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七十五章 战场上的狙击手

二百七十五章 战场上的狙击手

二百七十五章?战场上的狙击手

果然有大炮梁纲面上丝纹不动,心头却恨得发紧。

**?三藏小说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立即传令,迅速清空敌军炮队。”这个威胁实在太大了。

而看着场中的滚滚尘烟,梁纲甚至还在担心会不会有chuáng弩火箭shè来?这个也是很有可能的。不过被尘烟挡住了视线的炮营,炮击效果明显不怎么好。他们在估mō着清军大炮的shè程来给炮队的位置定位,这眼线比不上眼睛直接观察到的。而清军炮队却是毫无顾忌的猛打猛轰,不说盗马贼已经从两侧逃开了,便是不逃开又怎样?一群罪人的xìng命哪里会有一场大胜来的重要?如果能拼光两千盗马贼而消灭了红巾军的炮营,永保、福宁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区那样做。他们可着大炮的有效shè程打,烟尘也影响到了他们,可毕竟阵前就已经有所观察的,所以他们炮击的效果要胜过红巾军炮营不少,第一轮炮打来,就有一个炮位被摧毁,还伤到了另外几个炮位的炮手。他们不用担心打过,反正打过了炮弹也有后面的红巾军、义军来受。

梁纲应该衷心的感jī满清武备院,感jī他们的居功自足,虽然造出了三磅、六磅级的俄国炮,也不远千里迢迢的送到了襄阳阵前,可清军炮兵使用的依旧是老旧的实心铁弹。

“霰弹——”柳严辰、贺图尧两个炮营的指挥官在大声的嚎叫着。这个时候只有覆盖面积最大的霰弹才有效果

“骑兵营、侦察队——”梁纲怒喝一声,举手挥鞭向前一指。侧翼中立刻传来了姬延良、柏清华二人的一声应喝,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催马声。马嘶长鸣中,红巾军中,仅有的五百骑和六七十依旧在阵中的侦察兵在两队首领的带头下,疾速策马向着尘烟未清的战场上驰去。

炮营随着梁纲的这一声令下,迅速调整炮口,向两里到三里之间的这段距离延伸shè击。

战马奔驰中,清军炮队依旧在shè击,而不出梁纲所料的是,果然有chuáng弩火箭从尘烟中jīshè窜出。连连的爆炸声和炮击声中,一线的火枪营、稍后的炮营以及最后的主力兵马都有不少的损失。

以炮营为例,短短的时间内就又有两mén重炮和一mén短炮被掀翻。其中的一mén重炮的火yào桶还被火箭的爆炸所bō及,轰然一声的巨响,更加猛烈的爆炸摧毁了这个炮位的一切生命,所产生的冲击力还势不可挡的横扫了左右两个炮位,所有的炮手都被掀翻在地,甚至是被冲飞了出去,连两尊千斤重的大炮都无一幸免。

但好在人员爬起来还都能继续干活,大炮立起来依旧能shè击。

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反正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清军炮队就给红巾军以不小的打击。直到骑兵冲锋的震动声传到他们炮兵阵地……当然,这一点就是后话了。

在这个当口,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其珍贵的。清军后阵的永保、福宁看到盗马贼从左右逃散之后,当即大怒。而依旧留在后阵的骁骑营副都统努依克更是破口大骂,直言要战后一个不留的处死他们。

“命令他们从左右冲击逆匪,立刻”永保强压下怒气,当即向盗马贼重新发布下命令。

就算是要清算,那也要等到战后。而现在,战场之上,身为主帅的他就必须充分利用好手上的每一份资源,做到物尽其能。

“努依克,冲锋,重新冲锋——”

跑了盗马贼不要紧,自己手头还有骁骑营,还有自己从武昌带来的一队马兵。永保大声吼叫道:“把炮队给我掩护起来——”

“是”努依克听命之后一声应喝,头也不回的打马冲到正大步前进中的三万多清军主力的最前方。那里,一千骁骑营jīng锐连同着五百多武昌马兵正在驱马小步缓跑着。“弟兄们,跟我杀——”

扬刀跃马高呼,努依克举兵向前冲进

“全军冲锋——”下令给了努依克的骑兵之后,永保又迅速调遣起了三万余清军主力来,全军分做三叉,向着红巾军正面和两翼方向全力发起冲锋。

战场的指挥权是由永保来掌控的,福宁虽然也经历过不少战阵,可毕竟是文官出身。在这点方面与军旅出身的永保还是差一截的,汪新也是一样。此时二人都立在永保的身后,看着永保一道道发布命令,调动着四万清军,二人看的是神经绷紧,额头上不自觉间就泌出了一层明晰的汗珠。

“杀啊——”马蹄奔驰,战马嘶鸣,两里远的通途姬延良等人只在片刻间就杀到了近前。

“整队,上前——”新任郧阳镇总兵王凯大声疾呼着。所属两千刀盾长矛兵迅速在清军炮队前组成了一道防御屏障,些许cào着鸟枪和抬枪的清兵举起沉重的枪支,艰难地瞄向奔驰来的红巾军骑兵。

