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零二章 五百铁骑马踏千军

三百零二章 五百铁骑,马踏千军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零二章 五百铁骑,马踏千军

扬州城。

一架架云梯竖起,三万多清军四面攻打,三日下来城上的红巾军守军已经是连排枪和手雷都打不出了,此起彼伏的落地声音中,滚木礌石已经成了守城器具的主力。

一团一个大队的火枪兵,三百五十人昨日晚上时候就打完了城中储备的五万发纸弹,眼下重新生产的纸弹量远比不上消耗速度,现在火枪大队被全部拉去了扬州东mén守卫,已经是在用长勺装填火枪shè发火yào了,使得火枪的shè速登时下降了将近一半。

手雷的消耗也是极重,第一天那样雷下如雨的场景再也不会出现了,非到了危机之时,现在的第一团将士只用滚木礌石来防御,或是长枪大刀来近战。第一团的后勤大队早早的就开始在城中收集小型陶罐,必要的时候这些用陶罐灌制的火yào罐就是手雷的替代品

扬州的北mén,这里是三日jiāo战最jī烈的地方。清军在此集中了自己全部的重炮和大半的chuáng弩火箭,第一天夜里时候就轰破了北城墙上的左右角楼。一团布置在其中的两mén千斤炮连同诸多直shè短炮和chuáng弩火箭一起被毁。现在七八十mén清军剩余重炮已经拉到了据城墙只有一里多一点的位置,从前天起就已经开始向城内的炮兵阵地进行攻击。

三昼夜的时间,一团储备军需消耗的太重,眼下城中除了火yào和铁弹还剩余很多外,手雷、纸弹、开huā弹、霰弹等种类皆到了清仓的地步,尤其是后三种。

但幸好的是一团人员伤亡还不算重,清军攻城的前两天都是以击破城墙防御攻势为主要目的的,对人员的杀上并不是很重,而红巾军真正的血刃ròu搏还是从今天才开始。反倒是清军,攻城开始的前两日一团的火力储备还极充分,无论是火枪兵还是手雷亦或是开huā弹、霰弹都给了攻城清军极大地杀伤。

眼下是清军用xìng命堆掉了红巾军的火力,双方逐渐进入ròu搏战了。

十日前,富纲首率三万清军南下,首战瓦窑镇不利。依靠坚固的防守和充沛的火力,独立二营死死地顶住了清军的进攻。jiāo火到第二天中午,清军伤亡不小却并没有取得什么可惜的成绩,连四角的四座角楼都没nòng垮一座,虽然北城当面的那两座已经有了损伤。富纲怒不可遏,还要继续进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当天下午,天空yīn沉一片竟然下起了雨来。

雨下的不大,但却给两军造成了相当大的麻烦。红巾军还好,处于守备状态的他们还有城墙上的角楼和城mén楼可用,镇内的炮兵阵地也有所准备,依旧可以开破,可以说除了二百火枪兵外,别的麻烦不大。但清军却是受影响极重,他们所有的大炮都蔫了火,而且雨水还会淋湿火yào。富纲一鼓作气的态势顿时为之一竭

雨下了两天一夜,放晴的第二天,清军后备的一万多京营也开到了瓦窑镇下。但是富纲没有继续进攻瓦窑镇,而是留下了三千人看守独立二营,余部四万大军杀去了扬州城。

红巾军超强的火力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影响,想到梁纲率出去南下的两万大军,按照瓦窑镇红巾军的火力配置乘以十……打个惊颤,真是想想都吓人,富纲不由得为魁伦的南路军感到起了担忧。

他大军在手,虽然强攻硬夺不是拿不下瓦窑镇,可是攻下后又如何?大军损失不小不说还会全军身疲力竭,再打扬州定是危险。而且因为一场雨,自己在这儿耽搁的时间已经够久了,拿下瓦窑镇再去攻打扬州,怕是那时候梁纲都已经胜了魁伦率大军回师南京了,那样的话,他们这一路北军趁虚夺回南京的计划也就算是全部泡汤了。

更麻烦的是西路军现在陆陆续续的在湖北还没有集结完毕,短时间内与安徽的红巾军相斗相持,肯定是无法在眼下与自己的北路军形成呼应,他们牵制不了多少的红巾军……

梁纲若回师南京,趁着大胜之气渡江增援扬州,自己久战身疲的大军如何会是对手?难道还寄希望再来一场大雨,让红巾军的野战军火器也全部失效??

