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五十六章 超越时代的防御战上

二百五十六章 超越时代的防御战(上)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五十六章??超越时代的防御战(上)

“全运过去!”王邵谊一言断决,拍板拿定了主意。^^?网?^^免费小说网荆mén之战才是红巾军最重要的命运之战,岂能因小失大?“通知时小迁,水龙队调回张池口驻防,封死通江水道。”虽然chuáng弩火箭、长短大炮全调去了当阳,可是张池口水道也不是不能死死封住的。有了暗营的水龙队在,绝不会让一艘清军战船闯进沉湖来的。

(张池口——连接沉湖与汉江的唯一水道;沉湖——李家造船厂所在地,红巾军水师所在地。)

当阳。

大军撤回,梁纲立刻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布守,一刻钟都不敢耽搁。

七千义军五千撤回了荆mén,两千由陈德本率领合同当阳剩余一千多义军一同入安远。调张世龙的第二营回撤虎牙关驻守,并嘱令他可就近截取安陆送来的火器、弹yào。

而红巾军一万多主力则全部固守当阳县城,在开回的第二天起就已经全力发动,抓紧每一刻钟时间的在修筑城墙攻势。

瓮城、城前阵地,战地堡垒……非是时间紧张,梁纲都想在当阳四mén外各修筑起两座碉堡、炮楼了。

火器化的不同,使得红巾军的防御战较之义军和清军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毕竟五百火枪兵已经颇成规模,可以在正面战场上打一打了,再配合上炮营的绝对火力优势,和城前防御工事的便利,将当阳城变作一个绞ròu机也未尝不可能!

清军这次调回了三万兵,连同刘君辅的两万人马,五万人应该已经到了湘黔清军的极限。毕竟那里还有湘黔义军在依旧高举着大旗。

“挡住了这一bō,南方几个月内就可暂时无忧了。”梁纲还不知道乾隆已经开始调集江西、安徽和广西的人马进入湖北和湘黔战场,他所能看到的只有两湖这一片。虽然心中知道,时间拖得越久清军的后劲就越大,打这种地盘战,红巾军、义军就越不占优。可是为了组建中的红巾水师,他只能期望时间能拖得越长越久……

当阳是一座小城,虽然长坂坡大名天下闻,可是小城依旧是小城。只有两三万居民的县城到现在为止已经空了大多半,这让红巾军没了太多可征调的民壮用,但也极好的解决了修筑、加固城防的砖木用度。

大片大片的房屋在短短十日内被推倒和拆卸,用得来的砖石木料,红巾军不但在东西南北四mén内修筑起了四座两丈半高的瓮城,还在县城内依照着残垣断壁和大街修建起了好几道mí宫式的xiōng墙防御工事。而在四座城mén外面,各自正对着城mén楼的巴掌大范围内,四个五十丈长、十丈宽的防御阵地同样修筑完毕……

以砖木结构或是土木为主的各种防御工事,坚固上自然不能和用青砖大石筑成的城墙相比,如那四座瓮城,表皮里面填的全是粘土。但是,这也不是说它们就没有一点可取之道的,非是牺牲了质量,又如何能换来了超高的速度?

而且也不是没有例外,城外的那些战地碉堡,就个人评价来说,梁纲觉得它们一点也不比砖石结构的城墙差了,毕竟是用上了土水泥的。

真正的水泥梁纲没那个本事造出,可是土水泥却是容易,一点问题都没有。小时候他在老家时,村子里用土水泥的还是不少的,耳闻目睹,早就记在了心里。

土水泥配料普遍,生产工艺更是简单,以石灰石和粘土为主要原料,经过破碎、掺和、磨细制成生料,送进土窑中煅烧成熟料,再加入适量的石膏磨细就成了。

用的时候和水泥一样,同石灰、砂子和水配制,搅和均匀之后,抹个地坪、搭个灶台,甚至是房屋,都不成问题。质地固然比不得真正的水泥,可比起粘土来却是胜过太多了。\\???提供本章节最新\\

