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九十七章 横扫千军如卷席上

二百九十七章 横扫千军如卷席(上)

塘栖镇。^^ 网 ^^免费小说网杭州城北四十里处。

一百零七mén重炮笔直的指向对面清军,泛着铁青sè金属sè泽的炮管在秋日的阳光下幽幽闪光。集中了军中所有的重炮,梁纲毫无保留的投入进了这场即将开始的战斗。

因为,对于击溃掉眼前的这支五万人清军,他充满了信心。

红巾军大军在嘉兴集结之后,大军就沿着京杭大运河直下杭州,后勤部也趁好走水路来运输粮草物资,以定江号为首,外加八艘护卫船,这样的力量绝对能护卫粮草物资的安全,虽然战船上的所有重炮都已经被梁纲调进了炮队,可是单凭剩下的chuáng弩火箭和直shè短炮,也绝对能横趟运河直到杭州。

时间是梁纲最大的敌人,红巾军落足南京才区区一月左右的时间,装备部根本无力提供足够的重炮来充斥各个整编营团。无奈之下,梁纲就只能把主意打到水师营身上,除西线的战船编队以外,其余的那些水师营战船上的重炮全部调出,以此来补充第一团、第二团、第三团各自的炮兵大队,而剩下的就全部补充进了炮团。

眼下一团在北,三团在西,梁纲一mén大炮都没留在南京,二团炮兵大队和炮团的全部重炮都被他待到了浙江,两者汇合圆满编制应该是一百一十四mén重炮的数目,可因为炮团第二炮营短依旧缺了七mén重炮,这数字也就下降到了现在的一百零七mén。

只是……有这么多重炮已经足够了,配合上军中的臼炮和直shè短炮,再加上chuáng弩火箭,梁纲有信心去用绝对的优势去压制住清军火力的反击,那样的话,他手中就算是只有一万兵力,也敢和眼前的五万清军硬碰硬。

时间,时间,梁纲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红巾军立足南京,眼下清军的这第一bō反击就是他最大的危机。只要能撑过去,度过去,那么他梁纲就是化蛇成龙,今后红巾军在苏南就是稳如泰山了。

满城中梁纲已经集中了足够的铁匠去炼化生铁和打造枪管铁条,也集中了数百的聋哑人在铸炮组内部帮忙,更建立起了十多个枪管钻孔车间,其严格化的统一尺度标准的火枪生产流水线,每天都能产出六七十杆来,只要有时间,到下个月梁纲就能在全军各团中换装火枪大队,到明年就能换装火枪营……

而且吃饱喝足穿暖睡好的聋哑人也很‘知恩图报’,铁模铸炮法下,他们这些低级学徒并不需要拥有太多的专业铸炮技能,只需要帮忙打打下手就可以将铸炮组的月产量往上翻上几番。

只要有充足的铜铁,月产重炮一百mén固然是办不到,可是生产出六七十mén来却是完全有把握,更甚者达到八十mén也未尝不无可能。

两个月,只要两个月时间红巾军水陆各团营所缺的大炮或是需要更换的大炮就可以完全换装更新。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臼炮和直shè短炮。\\??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红巾军现在不但需要相当数量的重炮,还需要大小口径型的臼炮和直shè短炮,以作为整编团团属营一级建制的加强火力。

梁纲现在已经开始在民间寻找会手语的人了,铸炮组中的那些聋哑人相互之间jiāo流太困难了,不但是他们与正常人之间的jiāo流,就连他们自己人之间的jiāo流也是如此,完全jī同鸭讲。而且还没几个认字识文的,就是柳严辰他们写字给他们(聋哑人)看也是不懂。

梁纲一开始时还没有关注到这一点,连柳严辰等人也没有主意这方面,可是随着铸炮组聋哑人的愈见增多,这个问题就无可避免的被摆到了台面上来了。梁纲相信,自己只要找到会手语的人并教会了铸炮组的那些聋哑人和正常人师傅,在他们之间建立起相互间的沟通,那么铸炮组的效率跟定能进一步提高,甚至冲击月产重炮百mén也不见得不可能。