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富纲舍下了jī肋一样的瓦窑镇而直取扬州。\\. 首发\\行军抵到城下后,休整当天,第二天就开始了进攻,而直持续到今天。

虽然每逢滚木礌石砸下,城下的惨叫声都会陆续不绝响起,但是却也使得下面的清兵看到了破城的希望。

对于红巾军,清兵们怕的就是火器,可要是红巾军没有了火器,眼下的这群清兵的底气会更旺。因为他们身后的火器还依旧轰鸣中。

“杀”陈霸怒吼着,又杀了一个爬上来的清兵,鲜血飞溅中,以他的体力也不由得jī烈的喘息起来。

清兵爬上来的越来越多了,防守的感觉越来越吃力了。不过陈霸坚信,自己还能守住,继续守住

这时,远处清军阵中猛的传来一阵鼓声,一声声的击打在众军的心底。

“又要加强攻势了?”陈霸心头首先升起了这个念头,毕竟擂鼓助威嘛

可是他眼睛看到的却是随着这阵鼓声,清兵间突然产生了一片哗然,接着,攻势就戛然而止,片刻后,清兵如cháo水一样退去。

北城上的红巾军懵懵不知为何,却听到东城方向突然爆发出了阵阵欢呼呐喊声:“援军,援军,是将军的援军”

“骑兵营到了,骑兵营到了……”

陈霸听着,身体里不知道突然之间哪里来的一股猛力,飞快的跑向城墙东北角的角楼处,站在角楼的废墟上举起千里镜望去——

东方,只见地平线上,一条赤sè的‘线’出现在远处。尘土飞扬,遮蔽了后面的天空,可不正是骑兵营在奔驰。

片刻后四周的清兵尽数退去,东方,一群骑兵策马冲来,那中间是一面赤红sè大旗,旗帜下姬延良、姬仲良、廖勇富三人后列,前方一人独立,赫然竟是梁纲亲到。

几乎是在同时,清军后阵观台上的富纲等人也正默默凝看着东侧,虽然高台并没有城高,无法第一时间看见变故,可是扬州城南的斥候早就把消息报给了他们。

他们还并不知道梁纲亲自,可是红巾军有一个千人的骑兵营却是所有清军将领都知道的。

这个骑兵营没有随梁纲南下,而是留守南京,现在他们到扬州了。

“该死的富成,上万水师一遭尽殁,否则逆贼如何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度过江来?”富纲xiōng中一阵恶闷,可是惊怒之余,他还是立刻传出号令:“回军,整旗,列阵。”

几乎同时,远处骑兵营中战鼓声擂响,一声又一声,一下接一下,直敲进全军将士的心中去——

梁纲趁着富纲收兵,清军气势低沉之际,立刻命人敲响了战鼓。

骑兵营中所携战鼓虽然不能同马车上拉载的战鼓相比,可是此时奋力擂起,也一样能声镇全场。

富纲算不上什么名将,布置也只能说是普通,哨兵探骑只是撒到了扬州城四边,以至于骑兵营奔驰到了文峰寺处才有所发觉。再要布置兵马拦截已经是不能了。被区区一千清兵bī退,富纲xiōng中感觉的恶闷难忍,气怒的好悬没吐出口血来。

不过这也是因为现在的这支清兵缺少骑兵的原因。京营里确实还有不少骑兵在,可是北京出来的这一万多兵都是走运河水路抵到苏北的,沿途带的还有那么多景山炮场产出的大炮,这种情况下再运骑兵明显就不足了,所以富纲手下有的只是小规模的探骑,而没有成建制的骑兵。否则,现在的梁纲就不是停在城东侧大大方方的遥观清军大阵了,两军的骑兵早就开始厮杀起来了。

