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七十六章 最大利益化的胜利

二百七十六章 最大利益化的胜利

来复枪——前装线膛枪的造价和使用耗费,是要远胜滑膛枪的。~~ . ~~这一点单从一个弹丸上就可见一番。说实话,现在的梁纲还大规模装备不起。

即使红巾军中现有的剩余劳动力还有不少,也同样如此。那些人都是以后军的部属为主,平均年纪已经大了,虽然cào纵简单的畜力机械钻镗还做的到,可也不能无节制无原则的làng费使用。

不说线膛枪因shè速和价值问题红巾军还不需要,即便是需要,以现在的情况而言,只一个钻镗式枪管就够火枪组忙活的了,再多上一个拉线膛,怕是火枪组还需要继续增加人。想要满足整个红巾军所需,至少要把眼前火枪组的管理模式从半封闭式转变成半敞开式才行。

虽说燧发枪的制造法mén满清是早就清楚的,甚至在火枪、火炮和火yào三小组中,就属它的技术保密xìng最低,连颗粒火yào都比它有价值。可是它内部毕竟还有个‘统一标准小件铁模铸造法’需要保密,否则的话梁纲就是将它全部开放式管理也不无不可。

保密原则在一定程度上对火枪组还是有限制的。所以,线膛枪对现今的红巾军而言,终究不是个正途,他只能用于少量的狙击。

把这些无谓的考虑撇开不说,前装滑膛枪数量正在红巾军中逐步扩大,在未来的几年甚至是十几二十年中,前装线膛枪装弹问题或是后膛枪被发明出来之前,它都将是梁纲麾下队伍的首一选择。而且在以后的红巾军中,非是到了火枪兵大规模紧急扩充的时候,梁纲是不打算再生产原先的那种铸造式枪管了。钻镗式枪管已经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并且正在逐步更换掉原先军中的老旧铸造式枪管。

话题转回战场。

十几声零碎的枪响在嘣雷之势的马群奔腾声中是那样的微渺不可查,所造成的后果也不是太过的严重。

布置在一线的十七名狙击手,全部击发全部都命中,目标十三死四伤,其中的两名伤员还从战马上掉了下来,不及起身就被随后涌来的同伴踏成了ròu泥。可以说是收获了十五条xìng命,十五条全是军官的xìng命。

满清八旗兵的战袍外表猛一看都很相像,但仔细辩分还是很容易认出官兵之分的。这些狙击手在拿到线膛枪的第一天,梁纲就在不停地向他们灌输着自己所知道的那些浅薄的狙击理念,其中首选就是敌军军官。

列在这里的十七名狙击手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惜的是他们所能打到的只是冲锋在前的骁骑营中下级军官,最大的也不过是一个参领。而统军的副都统努依克还安安全全的被包裹在骑兵群中央。

已经知道对面是火枪兵了,努依克又怎敢冲的太靠前?而他不死,阵上就是死再多的军官也无济于事,因为这支清军的主心骨依旧在。而且双方的距离也太短了,骑兵一冲锋就到,都来不及勒马。

十七名中下级军官的死伤当然让他们周边的一部分清军心头大颤,可是他们来不及做太多的动作,战马就已经冲进了火枪营前一百米。

“砰砰砰……”连排的火枪声立即响起。

十五名军官瞬间坠马,努依克却并没有察觉,等到他注意到自己马步跨越下似乎有穿着骁骑营战袍的尸体时,前面枪声响亮,一排排的骁骑营jīng兵已经下饺子似的噗通倒地了。

“杀啊——”第四声呐喊,无须努依克再喊出就已经在骁骑营和武昌马队的队伍间响起。

属于滑膛火枪手的时刻到来,十七名已经退后的狙击手此刻却在用捅条死力的将子弹一点点压进枪膛底部,在那之前他们刚装好火yào,并用锤子把子弹辛苦的砸进了枪膛。\\??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战场上,这过程,想想都恐怖)

这是一场古代与现代的较量,冷兵器时代的jīng锐铁骑与现代军事cháo流下火枪兵最直接最面对的一次jiāo手。

火枪营没有重炮群的帮忙,有的只是臼炮和正在向阵前运动的四mén直shè短炮,而后者此时还在路中。

“轰轰轰——”

随着骑兵营和侦察队的全部退出,调整了shè击角度后的臼炮群再一次喷出炙热的火huā。

二十八mén小口径臼炮,或是开huā弹,或是霰弹全力向着百米开外的清军骑兵群开火。一轮打击下,清军骑兵群虽然因为散碎的队形并没遭受多大的创伤,但心灵上的一惊还是让他们冲锋的势头为之一luàn。

两军前凸部位在jī烈的jiāo锋中,但就整个战阵而言他们仅是一部分而已。四万人的清军,正面队形就排了五里之长,努依克的骑兵群和对面的火枪营的jiāo突面却只在一里上下。

