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七十七章 想起了甲午中的叶某人

二百七十七章 想起了甲午中的叶某人

二百七十七章?想起了甲午中的叶某人

梁纲预备队总兵力依旧有上万人。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

而清军呢?永保、福宁、汪新呢?

三千人,他们就只有三千人,四万大军中仅剩下的一支jīng锐。

永保就指望着这支jīng锐来与梁纲‘打平手’了——

正面的清军在己方炮队的掩护下不住的击退当面红巾军,迫使梁纲持续的向正面增添兵力,从而减少他的预备队。如此直到了一定程度之时,永保就把握在手中的这支jīng锐投入进去,三千人从某个薄弱点顺势突杀进红巾军阵中,迫使红巾军正面战线全线大吃紧,bī使梁纲不得不从左右翼chōu调兵马回援正面。如此不但牵制了义军在左右翼的兵力,还顺带的保证了自己左右两翼的安全,从而求的自己三条战线的‘平手’……

这场仗打到现在,永保已经不求能在此战中击败梁纲了,他现在所求的只是一个平手。

可现在,红巾军中央部位的火枪营依旧坚稳无比,正面战场上他们还不见一丝的颓sè,自己两翼的兵马却反倒先一步支撑不住了……

扣除掉预备队里的五千义军,和刚刚增兵上去的两千人,在左右翼梁纲共投入了一万三千义军,面对着人数并不比他们多太多的清军左右翼,有重炮群和直shè短炮、chuáng弩火箭助阵的他们,局势上早已经占据了上风。现在又多了两支千人队打举步冲锋,自是一举破开了清军两翼的阵线。

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两支千人队的反击似是打去了两翼清军最后的争胜心。阵线破开后,清军的颓势就一发而不可收拾,转眼间就将是一副溃败的样子。除非是在此时增兵上去,否则两翼必败。

永保难过的只想吐血,自己拿什么去增援两翼?手头的这三千兵吗?用了他们,正面的反击还该怎样打?

可不用他们,正面的反击还用的了去打,还有时间去打吗?

就像是陷进了沼泽中,永保在无力的挣扎,看着淤泥一点点的漫过自己的xiōng口。而那三千兵就是找这边的一把小草,抓住拉住它还能多挣扎一会儿,否则的话……

汪新两tuǐ一软,浑身无力的坠在地上,他再不明白军事,现在也知道这一仗自己边是完了。戈什哈忙上前扶他,汪新却一脸颓废的毫无反应,两眼都茫然若呆了。

福宁也是一脸的失魂落魄,但是比之汪新他的承受能力还要好一些。那汪新军事上实在是无用的很,还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冯塘——马湾一战大败后,他屯兵**千在黄州,却始终不敢再向西迈进一步。心理承受能力比之当阳一战折损上万兵力却依旧镇定如常的福宁来,差的不是一个档次。这种人也就是在太平盛世hún官场的料,luàn世中,没他们的一席之地。

“彦甫兄,今日大势已去,你我还当保存实力为上啊”福宁颇怕永保一时眼红,像赌输的赌徒一样把仅剩下的三千jīng锐也投了进去,那样的话可就大不妙了。他们手中就再无一支成建制的兵力了,待到军队败阵的时候,全军一窝蜂的兵败如山倒,想收都收不住了。

而若不投入的话,手中就能依旧握着一支三千人的jīng锐,不但能在后续山路上布置阵地打阻击,拦截逆匪追兵,就算是日后重新招揽败兵也将是大大的省力。

“传令,各部后退,收兵——”永保两眼只看着前方,耳朵却是听进了福宁的劝告。他也不是庸碌之将,所以根本就没提拿三千人的事。

口中说着命令,永保眼睛依旧望着战场。~~??~~他没有说什么‘相互掩护’、‘各部逐一撤退’,那样的话在现在这个局面下完全就是废话屁话,根本不现实。

大军败了,谁不想早退一步?

永保深知这支清军是个什么德xìng,所以懒得再废话。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预料。

战局就像是更年期fùnv的神经一样,说变就变,刚才红巾军、义军联军还只是占据上风,现在一下子就变得全军追击了。

自己投入进去的两千义军竟然成了整场战役的制胜关键,梁纲张大了嘴巴,一阵愕然和无语。

“火枪营、臼炮队退后,预备营、亲卫营留守炮营,剩下的全军追击”梁纲不再想着去亲自上阵了,千金之子不坐垂堂,这可不是玩笑的。刚才的一番xìng命之忧让他深深地体会到了血ròu之躯的薄弱,也发自心底的意识到了清军正在‘火器化’,他们对自己的威胁已经再也不是面对面的刀枪ròu搏了。

两颗炮弹打到了亲卫营中,还有一颗落到了梁纲的马前,跳飞中铁弹直接削断了梁纲坐下战马的左前tuǐ,然后向后穿行……亲卫营在这一战中没有上战场,仅有的伤亡就是这三颗炮弹造成的。

