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七十九章 红巾白莲两路分

二百七十九章 红巾白莲两路分

二百七十九章?红巾白莲两路分

清晨,金sè的阳光撒罩在大地上,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lù水的澈凉,一种兮兮的芬芳扑绕在口鼻。

汉江上,平静的水面笼罩着一层轻纱似的薄雾,一只只水鸟轻盈灵巧的贴着江面掠过,翅膀扇动起的气流在江水上留下一道道浅而漂亮的潋漪圈纹。

“驾……驾驾……”响亮的叱咤声中,战马奔腾,一小撮骑兵纵马飞驰在汉江畔岸,那为首之人正是刚刚赢得了一场阶段xìng战役胜利的红巾军头首——梁纲。

在尽快处理完战后的一切事务之后,梁纲带着一群亲卫飞马向着襄阳城奔去。因为就今后的战略决策事宜,他需要与义军彻底的通下气。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不抱希望于襄阳义军被办法随他下江南了,因为在这过去的五天时间中,不但是襄樊间的清军各部都退回了原地,义军自己中间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两天前,襄阳城得到了王聪儿和高德均二部的消息。

被清军bī入豫西的他们,在苦熬了一段时间后就横穿豫西山区进入了陕西地境,如神龙重归大海,陕西省空虚的内部令两部义军所承受的压力骤然间一缓。生存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陕南往回走,两部义军是势如破竹一路飞进,不但沿途缴获了许多清廷运往郧阳的物资补充,还吸引到了陕南境内大批的贫民百姓和白莲教徒入伙。

陕西白莲教可是一直打着襄阳西天大乘教的招牌发展的,虽然顶层遭受了破坏,新上台的这一批人近期态度也似乎有了些变化,可是在那些个底层教徒不知情啊,在他们的心目中,襄阳白莲教还依旧是他们的祖庭。现在祖庭义军的总教师挥马杀来了,一众教徒当然要起来昌应。

就像是雨后的chūn笋,各地的白莲义军纷纷冒起,也纷纷投到了王聪儿的麾下,连带着高德均部也尝了个大甜头。

一直以来默不做声的陕西白莲教高层此时纷纷lù面,利用自己的关系和声望迅速将相当多的一部分陕南义军笼络到自己身边。就如同鄂西南的那些个支脉义军一样,他们在第一时间保持自己独立的同时,也隐隐的对王聪儿拉开了距离。

相当戏剧化的一幕,在梁纲看来,陕西白莲教的那些人此时出头lù面,不像是在起义,而更像是在夺‘实力’,与王聪儿争夺实力

其间具体的细节和某些内幕襄阳义军没有通告梁纲,梁纲并不知道。他手下暗营的触角虽然已经伸进了陕南,可也只是轻轻点水,还扎不了那么深,陕南白莲义军的内部保密消息对他还依旧关闭着大mén。

不过他能肯定的是,襄阳义军内部对陕西的那些人决不是‘宽宏大量,毫无介意’,至少这一点从现在王聪儿、高德均二部的行动方向上就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多与陕南的义军首领会面停留一日,而依旧是马不停蹄的南下郧阳。

上万人的新近加入,丰富的物资收缴,令这两部义军实力迅速地恢复,并更上一层楼,他们再也不是被bī入豫西时的灰心丧气,军心动dàng了。

如果王聪儿、高德均真和陕南义军毫无芥蒂,那么他们诸军联手,完全可以趁着陕西省内空而大有作为一番,王高二人是不会急着赶着跑回襄阳的。

可以预料得到,诸义军之间动手是不会了,但是想完全的信任的联合作战却是想都不要想。心里的疙瘩结下了,那就始终是道槛。

梁纲心里未免有些可惜,但也暗暗有些同意,毕竟陕西和四川两地的白莲教做的太过分了。即便换做是他坐到王高二人的位置,他也不会大度的再去同陕南义军各首领做过多的联系。

事情如果就这样结束,对梁纲而言绝对是再好不过的消息,襄阳义军与陕西的同党闹翻,那他们随红巾军南下的可能xìng就会极度增高无数倍。

可是这中间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万万不会被避过去的,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王高二部在陕南增添上了上万人马。

