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八十九章 陆军首战雨花台

二百八十九章 陆军首战——雨花台

二百八十九章?陆军首战——雨huā台

“换实心弹”

“继续shè击,击沉”

就在吴三巡带人忙着追赶的时候,赤红旗剩下的四十多艘战船已然bī近了抱槽寨海面。

~~??~~

措手不及,人手又短缺,首领还不在,清军都没拉得及起船就被堵在了港口中。而港口处两座破旧沉暗的炮台也根本抵挡不住四十多艘战船的轰击,简直是毫发无损的就解决掉了抱槽寨清军的反击力量。蔡牵毫不迟疑的下达了进军港口的命令。接着陈桓军就指挥着十八艘大海船劈bō突进抱槽寨港中。

轰鸣的炮声又一次响彻海面,一轮轮的炮弹着落在抱槽寨内,然后就是一片血红。赤红旗没那个jīng力人力去收拢清军战船,所以击沉它们,就是唯一的选择。何况寨内区区十多艘大小不一的战船也真的没放在蔡牵、陈恒军等人的眼中。

“轰轰轰——”

隆隆炮声继续持续不断的响起来。一颗颗的实心弹从炮膛里呼啸而出,砸向停住着的战船上,只是两刻钟不到十多艘战船就已经全部从海面上消失,只余下点点碎木漂浮。

“走,去瑞安”蔡牵自傲的一笑,凭他赤红旗的实力,就是同浙江水师主力都有一战的本钱,区区平阳协右营又算得了什么?摆手就挥平

等自己再打了瑞安,然后敲一敲温州,就足以吸引住全浙江剩余水师的注意力。这样一来支援不支援江宁前线先不说,却是有机会把浙江水师的剩余主力给一锅烩了,那样的话可是给老板帮大忙了。

“日后正式合军,这水师之中自己还依旧是老大”

蔡牵从没见过梁纲的面,可他早早就是梁纲的人,因为他下海不久就被陈广亮拉上线了。然后一年多的时间,赤红旗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实力猛增何止数十倍,这都是陈广亮暗地里用大笔银子打造战船和大炮送入军中得来的。所以赤红旗虽然是以蔡牵为主,听其调遣行事,可实际控制权上内有陈恒军制衡,甚至是骆什和林发枝,外有陈广亮拿捏,梁纲早就严严实实的控制住了。根本就不用考虑蔡牵‘造反’的可能。

飞云江是浙江省八大水系之一。发源于景宁和泰顺两县jiāo界处的dòng宫山白云尖北麓,全长四百余里,由西往东,入海口就在瑞安。

那里也是瑞安协配属水师的驻地港口。

赤红旗五十多艘战船沿江闯入瑞安,之前已经得知消息的瑞安协右营水师发现目标后立即升帆起锚出港迎击,却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两军只jiāo火两三刻钟清军水师战船就全部被打沉江底。

鲜血飞溅,染红了飞云江水。港口的清兵也luàn成了一团,没人会想到双方的差距如此之大,自己这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瑞安协参将脸sè惨然的放下了手中千里镜,太凶残了,双方的火力差比之数量差都要来的悬殊海匪如此战力,就是只来一半,甚至是一半的一半也完全有力量将自己的右营送下江底见龙王……

…………

江宁,下关。

持续了七日的水战昨日终于告一段落,清军水师统帅江南提督富成战死,其部大部被歼,只余下二十多艘残存船只在浙江定海镇总兵李长庚的带领下逃窜到了镇江。

水路之上再也无有阻拦力量,今天水师营第一次把战船开到了下关江面。

“轰轰轰——”

炮声再次猛烈的响起来。

密集的霰弹小铁丸再次落下,码头处的一座清军营寨内,清兵是成片片的倒下。

“轰轰轰——”

岸防炮,黄土山、八字山还有狮子山上的七座炮台也开始全力向水师营还击,双方炮战再一次开始。

“撤”

“快撤回去”

码头清兵将领在不断的吆喝着,自己率先带头撤退。红巾军水师营现在根本就不管岸上shè来的炮弹,只是一个劲的向营寨展开猛轰,霰弹的杀伤力之大之重已经不是他们这部兵马可以承受的了得了。

幸存的清兵急忙跟上,整个码头一片的húnluàn。不少急于撤退的清兵自己还互相撞在了一起,然后齐齐摔倒地上,接着又被人从自己身上踏去……反正是彻底失去了军队的纪律和编制了。

“轰轰轰——”