梁纲看了一眼旁边排列的五具死尸,打头的一个是姬家的人,一身武艺相当的不错。可是在炮弹之下,他毫无抵抗之力。

自己也跟他一样,武艺再好身子也是血ròu之躯,不是钢铁造的,一经命中一样的毙命。

盖世的武力也不再是横行沙场的保证了,谁让自己搞的清军火器越来越多呢,这一幕在眼前,梁纲觉得自己真该注意了。

远离危险,安全始终第一。

红巾军和义军在全力追击,从战场到龙家坡后的山岭地带,十多里长的路上全是清军的遗尸和丢弃的刀枪、旌旗。

一群群的俘虏被押解往后,最先的jī动昂扬之后,久战身疲的参战部队在追了七八里后纷纷收住了脚,转而清扫起了战场。后半程的追击主力是那近万未参战的预备队和剩余的骑兵营、侦察队。

清军炮兵阵地。

两处阵地,前者一片狼藉,不少大炮都已经被炸成了废铁,后者也东倒西歪,可是二十六mén大炮个个却能继续击shè。

“清军,可真有丢弃重兵器的习惯。”梁纲手mō着一mén大炮,脸上lù出了浓浓地不屑和讽刺。人就算是要跑,炸了几mén炮又能费什么事?他想到记忆中甲午战争时的叶某人,“可真是师出同mén,如出一辙啊”

追兵追上山,没多久便遇到了清兵的阻截,就是永保手下的那三千兵。

他们没有全部集中在一处,而是三五百人一群的分散在好多个山头。永保是了解他手下的兵将的,知道大溃败之后那群散了架的清兵肯定不会死心眼的只朝一个方向逃窜。龙家坡后面的山头很多,只要是向北,相信清兵们都会一窝蜂的跑过去的。

南向阳很意外清兵的堵截,他没想到永保还会有如此一手等着他。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怕的,当即他就招呼着身边的红巾军往上冲。

整场战斗第三营都没有动手,眼下的追击也一点荣誉都添不到他们身上。在前军三营中本来就是弱势存在的第三营,宁愿在战场上大战一场也是不愿躺在第一营和第二营的功劳簿上吃食的。

心里面憋着一口气的第三营上下,看到面前的清兵打阻击,不但没有畏缩反倒是更加气势如虹的杀了上。营长南向阳和副营长麻子,两人所在队伍都是一击而破,直接把阻击清兵打成了新的逃兵。

可是在别的山头上就不行了。追击追到这个份上,体力消耗就不说了,清兵是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红巾军和义军也同样是打luàn做了一团。在那些山头上遇到清兵阻截,都是几次冲锋都未曾拿下。

不过小道终究是小道,梁纲虽然没有算到永保会来这手,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战果受到了影响,可是大局如势,他握着这个势,只是顺势而为,以势压人,那就够永保喝一壶的了。

火枪营和臼炮群在退出战场之后,受梁纲指令立即赶去了汉江边。在那里他们登上了一支有六艘铁甲车船和十艘护卫船以及一批民船所组成的船队,溯江而上直往长寿镇更北的丰乐镇赶去。

钟祥北部地区,荆山和桐柏山的夹对角处,孕育的是大洪山山脉。为名山之属,为中原之枢,为江汉之塞。覆盖随州、宜城、枣阳、钟祥、京山五地,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后代都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农民大起义绿林起义的发生地——绿林山,就在此中间,其地理环境可想而知。后世那里还有全中国唯一保存完好的古兵寨群。

大洪山西南一角盘横钟祥北部,其间地理尤其是靠近汉江一带的地理面貌,那就是河道平原与山峦丘陵jiāo加相处。

龙家坡往北是大片的山林丘陵,清军败兵翻山越岭倒也可以逃到长寿镇,可是从长寿镇再往北去,就只有走汉江边上的平原,也就是丰乐镇才能自如,否则的话还要再去爬山。

火枪营和臼炮群直接在丰乐镇码头上岸,然后迅速南下抢占了刘家冲口、峰山咀和崔家台三地。三个大队各置一地,臼炮群也分散使用,在水面战船的配合下单等着清军败兵赶来。

龙家坡后山,一时的阻挡不代表一世的阻挡,当山上的红巾军和义军追兵逐渐聚集,当辛苦阻击各部的清兵们发现红巾军的第三营已经远远地越过了他们继续向北追去,这道最后成建制的清兵防线终是全面告破。

永保在山里面树立起了自己和福宁等大员的旗号,自然是收拢到了一批败兵。可是靠着这批士气全无的败兵,他又怎敢和气势汹汹而来的第三营干仗?只能不住的往后退。

等到他们赶出了山,永保是连长寿镇都不敢回,生怕镇中耽搁了一会就被红巾军堵在了镇子里。所以直接绕着而走,一路收拢着败兵往丰乐镇退去。

南向阳没再起兵追赶,把队伍开进了长寿镇,赤红sè的红巾军大旗chā在了镇上围墙的四方。令不少在后拖拉的清军吓得面sè如土,非是第三营人少,左右一包抄肯定能抓到比一千三数字更大的俘虏。