城外的战地堡垒都是要防炮的,质量上绝对要过硬,否则的话对红巾军的防御计划就会有所影响。这种情况下单用砖木、粘土就太不可信了。梁纲脑子里就想起了土水泥,而恰巧的是县城不远处就有土窑。

石灰石整个湖北到处都有,烧制土水泥是水到渠成,而非是石膏,也就是《神农本草经》里所说的细理石当阳太少,连城内的瓮城梁纲都会用上土水泥。

二月底,当阳的防御工事修筑告一段落,湖南来的三万清军也赶到了宜昌。大军兵锋之下,无论是聂杰人、张正谟还是林之华、覃加耀全都避了开来,没人敢去阻拦一下。

福宁率军赶到长江边上,在岳阳水师的载运下,三万大军只两天时间就全过了江。

时间进入三月,当阳之战一触即发。

事实上福宁有四条进军路线,两入郧阳、两入荆mén。打当阳只是后者的两条进军路线之一。

入郧阳:一、大军直上鲍家山,由那里走粉清河杀入房县、保康间;二、入夔州(重庆),从那里北上大宁,然后进入竹溪县。

郧阳府清军若得复,义军形势将必然为之一变。

入荆mén:一、打当阳,然后杀到荆mén城下,破虎牙关最后杀入安陆;二、打安远,舍当阳不战而打荆mén城或是再绕过荆mén直接杀到虎牙关。

可扫灭荆mén义军和红巾军主力,去掉义军一只臂膀。

四条进军路线是两个处置方法,从战略大局上看,入郧阳为上策,这样福宁部就可以和陕西、山西兵马汇合,尽快击破郧阳义军,威bī襄阳义军老巢,一举揽回湖北战局。但是福宁却一眼就看中了当阳,看重了梁纲,看重了红巾军。

在湖广主政这么多日子,他是深深知晓红巾军的祸害的,尤其是在北上的路上,毕沅连续的给他寄来书信,告诉他了大量的安陆府的情况。比如说红巾水师、比如说大炮、chuáng弩……

不用再让直觉来告诉自己,摆在眼前的事实就已经让福宁明白,谁的威胁更大,也让他做出了更直接的判断——直打当阳,坚决剿灭红巾军!

…………

南mén外,绵绵不息的战鼓声响起,黑压压的清军就像是无穷无尽的行军蚁一样蜂拥而来,杀喊声震天。

四万清军,福宁领来了四万清军。除去南掉巴东的三千清军外,现在东湖、兴山、归州等地只有两千不到的清兵。福宁这是要破釜沉舟,下血本了。

南城mén下,第二、第三火枪中队已经进入了城外的阵地,三百人三列排队,一百人为一列,各站在一道深深地堑壕中。

五尺深得堑壕有四尺来宽,火枪兵匍匐shè击的时候,身后的空挡足以让一人奔跑。这也是为了在必要时刻迅速调遣刀枪兵上前支援。

在五尺深的堑壕里匍匐shè击,人可能是很不理解,但事实就是如此。堑壕的正面每一个火枪兵的站位上都被特意挖成了一个弧坡,人完全可以趴在弧坡上shè击。

前膛燧发枪是不能平着装弹yào的,一枪击发后,需要把枪口树起来进行装弹。那时火枪兵只需要把身子一tǐng从弧坡上起来,然后在站位上退下一步,接着就可以站在堑壕底部给火枪进行装弹,四尺来宽的空间足够他们舒展动作。

阵地只有十丈的宽度距离,堑壕总共挖了六道。前三道火枪兵堑壕,说是都是五尺深,可实际上却是一道比一道高。为了防止在三道齐shè和自由shè击的时候后面人打到前面的自己人,这堑壕修筑的时候第二道比第一道,第三道又比第二道,前后都要高出大半尺去。等到第三道时,已经比第一道高出了半米了。这也使得堑壕底部位置相应的也发生了变化。

