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零三章 天下第一大营俘虏营

三百零三章 天下第一大营——俘虏营

三百零三章?天下第一大营——俘虏营

“尽驱溃兵,直冲中军”梁纲阵前的话牢牢地记在姬延良、姬仲良的心底。

“驱赶他们往里冲——”现在两兄弟完全明白了梁纲的意图,心中喜悦着大声吼叫道。

奔驰的马蹄声放慢,五百骑驱赶着这一块上千溃兵,蜂拥着赶向不远处的另一块清兵冲去。

“啪啪啪……”

“嗖嗖嗖……”

清兵在向自己人开枪、放箭。这些天的攻城战下来,清军的鸟枪、抬枪兵以及弓箭兵虽然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可是富纲手下还依旧是有一些的,特别是他原先台下没有加入进攻的那万余兵丁中。

这上万清兵被四面城池上退下的同伴层层包裹了起来,弓箭兵、火枪兵也都漏不出了头来,否则的话姬延良、姬仲良五百骑冲锋绝不会只受到少量的炮击。

如今左翼最外层的一层清兵溃散了,眼看着就要引发连锁反应毁掉整个大阵,最内的那上万清军里面不泛有着战场经验的人,知道自己外层的同袍一旦被冲散阵列,那里面的自己也逃不掉一个崩溃之局。所以不待富纲发令,自己就带着鸟枪兵、抬枪兵以及弓箭兵冲去了外层,虽然这样一来难免搅到了外层的阵列,可是事有轻重缓急,眼下把火枪兵和弓箭兵待到外城才是最重要的。

惨叫声,怒骂声,枪箭的shè出声,**被击中的沉闷声,完全充斥着现场每个人的耳膜。

无论是么时候,自己人被bī的杀掉自己人,都是战场上最悲惨最可悲的一幕。

枪响和箭雨让千多溃散的清兵脚步一停。

“杀——”姬延良反应极快的爆出一声喝杀声,身后所有骑兵也跟着同时爆出一声震人心肺的‘呼杀’。

马蹄疾快,凄厉的惨叫声紧跟着就在身后响起。已经有所畏惧、停止的溃兵再次疯狂的向前冲涌起来。

清兵溃卒带着凄厉的求救、惨叫声,冲进了自己人的阵列中。

悲催的鸟枪、抬枪shè速太慢,清军层与层之间的阵列又能有多长的距离?打出第一枪后,他们都来不及填装好第二枪的弹yào,溃兵们就已经冲到了他们身前。而弓箭兵的shè速虽然快,可是平直shè箭的他们最多只能威胁最前面一列,溃兵中间和后面的人可没谁理会他们,在身后骑兵屠刀的威胁下,就是前面的溃兵不愿走,中间和后面的溃兵也会推着他们不由自主的往前涌……

最外层的溃兵冲散了下一层的溃兵,没有了阵列的依护,零散的清兵如何会是骑兵的对手?在五百铁骑的轰然冲锋下,更大范围的清兵阵列崩溃了。姬延良、姬仲良不会穿chā那些细微的阵列缝隙,那样虽然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战果,可也同样有着无数倍的危险,现在的他们只需驱赶着溃兵去冲击着清军的一层层阵列就行。

呐喊声,呼叫声,马蹄奔腾声,刀枪劈砍刺入**的噗嗤声,鲜血从体内喷溅的嗤嗤声……

五百铁骑突然间赶到了骑兵的真谛,自己似乎就应该这样无谓的冲锋着,驱赶着,又将前方敢于阻拦的敌军全部粉碎击破,杀穿敌人的每一道阵线,将他们彻底搅成了粉末。

巨大的战果不但姬延良、姬仲良那五百骑赶到无比的快意,连梁纲这里剩下的五百骑都觉得血气沸腾,心中一股狂野的呐喊在涌动

“杀——”梁纲举起了那把九环钢刀,红巾军做大后有人提议他换一把兵器,毕竟九环钢刀听起来就有一股‘匪气’,可他从没有理会,现在手中依旧在握着这把伴随他而来这个世界的九环钢刀:“冲阵冲阵”