哪像现在,骑兵营对清军,完全就是‘半渡而击’的样子,形势十分的有利。

不过,清军到底是兵多,底气厚,心中有了底气也就没有引发sāoluàn,cháo水一样的士兵从攻城上退了下去,在大小武官的呵斥着,归拢到一块,汇聚于扬州北mén,形成阵列。

梁纲在马上用千里镜看去,远处城墙,浓烟滚滚,绿营兵竖着的大旗不断频繁滚动,一队又一队的清兵cháo水一样返回了去,尘埃飞扬震动。

“将军,趁势攻吧”姬延良两眼看着清兵一阵发亮,从出湖北以来,骑兵营人数、马匹虽在不住的扩大,可像样的功劳却是没有一件。眼下清兵紧急集合,正是他们骑兵冲阵的好时候。

“姬延良,姬仲良。”

“在。”

“你二人率五百骑,居清军前阵,作势猛击它炮队,待到清兵增援军出,你二人就绕阵而过,在西刺它左翼。

此战不可làng战,如果左翼清兵镇定不动,你二人就迅速领兵回撤,不可久持,而若是清军húnluàn被你们冲散,那就尽驱清兵溃兵直冲他们中军。我也会自领兵在东夹击。”

骑兵是干什么的?那就是快速冲击破敌的。如果眼前的三万余清兵是枕戈待发,阵列严整,梁纲不要说是有一千骑兵,就是有三千骑兵他也不会出击。可眼下不是清兵局势不好么,这一战他不求杀伤多少清军,只要能胜一阵就可。

“是”姬延良、姬仲良二人领命大喝。

说着长枪一扬,五百骑兵就飞奔而出,避开清军东南角的兵锋,直捣前军中间的炮队而去。

后阵观台上的富纲脸sè又是一变,他没想到梁纲区区一千骑兵还敢触及他的大阵。他还以为自己收拢了兵马就能不战自退骑兵营呢

炮队是绝不容有失的,瓦窑镇和扬州城两镇下来,清军炮兵已经损失惨重,红巾军的霰弹打不毁大炮却能打掉炮手,这些日子下来炮队原来的炮兵都已经剩存不到三分之一了。新补充的那些炮手,比起老兵来shè击准确度差的远了。要是被骑兵营这么一冲,就算他们不破坏大炮,单单杀光了老兵,也足以废了炮队一半的威力。

令旗挥动。中军一部清军刚刚停住脚,就不得不再度向前扑去。同时间清军前军也列成了一个圆阵,做出最大努力的保护中心的炮队。

“轰轰轰——”

几mén清军大炮竟然调转了炮口来轰击冲杀过来的五百骑兵,可是铁弹的效果很差劲,炮击的准确度也够呛,阵阵硝烟升起,六炮下来只打掉了零星的几个骑兵。

“还击,命令炮兵大队还击——”登上了北城墙的陈虎大声的下达着命令。

第一团的炮兵大队并没有编满,只有十八mén重炮,除去四角城楼上各布置了一mén,四座城mén楼上再各布置一mén外,余下的十mén重炮都是在扬州城中的。就与瓦窑镇一样,陈虎也提前在扬州城中布置了一个炮兵阵地。只是仗打到现在,十mén重炮剩了七mén,也早已经离开了原先的位置,挪到了别的地方。扬州城不比小小的瓦窑镇,城内可做炮兵阵地用的地方太多了,就连一些大街都宽阔的可以并排布置下三四mén重炮。

