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八十八章 赤红旗出现

二百八十八章 赤红旗出现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八十八章?赤红旗出现

富成没有能杀掉苏伊庆,因为苏伊庆根本就没有逃回大胜关,他的那艘座驾大赶缯船,在半路上就被红巾军给追上。*\\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重围之下的苏伊庆还保留着一点高级将领的硬气和秉xìng,砍死了两个上船的红巾军水兵后,刎颈而死。

霰弹出现的这一战令清军整个太湖水师都成了空壳,退回大胜关后的他们总体实力较之开战前已经下降了一半。

因为岸防炮台的原因,陈达元没有深入追击,可是一股颓败的yīn云已经完全笼罩在清军水师上头。“那到底是什么炮弹?”从太湖水师残兵口中了解到战况经过的富成深深地疑huò了,怎么朝廷都没有的东西,一群逆匪却有了??

“霰弹??”浙江定海镇总兵李长庚大惊。

与大半辈子都在天津水师任职的富成不同,李长庚是经历过真正海战的干将,是认得霰弹这种杀人利器的。乾隆三十六年就中武进士的他,十年前就已经做到了福建海坛镇总兵,前半生都是在闽粤海面上度过,不但同海盗经常jiāo手,就是洋人的武装商船他也是开过眼,霰弹这东西他当然明白。

但也正是因为此他心中才更加的震惊,这可是朝廷水师都没装备的东西,一伙从内陆来的逆匪怎么就走在前头了?

江面上连续几天的jī战今日一决总算是分出了胜负和高下,霰弹的威力在天黑前就传遍了整个大胜关清军水师,清军水兵原本就不多的士气是直接降到谷地。

“或许我就不该接这个职……”房屋内,富成独自坐着,脑子里翻出了这个念头。“两年前直接去吉林做副都统多好,总胜过眼下啊?”

“陈大用,老家伙,你真该感谢一下苏凌阿,要不是他把你搞下台,今天坐着发愁的人就不是我富成了…………”

陈大用,前任江南提督,与时任两江总督的苏凌阿不对。两年前陈大用率军赴吴淞等口督捕洋盗,被苏凌阿借口‘指使游击杨天相等擅捕商船,诬为盗匪’为由打下了台,手下悍将杨天相等人也跟着非死即贬,江苏水师战力陡然下降了一大截。当时在天津任总兵的富成走通了和珅的mén路,吉林副都统、江南提督二选一,他选择了后者补上了这个缺,也落得了今日的苦果。

“唉……”富成苦叹一声。

却不知被罢官还乡的陈大用更该来叹这口气

………

浙江,温州。^^?网?^^免费小说网

抱槽寨,平阳协右营。

平阳县位于浙江的东南方,在温州府境内,驻军是温州镇三协之一的平阳协。

温州镇,按照陈广亮收集到的材料,是总兵统辖镇标三营,下兼辖乐清、瑞安、平阳三协,以及yù环、温州城守等营,全镇兵丁达九千余人。

规模是相当的不小,但也能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它下辖三个协的弱小,毕竟内陆一个正常协,全兵力都要超过三千的。

平阳协就是很小的一个协,全协上下只有可怜的左右两个营,满员也才一千七百多人,而现在除掉吃空响的,左右营总共也就一千三百人,其中左营较多有七百多人,右营连六百人都不到。

这抱槽寨就是平阳协右营的驻地,临海而设,便以他们巡视南、北麂列岛。

南、北麂列岛是浙江自古以来的传统渔场之一,大小一百多个岛屿和海礁,都在平阳海面,相距陆地只有三四十里远。是浙江水师日常巡视的一个主要关注点。

只是他们的巡视规矩和惯例太过死板,只要稍微留心点的海匪海盗就不会跟清军水师碰上。就比如说现在,平日里渔船往来的南麂列岛此时已经一片肃杀,一艘艘的战船停驻在岛屿间,不知在什么时候,闽台海域的蔡牵部主力竟然赶到了这里来。足足二十艘的海船和三十多艘米艇,将几个小岛间的海域充塞的满满的,可抱槽寨的清军却是丝毫情况都不知。

除去陈化成留守老巢外,余下的蔡牵、陈桓军、骆什、林发枝四人悉数到场。作为给幕后老板效力的第一战,蔡牵一点的疏忽大意都不敢有,全力以赴的准备着即将到来的一战。

下午两点整。

一声小炮响在海面上传出。接着五十多艘战船齐齐升帆起锚,陆续使出了小岛间的海域,在海面上分成一大一小两个阵型,向着抱槽寨扬帆驶去。

“上去”

“抓住他们给我抓住他们——”