又五百铁骑从右翼东侧杀来,被左翼溃败sāo动全军的清兵不待梁纲等近身就已经隐隐显出了逃溃样子。

“轰轰轰——”大炮适时的响起。

可这了隆隆炮声并不能阻挡五百骑兵的脚步,半刻钟后,右翼清兵奔滚如cháo的想着大阵的最中间压过,在梁纲、廖勇富的领兵冲击下,右翼的清兵不出意外的崩溃了。面对着滚滚铁流一样的攻击,他们只坚持了不到半刻钟就决定了清军大阵的最终定局,这一仗富纲败定了

“怎么办?怎嘛办才好?”富纲本就不是军将出身,这样的局面他根本就掌控不住,更别说里力挽狂澜,救三万余清兵于水火了。

见情况如此恶劣,他只能无助的傻眼、呆愣,而发不出一道有用的军令。

“大人,快下令后军撤退吧。”中军急向富纲提议,如今这样局势,就算是孙子在前,也没有办法扭转,只有乘着崩局还没扩大到全军,让部分兵马主动退出。就比如还未受到影响的后军,然后中军台下这一部分人马也能跟着退出,如此还可以保存下一部分兵力。而如果还继续这般与红巾军纠缠下去,等到城内的一团回过神来,陈虎必然下令出击,那样的话清军就是全军大溃,再无一点缓和的余地了。

富纲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整个前军,大半个中军,两万兵力和所有的大炮啊,就这么的舍去了,就算是断臂求生,那也是心如刀割。

城头上的陈虎等人看的眼都傻了,三万多清兵竟然如此不可思议的败掉了,真是令人膛目结舌。

一直与城内炮队进行着jī烈炮击的清军前军这时候也慌了,他们虽然还保持着一个整齐的圆阵,可是红巾军收拾掉中军之后,只要赶着溃兵往他们一冲,再整齐的圆阵也是不堪一击。

是现在就跑还是一直坚持下去,邓士善拿不定注意了。

“大帅有命,后军速撤——”

这个时候,一道军令传到了后军。

安巴灵焦急的神sè猛然一变,‘嗒嗒……’马蹄声响起,一抹白亮的刀光在传令兵的眼前瞬间闪现。

愕然,后军清兵惊喜的神sè刚刚在脸上闪现,这抹愕然就紧跟着在他们脑海里升起。总兵大人怎么杀了传令兵???

“敢有luàn者,如此贼”安巴灵大声嚎叫着,也不知是哪个hún蛋带出来的传令兵,不到自己跟前就大声叫出这样有歧义的话,真是一刀斩了他都是轻的。

手握在带血的腰刀,安巴灵怒目注视着四千人不到的后军,他这一镇在瓦窑镇损失不轻,眼下就只剩下这么多人了。“逐步撤军逐步撤军哪个敢luàn,杀无赦”

“速撤”简直就是在找死,你这速度一上来,哪还是说停就停的下的?非全军大luàn不可,跟兵败溃退有什么粒两样?

安巴灵有他自己的考虑,但富纲也有富纲的顾虑,非军伍出身的他根本不可能在眼下紧急时候还考虑的如此周全。他传下的这道军令,实际上想要表达的只是一个意思——后军全军编制不luàn的迅速后撤