看到几千清兵出阵扑来,姬延良、姬仲良对视一眼,嘴角都lù出了一丝笑意。他们不怕清兵动,还就怕他们不动。只要中军的清兵一动,那么他们两翼的兵马就肯定受影响。

清军前阵也是有好几千兵的,他们这五百骑兵可不打算与这个圆阵死磕硬碰。两人当即招呼身后的骑兵绕阵而过,直刺中军左翼。

这支骑兵有五百骑,死命冲锋下以清军的素质,没有三四千人是根本拦不住。在姬家兄弟的率领下,五百骑就犹如一柄尖刀一样,直扑而上。

说是避实击虚,更该比作以石击卵。富纲在观台上几乎就要晕过去了,还没有jiāo手他心中就已经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左翼的清兵当然看得到扑杀过来的五百骑兵,惊慌的情绪已经在他们的心头升起。这些最外侧的兵丁,都是从扬州城四面撤下来的兵丁,像是左翼的这一支,就是从城南退下的。之前攻城就已经消耗了一些体力、jīng力,这短时间内再从扬州城南跑回城北,身体就更见劳累了。眼看着凶焰滔天的红巾军骑兵造自己冲过来,实在是要崩溃了。

“杀,挡住他们”富纲两眼一热,隐隐散发出一股血红。大手挥出,中军仅有的一支百人不到的骑兵就冲锋而出。他们并不是那个人帐下的亲卫,而是好几个人手下的近卫凑到了一块组成的,还有就是留在观台的探骑和传令兵。

一个戈什哈队长一声怒吼,上百骑奋而出击。他们要安定住惊慌的左翼,为他们撑起一道屏障,所以即便是再人少,也必须要迎杀上去。

“死”姬延良长枪疾刺,一声高喝引得五百骑齐声暴喝,五百人马刀扬起,雪亮的刀光,在阳光下闪耀一片。二股铁流狠狠的撞在一起,刀光起落错闪,鲜血喷薄断臂寥落,姬延良、姬仲良二兄弟锐不可挡,所到之处,迎头清兵纷纷被刺杀。

二骑带头一冲而过,姬延良、姬仲良每人都是连杀十数人,他们就是五百骑锋刃的最顶尖处。

第一场jiāo锋过去,清军上百骑已经只剩下零星的十几骑幸存,使得原本寄以希望的左翼清兵更加的胆寒心裂,sāo动不安声立起。

富纲两眼一闭,暗恨自己人不争气的同时,也气恼自己又出错了一遭。白白损失了一支骑兵,不仅没有帮上忙,还更低落了自己人的士气。左翼原本都已经站住了脚跟的兵丁现在也跟着退缩了起来。

“杀,杀进去。”姬延良、姬仲良怒吼着,两杆长枪tǐng直间就已经猛的冲进了人头攒动的清军阵中。

长枪在狭小密集的人群中穿梭,看起来似乎没有大刀好使,就想二兄弟身后的骑兵一样。可是落在不适合的武器落在两个高手手中照样能发挥出巨大的杀伤力,道道枪影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弧线,每一道弯弧闪现,就有数个清兵命归黄泉。或是咽喉,或是脖颈,甚至是头脸,鲜血飞溅,二兄弟势不可挡几乎同时,后面的骑兵也猛冲跟进去。

战马嘶鸣,喊杀震天,五百骑的冲杀撼动了整个战场。

**相撞的闷响,刀枪挥舞的尖啸,铁和血的jiāo会,就算是再亡命的清兵也阻挡不足这支骑兵的冲锋,一切敢于挡在前面的清兵,都江北铁骑踏成粉齑。

五百骑兵从血ròu风雨中冲入又冲出来,每个人都脸面全非,身上沾满了血ròu。

姬延良大声高笑着,长枪tǐng直,怒吼道:“弟兄们,再跟我杀”

五百骑扭转马头,对着清军左翼,再次进行第二次冲锋。

与第一次不一样,五百骑已经用血淋淋的现实证明了自己的可怕和无敌。当他们再一次策马冲来的时候,铁蹄奔流,所向披靡的气势瞬间击垮了左翼清兵脆弱的心灵。

才从残酷的攻城战中退下,奔bō北来,又被骑兵如此**,心理承受达到极限的清兵终于崩溃了,失去了抵抗意念的他们丢下手中的刀枪,嚎叫着四散奔逃,他们要不顾一切的离开有骑兵出没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