在中国,聋哑人间所用的手语是早就存在的。唐朝后的五代(公元907—960)时期,诗词作品中就有所出现。在冯延已的《昆仑奴》传中:“知郎君颖悟,必能默识,所以手语耳”。这是中国关于手语的最早的文字记载。

可能这个手语还不能代表相同于后世的哑语,但到了北宋,苏轼在《怪石供》中提到聋人手语为“形语”:“海外有形语之国,口不能言,而相喻以形。其以形语也捷于口”。生动的显示了聋人手语的特点。

到了清朝前的大明,嘉靖年间的贺时泰可谓是聋哑人中的传奇。他在一场大病过后双耳全聋,被当地县学革名。在封建社会里,被县学开除,就意味着通过科举而去做官的道路已经行不通了,这对于以追求做官为目的的读书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毁灭xìng的打击,特别是贺时泰这样成绩每每名列前茅的人更该是如此。

然而,厄运临头的贺时泰却不是这样想的,他觉得读书并不全是为了做官,而是通过读书可以使人增长知识,培养人的高尚品德,为社会做一些有益的事,才不虚度一生。所以,他虽然被开除学籍,却并没有就此灰心丧气,而是仍然坚持刻苦自学,潜心研究学问。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huā香自苦寒来”。贺时泰刻苦学习,知识愈来愈加丰富,慢慢地在地方上有了好名声。为了抵制那些歧视聋哑人的习惯势力,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别号“聋人”,并办了一所sī塾,招收学生读书。他还潜心著述,先后写出了《思聪录》、《作师篇》、《人模样》等七小部著作。《人模样》一书,是专mén研究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德的书。该书是他高尚心灵的写照,大家都尊称他为“人模样先生”。

贺时泰不仅教出了很多优秀学生,而且,他更把他的儿子贺逢圣教育、培养成了一个具有学mén渊博和品德高尚的人。贺逢圣出生在明朝末期,为官期间是时到“木匠天才”明熹宗在位,宦官魏忠贤当权。贺逢圣不畏权势,和魏忠贤坚决斗争而名震一时。魏忠贤被处死以后,贺逢圣被提升为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可以说是当了宰相。

梁纲完全有理由相信贺时泰编写的那些聋人哑语书籍,听陈诗讲述贺时泰和他儿子事迹的时候,可是把他稀罕的不得了,这样的人物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怕也只有他一个。《思聪录》、《作师篇》、《人模样》等七小部著作,他已经下令红巾军和暗营去找了。等找到了会手语的人之后,结合这些书籍,梁纲相信铸炮组实现内部沟通的日子不会远了。

“将军,清军出动了——”

一个四五丈高的大吊斗上,一名瞭望手挥舞着小旗将自己看到的情况迅速报给了下面,然后传令兵立刻赶到了梁纲面前汇报。

“出动了??那也就是该死了”微微的一笑,梁纲眼底充满了讽刺和森冷的杀意。杀气充盈下,连在他面前汇报的传令兵身子都隐隐的一缩。

“主意他们的大炮,一有动静立刻回报。”梁纲说罢向着传令兵一挥手。他的这两万大军是右靠大运河排列的,后面大队的船只跟随也都在运河中,清军除非是直击大军本阵,否则绕后sāo袭之类动作根本没用,也拌不住梁纲直指杭州的兵锋。

“开炮——”清军进入本阵前三里范围,大队的清兵不断从正面发起了进攻,连红巾军的左翼也兜来了一大股人马。梁纲立即下令炮群开炮。

看的出,魁伦是不断算跟直击打一场正规战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一上来就大军冲锋,反而把大炮拉在了后面。

“禀将军,火枪营左移完毕。”

“禀将军,臼炮队左移完毕。”

“告诉贺图尧,再加五mén直shè短炮过去。”

“是,将军”

