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五十五章 红巾水师

二百五十五章 红巾水师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五十五章??红巾水师

“轰………轰……轰”

每一次炮响后,红巾军的大口径臼炮炮群阵地上都会响起一声同样的吼叫:“调整shè击诸元,调整shè击诸元…………”

“轰……”,又是一声炮响。^^?网?^^免费小说网

“正中目标,调教完毕。”

“各炮位以四号为准,减算各自间距。”

“一分队完毕。”

“二分队完毕。”

“三分队完毕。”

“所有炮位,全部都有,十轮齐shè,准备。”

“预备…………”

“预备…………”

“放……”

隆隆的爆炸声彻底响彻了天地,每一发炮弹爆炸都像是打了一个晴天霹雳一样,震破人的耳膜。

十二mén大口径臼炮,五轮齐shè,一百二十发炮弹倾泻到了沟堑区。一个个早有心理准备的清兵紧紧地趴在沟壕底部,两手死死的捂住耳朵……

心脏在颤抖,大地也在颤动,这简直是堪比十八层地狱的煎熬,清兵们趴在沟底,像是最渺小的虫蚁一般,恨不得把头把身子全都埋进土里。他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是趴在地上默默地祈祷着自己好运的降临……

地动山摇,一轮齐shè十二枚重型炮弹的齐齐爆炸,那声势连在一百多米外观阵的梁纲都感觉口舌发干。而沟堑区内的清兵,如梁纲所愿,纷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bō震之中。他们身上没有伤口,却又一个又一个的小红点,口鼻甚至是耳朵都在流血……

“命令重炮群轰击土mén垭——”梁纲扭头向身边传令兵说了一句,令旗摇动,‘轰轰轰——’,连连的炮击声再次响起。而此时的沟堑区却已经成了一片死域!

土mén垭的清军还在坚持着,他们唯一还能给予信心的就是关前的沟堑区,那里藏了整整八百清兵,占了土mén垭总兵力的一半还多。

第二营列着散散的队形冲进了沟堑,少许的几声拼杀声后第二营完全占据了沟堑。

拼杀声被隆隆的炮击声所淹没,在梁纲,在土mén垭清军看来,那就是无声无息的,第二营没遇到一丝的抵抗就完全占据了沟堑……

“里面的自己人呢?整整八百人啊,就全都完了?”土mén垭清军的最后一丝信心也断绝了。所以当炮弹向关内延伸shè击,当红巾军呐喊着向着关头发起进攻时,关上的清军抱头而蹿。

“让义军打扫战场,这里面的尸体都抬出来。”指着沟堑梁纲说道,“拾到的战利品全归他们。”

“是,将军”,一亲卫骑马而去。

梁纲扭头望了望跟在右侧的义军阵列,看着骑马在阵前的熊道成、杨起元和陈德本三人。他下令让出所有的战利品,虽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瞧不上眼,也可怜荆mén义军,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震慑。让义军他们上下人等近距离的看一看沟堑中清兵的死样,让他们真切的体会一下红巾军的厉害。即便从始到今,熊杨陈三人对自己都是恭敬有加!

大军攻克土mén垭,府城东湖就彻底的暴lù在梁纲的兵锋之下。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也接到了暗营传来的信报——江南清军过江了。

“他妈|的,也太背了吧?”梁纲郁闷骂道。三天,只要再给自己三天时间就能拿下东湖府城,可偏偏清军大队人马这个时候过江了。

刘君辅的两万清军,除了五六千人马放在了施南府和巴东外,余下的全部于昨夜度过了长江,现在已经进入了东湖城中。那城中的人马猛一下增长了十倍!

