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二百九十八章 横扫千军如卷席下

二百九十八章 横扫千军如卷席(下)

二百九十八章?横扫千军如卷席(下)

重炮、臼炮、直shè短炮、chuáng弩火箭以及火枪,面对清军的全面冲锋,红巾军也使出了全身的本领来应对。

战事直到进行到两刻多钟时,清军的大炮才开始了第一bō的还击

两刻多钟的时间,清军足够将他们手中的大炮拉进shè程范围内,虽然依旧是借着万军冲锋时dàng起的尘烟来掩护。但战场上从不讲究手段如何,而只看效果。在魁伦的眼中,两刻多钟来被炸死、砸死的清兵虽然很多,可为了大炮作掩护,也是值得的。

梁纲虽然在红巾军阵中设立了好几个吊斗做观察哨,但是对面场地里狼烟动地的尘烟飞腾,吊斗上的瞭望手虽然找到了一些清军大炮的身影,可也同样遗漏掉了不少。对这一点梁纲心理早就有所准备,所以清军大炮开始还击的时候他并不感觉吃惊。

吊斗瞭望手定位清军大炮,信息极快的传到贺图尧手中,然后超过二十mén的重炮调整了shè击角度和方向,之后齐齐喷出了自己的怒火。

二十多发霰弹覆盖轰击,主意将暴漏出的清军炮位瞬间干掉。清军炮队不聚集在一起还倒好了,要是聚集在了一块,那就是连窝端……

两军的炮战无形中牵制了红巾军炮群相当一部分jīng力,所以继红巾军左翼的火枪营开始shè击之后,大军的正面,臼炮、直shè短炮、chuáng弩火箭也很快加速到了自己的最快shè速。

梁纲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这场会战的第一阶段算是结束了,双方进入炮战,正面刀枪兵马上就要动手,这下面就该进入第二阶段了,也是到了拼真格的地步了。

“命令张世龙,第二团做好迎战准备——”

梁纲发出了一道命令。战场的正面,第二团作为南下两万红巾军中的第一jīng锐,当然要布置在最危险最关键的地方。

没有火枪营在,第二阶段正面战场的白刃战就是此次会战红巾军最危险的一个地方。只要他们能支撑得住清军正面的冲锋,那么梁纲就可以稳稳地收割下一场胜利了。

“嘭嘭——”

与重炮、臼炮的响声不同,直shè短炮的响声声音更加的低沉一些,相比下它更像是一根大爆竹的爆炸声。

可是杀伤力却非同小可,一百五十步内威力远胜重炮霰弹,足以跟大口径臼炮的炮弹爆炸威力相媲美,而且面积更广。

正面战场上,十几mén直shè短炮的轰击让冲锋到阵前的清兵顿时倒下了一大片,就是他们手中提着的盾牌也帮不了他们,在被炮口**出的铁丸击中之后,除非是近距离专mén防止霰弹、火枪shè击的重型厚盾,否则的话都是一个撕碎破裂的下场。

“轰轰轰——”

这是正正经经的火yào包爆炸声,chuáng弩火箭,在红巾军中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塘栖大战里它们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红巾军主力阵前。

锋利的刃芒在巨力的推动下足以把两三个人带着shè穿,或是破开盾牌,然后再穿透人身。就是不连它们枪刃下呈锥状覆裹箭杆的十几斤火yào,那威力和威慑力对于清兵来说也是极为可怕的。

更别说两者结合后了。闪电雷鸣一样的shè速简直是没人能躲的过去,之后的爆炸威力,冲击bō更是能dàng清三丈范围内的一切生命……

鲜血、断碎的尸体和兵甲,以及重伤未死清兵的呻yín和惨叫,让红巾军正面战场完全化作了一片修罗地。可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被白huāhuā银子mí住了眼的清兵依旧源源不断地从一里外的弹幕中冲出,然后想着红巾军前沿阵线迅猛从来。

清军毕竟是在进攻中,两军对垒,首先发起进攻的一方,士气总能高昂上一些。况且他们身后还有浙江大户们捐赠集起的数百万两白银。在赶赴塘栖镇之前,这五万清兵就早已经人人握得了二十两的犒赏银。

清军有银子就能有士气,只要一想到杭州城里剩余的几百万两银子,在场的所有清兵们就人人勇气十足。

“杀啊——”张世龙举起手中的长枪,高呼一声立即就引领着第二团五千余人杀上。

正面战场,清红两军开始了开战以来的第一次白刃战。

老式的铁质战甲穿在身上,让张世龙等中队长以上的所有红巾军将领明显与别于普通的红巾军。起义这么多天了,梁纲终于nòng出了红巾军中区别官兵的标志。

虽然那只是几套老式的铁甲,可对于军队建设正规化而言却是一步大大的向前。

只是铁甲打造太过困难,从出湖北以来这么长时间了,梁纲储备的战甲也就只能装备一二三团所有中队长及其以上级别的将领,连近卫团都没有装备。

“轰——”一支清军shè出的火箭整个穿带了两名红巾军战士钉在了地上,箭杆上盘绕的火绳依旧在嗤嗤的燃放着亮huā。两名红巾军战士上面的一位,口中吐着鲜血,两眼死死地盯着燃着的火绳,抬起手就要掐灭它却已经是不及。