杯具的永保等人在带兵去丰乐镇的同时,又在刘家冲口、峰山咀和崔家台三地遭遇红巾军火枪营的层层阻截。

一次次的阻截砍掉了清军的一块块féiròu,悲从心来的永保在逃到流水镇之后,清点了一次人马,禁不住与福宁、汪新抱头一处嚎啕痛哭起来。四万人马,他们带出去的四万人马,现在还在身边的竟只剩下十分之一还不到,简直是近乎全军覆没

————————————

长寿镇。

之前的清军大营现在已经成了红sè的天下,一面面迎风飘扬的赤红sè大旗把整个天空都蔽避住了。

红巾军、义军战士,个个笑口颜开,轻松一块的相互吹嘘着自己的功劳,而又打趣着别人。虽然这一仗中两军都死伤了不少的人马,很多战士都失去了朋友甚至是亲人,可是已经走上了这条路,那他们就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是不可避免的。

luàn世中的战士,一个必须要学会的‘习惯’,就是忘去悲伤。

清军俘虏,山这边就抓了不下四千人,并且这个数字依旧在继续的增长。因为还有上万人的红巾军和义军依旧在漫山遍野的搜捕俘虏。

他们不愿意放过每一个‘战果’。

战俘们被粗暴的关押进了镇子外的一个中型营盘里,在这里他们将要度过一到两天的时间,然后和更多的同伴一起顺着汉江江畔,被一路押送到钟祥城下。

各处的战果被一一汇集到梁纲这里。到今日黄昏时分为止,方湾——瓦子窑战场上共收敛了不下两万具尸体,其中七成多都是清军的。红巾军和义军的总阵亡数只有五千多些。

红巾军的具体尸体数字是一千八百九十二具,其中骑兵(含侦察队)、火枪兵、炮兵的阵亡数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剩下的全是第一营、第二营和新兵一营的。

随战的义军,主要应付于左右翼清军战线,因为有重炮群的大力支援,所以他们的伤亡数字并不算太大,至少是在各部义军的承受范围之内。并且有红巾军的真身实例在前,各部义军也没谁叫嗥着‘死的冤’。他们的那些伤亡与红巾军自身的伤亡比起来已经是轻的了,要清楚,义军中就算损失最重的荆mén义军也才一千二百零几个。

梁纲不会干自败名声的事,现在的红巾军和他自己还需要更多的声名来巩固地位。虽然暗自里他也为自己的损失痛心,可是明面上,大方的分拨战利品,连同缴获的三十七mén所有还能继续使用的大炮,其中包括着相当一部分的清仿俄国炮,全部分给各部义军,不出所料的在众义军中赢下了更好更多的声名和威望。

至于大山两侧,总数已经超过一万人,日后数字还会更多的清军战俘,全归红巾军所有也是顺理成章,无人质疑的。

梁纲不打算再带兵北上了,这一战他损失惨重,需要些日子来添养伤口。而且永保这一败,襄阳之围也就不战自解了,单一个樊城对战还坏不了他们的事,局势已经大安。

红巾军需要做的是全力清dàng大洪山的清军败兵。

只是梁纲还不知道逃到了流水镇的永保身边只剩下了三千来人,两边数字一对,就可以知道大洪山里清军溃兵的数目还是极为可观的。

他现在只需要等着一纸飞书递进襄阳,然后看襄阳城内义军的动作就是。这一战可是在汉江东岸,而等到汉江在襄阳城拐上一个弯后,就会发现,东岸这边就是襄阳那里的汉江北岸,虽然中间有好几道河流阻隔。损失如此惨重的永保,一应重型火力尽数丢失后,自身还能不能渡过汉江进入到清军襄阳大营,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之前福宁领兵过江,那是靠着大炮和chuáng弩火箭直接封锁了汉江江面,然后才带着两万大军在在宜城江面过得长江。

襄阳义军水师人数虽不少,可是船只不给力,之前打捞上的十二艘战船现在只剩下了一半,而梁纲支援过去的船只也折损了不少,毕竟他们要时刻不停地sāo扰清军后路。偏偏汉江的江面又窄,一不小心行船就会被岸上的清军用chuáng弩火箭给埋伏到,这般情况下几月下来义军水师的战船使用已经到了要jīng打细算的地步。自然不会在江面上与清军硬憾。福宁的两万军也是因此而过江。

且话说回来了,梁纲若是襄阳城内的义军首领,手下的水师便是有能力来阻挡福宁过江,也不会去使出力气的。城下少了这两万清军对他们而言可是天大地好事啊

虽然想法有些黑暗,可也未尝真的不是。

现在形势骤然一反,永保能不能过江还真的不好说。要知道除了义军水师之外,汉江之上飘扬的还有红巾军的小半个水师营呢

论火力,这十六艘战船可比襄阳义军的整个水师都要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