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九十章 弟兄们拼了

二百九十章 弟兄们,拼了!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二百九十章?弟兄们,拼了!

雨huā台,清军在这里布置了两千人,大炮十几mén,副都统勒善亲自领军,显然是要楔一根钉子在这,让红巾军主力不敢放心大胆的朝前进攻。「域名-..-请大家熟知」

可是再硬再深的钉子,梁纲也是要拔掉。打下江宁对全国‘造反大业’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别的不讲,单是从掐掉京杭大运河,掐掉漕运,掐掉税银来说,就是对满清朝廷最沉重的一击。

“轰轰轰——”

稍晚一点红巾军炮营开火的时间,雨huā台上的清军阵地也隐隐传出了打*声,几枚铁弹从山头打下,飞过两三里地的路程远远地落在了红巾军阵地前。

光挨打不还手可是会很伤士气的,现在清军都到眼下这个份了,水战连连失败使得陆军士气也高不到哪儿去,再低怕是就要涣散军心了。所以勒善在红巾军进行炮击之后立即就下令还击,就是为了给手下壮一壮胆子。再说了,他们军中,火yào、炮弹还多的是。雨huā台阵地,未来主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做炮台——

两刻钟后,清军士兵感觉到落在自己头上的炮弹渐渐消停了。他们两千人盘成一团配置在雨huā台高低起伏的几十个山包上,炮击之下的真是数据损失真的不很大。副都统勒善带着最jīng锐的一个营,七百多人部守雨huā台中央的一个六七十米高的山包,清军中十多mén大炮大半都集中了这里。

一直来对红巾军炮击的还击也都是来自这个山包,可以说只要拿下了这个阵地,就可以以火力居高临下扫shè四放的清军守军,那个山包就是雨huā台阵地关键的关键只要这一点突破,红巾军就能顺利全占领雨huā台。

随着鼓声、号声响起,梁纲以新兵一营一二三大队攻击左翼,四五六大队攻击右翼,前军一营会同火枪营一大队突破正中。新兵一营剩余各大队做后备,向着雨huā台猛烈地冲击起来。

“轰轰轰——”

炮火被集中到了雨huā台前线阵地,一枚枚的霰弹扑天盖地的打过去,碎小的小弹丸整个笼罩了清军前线。

一营一大队,三百多jīng兵在副营长齐七的带领下吆嚎着冲击上前,背后五百火枪兵一水儿上好刺刀,跟在身后冲锋。^^网^e^看?免费?提供?^^等近到阵线时就纷纷举起火枪在后面掩护着,子弹毫不间断的雨点一样shè向清军。

何润峰血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扑杀上来的红巾军,这帮子逆匪出手太狠了,一窝蜂的炮击,不但炸死了营守备,还炸毁了阵线上仅有的一mén土炮。

“开火打,把这群逆匪给我打下去”何润峰大声的叫喊着,说着就用火折子点燃了手中的抬枪火绳。反正后路是绝了,连李奉翰、庆霖这样的大人物都在江宁城里准备好了自己的棺材,自己一个小千总,还有什么念想想着活着离开雨huā台?拼了算球

百十杆鸟枪、抬枪一起喷吐出了火蛇。冲锋过来的第一营第一bō队形顿时被打得东倒西歪,倒下了不少。但是带队的中队长极是悍勇,叫嗥着队形疏散的更开,然后加快了速度朝上面扑去。何润峰结果又一杆抬枪,粗大的枪眼对准了那中队长,大声的下令:“给我集中火力,打那个带头的,谁打中了他老子赏他一百两银子——”

几十杆鸟枪、抬枪顿时转移了火力,‘砰砰’的放枪响成一片。那个中队长却是机警有经验,灵敏的在地上一滚,躲到了一堆土坎后面。而不用他来指挥,冲锋的红巾军士兵也机智的都趴了下来。

“砰砰——”两发子弹打在了何润峰面前的壁垒上,溅起的碎石颗粒只打的他脸疼,不少还钻进了他大吼大叫的嘴里。呸呸了两声,何润峰直起腰来,在阵地上大摇大摆的走着:“弟兄们这一bō打得好没给咱们城守营丢脸,要继续……”

孙涛半跪在地上,就看见前线阵地上,一个戴着红顶子的清军武官在起腰喊叫着。当即就调整了枪口,一百多米的间距挡不住他手中的这杆线膛枪。

“啪——”火枪口火舌一吐,一百多米的距离子弹瞬间飞过,直直的钻进何润峰的脖颈。

还在鼓舞士气的何润峰话都没有说完,半拉脖子就被子弹所打开,一声不吭就直接去见了阎王。

“杀啊——”齐七大喜。那死掉的清军武官很是重要,他现在能明显的感觉到对面清军的慌luàn,舞着大刀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冲锋令。

