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五十四章 用炮弹去震死他们

二百五十四章 用炮弹去震死他们!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距离他的真实要求还相差甚大。

梁纲即将要面对的可是清廷的四镇长江水师,没有个三五千人他如何能应付的下?而且今后所有的船上都要装备重炮,再配上刀枪兵和短炮兵(铁质枯松炮),每船所需人数要远超过船帮时的cào纵人手。就算是以船帮现存的船只数量来计算配置,一千二三百人也不过是强强凑齐而已。但梁纲今后再造大船是势在必行,那就必须还需要大量的水手……陈达元这时还并没能完全体会得到水师主将的重要xìng。

听说自己手下的一队长竟然是梁纲埋下的隐形线人,李元清当即出了一头冷汗。近日来因为去了包袱而心情轻松大畅以至于有些忘形的‘心’立刻惊醒了过来……

二月十五,梁纲带着红巾军主力,前军、中军和后军部分人马一万多人浩浩dàngdàng的向着西面的荆mén州开去,他此行的目标是荆mén州更西的宜昌府。作为湖北最主要的硝石、硫磺产地,这里他必须拿下。

杨起端领着自己的一两千人也跟了上来,红巾军大军入安陆,这里的官员上至知府下到巡检司巡检,除了自尽殉职和投降的的外,其余的人,包括潜江县的县令在内全都一溜烟的拍屁股跑路了。

杨起端在潜江县没了敌手,可他毕竟不是没眼sè的蠢货,现在的安陆府上上下下除了自己之外就全是红巾军的地盘,那自己若还是不知趣的呆在潜江不走,那岂不是在咯人眼吗?

如今这年月,恶了梁纲,就是恶了襄阳的义军,那自己还能hún个什么球啊?倒不如趁这现在时机还早,拉着队伍到别的地方寻地盘去!

梁纲没有亏待他,不等杨起端拉队伍走人,梁纲就给他找了个上好的落脚之地,大军西进宜昌的第一站——荆mén州州城——荆mén。这儿就是梁纲给他的补偿。而至于事后杨起端能拿着荆mén城跟熊道成、杨起元jiāo易出什么结果来,那他可就不负责了。

横着把大部队拉走,梁纲却也不担心老营和后军的余部会出什么luàn子,毕竟现在是义军势大,清廷势弱,后军的人马、独立一营连同老营的两千警备营,镇压下整个安陆府不成问题。

王邵谊总领安陆府全政,陈明堂、李永成为辅,军中十几个书记官全都放到了各县为政,郧阳书院被俘的那些秀才、举人、教授,这几天里态度好的、友善的就分配到王邵谊等人手下做帮衬,而不好的就依旧留在老营做教书匠。陈和轩和李永昌则进了辎重营,两人在王子元手下,一人只看理yào材、yào物存活,不看其他;一人则是什么都看,又什么都不jīng专。王子元在辎重营中唯我独尊好几年,现在多了这两个掣肘当然有些不爽,但却不敢得罪其中的任意一个。

陈诗没有参合进去,告离官场这么多年,他早就没那个心思了,而是把眼光投向了枪炮火yào三小组。

事实上,不单是他,连那些书生们也对红巾军的火器制造极感兴趣,但是这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就是在现在的红巾军中,能以外人身份踏入枪炮火yào三小组核心工房的人,也只是聊聊不多的几个。现在陈诗是填具其一。

事实上此次留在安陆,三小组的工作都是极其忙碌的。李元清置下的仓库全部都是在安陆境内,尤其是天mén县境内,大批大批的物资存货,三小组的任务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它们全部转化成成品的颗粒火yào、火枪和重炮,其繁忙程度可想而知。

李元清,作为梁纲的老丈人,他虽然也没有进入红巾军系统,但却一直兼顾着造船厂、铁匠铺和车马行。这三样产业,到现在为止还需要他继续照顾下去……

繁忙就是留守诸人的代名词,工作就是现在他们全部的人生。

没有随军打仗,并不意味着就轻松。恰恰相反,安陆的留守反而比打仗更累,工作更多。谁让现在的红巾军是在猛烈扩张期间呢!

这个期间内政的分量是绝对不逊sè于军事的。

目光转回到梁纲身上。

大军十五当天过汉江,十六那天就打到了虎牙关下。不攻即克,兵不血刃的拿下了此处,然后一路招摇的杀到了荆mén城下。

到了这里红巾军才算是遇到了些许抵抗。但是这程度绝没有上一次荆mén血战时来的惨烈。红巾军今非昔比,守城的清军也同样今非昔比,他们能抵挡得住熊道成、杨起元的进攻,却丝毫扛不住红巾军的猛烈一击。

当晚,荆mén城破,知州宋飞平坠城而死。

拿下了这个点,湖北白莲教义军诸部才算是真正‘连合’成了一片。郧阳、襄阳、安陆、荆mén以及王聪儿他们已经攻入的德安,全部连成了一片,在地图上已经是很显眼的一块了。

想必在北京城里的乾隆、嘉庆父子眼中是那扎眼的很啊!

