷直隶、山东的援兵才刚刚赶入河南,而陕西、山西的人马也远远没看到湖北的边沿儿。正值年节时候chōu兵,本就要比往日缓慢上一些时间,加之一路上的风雪,现在四省人马能赶出这样的进程已经是好的了。\\én被义军内应偷袭得手,最终兵损将亡,城失池陷。

与之仅隔了一道汉江的襄阳清军虽然频频派出水师营策应樊城守军,但是襄阳水师营苦无得力战船在手,只能靠着一些小型战船和征集来的商船sāo扰义军,虽然也牵制了义军一部分战力,可终是关乎不了大局。甚至在襄阳义军集中了全部的chuáng弩火箭和大炮准备对付襄阳水师营之后,襄阳水师营就不得不选择后退。

辛聪、辛文兄弟率领两千人马在汉江南岸建立了一个桥头堡,只是义军主力还没有过江,红巾军的先锋人马就已经杀到了城下。

整整一百二十辆四**马车,把火枪营和第一营二三两个大队的人马全拉到了襄阳城下,随之而行的还有重新扩充了百十人的骑兵营。

竹山、郧县、均州三地的克复,曾攀桂、何元卿两部一万清军的覆灭,累累战果给梁纲给红巾军带来的是无法想象的丰厚收获。骑兵营现在所有的马匹都已经替换成了真正的战马,否则的话现在的骑兵营扩充到八百骑一点问题都没。

而淘汰下的三百多匹驽马则大部分给编入了后军,另余的小部分则配给了老营。炮营和辎重营没有重新加入马匹,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前者还缩减了自己的骡马数量。

现在已经是在平地上了,梁纲苦心经营的炮营完全可以发挥出自己应有的优势了。那大炮的本身和弹yào车相连就是一辆合格的四轮车,一匹驽马就可以把它们拉动,何况是两匹?而要知道,在之前的炮营,每一个炮位上配置的都是足足三匹骡马。

把不多的骡子全部淘汰给老营(包括各炮兵分队),现在炮营按每一炮位两匹驽马的配置来算,加上火炮组在均州新铸造成的八mén大炮来也是只多不少。四mén八百斤炮(六斤四两重炮弹),两mén一千斤炮(八斤重炮弹),两mén一千二百斤炮(十斤重炮弹)

炮营在当天傍晚时候赶到襄阳,此时距离红巾军先锋人马赶到城下还不到两个时辰。行军速度之快可见一斑,比之满载的四轮马车也仅是逊sè了一筹,要远胜两条tuǐ跑步走的主力步兵。

一百二十辆的四**马车在先锋大营一直休息到第二天清晨,在队长杨新武的指挥下,和红巾军一个中队兵力的押车下,踏着清晨冬日的微微光亮,迅速向着大军主力方向赶去。

杨新武,去年时候还只是李元清身边的车夫,可是今年,李家马车行开办之后就一步登天坐上了大把式的位子,成了马车行马车队真正意义上的领头人。

今年红巾军起事之后,杨新武借口马车行替官府运送物资,迅速召集了马车行里所有的车把式和四**马车,自己送去均州,‘正好’让陈虎一口咬个正着,然后他就摇身一变成了红巾军后军新编的运输队队长。

“梁将军——”

“梁将军——”

红巾军大军主力在这天下午黄昏时分开到的襄阳城,这时候襄阳义军也才过来了六七千人的主力,他们的大部队还远远落在樊城。虽然上午时候炮营已经替他们解决了襄阳水师营,可是船只不够,只靠着义军手中的那些渡船,一天不到的时间能过来了这么多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但是王聪儿、张汉cháo和高德均三人却到了南岸来,梁纲人马一到,三人就和着陈虎他们以及部分义军将领齐齐迎了上来。

“王总教师、张老爷子、高兄弟”,梁纲自然早早下马,对着迎来的三人一一称呼道。

“请——”

“请——”

是龙就在水中游,是虎就该山中啸。一场大起义改变了多少人的生命轨迹,现在也才仅是一个开始。

襄阳义军是注定要捏合在一切的,虽然张汉cháo、高德均甚至是王延诏都对自己的人马享有超高的自主权,但是他们明白什么是‘人多力量大’,什么事‘力大声势强’。

而且襄阳教会对比历史上同期的自己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在单对单上,王聪儿对比张汉cháo和高德均都已经占据相当的优势,在基层教众中她的声名威望也同样不能小觑,强力就代表着控制力。现在的张汉cháo和高德均不敢,也不能随随便便得同王聪儿闹翻。所以,樊城会师之后,这四股力量已经可以看作是一个集团了。

而剩下的梁纲,红巾军是依旧作为他们的同盟,还是像南会、高家营一样融入其中,却还需要时间来断定。

襄阳知府衙mén。

永保看着案上的地图一筹莫展,义军和红巾军都已经bī到城下了,湖南的援军却还在宜昌和施南搅合,自己该怎么办?

