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六十二章 武汉三镇居其一

二百六十二章 武汉三镇居其一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六十二章?武汉三镇居其一

赤矶山。**?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卫国雄听了细作传来的信报,心中一阵沉闷。“没想到啊……”没想到,只一个初战,卢德斌就丢了一个营还多。

梁纲不但囫囵吞下了前营,还在随后时间顺江杀下,汉阳水师沿途追击中被炮火命中损坏的船只,一艘不拉全成了水师营的红战果,虽然里面的清兵都已经上了别的战船撤走了。

吃了大亏的汉阳水师连驻地都没的回,一路往东撤到了黄冈地面才站住了脚。而他们在大江南岸的水师大营也被红巾军接下的炮击打个稀巴烂,一应军需物资储备全被毁于一旦不说,连大营外不及逃走的船匠都被红巾军一锅端的掳到了江北。现在梁纲瞄准了汉阳城,正蓄势待发!

吁了口气,卫国雄心中拿定了主意,这一战委实不是一部水师能拿的下来的。这时他倒是幸运于自己这一部没在昨天赶到武昌,否则的话,两镇水师汇合到了一块,反是不如像现在这般如意。

“两头并进,合围了他们!”

………

汉阳城下。

作为汉阳府的府城,武汉三镇之一,汉阳城并不是一个好拿的善茬,三四千清军驻守在此,义军兵锋曾经多次探到城下都只能败退而回。以清军现在这样的实力固然对付不得城外的六千红巾军,特别是在他们失去了水面优势之后,可即便如此梁纲也不会掉以轻心。

“整队……”

依然平静的汉阳城东,数里外的一片空地中,随着一个洪亮的喊声霎时间热闹了起来。已经休整了一个多时辰的红巾军两千多主力,在短短的半刻间集结完毕。

八百火枪兵、二十mén重炮连同完整的前军第一营,梁纲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拿下汉阳城东的白沙炮台。

近靠着长江、汉江两大水域的汉阳城,水面上的防御和控制自然是极重要的,其城北(临汉江)对岸的汉口炮台,就是清军控制汉江出口的最重要一环,尤其是在得知红巾军于沉湖开始组建水师之后,汉口炮台便立即得到了大力的修筑和火力加强。

而城东的白沙炮台则是主力针对于长江江面,虽然没有汉口炮台那么重要,却也依旧是汉阳清军在城外的一处极重要据点。

要想尽快拿下汉阳城,梁纲必须着力发挥水师战船的效用,汉江北的汉口炮台不好对付,虽然真实实力不怎么样,可到底是碍手碍脚,当初水师营突破汉江口进入长江航道的时候就是过而不打的。可是城东的白沙炮台却很适宜陆地进攻,不需要战船在江面上强攻,只需要步军在后背chā上一刀就可以了。

“轰轰轰——”炮声响起。

……

“轰轰!”

汉阳城中,德麟(福康安子)正在召集手下商议军情,远远的城外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炮火爆裂声,那一刻他甚至能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也在轻轻颤动。

汉阳知府旁庞迪元霍地站起身来,一脸惊容的说道:“大炮,是大炮,城东传来的,是白沙炮台,他们在打白沙炮台!”昨天一天红巾军都没有对汉阳生事,城中的这些文武官员还以为红巾军会等水面战场决出胜负之后才开始动手了,不想今天一大清早就已经开始大炮了。

剧烈地炮声余音未歇,紧接着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这会众人听得更是真切了,那枪炮声分明就是从东边传来的。“主子,不好了,逆匪大清早出兵,正在猛攻东炮台。”哈尔丰疾步走进堂上,跪地禀报道。

“快!”德麟脸sè一凛,急道,“立即召集人马,出城助战。==??. 首.发?==”

要保汉阳城,城东的炮台就必须保全,否则的话让红巾军战船占据了东边的水道地利,那可就危险大了。

昨日红巾水师营与汉阳水师的一场jī战,德麟等人都是看在眼中的,船上的那么多的大炮,若是用到了对付汉阳城上,红巾军可就太轻松了。

“喳!”

尼堪等人轰然应诺,立即前去召集人马。

荆州八旗驻军参领正泰更是急道:“大人,标下这就带马兵赶去城东炮台。”

“那就快去。”德麟沉声道,“白沙炮台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任何闪失,不然,汉阳城咱们是万万守不住的。”

“标下明白,标下这就告退!”

正泰跪地向德麟打了个千,转身疾步离去。

然而,没等尼堪等人带着大队援军赶到,清军的白沙炮台就已经被红巾军给攻破了。二十mén大炮的猛烈轰击,只短短三轮炮台后mén就被炸得一塌涂地。三百火枪兵齐步赶上,从头到尾一推到底。

正泰的八旗马兵倒是赶到了点上,可是面对着严阵以待的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德麟,堂堂福康安之子,怎么可能向别的人喊‘阿玛’?

“你他娘的不是德麟?你到底是谁?”

“呀……”德丰阿却已经仇恨血红了双眼,根本不理会火枪兵手中要命的火枪,厉吼一声纵身一扑,跳杀了起来。手中的腰刀在黄昏的日落下依旧散发着森冷的利芒。

“刺tuǐ!”带头的分队长很冷静,所下军令也很果断,几个上了刺刀的火枪兵立刻举枪向跳起的德丰阿刺去。可是,他的话音未落,德丰阿就已经一跃扑出,刀光一寒就已经在一名火枪兵的脖颈间划过,鲜血哧溅中他更是不顾刺来的刺刀直接将包围他的其中一名火枪兵扑倒在地,手中腰刀毫不犹豫地看下!然后,不待其他的火枪兵反应过来,又是一个侧翻,滚出了包围圈,直接向着陈霸杀来!