第四道、第五道是储兵堑壕,里面全是刀枪兵、盾牌兵,还有一部分弓箭兵。第六道就是后勤堑壕,里面有伙房、医疗处和弹yào储备处三个部分。堑壕宽度被加到了一丈有余,深度也加到了六尺半深,顶上很多地方都棚上了圆木和mén板,特别是弹yào的储备地,完全是按照战地堡垒的程度修筑的。

阵地区除了六道堑壕外,剩下的那就是一个个的战地堡垒了。这些堡垒全都修筑在三道火枪兵堑壕以内,在第三道和第四道、第四道和第五道堑壕之间。东西南北四mén外,每一处城外阵地上都有八到十二个不等的战地堡垒,里面装备的非是chuáng弩火箭就是大口径直shè短炮,针对的全都是中短程距离的敌人。

四处城外阵地在梁纲看来完全是超时代的,但可惜的是他手中只有五百火枪兵,按城下三百、城头二百的布置,只能照顾一面。也就只能当做可移动火力,哪里需要那里搬了。

南mén,今天整个火器营就部署在了南mén,他们和红巾军的第一营以及新兵营的两个大队,所需要面对的就是城外的四万清军大军。

四万人马在各自将官的带领下排列成整齐的方阵,铺撒在二里宽的正面上,一ménmén大炮排列在正前方,铁青地炮身在阳光的照shè下散发出死亡的幽寒。

距离相隔的太远,就是用最好的望远镜都梁纲无法看清对面的人脸。只能看到一个个蚕豆大小的人影挤满了当阳城南,最醒目的就是那杆高高竖起地帅旗,只是现在看来也不过是牙签般长短的一条小线。

几十mén大炮排列着,没有打过真正火器化战争的清军依旧按照老一套把大炮摆在全军的正前方,而过一会儿后,他们的炮兵也肯定会竭力的推着炮车向当阳城头杀来。除此外还有不少的chuáng弩火箭,清军家底厚实,梁纲虽然不惧怕,可现在看了也感觉着倒牙。

“进攻!”清军指挥处,福宁收起了手中的望远镜,一挥手下到了进攻的命令。

对于梁纲在当阳城内外的动作,他多少也知道一点,刘君辅、杨延彰这些日子来向荆mén派出的细作、密探始终都没tǐng过。虽然城内他们进不去,可多少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那现在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吧!”梁纲起兵以来,防御战打的一直都很漂亮,从彭之年开始清军就没谁能在红巾军防御时占到便宜过,现在福宁来了,自持有四万大军在手的他就要碰一碰防御中的红巾军。

“盾牌手、弓箭兵,前进——”清军阵前,传出了一声声号令。

咚咚的战鼓声擂起,一千提着重盾的盾牌手齐步向前,在他们身后,是被掩护着的一千弓箭兵。

“炮队上前——”当福宁再次下令。

呼隆隆的,阵前几十mén大炮被马拉着,炮手推着全力开动了起来,而其中的十一mén俄国造大炮就显得轻便了许多,金属的炮架看起来比木质的炮车沉重,可实际上引动速度却是快上很多。

“将军,是不是开炮?”等到清军进入了十斤弹重炮的有效shè程之后,贺图尧向梁纲询问道。柳严辰已经回到了炮组主持铸炮工作,这炮营就jiāo给了贺图尧来管理。也不知道是不是梁纲招的这批人中没有炮兵天分超群的人在,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没能找出一个令他心满意足的炮兵指挥官来,柳严辰不行,这眼前的贺图尧也不怎么样。

“开炮!”梁纲果断下令。虽然知道这只是有效shè程的边缘,这么远的距离,炮击的准确度肯定没个谱,但是打响第一炮伤到第一个人,就意味着是在告诉清军,你们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大炮的有效shè程之内,而你们的大炮却还没进入到自己的有效shè程,我们的大炮打的比你们的远。

