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零九章 劝降定海被弃武状元

三百零九章 劝降定海,被弃武状元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零九章 劝降定海,被弃武状元

十二月。== . 首.发 ==长江一线大雪飘飞,寒风朔朔。

但福建东南却还是一片温和,十度左右的天气,动兵完全不用嫌冷。

梁纲也正是这样打算的,新建的六个团,放了四个给张世龙,另外两个,一个拨给了南向阳,一个拨给了陈虎。

四个新编主战团有两万三千余人,陈虎自己的第二团,柳衡言的第四团加贺图尧的炮团,三部汇合也有一万四千人,总兵力三万七千人的红巾军再举南下。

被困了圈了那么长时间,出放出来的清兵俘虏们现在士气正是旺盛、高昂,加上二团和炮团的凶猛炮火,福建当头的福宁府当即被破,五千书麟新组建起的清军两日内全部被歼,没留下一点悬念。

东南战火再起,就再也不是一个省的事了。书麟收回他放在南路防备独立三营的几千新军,把陈烂屐的压力全jiāo给了吉庆,自己全力固守起了福州,因为福宁再往南,接着就是福州府。

到任旬月来辛辛苦苦才建立起的一万多绿营陆军,转眼就折损了一小半,书麟得报后痛心不已,却也只能期望着外省的救援。

是时的广东,吉庆也跟书麟一样新招募了上万新兵,而且还招来了广西的兵马,加之从英葡西等国商人手中买来的七十多mén大炮和两千杆新旧火枪,实力远比福建要来的雄厚。

可是问题又有一个,无论是火炮还是火枪都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cào练好的,吉庆也根本没请外**官来训练部队,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根本就练不出一支强兵来。

只是吉庆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关键点,而是还照旧认为有枪有炮实力就强了。在第一批五十mén大炮和一千杆火枪到手后,他组织新军训练了半个月就开杀进了惠州。跟独立三营的主力绞杀了半个多月,却根本没有打动独立三营的根基。军队素质还依旧一塌糊涂,战斗力都还比不上广西来的那万把兵。

不过即便是这样陈烂屐的压力也很大,非是得梁纲令,水师诸营火速调集了几十mén大小炮和一批老炮手加进了独立三营,更组织了三千军入城守卫,可能现在的惠州城都已经失守了。毕竟独立三营的红巾军素质也一样低下的丢人

被吉庆牵制了主力的独立三营,这一个月来也是因此才不能向北(福建)再迈进一步。不然的话,书麟的这一万多新军怕还没有组建好,他们就已经打到闽北了。

福建告急,广东自然出力。江西新任巡抚爱新觉罗.崇尚也急拉着自己新组建起的赣军兵分两路,一路出武夷山,经邵武府入延平府,然后再经延平进入福州;另一路则走广信府(江西),兵锋直指衢州,chā入浙江中部。

同时冒着大风雪,长江一线也就是安徽的清军jīng锐也开始调动。

梁纲一点都不惧,西线一时半会的根本打不完。不说南向阳已经补充了一个团,就算是不补充,大冬天的举兵来攻池州,清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克的。

而至于衢州的江西兵,留在浙江不动的第五团也不是白吃饭的,仙霞关一堵,然后军力囤积江山县,任由赣军来折腾,也进不了浙江内部。而穿chā进去的小股兵力,如今各府县的守备中队、大队也都可以出来活动活动,甚至必要时候梁纲还可以把骑兵营派出去。总之,崇尚的兵是对浙江构不成实质威胁的。

就在再次开打,热闹纷呈的同时,梁纲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定海。

定海,舟山群岛一县者。\\??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开始设“翁山县”。广德元年(736)被撤废县治。北宋熙宁六年(1073)再次设县,更名为“昌国县”。元初升县为州。明洪武二年(1369),改州为县;洪武二十年废昌国县。至清初,先后两度迁民。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设“定海县”。

鸦片战争时期,这里曾发生过两次保卫战,前者县令姚怀祥、典史全福、总兵张朝发,后者葛云飞、王锡朋、郑国鸿,等人具亡,堪称英烈。

定海镇,浙江清军诸镇中水军第一。因为舟山群岛不仅是浙江渔民传统的作业渔场,更有大小一百二十七岛屿,其中可居住人者甚多。为了防止海盗、海匪做巢,定海镇自然是水师为重。

可惜,南京一战,定海镇实力折损严重,一逃再逃的李长庚、詹殿擢两人跑到定海这里也算是扎下了根,再也逃无可逃了。

可是梁纲对围剿这里却感到甚是棘手,因为除了自家的水师营分散、缺炮外,詹李二人的残兵败将以及温州镇战败的清军总兵魏大斌也率残部一千多人战船十余艘逃到了这里。清军两方相加总兵力接近三千人,又占有熟悉海道的优势,以水师营现在的实力就去围剿,实在不是易事。

