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零四章 天地小刀暗棋始起

三百零四章 天地小刀,暗棋始起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零四章 天地小刀,暗棋始起

扬州之役,红巾军以寡敌众,以弱胜强,大捷清军四万。\\. 首发\\瞬间天下震动

恍然间一股明悟升起在众人的心头,这红巾军似乎非是那么容易反手抚平的,朝廷有的打了

但是,依旧没有几人认为梁纲会逆天成功夺得天下,即便红巾军打着的是‘恢复汉家山河’旗号,南京城也早早的就开始强行去辨,可是天下读书人百五十年前就已经折断的脊梁,又岂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口号就能重新立起来?

他们的眼中。满清已经是正统了,红巾军的口号虽然令他们心生戚戚,可是大势如山不可逆转,现在的红巾军也仅仅是火器犀利,仗之呈一时之快,都是小道也,小有气候罢了。

即使立足南京,也只能与清廷争一时的长短,坐拥天下的满清王朝终究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只是时间上有短近罢了

不过即便是仅仅小有气候,这影响力也不是可以忽视的。扬州大捷之后,梁纲就猛然间发现,自己手下搜罗的那些读书人,愿意投效的猛然间增加了许多,更不用说大受震动的西路军停止攻势了。

或许是真正意识到了火器的作用,原本yù集结一处汹汹而来的六七万清军jīng锐驻足皖赣,前锋于安庆停滞不前。而他们后面的,重新逐渐起来的南昌兵仗局、火yào局,武昌兵仗局、火yào局,甚至是安庆的兵仗局、火yào局,连同长沙的二处军火重地一起,全都疯狂的铸造起新式大炮来。

而所谓的新式大炮就是满清从俄国人那里学来的俄式大炮,并且乾隆下令还在北京改建火器营,全营尽数淘汰鸟枪和抬枪,把这些早该扫入历史博物馆的火绳枪尽数废去,而新装备的就是俄国制式的前装燧发火枪。

编制超过七千五百人的火器营,改组之后不但全数补充了原来战殉的却空,更将战兵人数扩大至了近九千人。

其中炮甲由八百八十人,扩至一千五百人,淘汰了原先配置的子母炮和大将军炮,全改做俄式大炮,总数达七十余mén。

火器营若重新编练训成,对红巾军的威胁力自然大涨,但是清军北路军南下几乎刮走了山东、河北所有的大炮,连镇守北京的大炮都半数随了去,以眼下景山炮场的产量,全速开动,想要补充完火器营炮甲,那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若算上冬日的拖延,可能达到三个月都说不准呢

至少火器营今年是别想出动了。而且除了火器营外,北方余处也不是不缺大炮,至少眼下的淮安就急缺大炮安心。从北京传来的密报,乾隆已经调集了二三十mén俄式大炮急速南下淮安,运河之上非是运炮船防守严密,无可乘之机,津京的人都想要动手nòng沉它们了。

除了北京的景山炮场外,河北、山东以及东北的兵仗局、火yào局现在都开始进行人事调整和技术革新。虽然效果如何还不曾得知,可是可以预见,明年开chūn之后,江北的战局将再会风云聚起。

可惜,红巾军现在兵力还是微弱,顾着了南方就顾不了北,否则的话趁此大胜之际,挥师北上杀到山东甚至是河北都不成问题,而不像现在仅仅驻足于高邮城。

西面的战事趋于平静,北边的硝烟也逐渐散去,红巾军现在唯有南方还依旧炮声轰鸣。自从扬州大捷,北路无忧之后,在继续南下和回师北返间徘徊不定的南路军再次高举战旗,向南征伐,受梁纲的令下,张世龙代为南路主力军的总指挥,大军高歌而下,轻易地夺取了绍兴、金华、严州和宁bō四府,现在分成左右两路兵锋,已经探入了临海的台州府和临江西的衢州府。\\??WW.. 书mí群2∴⑴㈨⑸\\

绍兴是魁伦败兵撤去的地方,初起兵锋张世龙还以为会有一小仗打,可谁知道前锋四团还没杀到山yīn城下,魁伦就继续南下逃跑了,而且这一跑是直接逃去了福建。

绍兴知府也是临阵脱逃,第四团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绍兴,而且与初开始在南京、松江不同,红巾军在绍兴府的统治极为顺利,甚至可以说,除了一些居家逃亡和顽固守旧的官宦家族外,红巾军的统治几乎都没有遇到反抗。

张世龙很是不解,可柳衡言却多少有些领悟。官场出身的他,对于明清以来愈见兴盛的‘无绍不成衙’之说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他之前只是一绿营武官,而不是地方父母官。

绍兴地处江南富庶之地,文风鼎盛,读书人居多,且素养高、苛细jīng干,有善治案牍等特点。如此特xìng之人,科场上不能出人头地,却可皆适宜作幕为胥。

绍兴人之所以不远千里入都为胥,却又与绍兴人不恋乡土的乡风和当地人多地少的经济状况有关。明朝时候王士xìng的《广志绎》就说:“绍兴、金华二郡,人多壮游在外。如山yīn、会稽、余姚,生齿繁多,本处室庐田土,半不足供。其儇巧敏捷者,入都为胥办,自九卿至闲曹细局,无非越人。”清代沿明朝旧俗,情况依旧未改。

梁纲并没有在绍兴布置一个暗点,可是不用他多加布置,单单是他大规模的启用师爷出身之人入红巾军政fǔ为官,这一点就足以收买到五成的绍兴人心。

剩下的五chéng人心,除去少量的死心塌地倾向满清的外,又加上举家逃去的那些,剩余的人众又有几个是敢不畏生死的正面红巾军屠刀的?

