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七十八章 义军何去何从

二百七十八章 义军,何去何从?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七十八章?义军,何去何从?

襄阳。\\???提供本章节最新\\

桌子上的茶加了一道又一道,叶子都泡得发白了,但李全、姚之福、张汉cháo等人却没一人关注到这一点。房内的正中间处,桌台上平日总是挤满人的沙盘,现在谁也没心思去看一眼。

从上午到日落,他们已经在屋内坐了整整一天,开始时每次屋外窗前响起脚步声,他们一群人就会同时站起来,可现在……已经是都无动于衷了。

每一次的迎上都是落空,各处杂七杂八的消息传来不少,可他们最想要得到的消息却始终杳无音信。

天sè已经暗下来了,蜡烛都点燃了。焦急又寂寞的等待让屋内的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且心烦意luàn。

又是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从外面响起,在座的诸人神经都不由得一颤,互相看了一眼,却谁也没有站起。

不过一路急跑过来的陈洪,可没有他们这样的矜持,还未进mén就已经大声的喊道:“大胜,红巾军大胜——”

李全屁股下面似垫了弹簧一样,一蹦跳起,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mén口,迎上陈洪就一把抢过他手里的信报,飞快地看了一遍,最后嘴巴已经大大的咧起,放声大笑着连道了三声‘好’。

姚之福、张汉cháo等人也已围了过来,看到了信报上写的内容之后,本就挂起了笑容的脸现在就更加的灿烂了。便是一直以来都满脸愁云的高成杰,此时脸上的表情也如同拨云见了日一般。短短时间内,红巾军这一战的胜利所能引发的连锁反应就已经在他的脑海里迅速过了一片,绝对会对转入豫西山区的高德均起到巨大的帮助。

襄阳无忧,樊城自然也跟着无忧,稍后高家营甚至是整个襄阳义军就能得出手来,就能全力的去应付河南,把自己那大侄子和总教师给救回来。一想到这,高成杰心里就一阵高兴,老脸都笑成了huā了。

樊城。

当红巾军、义军大胜四万清军的消息传来,王延诏内心一下子平静了起来。\\??í群3∴\\神情欢愉的点了点头,快步去找张天伦,脚步轻便间感觉得自己身子轻的都像只燕子,走起路来只打飘。(张天伦——高家营首领之一)

当然,对于红巾军、义军大胜清军大败这个消息有不同反应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的。从襄阳城下到樊城,再从樊城到南阳到豫西,响起了一路的惊呼和恐慌。

当天晚上,刘君辅就带着他仅有的一万清军连夜撤回了郧阳,而第二天上午,樊城城下的一万多清军也在大踏步向后撤,到了这一天的下午,宝丰城内的明亮颓然的一叹,开始下令豫西的清军主力回撤集结。

(宝丰,汝州境内。今平顶山市辖内)

此一连串的反应,不可谓说不巨大。因为永保的这一败,三万多大军的损失,致使的襄樊战事局势全然反复,连带着河南的清军也不得不收回他们那穷追不舍的爪牙。一切都在一战之间。

永保最终是没能逃到樊城去,在流水镇之后他们就遇到了襄阳义军水师的沿途追袭。那是永保部败兵人数虽然已经增添到了近五千人,可是士气糜烂的清军根本无心去阻挡义军的进攻,每一次jiāo手都是以他们的大溃败而告终。而且河面上义军水师还有红巾军水师的拱卫,他们后路的安全完全不用去考虑,稳固无比。是以后顾无忧的他们,就更加疯狂的追击永保,在汉江沿途对着永保的败兵展开了上百里的追杀。而次次都被bī的逃进山林的永保部,在果断的转向东北方进入德安府之后,清点人数只剩下了两千七百多……

永保的命运是可悲的,连同福宁和汪新一起,甚至是武昌的毕沅,全都要牺牲在乾隆的雷霆大怒之下。

湖北战局的糜烂,宜昌府城的失守,荆州城池的失守,一千五百旗兵旗民的被屠,四万大军的失利以及其所连环产生的不利因素,等等的一切积累到一起,就是天王老子下凡也救不了永保和福宁。那汪新也是身有前科的,连同毕沅这个湖广总督,全成了这场战斗失利的附属牺牲品也没人会感觉意外。

不过这是这些都是后话。当前时候,梁纲回到了钟祥城后,就开始琢磨起襄阳义军的事情来。

他首先要承认,他之前对襄樊之战所做的设想太过自信了。襄阳义军也同样太过自信了,甚至他们的这种自信在一定程度上还yòu导了梁纲,可是别人的错误并不是自己也要跟着错误的借口。在这件事上,他还是要背一定责任的。