“轰轰轰——”四mén十斤弹重炮轰鸣作响,炙热的铁弹从炮口飞出,远远地打落到清军序列中。

排出长长的一列横队前进的清军吃到了苦头,四枚毫无准头可言的炮弹愣生生的有两枚击中了他们,铁弹毫不费力地穿透了横队战列,带着血ròu跳跳蹦蹦的滚向了后方。

加了铁板的重盾能挡住火枪子弹,但在炮弹的冲击下却依旧毫无抵抗力可言,咔嚓的撞击声中铁板变形,重盾破碎,十斤重的铁弹如过无物一样打断了盾牌手的身躯,然后穿过跟在其后的弓箭兵身体,接着再破碎了一面盾牌,dòng穿了第二对盾牌手、弓箭兵的身躯,带着四条人命蹦蹦哒哒的又滚出去了十多丈远。

八条人命,用去了四枚炮弹,颇有些得不偿失。长长地横列战队中,两个极小的豁口也丝毫无关大碍。

就物质上而言,清军丁点事儿也没有。可是在jīng神上,那却是极沉重的一击。

后阵的福宁脸sè立即为之一变,十一mén罗刹国造的大炮都还没进入shè程,对方的大炮却已经开始打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他可是十分信任火器营,也就是那十一mén大炮的,现在如此大的落差,简直是给人给当头打了一bāng。

火器营的枪炮在湘黔战场上被清军奉为神器,可福宁等人又怎会知道,他们自以为的‘神器’只不过是最为普通的俄国货而已。在现今的这个世界上,俄国枪炮在欧洲的代名词就是粗糙和落后,它们的水准绝对代表不了世界真正的一流水平。

落后,严重的落后,时代xìng的差距,不能不说,是中国这个火yào发源地的巨大悲哀!

靠近,靠近,再靠近。

城头上的八斤炮也开始发shè了,而清军只要再靠近半里地,剩下的大炮也可以发shè了。事实上他们现在发shè也可以。

铁青的炮身泛起幽幽的冷光,好似能夺人心神一样,炙热的炮弹喷薄而出,一道道耀眼的流星滑过,伴随着震耳的响声,必有一股股的硝烟升腾。

渐渐的,当阳南mén城头上空已经被整个笼罩在烟雾之中。

暖chūn的三月,不时的吹来一股股的chūn风,上空的硝烟挡不住大风的席卷。但是一片片硝烟刚被卷走,另一股股硝烟就已经再次从城头升腾。

“轰轰轰——”

“轰轰轰——”

清军的大炮也开始了轰鸣,就是那九mén俄国炮,移动中这些大炮无一例外的成为了比清兵更受重视的目标。出阵时的十一mén俄国炮现在还能剩下九mén已经是好的了。

相比较沉笨的,移动速度更慢的清军大将军炮,它们的损失已经很小了。

九mén大炮击shè,立刻就引起了梁纲的注意,不需要他多说,贺图尧已经在指挥炮兵瞄准那九mén大炮进行shè击了。

不过在把他们全部都打倒之前,南城墙内外和其上的红巾军还需要受到一bōbō的弹雨洗礼。

人烂,再好的武器也不行。虽然俄国炮不是什么最先进最jīng准的大炮,可是清军炮手的水平委实需要提高。他们的炮弹前几bō大都落在了红巾军前线阵地前一两百米的地方,或是直接飞到了城墙后面。偶尔有几颗超常发挥的,落入红巾军城外阵地或是城墙上的,也没有见到有几个红巾军伤亡。

足足打了六七次,炮弹这才找到了准点,落到了城墙上,可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多钟,开炮时的九mén大炮是只剩下了区区两mén。

但万幸的是他们给其余的大将军炮吸引了炮弹,创造了机会!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