左右翼的厮杀也在进行,全线的喊杀声都已经连成了一片。陈虎在后面举着千里眼关注着前方中央阵地。看到齐七已经带人冲上了去同清军展开ròu搏战,当即下令:“二三大队,冲锋跟我上”留在后阵被清军火炮轰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该是用到这两个大队了

“杀啊——”一刀削掉一个清兵的脑袋,齐七发疯似的往清军壁垒前冲。两军彻底搅合在了一起,双方的火器暂时都失去了效用。

三百人左右的前线清军,士气连连大落下根本就不是一营的对手,几乎没等到二三两大队冲到,齐七就已经带人杀上了防线内。

无人领头的清军士气全无,再也无法支撑,纷纷向后面的山包逃去。

“冲啊,追上去,冲啊——”

大好机会陈虎是不会放过的,而且拿清军败兵当挡箭牌对第一营来说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一手陈虎早就玩个通透了。

没有向两翼扩展,一营和火枪营一大队,一直追着前线败逃的清军溃兵向前冲,快速的移动使得火枪兵击发子弹后都来不及重新装填弹yào。

“打,瞄准了给我打——”勒善挥刀指着败逃的清军败兵,这群废物,真是没必要再可惜了。

“轰轰轰——”没有任何的迟疑,两mén还没继续向红巾军后续部队压制shè击的大炮迅速调整了炮口,“轰轰——”两道火光就已经在山包上亮起。

大炮不是打自己人的,可是当‘自己人’帮忙敌人的时候,那‘自己人’也不是自己人了,他们一样是敌人。

狞笑着看着两枚铁弹在人群中碾出的血路,勒善满心都充满了快意

………

孙涛把身体压得很低,带着火枪跑了好一气,趴下来yào歇上一会。宝贝线膛枪依旧被他双手紧紧地握在手中,两眼也在不住的向上观察。

因为清军统领的疯狂,突破了第一道防线的第一营和火枪营一大队死死地被摁在了冲锋道路上。

血ròu是不能同铁弹硬碰的,那样伤亡太大,对于全军第一jīng锐所在的第一营来说,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这样做的。身后的火枪营一大队在全力的向着山包shè击,一枚枚子弹无穷无尽一样打过去。

被自己人绝了后路的清军,在死亡威胁的面前暴发出了惊人的顽强xìng和战斗力。正面先头压力极大,已经是陷入苦战当中了。加之左右翼进攻也遭受遏制,陈虎心里的压力就更大了,他知道,眼下时节只有自己坚决拿下中心阵地不可,因为只有如此才能彻底打落雨huā台清军守军的士气。

齐七又带人发起了一次不成功的进攻,很快就被清军给打住了。二十几个士兵被撂倒在山坡上,联他自己身上都新添了两道伤。

齐七心里很不甘心,但也知道单靠自己一大队,实在是拿勒善没办法。火枪手也只是在和清兵徒劳的对shè,虽然渐渐地压制住了清军鸟枪、抬枪的反击,可是自身的伤亡也不小。而且这速度太慢了

陈虎就在急得发火冒烟的时候,后面士兵们一阵luàn喊:“臼炮上来啦,臼炮上来啦”

梁纲才舍不得耗费第一营和火枪兵呢,见到中央战线攻击受挫,立刻就调出了两个臼炮分队上前支援。

八mén小口径臼炮足以让陈虎冲破中央阵地的第二道防线,直接杀到勒善脚下。

八个臼炮小组全部都运动到shè击位置,三十多名炮组成员各自到位。虽然在清军的大炮轰击下倒下了几人,可是替补人手立马就又补上了。随着臼炮分队分队长一声令下,八mén臼炮立刻发出了令人生畏的啸声。

八枚开huā弹齐齐命中正对面的清军第二道防线阵地,这些已经在历次大战中打了百十发甚至是几百发炮弹的老炮手们轻松地将火力集中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立刻就引得清军二道防线中一片惨叫声起。

十几二十多个清兵都被炸裂的碎弹片打成了筛子,连着几杆抬枪、鸟枪也纷纷被爆炸冲击bō给撕毁,着弹点一片狼藉。

两个臼炮分队,冒着清军大炮的轰击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向着清军中央二道防线打了三轮炮击。然后齐七一跃而起,举刀一声高呼,带头就湘黔冲了上去。身后的一大队士兵也组成了三四道bō状阵线,一起奔涌而上。

清军中央阵地二道防线的头领是个参将,mō了mō被炮击dàng了一头灰土,一撩腰刀,“弟兄们,拼了”同样高声叫喊着冲向了涌来的红巾军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