轰然的一声爆炸,让两个距离最近的红巾军战士尸体嘣成了一片ròu末血雨。周边三个逃避不及的红巾军战士同样被爆炸力冲飞番了出去。

“瞄准那个点,给我打掉它——”

怒吼声响起,顺着红巾军战士裂开的通道,一架装了车轮的chuáng弩被迅速挪移到了通道口,迎着差不多的方向的对准对面清军就是一箭shè出。然后迅速拉动滑轮转动绞盘给chuáng弩上弦。

红巾军滑轮组技术保护的相当严密,一支没有透散出来。清军虽然在全国范围内都装备了chuáng弩火箭和手雷,但是shè速上的差距依旧没有同红巾军拉近。

唯恐一发火箭不能解决问题,这架chuáng弩迅速上好弓弦,接着点燃火箭引线shè出了第二箭。

这样的情形在战场上此起彼伏十分常见,清军chuáng弩兵也不傻,他们知道自己shè速上有问题,所以shè出一箭之后多半会迅速转移方向,hún在人群中到上好了下一根火箭之后再接着冒出来发shè。

所以,它们的危害xìng虽为巨大,可是想要解决却也不是挥挥手就能做到的。那需要长久的鏖战。

“砰砰砰——”

“砰砰砰——”

左翼战场。五队列排布的火枪营在全力屠杀着冲上来的清兵,因为没有重炮群压制坐镇的原因,魁伦察觉后迅速改变了自己原先的设想,左翼清军不仅不比正面来的少,反而是更多。

这种情况下,黄三不敢再用三队列排布,转而把火枪营人马排成了五队。在臼炮、直shè短炮和chuáng弩火箭的协助下,快速的屠杀起冲锋过来的清兵。

“当——”一枚子弹打在了重型厚盾上,提盾的清兵闷哼一声,厚盾一晃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用身体顶着厚盾,他空出得双手在不住的颤抖。

火枪子弹打不透重型厚盾,可是子弹的冲击力却丁点不会少的传在了清兵提盾的手臂上。一枪的冲击力他还可以顶得住,但第二枪手臂就已经发麻,第三枪、第四枪,直到刚才他两臂酸痛难忍终于是顶不住了。

左翼战场上,在近距离环境下停止不动,那就是意味着死亡。清兵当然知道这个惯例,在他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个刀盾兵是因为此而死的。缓了一缓两臂,清兵双手再次提住厚盾就要再度冲上前,可是一蹲直shè短炮已经瞄准了他,一道火焰从炮口喷出,无数个铁弹从炮口中**而出,在空中迅速扩大着自己的覆盖范围。

至少有十五枚铁弹打在了盾牌上,没有丝毫的疑问,沉重的厚盾瞬间被铁弹撕碎,继而是重盾后面的人体……

战场上伤亡是相互的,红巾军大量的杀伤这清兵自己当然也要承受着清兵的杀伤。

炮战,正面战场上红巾军毫无疑问的压制住了清军,可是在左翼战线上,清军的大炮却始终在犀利的轰击着红巾军。

万幸的是魁伦醒悟的不早,他是在把大量火炮投入到正面战线上后才发觉红巾军左翼战线并没有重炮掩护坐镇的。

一枚枚的铁弹轰入红巾军阵列,在火枪营乃至是后面的第五团队列中趟出道道血痕。可是清军这样的杀伤并没有让红巾军左翼崩溃,因为相比较清军的声势,红巾军在正面占据的优势更大,甚至于就是在左翼战线,火枪营的屠杀下,清军的伤亡也要超过红巾军本身。

大量装备了劣质鸟枪、抬枪的清兵表现实在是不堪,离得老远枪口对准火枪营就点燃了火绳。那个距离,火枪营手中的火枪打得到他们,他们手中的鸟枪、抬枪却是打不到红巾军的。

己军占据着优势,红巾军左翼又怎会在清军的进攻下迅速崩溃?

战事进行到一个时辰后,反倒是清军首先表现出了后继无力。特别是在红巾军火力绞杀最强盛的正面,第二团的防御作战已经隐隐转换成了进攻,同时第四团、独立一营在梁纲的命令下也已经进入了冲锋状态。

“杀——”梁纲大声的吼叫着。第二团、第四团、独立一营迅猛向前出击。

同时间重炮群向着清军方向进行延伸覆盖轰击。

隆隆的炮声中,梁纲的双眼透过空间似乎已经看到了在向他招手的杭州城。清军正面战场上崩溃,就不信他们全军还能支撑的下?

杭州城,我梁纲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