这一点绝不会被襄阳义军众首领所错过,上万人,不但让王聪儿、高德均二人的实力骤然间翻高了一倍,也使得无数人为之眼红和遐想……

梁纲现在都能想象的到,襄阳义军的诸首领肯定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望着自己把队伍拉到四川去后会是什么一番情景了。

无数的教徒教众涌来,队伍无数无边的扩大……

你四川不是不起义吗?那我就去替你们起。这种‘报仇解恨’的想法连同现实可以预见的利益,绝对能让襄阳义军诸首领发狂,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在西、东之间选择前者。

梁纲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在出发前就已经给铸炮组下达了全力生产臼炮的命令。

事实证明了梁纲的猜想,李全、姚之福、张汉cháo等义军首领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下江南的建议,而选择了去四川和陕甘。

区区一个陕南就能招来这么多人,那四川会有多少?与经营深厚的四川相比,陕西差的还远呢。且陕南只是陕西省的一部,白莲教在陕北的运作虽然比不得陕南便利,可是也有些效果。

而更西北的甘肃则是天生好造反的地方,他们那比陕西更穷,西天大乘教在那里开展的虽晚,但是只要是起义军,在那里滚过一遭,出来后就肯定能壮大不少。与这些相比下,江南虽然富庶,可是西天大乘教在江南毫无根基,且富庶的江南流民、仇恨朝廷者也少,也就是起义的基础极弱,都不能吸引他们的心神。虽然梁纲不住的向他们解释了江南对满清朝廷的重要,而李全等人也认同了梁纲的观点,但襄阳义军最后的选择依旧是四川,依旧是陕西和甘肃。

预料之中的事,梁纲没多大的懊悔。

“我已经下令铸炮组全力铸造臼炮,在你们起兵之前,至少会有五十mén送到,相配置的开huā弹和火yào也会送来,你们自己多准备一些骡马备用就行。”相对于襄阳义军的选择,梁纲也给出了相应的承诺。

这自然赢得了李全、姚之福、张汉cháo、王延诏等人的感jī,所以接下去关于襄阳义军他自己本身的那些大炮的讨论议题也就很容易达成一致意见了。

襄阳义军把自己现在所剩的全部大炮jiāo付给荆mén以及鄂西南义军,他们只要付出一定的骡马就行。

这数目并不多,只有十三mén。襄阳城清军几个月的围城和攻战,义军相当一部分的大炮都在对轰中损坏,就是战前梁纲最后一批jiāo给他们的十二mén大炮现在也只剩下了七mén。错非这些日子来襄阳义军自身的铸炮处一直都在努力生产,城内怕是连现在的这十三mén大炮都没有。

从襄阳回到钟祥,梁纲消停了两天后,就飞身赶去了汉阳。红巾军的主力已经在战事结束的第三天起就陆续开回汉阳了,同时两万义军也带着丰厚的战利品和轻伤员、留下了一些代表和重伤员,浩浩dàngdàng的组队返回了荆州。从那里他们将会再次渡江踏上自己的地盘。

从梁纲动身的那一日起,红巾军的后续,老营和后军也开始了南迁的过程。他们第一步就是要把自己从安陆迁到汉阳。不少嗅觉灵敏的人已经由这个动作感觉到了未来红巾军的‘路’。

为此,造船厂在更加加速的进行着自己的生产。

…………

浩dàng的长江在眼前滚滚东去,近一个月的连续征战,梁纲成功的扫平了身后的隐患,率领大军再一次站到了这里。

“过江”指着对面的武昌城,梁纲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和高兴,意气风发的大声喝令。

“自己在江南的第一座大城,马上就将到手了。”

梁纲不认为被chōu掉了守军主力的武昌城,还能阻挡住自己红巾军主力的进攻。它里面只有三千人不到,军无士气,还全部都惶惶恐恐。甚至都不需要前军和火枪营动手,只需要炮营和新兵一二营发力,一鼓作气就能拿下城池,让自己遥遥进城