赤军号突然调转了炮口,大炮不再向着抱头鼠窜中的码头清兵shè击了,而是对准了黄土山八字山之间的海陵mén。那上面也是清军炮火的来源地之一,而且目标明确,比山上的炮台好打。

“轰轰轰——”

七枚霰弹落下,果然是打倒了不少城墙上的清兵,千里镜中陈达元清晰地看到了那一幕。

一bō又一bō的霰弹覆盖海陵mén,只几轮过后海陵mén上的炮击声就消失去了。水师营战船的目标立刻转移到黄土山、八字山和狮子山上的炮台。

七座,这是一个相当不小的数目,要知道整个南京城可是有十三座城mén的,而城外还有雨huā台、天保城、地保城(龙脖子)等据点要地需要大炮部守。

“轰轰轰——”

船队微微进行了位置调制,进入了适合的位置以后,赤军号等四艘大沙船不假思索的对着威胁最大的黄土山就是一顿炮击。

黄土山上的三座炮台都是新建的,每座里面放置一mén六千斤重的重炮,在三个山头中对红巾军水师的威胁最大。

受人**的滋味是不好受的。虽然炮台都有自己坚固的一层硬壳,可是实心弹一个接一个的落下那震动声还是能撼动人心的。而且七座新建的炮台也未必就是那么的牢固,至少跟湖口的九江、湖口两座炮台相比要差的相当远,它们只是普通的土木青石结构而已,绝非是用石灰糯米浆砌出的硬家伙。那上面层层土砂从头顶落下的那一刻,炮台内的清兵炮手简直要怀疑顶部是不是该塌了。

炮弹不断的击中黄土山炮台,在上面打出一个接一个的白印。有的多次命中的地方还能打出一个dòng来,炮台内不断的有砂土掉落。

赤军号上,陈达元举着千里镜仔细的观察着弹落点。每三四发中一,虽然是固定打靶可这命中率还是很不错的。

只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十斤或是八斤的实心弹的威力,还是弱了一些。它们用在陆军绝对是够了,但是在海军却是差得远。凭它们的威力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将炮台轰开的。

“应该造更大的炮,十二斤、十六斤、二十斤甚至是更高……”

一个多时辰后炮声逐渐的削弱,最后渐渐的平息。

水师营战船带着满身的硝烟往回返去,一个多时辰的jiāo火,双方伤亡不说,jīng神和体力方面也都有很大的消耗,炮弹本来就命中率低下,再在疲惫的情况下坚持作战,那低下的命中率将会更加的低下。

“受损的战船立刻修补。”刚刚领兵赶到三汊河的梁纲,得知了水师营战报后立刻下令。

富成的水师已经败散了,可以说江宁之战中水师营最主要的作战目标已经胜利得取,他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更改看的是陆军。

天堡城、地堡城。

天堡城位于江宁太平mén外紫金山西峰(天堡峰)山顶,地形高平,周以石叠,在中设炮台,可以俯瞰全城。对江宁守卫极其重要。

地堡城则是在西峰山脚下、太平mén外,炮台坚固。可以与上头的天保城上下呼应,易守难攻。

后世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后,就是在海拔二百多米的天堡峰峦顶和该峰西北麓龙脖子上,用当地坚硬的虎皮石修筑起了壁垒森严的天堡城和地堡城两座军事要塞。作为太平天国的战略要地,控制着东北方向尧化mén、岔路口等以及东南方向麒麟mén、上坊mén等入侵之敌路。

太平天国后期,太平军与湘军对垒,湘军亦是于西元1864年首先攻陷了地堡天堡两城后才攻陷南京。

梁纲这一世起事东进江宁,引由的本该六十年后才出现的天堡、地堡两城提前出现在了这个世界,还连名字都没有改变。适时由陆路进攻江宁,梁纲也就该在夺取雨huā台之后,先拿下地堡、天堡两城,然后再放心大胆的进攻江宁城。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天堡、地堡两城肯定是远比不得后世太平军经营了十年之久的那两座军事要塞的。甚至可以说,现在的他们只是两个永久xìng的大兵营,说是军事要塞都不够格。

雨huā台。

相比较天堡城、地堡城来,雨huā台的位置更外沿一些。如果说想要拿下江宁城就必须攻下天堡城、地堡城,那么想要攻下天堡城、地堡城就必须先拿下雨huā台。

梁纲领兵从三汊河bī近后,没有丝毫犹豫,面对着雨huā台清军守军立刻就开始了进攻。

“轰轰轰——”

扎下阵地的炮营首先开火,一枚枚霰弹在清军阵地上做响,jī起一片片的血雨。

清军想到了红巾军会发起攻击,可没想到进攻来的会这么快这么的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