吴三巡歇斯底里的大叫着,真是岂有此理,几个小máo贼竟然敢偷盗到了正规军营头上,被发现后不赶紧跪地求饶,还连连开枪打死打伤了自己好几人,不抓住他们好生的虐待一番,自己心头怎能解气?一刀杀了他们都是便宜的。

大量的清兵,向着四个海匪装扮的小偷藏身的草丛冲去。

“砰”

猛然的又一声脆亮的枪响传来。

“噗”

一个拿枪的清兵闷哼一声,吭都不吭一声就一头栽倒在地,手里的鸟枪登时落到了地上。

“砰”

一大群清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再是一声枪响传来。

吴三巡回神后紧缩着头趴到地上,这次却没发现再有人受伤。毕竟海匪手中拿的都是前装滑膛火枪,而不是后世的狙击步枪。

“冲,给我冲,快去追——”

吴三巡扫眼看着身边和他一样的清兵,气冲心生,立即大声的催促着手下士兵上前追击。“他们手里拿的都是土枪,土枪,只要追快点,他们就来不及换弹,那连烧火棍都不如……”

“啪啪——”清军自己的鸟枪也适时的放响了两声,虽然连máo都没打掉一根,可也给了清兵一点勇气。

再想到敌少己众,害怕也就隐下心去了。一群清兵叫嗥着,重新追了上去。

大量的清兵像是疯了一样死死地追在四个海匪后面。前面跑的海匪也再也没有停下装弹开枪的机会,只能一味的抓着火枪往前逃命。双方你追我赶的,向着抱槽寨北面快速的跑去。只一会儿的时间,双方就跑出了两三里地的距离。

距离抱槽寨越来越远,草丛也越来越少,地形越来越开阔,双方的奔跑度就更快了。

看到前面四个海匪真是没有再回头开枪,所有的清兵都来劲了,就像是打了jī血一样,拼命的向前追赶,个个都恨不得立即追上前面的四个该死的家伙。

四个海匪同样撒开脚丫跑路,有多快就跑多快,恨不得连手中的火枪都丢掉。但那东西是丢不得的,所以跑着跑着,他们就随手扔掉一些身上多余的杂物,以减轻负担。这样一来,后面追赶的清兵就更加的相信前面的这四个海匪确实是被‘打’得‘狼狈逃窜’了。

吴三巡也跟在队伍中,只是不知不觉的他的位子就从中部靠前变成了拖后尾上了一片坡地以后,忽然间他感觉自己眼前视野豁然一开,前方竟然是一片平坦的海滩。队伍在追击中不知不觉的竟然拐了弯路,从正北方向变成了东北……

在海滩上,四个海匪仍在拼命的向海边奔跑。那里有一艘小小的帆板,而同样在海滩的外面,在更远的海面,两艘海船和五艘米艇战船已经掀开了各自船炮的炮衣,把一ménmén泛着铁青sè光泽的大炮炮口对准了海岸。

“不对,有yīn谋……”吴三巡心头大惊,这分明就是用四个máo贼引自己一群人过来……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就在吴三巡念头刚刚闪过脑海的时候,七艘战船上的大炮就开火了。

一团团的火光在海面上闪现,一声声的巨响在海面上回dàng,一枚枚的霰弹在沙滩岸边洒落……

大量的小铁丸被倾泻到清军头上。超过三十mén火炮陆续shè发出霰弹,其威力和覆盖范围可想而知。眼下的这群清军距离海面战船可只有三五十丈远啊

“啊啊啊”

“啊啊啊——”

瞬时间,岸滩上惨叫声一片,大片的清兵就被这一轮霰弹利索的扫倒地上,鲜血染红了半边沙滩。

吴三巡死死地趴在地上,他并没有受伤,可是他的心也在滴血。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片沙滩竟然是洋匪预先布置下的死亡陷阱?可是他们这样做目的是什么??难道是…………??

心中泛起着无尽恐慌,吴三巡连忙掐断了想象。想以后事干嘛,还是先逃脱现在这困境再说吧。

“跑,快跑——,赶紧脱离大炮的shè程——”吴三巡半抬着身子拼命地大声吼叫道。

残余的清兵个个趴在地上,是继续趴着不动还是马上往回跑,不少人心头都在犹豫着。而听到吴三巡这个营都司亲口开令逃跑后,后者的念头一下子占据了上风……百十人起身转后就飞似的往后跑去,什么都不顾了,也什么都不要了。

“轰轰轰——”

片刻之后,第二轮的霰弹又打到了。岸滩上

继续覆盖在鲜血染红的暗滩上,继续制造着死亡,收割着生命……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