自从火器营事件之后,清军水师就开始在江面上进行广泛巡哨,运送清兵的时候更是左右前后不准有什么船只在视线范围内。\\??í群3∴\\岳阳镇水师的主力现在已经全部抵到了宜昌,三十多艘战船和五六十艘大小快船、巡船,当然护得住江南人马的运送安全,时小迁的暗营人马虽然一直都在江边留心着,可是真的一点动作都做不了。

东湖,宜昌知府衙mén。

梁纲在这儿发愁着该怎么办,清军的刘君辅同样也在发愁该怎么打!红巾军他是知之甚详的,长炮、短炮和火枪,完全不弱于当初的火器营,自己手下的人马正面和他们硬拼太过吃亏了。

在湖南战场上,他可是亲眼目睹过火器营的犀利的。刘君辅绝不会拿手下的万多将士xìng命开玩笑。

正面对阵不成,全军守城同样也不成,那纯粹是缚住了手脚让红巾军来欺负,有大炮在手,东湖的城防就是再坚固也只能是一盘菜。

“夜袭?夜战?或是打巷战……”刘君辅陷入了沉思。

宜昌总兵府。

梁纲发愁,刘君辅发愁,杨延彰和卫国雄也在发愁。

“兄弟,我看那炮还是全jiāo给刘军mén的好,这事儿可瞒不住人。”杨延彰说话的时候感觉着自己心肝都是疼得,那四mén炮可不是大清自己造的将军炮什么的,而是火器营配的从罗刹国买来的好炮。

火器营掉江之后,残存的火枪兵被调去了武昌,杨延昭这个地头蛇和卫国雄这个坐山虎,眼睛就盯上了江里的那些沉船。虽然知道在长江底下不好捞,但二人还是垂涎yù滴。

只是正月里天太冷,没办法nòng,到了二月开chūn,卫国雄、杨延彰两人就合伙搭起了班子,忙碌了半个月一共捞上来了七十多杆枪和十一mén炮。杨延彰出力的少,分得了三十杆枪和四mén大炮,剩下的就全归卫国雄了。

现在局势紧张,梁纲的大军已经杀到家mén口了,刘君辅人马锵锵到,多倒是多,可是战力不济,尤其是火器方面,比起红巾军差远了。稳定下后,刘君辅肯定是要打那些大炮的注意的,而为了大局着想,卫杨二人也应该主动把炮献上。

可是刘君辅是湖南的啊,这大炮一送就全是砸狗的ròu包子了。杨延彰自己是陆军都心疼,卫国雄这水师总兵就更不用说了,七mén大炮他可是更新换代了两艘战船的火力系统。

“唉……”卫国雄叹了口气,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啊……

第二天,清军没动窝,梁纲也没呲牙,两军各守其土,土mén垭到东湖府城间十几里路的空间是一片寂静,但这只是大战前的寂静,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紧张而肃杀的气氛,让那些一开始时并不准备抛家弃舍的老百姓都开始拖家带口的逃难去了。

计划被打luàn,东湖这块féiròu成了能把人大牙崩掉的钢板,一时半会儿的梁纲都有些不想打了,至少他不愿意死磕东湖府城。

又一天的休整过去,第四天熊道成和陈德本两部义军开出了土mén垭,向着北边的黄柏河转进,过了黄柏河,再过了雾lù河,他们的兵锋就可以伸到兴山了,也就把东湖城外围的西坝和南津关全绕了过去。

义军杀到兴山,拿下县城该不费吹灰之力的,而后眼光就可以瞄向归州(秭归)了。甚至再大胆一点,渡过长江同宜昌府江南的义军联合一块,一举拿下巴东也是正常。

刘君辅自然不能白看着鄂西重镇归州陷入敌手,得知消息后就立刻派出了两千人马前去支援,同时卫国雄的岳阳水师也调去了一部分。

“两千人马!!?”

听到消息后梁纲都感觉寒颤的慌,东湖城内一万四五的人马(陆军)分出去两千有个屁用,红巾军要打照样有的一拼。可是他手段是全都用完了,身边的义军只剩下杨起元一路,就是也支过去,最多不过是再拉出一千清兵去,东湖清军元气也不伤。

梁纲还准备等,两军在土mén垭、东湖城转眼就又相持了十天。而且这样等下去也不错,对他有利,因为时间越长他手中的枪炮就越多,并且现在红巾军的火yào储备量还是极其的充足。而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四面无忧,都支撑得下。

西北方,陕西、山西的兵马已经杀到了郧阳,但一时半会儿也打不破陈金生等三部的死缠烂打,被堵在了那里。

正北方。依靠着襄樊有利地形,襄阳义军顶住北方南下的清军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现在部分义军主力还仍在向鄂东进攻,那里的清军兵力有限得很,防守都困难,进攻就更不行了,只还靠着汉阳水师来维持局面。

