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六十一章 水战初哥风筝术

二百六十一章 水战初哥——风筝术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六十一章??水战初哥——风筝术

“速报将军,前方发现清军战船——”

了望手的高声喊叫,立刻就被人报进了船舱。[本章由ō着船首炮冷凉的炮身,手心能感受到一股冷意,可心底确是烈火般炙热,就像红红的火碳一样在燃烧。

大船、众炮,先进的技术和旬月的苦练,这些都让他对胜利充满了信心。

“变阵——”陈达元已经适应了自己的指挥位置,看到前方清军战船出现,没有犹豫,立即大声的向船队下令道。

这个年代,望远镜的扩倍都还很小,要看的亲切怕是需等到四——“佩服”。)

上下用心,一时间原本缓行而整齐的清军水师阵营立即就出现了参差,整体上已经保持不住倒三角阵型,密集的船队间渐渐拉开了距离。

水战,来了。

“敌进四里。”赤军号的了望手再次高声喊道。

“所有战船降帆,齐列,开炮。”陈达元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期待、兴奋还夹杂着万分的紧张,站立在船头,手心中已经黏糊糊的了,额头上也溢出了一层明晰的汗水,只觉得心中有一团炙热的火在熊熊燃烧。

赤军号上原本已经落下一半的风帆片刻时间就全部落了下来,失去了最后动力的赤军号横卧在长江面上,如同一头噬人的猛兽静静地等着清军水师送上mén来。

“轰……轰轰……”

平静的江面回响起震耳的巨响,一ménmén大炮喷shè出道道火光,伴随着腾起的阵阵硝烟一颗颗炮弹呼啸而出。

有了试shè打底,现在的全军炮击已经有了几分jīng准度。

梁纲也静静地站立在船板上,神sè沉稳一副成竹在xiōng的模样,气度比之明显紧张中的陈达元胜过不知多少。虽然心里也怀着几分忐忑,可这毕竟不是他的处nv战,几年来的大小战事早已经把他的神经锻炼成了钢筋。

自从下令全力冲击之后,卢德斌就一直在盘算着距离,短短四五里长的江面是如此的“漫长”。

“轰……轰轰……”

隆隆的炮声传来,卢德斌tǐng直的身子不见一丝晃动,但心底却一阵着急,“快,快快”,心底暗自里不停地叫喊。

对红巾军水师营他了解的不多,沉湖一带旬月来梁纲戒严的十分有力,但是卢德斌不是一个自大的人,此次出战汉阳镇全军袭来,麾下四营是倾巢而出。

所以遭遇时卢德斌信心满怀,还毫不掩饰的高兴岳阳镇慢了一步,他可以独自建功。可是之前的炮击炮击让他增添了几分担心,但这并没有动摇他获得胜利的信念,卢德斌坚信只要贴到近处自己就一定会赢得胜利。

“轰……轰轰……”一轮接着一轮的炮击,现在的汉阳水师是毫无还手之力。红巾军水师营的船队现在也还不是在打仗,他们只是在进行移动靶shè击训练。

不过无论是这个时代的海战,就算是百十年后蒸汽战舰时代的海战,巨炮打出去的炮弹也是落空的居多,命中敌舰的永远是少数的。

但总还是有命中的不是?而且这数量一多,命中率自然也随之增加,对方的战船一多,被命中率也要随之增加。

四艘大沙船,每艘七mén(船舷炮五mén、船头、船尾炮两mén——注释1),三十一艘护卫船,每艘船一mén,五十九mén大炮的轰击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就在清军全力冲进的这段不长的时间内陆陆续续有战船被击中。那小小的巡船、巴唬船,每被一枚炮弹击中,就立即首创不轻。赶缯船吨位大,体积大,挨上一炮只要不打在重要地方并不碍事,可是要是多挨上两下,便是最大号的赶缯船也只能沉没江底或是退出战斗。