“王八蛋,给老子杀了他!”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居然还被他杀了两个自己人,陈霸的脸sè变得铁青铁青。

“死了?”梁纲眉头顿时皱起。杀入知府衙mén的红巾军都是jīng兵强将,而衙mén内的清兵人数不多,战斗力也不太强,整个进攻战应该极快间就能顺利结束的。可到了临mén一脚了,陈霸竟然把人给杀了,梁纲这脸sè顿时也跟之前的陈霸一样变得铁青铁青的。一个活着的德麟,其价值可远胜过十个死了的德麟。甚至现在德麟的死还会对武昌战局产生负面作用。

自己在进攻开始时就已经下达了活捉的命令,难道陈霸没长耳朵吗?

“老二,你怎么搞的……”如果眼睛能说话,陈虎早就急的大吼了,德麟的一条命何等的有价值?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梁纲亲口吩咐要活捉的,现在竟然让自己兄弟给玩死了???

跳起了脚的陈虎,现在劈头盖脸的扇陈霸几个耳光的心都有了。

“将军,那是个假家伙。”陈霸是有点楞气,可他并不是傻子,德麟的生死有多重要他当然明白,冰企鹅这一点上自己还违背了梁纲的命令,这两罪他可不想担,连忙解说道。

“这家伙是德麟家将头子哈尔丰的儿子德丰阿,在退入衙mén之前,他跟德麟换了身份,我刚才已经找来人确认过了……”

“呼——,紧闭四mén,全城搜索,挖地三尺也要把德麟给我找出来。”这家伙还能想到逃走,这说明他还不想死,梁纲心中倒是松了一点劲。只要不想死那就好办……虽然一切都还需要等找到了德麟人再说。

“报——将军,府库大火连天,已经烧到临近的街上去了。”这时一名亲兵一溜疾跑着进了衙mén,迅速向梁纲报到。

众人回头往北望去,就见距离衙mén不远的地方,一片冲天的红光,映得整个夜空都是一片赤红……很明显,这起的大火非常大!

梁纲刚刚恢复了原sè的脸再度青了一片,“第二营、第三营立即救火,第一营、火枪营全城戒严。”人心惶惶的,不是大肆搜捕的好时机,德麟的消失也只能等以后再办了,反正他直道是藏在汉阳城中,那他就跑不掉。

水火无情,洪水一来,汹涌澎湃;大火一至,扑天盖地。

府库的一把大火不但把汉阳城内的军需物资烧毁了干干净净,连同府库周边的大牢和几条街道也全部烧个jīng光,化成了一片白地。

东南风是这场大火的一大帮凶,但也幸亏是东南风而不是北风,梁纲顿足的知府衙mén才能始终保持着清静。

大火烧了一夜,第二天天亮后梁纲往西北方向望去,还能看到一道道的青烟白气在升腾。

数百户百姓无家可归,近两千人受难。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对于梁纲来说找到德麟才是最重要的,是他在水面二次开战之前要办的最紧急的一件事。

城西北因为大火已经变得一片狼籍,但是汉阳城别的方向却是依旧如故。就在红巾军开始正式全城搜索的时候,城北某个大户人家的后院,一个仆人打扮的年青人在四处溜达了一会儿之后,又朝四周仔细看了几眼,看实在是无人便猛地弯下腰从地上掀开了一个盖子,然后纵身跳了下去。盖子在他身子跳下的同时自然也被再一次盖了上。

“怎么样?”地窑下面还算宽敞,年青人刚站住脚,就有个老人迎过来问道。

“火已经灭了,不过,那个逆匪搜捕的却是很紧!”年青人答道。

“跟我来!”迎过来的那人点了点头,又带着年青人朝里走去。很快就进到了一个颇是宽阔的密室之中,那里面居然足足聚了有十几个人,个个都显得十分jīng悍,手中都有腰刀,虽然穿着布衣,可每人气度确实不凡。年青人看到在正中央那个年轻人之后,立即跪了下去。

“主子!”

“嗯!”德麟紧声问道外面的情形,“情况如何?”

“回主子话。现在大火已经被扑灭,红巾逆匪正四处搜查,各条街道上都有他们的人在,四处城mén也都被盘查的严禁,轻易不许人出去……”年青人答道。

德麟心底暗叹一声,他走出这一步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哈尔丰、德丰阿父子最多只能在战时吸引一下红巾军的目光,真实的身份却是绝瞒不过去的。

不过,不管怎样他们这些人是都需要出去的,这个地窖位子并不太隐蔽,而且这一大家子人早在开战前就已经逃出城去了。空dàngdàng的一座大院子,即使红巾军不征用了,也肯定会有流民百姓住进来。不是说那场大火烧毁了几道街吗?况且之前也有不少逃难的百姓涌入汉阳城……

“把刀都丢了,咱们hún进难民中去……”德麟mō了一下自己的脸,肯定已经大变样了吧?一夜都没入睡,也没吃喝,憔悴的肯定不像样子了,也像是一个难民了。

十几人钻出了地窖,然后三三两两的都散了去。那是多人并不都是德麟的家将、家奴,而是有还几个手下的将领的,比如说尼堪。

“主子,咱别去难民那边,那儿也不保险。老奴有个法子,保管主子能出了城去……”

ps:武汉三镇,分居在汉江入长江口。长江东南是武昌,长江西北是汉口和汉阳。汉江以北是汉口,汉江以南是汉阳。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