红巾军、义军的队伍没那么长,阵列比清军要简短了二分之一还多,虽然两军人数上的差距只有六七分之一。

因为手中没有成战力编制的骑兵群,面对清军的三千多骑兵,梁纲只能延后部队,加强后卫纵深和防御。从而形成了一个接近矩形的阵列。

永保的命令已经下达多时了,三万多清兵除了掌握在手中的预备队外,余下的人全都蜂拥着从五里长的正面围杀抄袭过来。同时逃散到左右的盗马贼,也开始对红巾军的两翼展开了sāo扰。梁纲在阵前都已经能听到左右传来的短炮shè击声了。

前军二营连同新兵一营上前,cháo水般涌来的清兵未必就能冲透火枪营的防御,必要时刻他们也能回转成‘回’字型,将炮队围裹在中间。可是要一个单单的火枪营配上一些炮火就独自面对过万正面而来的清军,那压力太大了。梁纲必须给他们以支援,这样也能最大的减轻火枪营上下的心理压力,从而使他们更好地发挥自己手中火枪的作用。

“虚应正前,重在敌军两翼。放——”清军cháo水样从左右涌来,梁纲见到左右方向的清军部队已经到了ròu眼可见的地步后,当即向炮营下令道,命令重炮群改变shè击方向。

“正面就jiāo给火枪营来应付”有了第二营和新兵一营五千人马的支撑,梁纲有十分的理由相信——火枪营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嘶嘶……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是炮弹划破天空的声音。梁纲把千里镜举在了眼前,镜像中就好像是在开一场视觉盛宴一样,轰鸣的炮击声中一朵朵亮眼的血huā在清军队列中溅起。

骤然而来的炮击令左右两路冲来的清军猛的一阵慌luàn。不过还好,这时期的清军尚没有完全的堕落,其代表就是他们的军官多少还都有一点血xìng和报国的信念。

惊慌的情绪在军中蔓延,可是在大小军官的督促和带领下,两路清兵无可选择,只能依旧冒着烈烈炮火向梁纲的主阵继续发起冲锋。

没有火枪兵的阻拦,单靠几十mén大炮是击不跨大队的清兵的,即使用霰弹也一样。

“踏前——”梁纲令下,数个传令兵立即将他的命令传向四方,同时间随着令旗的摇动,微缩着的红巾军、义军联军瞬间向左右方向分出了一支兵马。

各五千义军挥舞着刀枪剑盾迎着两翼刚刚冲破炮火封锁而来的清军就杀了上去。而同时间的主阵大军依旧在一点点的消灭着sāo扰中的盗马贼。

没打过大规模平地jiāo锋的梁纲,实在没想到几万人马这么一铺,瞬间散列开的战场会拉开的这么大。他的左右两翼人马在同清兵jiāo锋,中军主阵一方面要丰富着盗马贼的sāo扰,可另一方面却也要必须粘住这群méng古盗马贼,严禁他们会同左右两路清军共同击向自己的侧翼。

“杀啊——”张世龙大声的喊叫着,麾下第二营和新兵一营分作两路出现在了火枪营的左右。阵线覆盖了整个红巾军、义军联军的正面,也同时挡住了清军从侧面包抄和冲向火枪营的人马。

正面战场两军全面开打。冷热兵器húnjiāo中,梁纲也不清楚火枪营正面的清军骑兵是不是已经撤退了,不过现在清军的炮队又开始零星shè击却是事实。

梁纲手头还有兵,第一营、第三营、新兵二营、亲卫营、一万义军……等等这些还都没有派上战场。如果此时向两翼或是向正面猛下力,依靠这些兵力他都能在锁定的方向上取得一个进展xìng突破。

可是梁纲没那么做,清军现在也还有几分元气没动,自己的生力军并不益在此时投入,要投入至少也要等到对面的新增兵马赶到。

数万人的jiāo战,大战场中套着三个小战场,每一处的变动都会影响着大局的变化和战事的发展。梁纲不得不谨慎行事。

而且现在的局势是——红巾军、义军联军还占优。不利的局面是归于清军的,归于永保的,他不派兵进行增援就只能等着看自己左右战场的失利,可是要派兵来增援,就必须承受重炮群火力的打击封锁,如此清军就更加多的消耗了自己的兵力。

梁纲是处于守势的,炮火的掩护下,清军增兵五千,他这边添上两千都能撑得下。如此拖的越久,越能消耗掉清军的有生兵力,梁纲的赢面也就会越大。当永保手头的兵力显现不支或是到了清军士气低落军心晃dàng的时候,再大举反攻……

虽然这种稳妥的用兵方针显得很保守,可是对红巾军对义军而言却是最有利的。

全军现在就发起反击,针尖对麦芒的和清军硬干上一仗,不说失败,就算是最终赢得了胜利那也是一场惨胜,红巾军和义军肯定会伤亡不小。而为了一场战斗就付出联军伤亡惨重的代价,就全局大势上言,则是红巾军和义军的失败。

必须是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实力的基础上击败敌人,这样的胜利才是梁纲真正需要的胜利。