岳阳。

就在红巾军陆军主力进攻武昌的同时,他的水师营主力也出现在了岳阳城外的dòng庭湖湖面。

dòng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范仲淹的一篇《岳阳楼记》,千古垂名的同时也把岳阳铭刻在了所有中国人的心中。甚至让后人都忘记了岳阳城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重要地位。

它承东联西、贯南穿北,不但是湖南省唯一的临江口岸城市,其城陵矶港更是长江沿岸的八大良港之一。清廷把长江四镇水师之一设立在了这里,是否重要可想而知。

梁纲就算大军过了江也不想让清军水师再度耀武扬威起来,断了自己江南江北的联系,所以岳阳城他就必须清理上一遍。因为水师岳阳镇里不但还有一小股水师战船在,更有一连套的完整的船坞工厂,和相当一批的熟练地造船工匠。

这就是后患。不斩草除根,迟早会chūn风吹又生。

洗劫,没有任何遮掩的赤luoluǒ的洗劫。陈达元引着水师营主力先是炮轰了水师营驻地,把残兵和战船或是轰进湖底或是俘虏缴获,然后就一根草都不留的把城外的船坞上上下下洗劫个干净。从造船的工匠带他们的家眷以及造船的用料,全部打包收走。

然后水师营炮轰岳阳城,非是岳阳城内本就有两千守兵,再加湘yīn、汨罗两地的清军迅速赶来增援,而水师营自身也不善陆地攻城战,湖南重镇岳阳非是要与湖北重镇武昌同一日陷落了不可。

不过即便是如此,湖南清军也一阵是灰头土脸,巡抚姜晟得报后气急大骂梁纲猖狂獗妄,岳阳守军副将无能。

但不管怎么说,岳阳城他们是保住了。而不像是黄州府的黄冈城。面对着七百余策马奔来的红巾军骑兵,黄冈城húnluàn一片。

知府紧急调集人马上城守卫可根本就无城内青壮前来应招,连手下仅剩的二百多乡勇、衙役也趁机跑了一半。

自从几天前永保的大败消息传回来后,黄州府的民心士气就已经dàng然无存了,知府想再像以前那样一呼众合,重新召集起一批乡勇来,是不可能的事了。

姬延良用火yào包炸开城mén,七百余七百多骑顺势杀进城中,短短两刻钟不到就掌控住了全城。黄州知府、同知以及教谕和黄冈县令全部自尽身亡,百多乡勇、衙役死了一半,剩下的跪地投降。

至此,黄冈这座几度与红巾军jiāo臂相失的城市终于落到了梁纲的掌控中。而这也意味着,湖北全省,除最西端的施南府外,余下的各州府都在此次的大起义中失陷了一遍。

黄冈对面的是鄂州,再往下是大治和兴国州,姬延良不打算过江,那是红巾军主力部队的任务,而且他也过不了江,没船渡。他的任务是全占黄州府沿江一线各县城,在拿下了黄冈之后,留下姬仲良领兵二百驻守,自己和着廖勇富再度引领者余下的五百多骑杀向了广济和黄梅。自然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两地县令一死一逃,地方尽归红巾军所有。

黄州府的最东端,也就是黄梅县,其长江对面的地方就是九江,边上便是湖口。地理位置很是重要,也是红巾军拿下武昌之后的下一个目标所在地。

姬延良他们作为骑兵,与其过江到南岸后啃啃巴巴的爬湖北、江西jiāo界的山路翻高低,还不如直接到江对面,然后再过江的省事。

所以梁纲在打武昌的时候就把他们放过来了,一是多得一地多一地的收获,二是也顺带着让姬延良、姬仲良和廖勇富带着再次扩充后的骑兵营溜溜圈。

与永保的那一战,红巾军除了所获了诸多俘虏、刀枪和大炮外,另一个重要的收获就是战马。

那些个méng古盗马贼死伤的虽多,可活着的也不少,连同着骁骑营、武昌马队的残兵,逃跑时个个跑的飞快。但是他们起步再快到了龙家坡后也不能牵着战马翻山越岭,于是乎那一战下来梁纲单是标准的战马就所获了千余匹。后等到大军攻入长寿镇,缴获了清军的辎重队伍和部分预备马匹,马匹收获的总数量就超过了史无前例的两千匹。虽然后者中近半是驮马,可是全部战马的总数量也不少于一千五百匹。