“砰砰——”

火yào的爆响在两头同时响起,清军笨重的鸟枪、抬枪一排放出只打到了红巾军寥寥几骑,而红巾军手中的短筒火枪,错错纷纷的打出去却让清军倒下了几十人。

这不是骑兵营在作战前才更换上的装备,而是侦察队。与军队主战力之一骑兵营相比,侦察队的队员马上刀枪或许弱了些,可是火器装备化却远远走在了前头。

骑兵营也曾用过火枪战斗,但是在几次之后他们迅速放弃了这种沉重而又一次xìng的东西,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负担而不是便利。梁纲在红巾军现今的规模下,心底冷静之后想也认为装备火枪骑兵纯粹是làng费,所以这一次改革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在侦察队,与骑兵营不同,特殊的使命让他们对火枪这种有威慑xìng的远程武器并不排斥,可是火枪的长度和总量同样困扰着他们。直到火枪组造出短筒火枪也就是手枪的先祖,在中国被称之为手铳的短柄火器之后,他们才算是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喜爱。

陈广亮被询后,传回来的消息也证明了这种配置在西方历史上的存在。那还是更早的时候,一名骑士所跨的背褡之中塞上三五柄短枪都是有可能的,而且在战斗中是随打随丢的。

以红巾军现今的实力自然不能随打随丢,梁纲是绝对供应不起的,所以最终装备的也就只是侦察队,人手只配一支。短枪在一定程度上加重,开完枪了还能拿来继续当铁锤用。

“轰轰轰——”一连串的手雷从奔驰中的骑兵群中抛出,在两军即将jiāo错到一起的前一刻在清军队列中爆炸。

这就是骑兵营的成果了。他们没有侦察队的步战实力和短枪,可是在马背上的功夫却绝对红巾军第一的。这种在奔驰中燃火投雷炸向固定目标的手段,骑兵营中不少人都具备。

如果对面的清军是冲锋而来的骑兵他们还不敢太过放肆,因为期间的距离不好把握,而且同样是骑兵,相逢速度太快,时间也太短。可是眼前的清军只是一群不动的防守步兵,这就给了骑兵营太多的施展空间了。

上百个手雷在那一瞬间被骑兵们借着马力投掷出去,还有另一批是紧跟在其后,在骑兵营前锋距离清兵防线还有十丈距离不到时的时候,两拨投雷给了对方清兵太大的惊慌、sāoluàn和杀伤。

王凯在第一bō爆炸中就受伤坠了马,这让防守清兵更加的húnluàn,不少人都以为王凯已经死了呢。整个防线几近崩溃

还没有崩溃的防线在红巾军骑兵到来的那一刻真的崩溃了,两千多清兵在六百不到的红巾军骑兵的冲锋下溃不成军,扭头就想着后方的炮兵阵地跑去。

而清军的炮兵阵地在这一刻也如同炸了窝的jī圈一样,完全慌了,部分炮手是抱头鼠窜。随之,炮群倾泻到对面的火力就明显的为之一弱,其间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停顿。

之前王凯部防守阵线的排列就让清军的chuáng弩火箭完全熄了火,现在就更是如此。败兵和红巾军骑兵搅和在一起反冲而来,没有一个chuáng弩火箭的cào作手认为自己的家伙还有救。他们三个里面至少有两个溜烟跑路了,连带着让不少还迟疑犹豫的炮手都加入了逃跑的行列,极大地败坏了清军炮队的士气。

“杀啊——”努依克看的眼角都要裂开了,恨不得身chā飞翅一步打马飞刀炮兵序列前。“你们倒是再支撑一下啊,只要一下——”

夹杂着对王凯满心的怒火,努依克带队毫不犹豫的冲进了luàn军之中,踏着清军自己人的尸首一头撞上了红巾军骑兵。

那些后逃的败兵在努依克眼中,是死十次都不足惜的,自己挥刀砍了他们,马蹄踏翻、马头撞倒了他们,是可以毫不顾忌的。

只恨不早些宰了这群王八蛋,以致使阵前防线一触即溃,短短的一场jiāo兵七十二mén大炮就生生的陷进去了一半。

整个炮兵阵地都涌满了人,前半部已经被红巾军袭杀到,只有后半部还在。努依克率队毫不怜惜踏着清军败兵的尸体上前,总算是抢到了这后一半。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能继续开炮了,可总算是保存下了一半。

阵地向后退上百步,找齐了炮手,照样还可以继续用。

一骑快马从hún战中的沙场奔会,向炮营迅速通报了前方的探知消息。柳严辰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遣出了臼炮队上前。

当年被依靠为主力的小口径臼炮,现在已经越发的丧失自己在炮营中的地位了。之前水师营急需炮手教官和骨干的时候,军中都已经响起了裁减掉臼炮的声音。而现在,即便是还保留了下来,也只是三小两大五个臼炮分队的编制,数目上虽然超过四个分队编制的直shè短炮,可是地位却已经列在直shè短炮之下了。