可惜富纲又怎会知道普通一清兵在此时此刻心中的急虑?非是安巴灵迅速震住了场子,恐怕他的后军现在已经luàn成一团的向后争相逃命去了。

“杀啊——杀啊——”高昂的喊杀声从扬州方向传出,城méndòng开,陈虎带领着一团全部战兵汹涌的向着清军前军冲去。

邓士善眼睛中闪过一道挣扎,是决死抵抗还是先走一步呢?以他前军的实力,缺少了大炮助阵的一团不见得就能顺利的拿下,自己下令迎战之后,大炮轰击还是有相当的把握挡住一团的。可是后果也要清楚,自己挡是挡住了一团,却也没有了先走一步的机会,只要稍一拖延,中军的骑兵营就可能驱赶着溃兵向自己从来,那时候是万万挡不住的。彼时再逃,难度可就大大增加了。

“撤,撤——”邓士善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招呼了自己的亲兵掉头向西蹿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是保命要紧

邓士善这一逃完全是要了清军前阵的xìng命,本来就惊慌不已的前阵清兵彻底丧失了士气,绝大部分人是转身就逃,连同最中间的炮兵都一样。而此时可悲的是,不少大炮的炮筒里都已经装好了弹yào,他们只要用烫红的铁棍在火绳上一戳,轰鸣的炮声就可以给一团很大的伤亡。

城内的炮队也已经停止了轰击,一团将士踏上清军前军的阵地,能看的就是清兵们争先恐后的逃跑背影,以及阵地上炮战中留下的一具具尸体。有残肢断臂,有尸山血海,一股股血腥味中,还有阵阵的呻yín声和哭泣求饶声。

“跪地弃械者不杀。”看到战局已定,梁纲大声的叫出红巾军战场上常喊得口号。南下的战场上,在这句口号下投降了两万多清兵,而眼下的扬州城下,预计投降的清兵也绝不会少去一万了。

疲惫不堪,或是完全没有抵抗意识和胆气,逃无可逃的清兵,纷纷跪地投降。

骑兵营的将士分成三五十人一队,策马奔驰在战场上,散成一个大圆,套住了其中的所有清兵。

“林子浩呢,让他召集扬州城的百姓壮丁,过来打扫战场”梁纲看着战场上一片片跪地的降兵,心中是高兴到了极点,他完全没想到这一仗会打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从渡江后到扬州城,梁纲实际上并没有与清军硬憾的意思,他在文峰寺被清军探骑发现之后依旧没有下令全军疾驰冲锋,而是照旧不紧不慢的赶去扬州,那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千骑破万军的神话太神话了,以至于梁纲做梦都没敢去做这样的美梦。就是在下令左翼冲锋时,他也仅仅是想要一个小胜,给守扬州的一团鼓鼓士气。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清军溃散的如此容易,一场小仗打成的大仗,小胜变成了决定xìng的大胜。他现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千声万声汇成同一声的欢呼声从战场上升起,如同天上的雷声一样响彻着整个扬州城,响彻在所有扬州城人的耳边。

同一时间扬州城内不知有多少人发出了一声叹气,然后做出一决定,一段时间内把‘北方’忘掉。

看现在红巾军的气势,似乎一时半会的不是那么好镇压的。

“战果如何?”

梁纲问向喜笑颜开的陈虎和林子浩,后者是红巾军在扬州城的知府,同彭泰一样都是第一bō投过来的那批士子中人。林子浩在安陆府时期做过县长,算是有点做官施政的经验。现在被拔擢扬州知府,固然有些是难以驾奴全府大局,可是历代起义军发家不都是如此,初期施政方面都要经历过现在梁纲这样的困境。

而只要军事上的胜利能够一直保持下去,那么迟早有一天会有‘官才’投来的。

“将军,此战我军一共收降清兵一万三千余人,毙杀三千余人,真可谓一场大胜啊。”林子浩是文人不懂军事不假,可他同样也有眼睛。富纲率来的清军有四万,眼下这一局加上三日来清军攻城的死伤,可以说就已经消灭了他们一半。再算上四周逃散去的那些清兵,富纲今日能收拢到一万人以上就是好的了。而且他手下的大炮也全部被端了,而没有了大炮清军连屁都不是。单凭现在的第一团和骑兵营,林子浩认为,都有把握打掉富纲剩下的清军残部。