“杀啊”陈虎举起大刀大声叫道,身后的第一营齐声一吼,蜂拥的扑向了正前方。当重炮群改变目标之后,清军在正面的攻势猛的一涨,连逐渐被火枪营打的左右逃窜的骁骑营、武昌马队残部都在一些军官的指挥下向着第二营和新兵一营发起了攻击。而火枪营的正面则不出意外的有了重盾兵的出现。这是清军对付火枪兵最最有效地一手。

看到这种情况,梁纲下令陈虎领兵杀上,他的任务将是在前面各部的掩护下集中在左侧的一个点上打一个短促反击。

“杀杀杀”伴随着第一营高昂的呼杀声,前线红巾军各部的jīng神都猛地一震,震天的喊杀声立刻从阵中响起。

而趁着这个机会,陈虎领兵旋即从左侧一点镶入。

“找死”看着当面迎上来的一个清军长枪兵,陈虎大喝一声,手中的鬼头刀狂烈击出,就像是一条从九天直落而下的狂龙,暴戾地向着大地探出了自己锋锐的爪牙。

雪亮的刀刃,带着“嘶嘶”的破空声,化作一道长虹直应着那名清军长枪兵的顶mén劈去。

“喝——”那清军长枪兵认不出陈虎是谁,红巾军中就是将领也没有铠甲穿,都是一式的藤甲。而战阵中只要第一营大旗不动,陈虎就是战死或是重伤了,也自有齐七接手指挥。他们是认旗不认人。

这长枪兵还以为陈虎是个红巾军小兵或是小头目呢,也不畏惧,举起手中的长枪就对准陈虎xiōng腹刺去。

侧身间枪头擦着陈虎的腰胁过去,可小兵自己却没能闪过陈虎的鬼头刀。被一刀砍中了脑袋,他顶上所戴的凉帽丝毫没有阻隔刀势的痕迹,只寒光一闪大刀就从这名清军小兵的头顶劈入,瞬间直透腮下,一个脑袋几乎都切成了两片

清军后阵,永保脸sè发青的看着战场上的一切,刚刚加了兵的的左右翼还算稳固的绞住了两侧的义军,可是正面战场上,在陈虎第一营的反击之下,清军却有些显现颓势了。

幸亏梁纲只派出了一个第一营,给陈虎的命令也是短促反击,不然的话清军部分兵马可能都会出现大步倒退的现象,从而把最中央的清军重盾兵侧翼给亮空空的lù出来。

“命令炮队轰击,别管误伤不误伤了。”永保下令的同时只能再派出一部分兵上前支援。虽然正面战场上清军大体上还处于攻势,可是从红巾军的这一次反击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攻势快要维持不住了。除非有新生力量加入。

轰轰轰——

清军的大炮开始逐渐缩短shè程,目标明显的从轰击红巾军炮群转变到轰击正面前线兵力。梁纲主阵的压力顿时一减。

清军大势上不好,可是在骑兵力量上却依旧占据着绝对上风。两侧的盗马贼和一些也冲了出来的骁骑营,死死地封锁住了侦察队和骑兵营向清军主阵方向的侦查。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梁纲还是不知清军后退炮队阵地的具体方位和位置。

也正是因为此,梁纲始终无法彻底压制住清军炮队,又因为他相信火枪营和其后的二十八mén小口径臼炮和四mén直shè短炮的配属力量,所以才把重炮群火力改变方向降落到了左右翼两面。

清军火炮之前是一直致力于消灭红巾军重炮群的,依靠着他们的骑兵指引位子,估计大概距离,然后余下的二十多mén炮一直都在轰击梁纲的主阵,给预备中的红巾军和义军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而错非是自身水平差劲,命中率低、cào炮费时多,使用的还是老式的实心铁弹,兼之给他们引导的盗马贼也太难过近靠近梁纲的中军,指引出的方位和实际上的具体位置还有些偏差,这一段时间上他们真的很有可能狠祸害梁纲一把。而不是像现在,只有几百人伤亡和三个炮组被损毁。

清军放弃了原先的坚持,转而把炮口对准正面与之步军纠缠在一起的红巾军,这不能不让梁纲产生些联想。

他不相信清军首要消灭自己重炮群的信念会动摇,因为对清军威胁最大的依旧是那几十mén持续喷吼着怒火的重炮。

之所以改变打击目标,更大原因应该是因为看到刚才第一营的短促反击而产生的不安。

那一场反击中表lù出了两个消息,一是自己手中依旧握有反击力量;二是清军正面战线似乎并不是那么稳定。

清军改变目标,“难道是想突破我正面防线,然后把我的全军都拖下水?而他手中还握着一支jīng锐……”梁纲这样的想着永保。

但就算是有jīng锐,数量也肯定不会有多少,清军左右翼和正面的兵力数量都是明摆着的。

“左右翼各加一千兵力,让他们打一次突击。”梁纲再拨去了两千义军。此时的中军主阵,除了骑兵营和侦察队的残存兵力外,还有梁纲的亲卫营、前军第三营、新兵二营、预备营和义军的五千兵。总兵力依旧上万人。

而清军呢?永保、福宁、汪新呢?

ps:这一仗自我感觉写的很顺畅。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