而南面,也就是梁纲宜昌这里。刘君辅这一过江,宜昌南部的义军就彻底的解放了出来。得了教训的聂杰人和张正谟再也不死守地盘不动弹了,联合了林之华、覃加耀两部,半月来复克了宜都、松滋、百里洲等地,声势渐长,已然耍到了荆州城边上。

所以,就这样的局面下,两军一直就这么耗下去,梁纲还是愿意的。等到安陆来的大炮装备了部队,炮营火力再度加强后,大军进攻也不是不可以的!

可是现实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就在东湖两军相持的时候,湖南战场上又一批清军北上了,整整三万人马,七个总兵,统帅者原湖广总督福宁。

消息传到土mén垭,梁纲一阵头疼,有了这一部援军,两军会合后清军的总体实力就绝非现在的红巾军可以抗衡的了。攻城,想都不要想;野战,危险xìng太高;最后只能防守。

撤军,召回熊道成、陈德本两部,红巾军、义军全部撤回当阳。“哐当——”一锤猛砸桌面,梁纲郁闷的下达了撤军命令。

————————

安陆府,天mén县。

百业凋零,起义给社会带来的冲击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散去的,即便红巾军有着上好的名声和信誉,也照样是如此。

在这一片凋零之中,李家的产业却依旧保持着红火的勃发力,造船厂、铁匠房一直都在全力的运动着,而这其中的原因,却是谁都知道的。

船厂中,四个船坞都在加紧的施工着,早在年后正月李元清就让手下师傅铺设的四条大型龙骨,那时候师傅们还不理解,因为如此大的龙骨,这四艘沙船的规模已经达到了载重三千石这一级,明显超过了原先造船厂所产船型规模。而已造船厂三四百人的规模,也不可能同时搭建这样的四艘大船。

但是船厂是李元清的,老板要干什么,他们这些师傅就只能干什么。红巾军开到天mén以后,一声令下,所有在水边讨生活的人,所有的木匠、船匠全都集中到了李家造船厂,却出的人手立马就凑齐了。

那些被刀枪bī着的师傅们这才知道,原来人家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准备了。

人手充足,木料充足,又有刀子在后bī着,钱财在前钓着,船坞上的施工速度极快,到现在位子,四条大沙船已经完工了大半,最多再有半个月时间就可以下水了。

载重三千石级的沙船,用以后世管用的吨位来言,那就是三百五十吨到四百吨左右,决算不了大船,就算是在这个年代也只是小船。休说是西方,便是在东南沿海和运河上,四千到六千石载重的大型沙船也有不少。

但是运货用的沙船和现在船坞中建造的这四艘沙船,内部结构是完全不相同的。就如六千石载重的大型沙船决不能和真正的七八百吨级战舰相提并论一样。

沙船有许多特点:一、底平能坐滩,不怕搁浅。在风làng中也安全。特别是风向cháo向不同时,因底平吃水浅,受cháo水影响比较小,比较安全。二、能调俄使斗风,顺风逆风都能航行,甚至逆风顶水也能航行,适航xìng能好。三、船宽初稳xìng大,又有各项保持稳xìng的设备,所以稳xìng最好。四、多桅多帆,帆高利于使风,吃水浅,阻力小,快航xìng好。

而且沙船采用的是平板龙骨,结构强度比其他同级帆船大。采用多水密隔舱也提高了船的抗沉xìng,就是在七级风中也能航行无碍。

梁纲现在也就是在长江里hún,沙船可以说是他现在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了。

船首、船尾炮各一(十斤炮),船舷炮每侧各五(八斤炮),一艘沙船载炮十二mén。除此外还配有十架chuáng弩火箭和八mén可直shè的大口径短炮。

如果所有装备配置能顺利完成,那么有这样的四艘战船做主力,配以余下的三十多艘小船,对抗岳阳水师和汉阳水师,梁纲就真的不怕了。

无可否认,到了十八世纪末这个年代,西方的海军水平已经远远地将中国海军甩到了孙子辈去了。梁纲现在还没能力去建造更大吨级的战舰,但是这并不耽误他现在就去全力的借鉴学习欧洲海军。