攻克荆mén城的第二天,梁纲见到了熊道成、杨起元、陈德本等人,没什么jiāo情,说起话来也是乏味的紧。当初红巾军杀入荆mén的时候,熊道成、杨起元二人根本就没有lù头。虽然从他们的言谈中可以看出,几人‘革命’态度都是坚定而大无畏的。但是总归不是一路人,距离拉得太远,从心底里就亲近不起来,而不像是常打jiāo道的襄阳义军。

熊道成、杨起元出兵五千相助,陈德本的两千人也全部跟上,在回攻宜昌府的问题上,三人都配合的很。

现在的宜昌(江北),绿营和水师人马相加不下五千人,荆mén义军迟迟拿不下荆州城,与宜昌锋芒在背有很大的关联。他们都知道自己最大的威胁来自何方,所以对于红巾军的攻伐无疑是抱有极大地希望和支持的。

大军从当阳进去宜昌,兵锋直指宜昌府城东湖。

梁纲想趁着回援的湖南清军被纠缠在宜昌南部和施南府,而尽快的解决掉宜昌北境,最大限度的捞到硝石和硫磺,甚至是和当地义军建立起一条宜昌通往安陆的运输道路。

但是他脑子忘了一点,清军将领也不是吃白饭的,几处地点的孰轻孰重他们也是拎得清的。梁纲想单打东湖,谈何容易!

灌湾脑。

这里是枝江县的第一险要之处,陡峭异常,其最窄处仅能供一人行走。聂杰人舍不得这个好地方,虽然在接到梁纲的信后派人夺占了宜都城,但是依旧把灌湾脑当做自己的主基地来经营。

湖南提督刘君辅领兵两万回援湖北,到了这里之后自然就开始着手了剿匪。宜都县城义军兵少,首先就被攻克,现在宜昌府南的清军都主要集中在枝江县城和灌湾脑两处。

那枝江县城的攻防战没什么好说的,双方死伤都不小,张正谟人力较充沛,一时半会还顶得住。灌湾脑几日前却被是攻破了大mén——蔡家坡。

清军那日夜间趁着大雨杀入了灌湾脑,一举夺占了其前大mén蔡家坡。也亏得聂杰人事先前挖断了诸多登山的道路,只留下了正面一条小道,并以木石设立哨卡,义军死守之下,清军久攻不下不得不退。

只是这样一来灌湾脑的强弱之势就已然明显,清军连日强攻,且架大炮仰头shè击,稳稳占据了上峰。聂杰人今日来心急如焚,觉都睡不好,昨夜也是tǐng了好久才渐渐闭上了眼睛。

可是今天一大清早就被手下人给吵醒了,以为是清军又开始进攻了的聂杰人飞速套上鞋子就奔了出mén。

“什么清兵退了?”聂杰人不敢相信的问道,现在清军可是大占上风啊!

“元帅,不但咱们这儿的退了,县城那边的也退了,比咱们这还早……”那手下一指身边的汉子,“张元帅的人都过来了。”

…………

清军开始收缩江南的兵力,意yù何为?这一消息梁纲还不知道,现在的他全副的jīng力都投入到了对东湖的进攻之中。

土mén垭,yù进东湖,梁纲所碰到的第一关卡。

“呵,到真是聪明!”土mén垭前,看着清军在关外挖掘的一道道深沟堑壕,梁纲不仅笑着赞叹出声来。

实在是聪明人啊!一道道沟堑将关前的空地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相互之间勾连贯通,内中暗藏伏兵,完全是防止炮击和火枪兵的利器。

红巾军厉害的就是枪炮,近战之前一股脑的打过去,清军再高昂的士气也要低落下三分,更不要说其中蕴含的巨大的人员伤亡了。可要是把这些全都除去,只以刀枪近战论英雄,红巾军的jīng锐虽然强悍,可新兵比起清军或是乡勇来还真是强不到哪儿去。

眼前的这些沟堑就能极好的防住炮击和火枪兵,人不到跟前时,任你炮打的震天响,枪放得如雨泼,我就是不lù头。可你要是近了沟堑,我弓箭shè、鸟枪打,亦或是拎着刀提着盾,几步跨上直接杀到跟前,火枪兵你打不了第二发。

梁纲在脑海里甚至都为之勾出了轮廓,沟堑三四尺深,背面陡滑,正面前斜且掘有垫脚。一旦战事打起,大量的清兵就可以伏于这些沟壕之中,与城内、关上的清军护卫依靠。任凭红巾军大炮轰击,他们就是憋里面不出来,直等到红巾军近了沟壕,伏兵再齐齐杀出近战。完全抵消了红巾军的火力优势。

挥了挥手,梁纲还是决定试探着发起一次进攻看看。可千万别是自己想象的把敌人‘强大’了,而实际上清军却依旧蠢的如猪。

而是事实证明,梁纲之前的猜想料中了。因距离短小,挨到近处的火枪营最多放上一轮清兵就能冲到跟前。而更让梁纲感到郁闷的是,清军的守备部队果不其然的装备上了大量的盾牌、弓箭和鸟枪……

“撤——”没有任何犹豫,梁纲立刻下达了撤退命令。可是回到大营后他却始终想不出好的能够解决此事的办法来,“难道要用炮弹去震死他们?”这可真是一条奢侈的方法。

大口径臼炮,能够二十斤重的炮弹,其内含十五斤——十八斤重不同分量的火yào。巨大的爆炸威力足以让方圆五米内的所有生物死绝!

梁纲一瞬间甚至由此想到了淮海战役中大发神威的没良心炮。

“啪——”狠狠地一拍桌案,决定了,梁纲决定了,明天上午之前,自己若想不出第二条更有效的解决办法,那么就用炮弹去震死他们!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