毕竟军队是以实力来论输赢的,臼炮没办法同各型号的重炮相比,也同样没办法和直shè短炮相比。就想后世的迫击炮一样,地位比不上野炮,也同样比不过步兵炮。(别说加农炮和榴弹炮口径分类,这里只是一比)

可是这一战梁纲发现,臼炮还是有臼炮的用途的。从眼前的战斗,他甚至可以联想到日后的攻城战。自己对大炮的运用太过束缚于‘集中使用’这一点了,便是各主战营的配属炮兵分队也只是用来做近战前的掩护,却忘了等同于迫击炮地位的臼炮,在随军火力加强上面的效用更大。

此时红巾军所用臼炮都是新近生产出的改进产品,铸铁炮虽然比生铁炮和熟铁炮耐用,可毕竟是有磨损的,而且多年的铸造臼炮生涯也使得利铸炮组有了些心得,新造出的臼炮肚大口小皮薄,又有火yào室,在总重量有所消减(小口径臼炮)的情况下,有效shè程却往前增加了近百米。

有了二十八mén小口径臼炮的帮助(含前军一二三营和火枪营所属臼炮分队),姬延良等人的颓势虽然不变,却可立即也为之一缓。

**而出的开huā弹甚至都引燃了阵地上遗留下的火yào,剧烈之极的爆炸不时的从清军骁骑营身后爆出。

不过双方巨大的兵力差距使得努依克始终占据着上风,梁纲本意已经得手,不愿意再在那儿耗费珍贵的骑兵,等到频频的剧烈爆炸声响出现之后就立刻传令火枪营上前接应。而骑兵营和侦察队则适时从左右退下。

大部队向前移动,两翼一边戒备着两侧的盗马贼,一边随军推动者直shè短炮和一些chuáng弩火箭,三万红巾军和义军将依旧忙着shè击的炮营阵地重重地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回’字阵型。

前军前进一里,距离厮杀更近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低沉的击鼓声,姬延良、柏清华就开始逐步向两边撤退,努依克做稍微的思虑之后决定放开红巾军的骑兵,不与其再做纠缠,而是挥兵直捣红巾军正面。

所以当红巾军还在前移之中,战场上的两方骑兵就已经在有默契的分离。残余的三百多红巾军骑兵退去,此战超过二百人的阵亡让骑兵营和侦察队双双元气大伤。

与步兵相比,拼死相搏的骑兵,会更剧烈更凶惨。

“杀啊——”努依克第三次挥刀向前,吹响冲杀的号角。人数依旧上千人的清军骑兵策马疾驰,向着眼前的火枪营和已经被他们拉在身后的臼炮队舍命冲锋了过来。

本来就只有二百米多一些的间距,红巾军骑兵撤退完,几乎是清军骑兵一发起冲锋就已经进入了火枪营的理论shè程之内。

不过这时期的前装滑膛枪jīng准度确实不怎么样,如果是在一百米外开枪,那效果真和轰击理论覆盖范围内目标的大炮有的一比。

“啪啪——”零星的枪声却是在这个时候响起。

整个火枪营一千五百人中也只有寥寥十几人在shè击。与其他人相比他们的装扮稍微的有些不同。火枪营、炮营的人马现在虽然已经完全更换了长袍式军服,换成了上下两截的短衣打扮,但是这十几人的衣装无疑是更简洁一些。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们有一把别样的武器,这是这十几人与其他一千五百名火枪兵最为不同的地方。

——一把带线膛的前装火枪。

陈广亮辛苦了好几年才从葡萄牙人手中淘换来的两杆前装线膛枪,经过王栋、王来元父子的复制,现在军中储备有二十来杆。

之所以这么少,倒不是不好用或是枪管拉线膛费事,后者在大山里面时还成问题,可到了眼下时节已经完全不是阻碍,要知道现在的火枪营都在逐渐更换钻镗式枪管,红巾军人手动力充足的呢主要是它装弹太慢,shè速太慢。

而且还需要特殊弹丸。和一般的枪用弹丸不同,这些弹丸不仅是采用加工jīng致的模子浇铸,而且出来后还要被细心打磨。最重要的是,还需要在它们的表面都包上一层皮革。

皮革的作用是提高弹丸在枪膛中的密封xìng----这点对现下时代的线膛枪来说很重要。因为线膛的原因枪膛不是圆的,因此圆形的弹丸在枪膛实际上有很多空隙,不填满它们,shè击时就会出现漏气,从而大为减小了推力。(我是知道米尼弹,可主角不知道,他又不是个历史军事爱好者。我写的也要符合人物背景不是?)

火枪组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在不解决之前梁纲是不可能大规模使用来复枪的。装弹太慢,火力输出较之滑膛枪差的太多。虽然shè程远、jīng准度高,可是对于现在的红巾军而言,还是选择前装滑膛枪更为现实,更为有用。

在这一点上,梁纲与同时代的西方社会的选择是一样的。线膛枪的装弹难、shè速慢问题,可是一个全球xìng的难题。所以他只在火枪营中选出了十几个枪法最好的人来使用,权当是狙击手来用,另外剩下的几杆线膛枪就留给他们做备用。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