西历1750年前,海军战术一直是既简单又原始的。jiāo战双方的舰队均排成纵队航行,航线互相平行,这样才能互相靠近,进行舰对舰的jiāo锋。各战舰以舷侧相对进行战斗,有时,实际上是舷侧靠着舷侧,用炮火猛烈对shè,直到一方屈服为止。在这段时期里,英国虽始终掌握着制海权,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运用了新的海军作战思想,而是因为他们强大的舰队始终掌握在他们中的最卓越的海军将领手中。

不过每一次军事改革都是从一批天才而胆大的将领手中开启的。十八世纪的下半个世纪,英国海军军官中的一些人就一个新的战术派别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并取得了成功,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多次的英法海战中,一些指挥官就曾指挥着自己的舰队向着敌舰扬帆冲击,突破敌舰防线,将敌舰分割袭击,集中优势炮火接连摧毁了它们的舰只。到了梁纲现在这个年代,海战便增加了这种作战方法,给无趣的海战增添了一笔彩绘,但实际应用中仍属罕见。

美国能够独立,法国在其间起到了极大地作用,非是其间法国对英国的海上霸权提出了第二挑战,美国能不能独立还真是两说。

英国的战舰始终掌控在英国最卓越的海军指挥官手中,在这批人的引导下,英国海军在技术上素有突出的创造xìng,不过这种创造xìng发挥得有点过晚,最终它未能保住北美的大片殖民地。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英国海军在海军炮上进行了许多项技术革新,使其舰炮火力持续优势,从而保持了它的海上霸权。这些技术为英国海军压倒法国出了大力,但是这样的技术革新一旦出现就很难完全保密。

战后没过多久,整个欧洲就已经尽人皆知,葡萄牙甚至是海商的武装商船上都有了应用。陈广亮把它们详尽的介绍了过来,梁纲新建的水师上就在引用着这些。

这种革新包括一种燧发机装置,它产生火huā进入火mén从而引火,代替了过去松散的点火yào和火绳杆点火方法;另外火yào盒也有了改进,他们把火yào和弹丸之间的填弹塞nòngcháo湿,以防过早发shè;在防止后坐力的驻退索上增加了金属弹簧;炮架轮子的下面放置了斜面木块,这样,便于炮架吸收后坐力;他们还装置了滑车组滑轮,使每一mén炮可以向右或向左旋转,这是海军shè击技术的一项重大进步,从此,不必为了瞄准目标而将整个战舰作直角旋转了。再有就是向木制的敌舰发shè炽热的加农炮弹。英国最早于西历1782年的直布罗陀海战中采用了这种技术。这种炮弹极易燃烧,命中目标也比较jīng确,与过去效果没有把握的漂浮式火攻船和火攻筏相比,确是一项很大的改进。

英国海军还采用了大口径短炮,以此来增强舰炮的火力。这种炮炮膛短而粗,能够发shè32磅甚至更重的炮弹,其近距离的摧毁能力大大超过了当时战舰上的12、16和24磅炮弹。大口径短炮的造价比长炮低,炮身又轻,便于cào作。

这种短炮在梁纲看来就同枯松炮差不多,一个理儿,只不过是把零碎的铁屑、石子换做了整体的铁弹。shè程并不太远,若说船上的十二mén重炮是远程火力,十架chuáng弩火箭是中程火力,那这八mén直shè短炮就是短程火力,并且同直来直去的chuáng弩火箭有一定的功能重复嫌疑,只是相比较前者,后者的穿透力强上不止一筹。

这东西陆军也用得到,之前时候炮组就已经铸造出了几mén给炮营装备上了,铁模都还在呢,所以再铸造出来一批也是举手之劳。

船厂在忙忙碌碌,炮组在忙忙碌碌,火枪组也在忙忙碌碌,火yào组、车马行、chuáng弩火箭的制造处都在忙忙碌碌。

新编练的水师还在用新出炉的重炮、chuáng弩进行shè击训练,就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梁纲把消息传来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