这般情况下,红巾军入主绍兴自然是顺风顺水了。

虽然现在绍兴府内并无几个前来政fǔ投效的,可是只要时间一长,红巾军地盘一直稳固,那梁纲早晚会尽收绍兴民心的。毕竟再文风鼎盛的地方,科举考场上出人头地的与名落孙山的人依旧是不成比例的,前者始终是小数。

……

广东。

距离南京虽有千里之隔,可是红巾军的名声传到这里依旧用不着太长的时间,尤其是扬州大捷的消息,更是像风一样刮过整个东南。不管是近在香港的郑一,还是远在外海的郭婆带、梁保等人,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心神震动的同时,这些人也第一次认真考虑起自己的前途了,当日陈广亮的招揽,似乎也不是不可为的……

红巾军剑指江宁开始,到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陈广亮招揽海盗的计划却完成的寥寥无几。

郑一还好一些,心中有点野心,而且之前随叔父在安南经历过一点官事,面对陈广亮的招揽,虽然还未曾答应可已经动了心,只是一时还不确定梁纲是否能成事,不敢轻易下这注宝。

但对拿下郑一,陈广亮已经有了七分的把握,除非是红巾军在南京突然大败大溃,但看形势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可是除了郑一意外,余下的六人却都摇摆不定。对满清,他们自然不会投降,可是归附红巾军,似乎也都有些不愿。

一个多月没有确定消息,陈广亮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如今扬州大捷的喜讯又传来,少思片刻,陈广亮当即决定暂凉一凉郭婆带、梁保等六人,转而把目标投向jiāo往并不深的朱濆。

朱濆,福建云霄岳坑村人,生xìng强悍,有胆略、讲义气。其祖父时家中就从事海路商运,到其父年轻时更拥有了自家的造船场,生意越发富达。其父生有二子,长子即为朱濆、次子为其弟朱渥。

朱濆少年时跟随父亲造船或运输,长年往来滨海地区。乾隆三十七年,年岁二十三岁的朱濆已就已经组船队出海,后更被公推为船运帮主。

到乾隆末至嘉庆初年,朱濆率其组建的海上商运船队,与濒江地区有商运历史传统的中小船商、渔夫、舵手、船工等合伙,集资自立机构大造运船,发展自己的船运队伍。

开始主要是贩运粮食等农副产品,后增加营运布匹、陶器、靛青、糖、茶、盐鱼等,停泊的港口有福建的马尾、同安,广东的南澳、澄海,浙江的宁bō、台州,台湾的鹿港、淡水等,在云霄的船场,漳浦的古雷等澳坞埠头均设司账管理人员。滨海一些谋生无路的贫民和无力自卫的小船民、船夫等纷纷加入,有的为挣脱地方官府的敲榨勒索而入伙,有的为伺机附船渡台而来,船队不觉间就扩大到了三四千人。

满清立有法律,民间造船不得多过二桅,违者立斩朱濆发展海上商运,不但冲破了满清的海禁,更自行建造了十几二十艘三桅甚至是五桅的大船。清廷以一千两白银的悬赏要擒杀朱濆,同时“编制保甲,严杜接济”,连卖水果给朱濆船队的都要获重罪。而东南濒海村民仍密切配合朱濆进行商运,为避过饷关的水上巡缉,约定用小船驳货到挂有标志在桅杆的船上,以及时jiāo接。在福建的云霄、漳浦、马尾和广东的澄海等地,朱濆与群众都有密切通往关系,替其采购土特产和运销转售外来商品。而且一些地方绿营清兵也与他有jiāo往,实是伙同朱濆贩运互利。

清廷十多年前就称朱濆为“江洋大盗”,极力进行海上剿击。朱濆为保护自己,建造的巨船上也都装置武器,增强自身商运中的自卫力量。从乾隆四十五年开始,清军东南各省水师多次围剿朱濆都未能将其船队击溃。到了乾隆五十九年,清廷起用云霄籍授处州守备、识水务的陈名魁,调署为金mén游击,镇守铜陵,卡住云霄出海口的峛屿、岱嵩、古雷等地,但仍不能阻断朱濆船队商运及与沿海民众的来往。

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朱濆这支迥异与各路海匪海盗的水面力量依旧往来于闽粤沿海。

陈广亮到广东的时间还短,几年来虽然在各路反清组织中声名大噪,可也仅仅是反清组织中,别的领域上介入的依旧不深,就比如说朱濆,双方间也仅仅是互听声名,并无太深的jiāo往。毕竟他来广东是为了结jiāo各路反清力量而来的,像朱濆这样受了清廷十多年的围剿还依旧不肯公然造反的人,他之前都有些看不起。