东南的清军火器化装备相当不少,因为海防问题,和满清立国以来就一直存在的江南义军、反清组织等等,广东、福建的绿营火枪化都达到了百分之四十。

可是与湖北清兵鸟枪、抬枪质量差劲的问题一样,东南清军的火器质量同样也是差劲无比。甚至他们的火yào连湖北的都比不上,就因为江南气候cháo湿,不经过颗粒化处理的粉末状黑火yào便是放得再严密也难免会被湿气侵染。

湖北清兵经过与梁纲的两三年拉战,在大起义爆发前就早已经全面改正了火yào局和兵仗局生产,产出的大炮、火枪和火yào质量相当的高。其周边深受影响的河南、四川、安徽三省也都差不多在同一时期进行了生产更新,四省落后于湖南和北京,却是全国范围内的第二批,其中武昌的兵仗局更是借着北京的东风一举越过了长沙兵仗局。甚至是江西,因为陈淮的原因也跟着进行了兵仗、火yào两局的改进,成为了第三批省份中的头一位,可惜效果刚显现一点就被梁纲给摧毁了。

可是江南、东南数省却是不同,江苏江宁兵仗局和火yào局都维持着老样不动,那浙江、福建乃至广东便更是如此了。

梁纲不把清军五万南路军放在眼里也未尝没有这个原因在。

红巾军从鄂西打到了苏南,沿途湖北、安徽、江西三省的兵仗局、火yào局师傅大半被聚到了梁纲手中,这其中尤其是在武昌的收获,可以说是对红巾军军备生产系统进行了相当一次的强补。接手湖广的明亮,如果真正了解了武昌兵仗局的作用,心头肯定会痛的流血。虽然三省兵仗、火yào两局的师傅也跑出去了一些,可是到梁纲手中的这些人除去,那绝对是对三省兵工系统的一次摧毁xìng打击。

清廷辛苦了好几年才改造成的工匠师傅,却被梁纲夺了去,生产红巾军对付清军自己的枪炮火yào,未尝也不是一种讽刺。

炮兵点燃了火绳。哧哧的火huā闪亮——

“轰轰轰——”

“轰轰轰——”

极短的片刻后,密集的炮声巨响持续不断的在战场上响亮。

梁纲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以免耳膜受到伤害。一mén大炮shè击时的声音,还不算什么,可是一百零七mén大炮不间断的轰击,这声音就实在是有些震撼了,就好像耳边不断地响起晴天霹雳一样。特别是今天梁纲的指挥地还往前移动了不少,就距离炮兵阵地不远。

在隆隆的炮声中,一颗颗的霰弹呼啸出去。相比较开huā弹来,这种炮弹的生产工艺更简单一些,同时爆破率也更高,几乎没有发现裂不开的哑弹的。而不像开huā弹,以红巾军现在的工艺,几番小心的制作下也依旧会有两成左右的哑弹。

一枚枚霰弹在天空散成了大片的弹雨,就像是盛夏突然降下的大雨雨滴,完全挡住了上空的太阳。在这一瞬间,正面战地前冲锋的清军突然感到天地间的光线都仿佛暗淡了下来。

“盾牌,举盾牌——”

凄厉的吼叫声从清军前锋部队中响起。

“铛铛铛……”一连串脆响的金铁jiāo鸣声中,夹杂的是凄厉的惨叫声和此起彼伏不曾断绝过的铁丸入ròu声音。

“噗噗噗……”

“噗噗噗……”

“噗噗噗……”

无数沉闷的声音响成一片。

被笼罩其中的清军士兵也跟着倒下了一大片。

各sè各样的惨叫声,在阵前同时间爆出,血sè尸横的大地恍若是yīn间的地狱一样。

“将军有令,紧密观察清军炮队动静,到三里范围内,必报——”

红巾军阵前炮声、惨叫声一片,阵中的吊斗瞭望手处却还是同之前一样。传令兵得了梁纲的命令,一边在下面大声吼叫着,另一边吊斗下的瞭望手用同样的旗语向上面的同伴传达着梁纲的命令。

清军跟定还是要出动大炮的,相比较战斗力战斗意志薄弱的东南清兵,大炮对红巾军的威胁更大。它们是梁纲首要的铲除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