可以说,清军此次三路围攻之一——北路军已经是不存在威胁力了,扬州安稳如山作为扬州知府的他,当然是高兴万分了。

“将军,清军战场上逃散的败兵很多,一团配合着骑兵营追击合拢,天黑前至少能把俘虏增加到一万五千人。追吧”陈虎的目光却依旧紧盯在清兵身上,他现在不需要去打富纲,而只需要把目标放在散兵身上,就能美美的吃上一块féiròu。

“这事你跟姬延良商量去。”梁纲不打算在介入江北战事了,大局已定下已经没那个必要了。对于江北,他现在更有趣的是扬州城内的反应。红巾军进入扬州虽然杀了一批人,给这些富商们以震慑,可梁纲不相信,清军大军而来的这段时间内,城内就真的没人‘蠢蠢yù动’

“将军慧眼如珠,扬州城内最近几天确实有些动静,警察局抓到了不少逃跑的富绅派回来的联系人,没抓到的肯定也有。不过之前时候卑职已经强令打散了城内所有富绅的家丁护院和盐丁,每家每户青壮家丁不可超过五人,否则以‘通鞑’论处。

现在城内富绅虽然不少,可并没有能力掀起事端。卑职估计,这些富绅跟定有不少人与清兵有联系,但也最多是许诺资助钱粮,做内应他们是没那个能力的。”

林子浩跟扬州的这些盐商富绅打jiāo道了这么长时间,很清楚这些盐商都是什么德行。家族式的存在使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脱离不了红巾军的羁绊,可是在内心底处,依旧是倾向北京的。而且红巾军入主扬州,两淮动dàng不安,也是彻底决断了他们的生意。又哪里会倒向红巾军

之前清军大军南下,声势赫赫,不知道暗中多少盐商富绅对富纲表了忠心,许诺了钱粮。如果真的拿到了证据彻查,就跟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官场一样,一个个全杀了有冤枉的,接一个杀一个肯定有漏掉的。

“找到证据的老规矩办,找不到的就继续留着。”红巾军南面已经进入浙江的jīng华地带了,扬州城富绅盐商的样子,就是梁纲给浙江士绅竖立的榜样。所以,轻易他还不想举起屠刀,面的吓坏了后来人

随林子浩进了扬州城,埋头在扬州日常政务细节之中的梁纲不再去留意陈虎和姬延良等人。

有了自主权利的一团和骑兵营迅速就配合了起来,向着东西两个方向进行追击,一骑兵营疾驰穿chā,一团在后兜底,两三天内就肃清了小三千人的溃兵。而这时候的富纲已经带着残兵败将,汇合了瓦窑镇的三千清兵退回了高邮城。此时的总兵力也只剩下了一万五千兵不到。

特别是丧失了所有的大炮之后,原本稳固之极的高邮城此时也变得摇摇yù坠起来。在第五日,当补充完毕之后的一团、骑兵营、独立二营主力进抵城下后,百炮齐鸣,仅仅一天,富纲就再次损兵折将逃去了淮安。

苏北震dàng不安,淮安惶恐不已,也使得更多的漕丁和百姓涌向了扬州城新设的新兵训练分营。

全部的俘虏被押运去了南京的俘虏营,一万六七千人,使得俘虏营的名下又多了十七个分营。其总人数更是超过了六万五千人。

饥饿,苦训,分化和yòu降,越来越多的清兵渴望着能被收编。就连关押着所有把总级以上的武官的第一分营,都已经有都司级中上层武官叫嗥着投效了。

不过西路战局还未定,收编他们的时候还未到。现在,所有的战俘还都在苦训之中。虽然每个俘虏分营中只有少少的八个教习,一个教员和一个教官,但是有食物做配合,十个人依旧能压制住营中的一千俘虏和降兵。

西路,就只剩下西路了——梁纲。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