陕西白莲教和四川白莲教的起义时间的一再拖延,轻松之极地就将他们之前所有的设想推翻在地。梁纲知道,此刻的襄阳义军当中,对前两者的愤怒和恼怒肯定不会在于自己之下。

只是事实已经铸成,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从中吸收和接受教训。

第一,不能再无条件的相信陕西和四川的那帮人。不管两者有什么样的借口,他们坑了梁纲和襄阳义军一把却是无可置疑的。

第二,坚决的城镇防御战不能再打了。义军战力不强,白莲教这样的义军尤其如此,他们特殊的组织结构,更适合于大范围的流蹿作战。而不是大规模的定点防御战。就像之前王聪儿、高德均在河南做的一样。

两人总共带去了一万来人,虽然主力在其中占了一半,可是在正面战场上,这些人绝不是一万清军的敌手。

但是由于他们的‘流窜’,景安不但调回了一万多樊城城下的兵力,连全力集结了豫南、豫中所有的清兵和乡勇。总人数达到了两万多人,可是效果依旧微乎其微。

从汉江北上,王聪儿、高德均二部一直杀到了豫中许州,往来千余里可以说是自如的紧。而非是遇到了南下不可抗拒的那五千骑兵,清军想把他们全都赶去豫西,可是没那么容易的。

梁纲脑子里尽力回忆着所有关于白莲教大起义的信息,没多少,可是能够确定的是他们并没有向富庶的长江中下游,也就是江南发展。而是选择了陕西、甘肃、四川和河南作为流窜地。

南面有清军的长江水师阻拦,他们过不了江这是一事实。但另外四省都是白莲教往日的覆盖区,这肯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且这四个地方全是贫困之地,贫民百姓多,苦难黎民多,他们进了来招收兵力肯定易如反掌,并且分散流动的白莲义军在巴蜀陕甘的山地间穿梭,清军想要彻底围剿他们也是苦难重重,能够一定程度上加强义军自身的安全xìng。

“那么……让他们流窜起来??”梁纲不认为继续打阵地战襄阳义军能坚持下九年去。清军的本钱还雄厚的很,绿营死了一批再来一批就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大事。只要东南的税赋、粮仓还在,清廷就能一直耗下去。

而襄阳义军却不是如此,这么的在襄樊一直耗下去,对他们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死伤大收获小,兵力不足迟早要覆灭。反倒还替了四川、陕西的同党分担来了压力。因为襄阳义军固守襄樊,就会吸引到足够的清军来围剿。就像之前襄阳、樊城两地城下的清军一样,从而更加的让四川、陕西内部空虚。

完全是赔本买卖,梁纲才不要做。再说了,这一战之后,对四川、陕西白莲教满心愤怒的襄阳义军是否还会依旧坚持之前的理念,可是有很大不确定xìng的。

梁纲感觉着,他们的战略战术肯定会为之一变。

最后一点,襄阳义军不动起来,满清朝廷最高兴。因为义军固守原地不动,那么起义对社会的破坏力就会越轻,清廷也最容易调集兵力剿灭他们。

要推翻满清,首要就是毁了他们的粮仓和钱袋子,红巾军是必须要杀到东南的。义军又何去何从呢?

要他们也跟着自己杀去江南,梁纲心里面想了又想,感觉着可能xìng依旧不大。虽然陕西、四川的白莲教,行为接近背叛,可是放着有不弱基础的西面西北地区不去,转而去江南、东南那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区域,襄阳义军未必有这个决心。

而且依照这群义军首领的个xìng,不亲自上mén问个清楚因由,怕是睡觉心里都烦。

“这个选择就jiāo给他们自己了。”梁纲手指扣在桌面上不自觉地弹了几弹,清脆的声音传进了耳中,但并没能传进他全速运转的脑子里。

“自己只要把臼炮和大炮准备好就行。”手指猛的在桌面上一扣,一丝疼痛让梁纲惊醒,同时间心底里对这个问题也下了最后的决定。

准备好足够多的臼炮和大炮,今后的这段日子里铸炮组全力开工。如果襄阳义军选择去江南,那就给他们大炮,而如果选择去西北,那就配给他们臼炮。

山林野岭间,大炮运都运不动的,臼炮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臼炮筒短,必要时候就是打石弹都是能得。

ps:有事,今天只有这些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