凭城内的三千多人马和坚固的城防,真的就能挡住外面几十倍于己力量的进攻吗?

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原先刀枪作战,大炮、chuáng弩火箭,火器作为一种手段已经渐渐成为了战争中决定胜负的关键。偏偏逆匪中的红巾军,火力远胜于官军……

永保心中第一次对乾隆生出了不满,湖南、贵州战场重要,难道湖北就不重要了?武昌兵仗局产出的大炮你一直往湖南运也就算了,这红巾军闹腾了好几年时间,你怎么就不下决心灭了它呢?

没了红巾军这城自己还能守下,可要是对上红巾军,就凭襄阳城内的火器又如何是逆匪的对手?

“唉——”再次长叹了一声,永保的心冰凉冰凉的。

第二天,攻城战开始。

二十mén重炮全部集中到了夫人城,一枚接着一枚的炮弹倾斜到城头上,碎石横飞,血ròu披靡。

当清军的人影在众人眼前消失不见得时候,王聪儿一声令下,义军中的三千斤重炮也隆隆出阵,连同着两军所有的chuáng弩火箭,只一刻钟工夫,宏伟的夫人城城楼就摇摇yù坠,最终在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塌。

dàng起的尘烟笼罩住了整个夫人城(24.6米,宽23.4米,明初扩建为襄阳子城),但却罩不住数万红巾军、义军的欢呼声,以及他们心中那jī动到顶点的昂扬士气。

集中了所有重炮和chuáng弩火箭的shè击、轰炸实在是够劲。

“进攻!”梁纲大声一吼。身边传令兵赤血sè的红旗一摇,jī昂雄健的战鼓声就猛然擂起。阵前已经准备好的了五十艘渡船立刻开始了划动。

襄阳实在是一个让进攻方杯具的地方,其“铁打的襄阳”之说不是没有由来的。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易守难攻,护城河最宽处250米,最短处也有第一城池。

红巾军和义军虽然实力强劲,但是不必要的牺牲还是能避免就要避免的。那襄阳城,因为护城河太长的缘故,阳chūn、西城、文昌三mén与陆路相通,特意在护城河见修筑一个人工环岛,然后连接内外两座吊桥。

不知道的人看起来,还以为那阳chūn、西城、文昌三mén好攻,却不知道有相应的优势也就有相应的防备,千年的修筑下,襄阳城防早就针对这三面照顾有加了。

梁纲要拿襄阳城,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从夫人城还是攻打,然后再去打临汉mén(小北mén)。

那地方是入明朝之后,汉江水道有所改动,在夫人城这里形成了一个水中脊头,自这地方以下水流逐渐变缓,以至于泥沙淤泥,最终形成了好一片空阔之地。老城墙不再临水,明朝政fǔ就从新修建了大北mén,但即便如此,小北mén这里一直到振华mén(长mén水道)闸口,都有相当一段城墙原离护城河,也就成了红巾军和义军进攻襄阳城的必佳之地。

船到岸边,爆炸声已经消失,恐有误伤,且夫人城总面积太小,重炮就是想按老一路来,向内延伸继续shè击也是不可能的了。随着渡船过河的臼炮队伍纷纷抢先冲下了船,安好炮座之后,轰鸣的爆炸声再次在夫人城城头响起。

等到第二批渡河的人马到了,两拨合一时,臼炮的爆炸声才停了下来。姚学才和第二bō首领马学礼(高家营)举臂一呼,上前义军就呐喊声抬着云梯冲向了夫人城。

今日拿下夫人城已经是必然的了。梁纲的目光早就越过了夫人城望向了临汉mén,那里才是大军动真格的地方。

这夫人城虽然重要,可毕竟太过狭小,又只有两丈多高,如果襄阳城内兵力充足,与之互为犄角,相互依靠,夫人城还有一些作用,可是现在,四千人不到的清军连襄阳城本身都顾不住,又如何能有力的支援夫人城?

靠大炮?永保才舍不得拿有数的大炮去保夫人城呢,红巾军的二十mén重炮能够已经得打到襄阳北城墙的任何一个地方。

梁纲目光看向身旁的王聪儿,神情的jī动已经被她压制了下去,但一双眼睛依旧亮得发光,脸sè也红润的如熟透的蜜桃。“呵呵”,他心中暗笑了两声,人初一攻城时都是这个样子,梁纲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攻获光化县城时的兴奋。

但是打着打着就习惯了,现在自己看着眼前的夫人城,心底下就没有一丝的兴奋感。或许拿下了襄阳后,心情才会动一动吧!

毕竟现在得到一座坚城对红巾军的作用并不大,那还不如多消灭三五千清军呢!

ps:订阅啊,哭求订阅!!!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