不过现在,也是时候把他拉上船了。朱濆xìng格上虽然有些贯妥协,可是手中的力量却相当强大。比之赤红旗跟红旗帮也不见几分弱势,对比郭婆带、梁保那些人,真实实力更是要强上一筹。

而且朱濆还同洪老四、吴维四两支海商商运船队有联系,真要是说服了,不但自身实力大增,连郭婆带、梁保等人也要受之震动。

嘉庆元年十月。台湾凤山郑光彩、淡水杨肇、嘉义徐章,伙同汪降、李南、蔡光辉、郑化、吴兴、张耸、许围、陈蔚、陈锡宗、吴泰、戴助、胡杜猴、李顺等头领,三地小刀会同日同时起义。

台北义军首先攻占了盐水巷,再攻入佳里兴的巡查署,杀死巡查姜文柄。接着攻打盐水巷营汛,于营汛内全歼清兵百余人。台湾镇总兵爱新泰闻知,会同台湾府知府吴逢圣,率领弁兵一千余人来攻,于第二天夜晚赶赴盐水巷。两军夜中相遇,战斗十分jī烈,双方各有伤亡。

台南义军同样涌起,台湾道遇昌恐爱新泰首尾受敌,再派兵五百余人,与台防同知延青云、台湾府知府吴逢圣雇募的“义民”千余人,前往盐水港接应。到第三天日黎明,起义军三千余人bī近清营,爱新泰带领清兵抵御,双方相持不下。这时陈锡宗策马执旗,自东北角率众向清营猛攻,首领勇武起义将士也士气大发,冒着清营的枪炮齐发,攻入了清军大营,是时爱新泰被义军大炮击伤,清军群龙无首,纷纷逃散。数员清军军官被斩杀于阵中。

台湾镇经此一役力量大损,没有大陆的兵力来援,是万难再将台北、台南义军镇压下去。相隔了将近十年之久,林爽文大起义时之盛景于台湾再现。

十月十六日。闽浙总督魁伦焦头烂额之际只得再向两广总督吉庆求援,而吉庆手中的广东陆路绿营,先前大半兵力就已经随着魁伦北上而损失殆尽于浙北,现在仅剩的一些连一万人都不足。

可是台湾事急,心中虽然对魁伦愤怒不已,弹劾其的奏折更是用六百里加急送去了北京,可吉庆还是招广东陆路提督彭承尧督兵六千前往福建。但就是在这个时候,密谋了好久,在广东最先得到陈广亮大力资助的博罗、永安、归善天地会起义告发了。

这次起义是从博罗县开始的。该县天地会首领陈烂屐四家道殷实,然从其父陈华江开始就始终同博罗县另一宗族聂氏不合。偏偏聂家近十年来连出一进士一举人,博罗县知县换了两岔却始终偏聂而压陈。

心中愤恨,陈烂屐随即开始结拜天地会,又因天地会声名太响为官府所关注,所以取谐音‘添弟’为好。几年中陈家父子在县内,发展会众两千余人余人。后陈烂屐与陈广亮结上了关系,在陈广亮的大力资助下,添弟会更是迅猛发展,截止到起义前,在博罗、永安、归善三地会众已经超过了万人。

陈烂屐受陈广亮钱财资助越多,对陈广亮的背景就越发的畏惧,最后在五十九年秋时就投效了梁纲,知道了化名陈永明的陈广亮身后所有的底细。而如果说蔡牵是梁纲在东南水面上的力量,那么陈烂屐就是他在东南陆地上的力量。至于台湾的小刀会,陈广亮虽然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可毕竟比不上同在陆地往来密切的天地会。

几年的储备,陈烂屐在陈广亮的遮掩下,潜买硝磺,配制火yào,打造军器,铸造大炮,并制有大小赤红布旗数十面,可以说是准备好了一切。

陈广亮把目标转移向了朱濆,那就要用最好最有力的形势去说服他,所以也没有了顾及,先后下令台湾小刀会和博罗天地会举动起义。反正这个权利,梁纲在攻占南京后就给了他,要他适时而动。

十月十六日,陈烂展在博罗羊屎山罗溪营率领天地会会众五千余人树旗起义,截至义军攻取了博罗、永安、归善三县后,部众已经有了万余人之多。

没有足够的红布制作战衣,义军就皆用红布包头。大旗上自号红巾军独立第三营,天地会骨干张锦秀为副营长,其父陈江华为后勤中队长。

博罗天地会起义的消息传到广州,吉庆是大为震惊,严厉申斥地方官员说:“(陈烂履)聚集至万余人,制有号布器械,其蓄谋已久。该管府县及营弁,竟毫无察觉,所司何事?”

可是吉庆再恼怒也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他手下没兵了。剥去了彭承尧的六千人,他手下只剩下三千人左右的绿营陆兵,还分布在好几个州府。博罗就在惠州府最南,距离广州府只有一步之遥,上万义军就近在他眼前,可他手中却真真的没兵前去进攻了。至于镇压,那就更别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