比如有一艘中型赶缯船,好死不死的被炮弹直接命中了船头的火yào桶,连环爆炸中,轰隆几声响,直接被炸烂了船头,一艘百十吨级的战船眨眼间就沉进了长江水底。而另外小型赶缯船则是被一枚十斤重炮弹命中船板然后接着穿透了船帮,正好在吃水线附近开了个大口子,那后果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这样的幸运事终究是少数的,绝大部分的清军战船还是顺利的冲到二里距离内的。

汉阳水师的前营即是田镇营,共配有八艘大型战船,虽然在这短短的冲刺间失去了一艘,可是战斗力依存,现在冲到了两里范围内,船上的清兵已经在开始酝酿着反击了。

“四里。”

“三里。”

“两里半。”

“两里……”,中营的卢德斌很是jī动,他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反击了,而只要再有半里远,就已经在前营火炮的有效shè程之内了。贴上去,只要能贴上去,这场仗他就赢下了一半。

“大人,轮到咱们了。”岳甫这个中营的水师参将兴奋的大吼道。前营船上的大炮已经挨到可以开火的距离了。

“敌进二里,敌进二里。”了望手知道这条消息的重要xìng,脚下立即踢动了一条系着铜铃的绳索,同时向下面打出旗语,最后再高声的大叫出,三保险一起发动,虽然他那微弱的声音在震耳的炮击声中微不可闻。

“起帆,保持阵型后退。船首炮击敌。”陈达元紧张的身子都在发抖,这一点也是水师营连连炮击却收获不大的主要原因之一,确实全是新兵,太紧张,真实战斗经验太少了。

随着赤军号上那高高的了望台打出的一连串旗语,镇江、定江、平江三艘大沙船,迅速给以回应。四艘大船,连同所有的护卫船以最快的速度升起了风帆,在‘八面来风’的吹送下迅速起航后退。

这是水师营早就商量好的战略,一个很明显的战术意图,保持适中的距离,充分利用自己的火炮shè程优势,给予清军最大杀伤。

虽然运动中会使自己的命中率变得更低,但是相比同清军的hún战对轰,这无疑是个最明智的选择。

卢德斌已经年近五十,三十年的从军经历虽然没有见过大的水战阵势,可脑子并不傻,见识也不短,水师营的这一“招”刚一出手就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单看个清楚又有什么用,他照样是破解不了,他只能继续追下去。这个时候汉阳水师是不可能撤退的,那样的话红巾军水师营只管顺流杀下追赶,连连炮击之下汉阳水师怕就会在今日灰飞烟灭了。

梁纲在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慢慢的磨死清军,就像是二十一世纪网游上的‘放风筝’。

汉阳水师现在就是一个被牵着了鼻子的壮牛,红巾军水师营的大炮就是那条牵着牛鼻子的绳,只要一直这么拖下去,早晚能把壮牛拖成瘦牛,把活牛拖成死牛。

追逐中炮击从未断绝,前营的战船不断被击中,大小战船或是沉没或航速受损,不得不退出第一梯队。

七艘主力战船又退下了两艘,巡船、巴唬船也有一批被击沉,战斗到现在,清军一弹未发,前营却已经损失近半。

“撤,中营(镇标,也就是总兵的直属部队)、蕲州营,巴河营后撤,田镇营断后阻敌。”沉默了良久,卢德斌终于低下了高昂着的头。

他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这一战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继续打下去,汉阳镇非全军覆没了不可。现在他只能弃卒保帅,断臂求生了!

“撤——撤退——”

ps:注释1——船首、船尾大炮为圆轨炮台。那种设置很聪明,在船首、船尾铺设上一个圆形的轨道,将大炮的底座刻yīn槽,安置在轨道上。大炮上架后与炮座直接焊死,这样大炮就可以随炮座在圆形轨道上左右前后自由的摇摆方向。而且shè击的后座力因为炮身与炮座被焊死,作用力也就被随之转移到了滑槽的圆轨上,由向后力转变成大炮的推动力,从而被化解掉。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