梁纲手中战马也同样是史无前例的阔绰。

而接下的日子里,伤亡惨重的骑兵营就开始全力的扩招兵力,梁纲也顺带着把自己的亲卫营和老营那边的百人守备队全部变成骑兵,并给侦察队补充齐了所有的战马。

事实上,仅剩下三百骑的骑兵营在梁纲的大力支持下,前几番的扩充中早就已经吸干了红巾军中适合当骑兵的人手,现在他们死拽硬拉也不过把兵力增添到了四百人。最后无奈的姬延良三人就把主意打到了清军俘虏身上,该是他们幸运,此一战中红巾军俘虏的盗马贼足有五六百人,他们这些人对满清的忠诚度低,只要被红巾军赶上和堵住一准就投降。

姬延良三人先从中选出所有被俘的盗马贼和武昌马队骑兵(骁骑营的全斩),去掉那些带伤的,剩下的有四百人左右,再砍掉几十个桀骜不驯、面带仇恨和不好管理的,剩下的三百多人就全部编进了骑兵营。

此次黄州作战,梁纲的吩咐下,姬延良、姬仲良和廖勇富三人,不但要拿下黄冈、广济和黄梅三地,更要在战斗中看住那三百多招降的盗马贼和原武昌马队骑兵,并且更重要的是在战后守城时期,一定要让他们严格遵守纪律。如有敢违背者,杀罚无赦

梁纲一心扩大骑兵,可骑兵营始终就是大不起来,每每有兴盛之sè时就要遭受一番重大打击,不能说不是杯具。红巾军进入江南之后,会骑马的人就更少,骑兵营的扩充也就更加的艰难,他那心中的目标似乎也就更加的遥遥无期。

………

郧西。

放下手中的信,王聪儿脸sè有些变幻不定,一会高兴,一会又漠然。“终还是分了,一向东,一向西……”

分离就意味着梁纲对自己支持力的减弱,自己在义军中影响力、控制力无言的就要随之削弱。此次李全他们不同自己知会就擅自决定西进战略,未尝就没有这一点因果在。

但是从内心里来讲,王聪儿很赞同李全等人做出的这一决定。非是因为诸多好处,而是因为在她看来,不与红巾军分开,襄阳义军就始终无法真正的独立,就始终覆盖在红巾军的yīn影中,梁纲的影响力也会始终在军中增强。

但是,襄阳义军与红巾军却注定是在走两条路

此次北上河南之战,虽然最终落得落荒而逃的下场,可王聪儿却从中看出了一丝契机,一丝属于自己襄阳义军的jīng彩。

襄阳义军没有红巾军作战三年的成长经历,也没有红巾军百战余生的jīng兵强将做骨干,还没有红巾军超强的火力投shè,所以它注定成不了红巾军第二。

再学,也只是画虎成犬。跟着红巾军这么一直下去,襄阳义军的前景堪忧

所以,想要真正的崛起,襄阳义军就必须走出属于自己的那一条路。看河南之战,虽然比之红巾军在战斗力上全面趋于下风,可是在生存壮大上义军却显lù出了自己独特的优势。

与红巾军相比,义军有严密的上下组织。大军不管分成多少队,始终能分而不散,开而不luàn。许州之败,只是因为不敌骑兵突袭,可要是把平原换做山林,高山密林中清兵还如何使用骑兵攻击?到时候两军都是凭脚力,自己岂不就是想打就打,想退就退,聚散随心,进退自如……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