梁纲当时决定暂时缓一缓,而这一缓就缓到了现在。

如今水师一营兵马重整,大沙船虽然没有增新,可护卫船却增加到了四十艘,除去去安徽的八艘(另有一艘定江号),扬州的四艘外,余下的二十八艘护卫船和三艘大沙船,以及宋连生已经增多到了十艘的铁甲船队,全都安装上了新的大炮,巡逻于吴淞水面。且船队中战船的配置已经改变了原先的那种护卫船一船两炮或是一炮的设置,拆除了chuáng弩火箭而增多了四个新的炮位,左右两弦各两个,前后船首船尾各一mén,每艘护卫船载炮六mén,而chuáng弩火箭则只留下了两架。大沙船上和铁甲战船上却还是保持一样,因为前者载炮已经到了排满的地步,后者被制造出的本身就是近身ròu搏,现在又怎么可能拆掉近身ròu搏的利器,而增强远攻呢。

配置上新铸造的一千六百斤重炮(十二斤炮弹)和两千斤重炮(十六斤炮弹),水师一营现在火力威力是大增大盛。加上新纳的识得定海海道的浙江新兵,水师营进攻定海的条件已经准备齐全了。

说实话,非是要就近打定海的主意,梁纲都不准备增加铁甲战船了,那东西物资消耗也算不了什么,可对火箭的储存要求就太苛刻了。

红巾军初起兵时,生产的火箭都放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发shè出去。所以火yào的近水cháo湿问题因为种种原因的遮掩就一直都没有纳入梁纲的眼睛,直到大军打进了南京城,水师营因为大炮被调离而有一段时间‘放马南山’,如此到了进攻杭州城的时候,随军的水师战船也一度被派上了用场,十多支火箭被发shè出去,梁纲等人却愕然发现只有三分之一的火箭还保持着原来的杀伤力,余下的非是威力锐减就是直接冒黑烟,甚至有两支根本就是哑了火

大惊之下梁纲连忙下令水师战船撤回,以调查查看究竟何种原因。最后答案摆上梁纲面前,这时他才直到原来是火yào近水受cháo了。

如果是密封的火yào桶,加之颗粒化火yào自己的隔cháoxìng,那么在战船上放个半年十个月还依旧保持威力,该是不难。可是火箭却都是敞开着的,外面包裹着一层麻布(不敢用绝水易燃的油布油纸)lù在外面每时每刻都在受着水汽的侵蚀,这么长时间下来,还能保持三分之一数量的威力正常,已经是颗粒化火yào建功了。不然的话,换成是粉末状黑火yào,十有**是炸不响的。

红巾军水师营大幅度消减chuáng弩火箭而增设大炮,其根本原因就是在于此。毕竟红巾军先前在内陆,之后东来这一路上都没有经历雨季,如果换做明年夏季或是梅雨季节,就真该是头疼了。所以现在的铁甲战船,看起来只是增多了四艘,可却是真真切切的四个麻烦

十艘铁甲战船,梁纲都准备不再去增加了。依旧就是增加也是铁甲炮船而不是铁甲弩船。

大军南下,第五团戒备江西,可梁纲手中还有个近卫团,以及空出了手来的警备团,再配以水师营,扫清定海不在话下。

所以把目标转向定海,梁纲也就开始了对定海的攻略。这第一步不是出兵,而是出说客。要是能说降了詹殿擢三人,梁纲就不用再兴兵了。

向清军派出说客,这还是红巾军第一次的。梁纲之所以不武力先行而出说客,还是因为定海水道太过复杂,水师营虽然有能力dàng平清军二三十艘战船,可是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如果能够避免,当然就是最好的了。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定海清军的三首领中,魏大斌,广东长乐县横陂人,也就是嘉应府人,现在已落入独立第三营的手中。

李长庚,字西岩,福建同安人。与蔡牵、陈化成这都是老乡。詹殿擢,福建平潭人,平潭也就是在福州治下,红巾军现在兵锋直指福州,取下那里指日可待。而同安虽在泉州府下辖,可是距离厦mén距离漳州近在咫尺,现在书麟新军北上,闽南空虚,陈阳打口喷嚏都能把同安拿下,此时三人纳降,可以说是无后顾之忧的,家眷族人的安全都不用担忧。

也正是有这样的底气,梁纲才会生起招降这三人的念头。

当然,这说客也要选一个同样有‘底气’的人。许松年,这就是梁纲的选择。温州瑞安人,字蓉隽,号乐山,身体高大,相貌雄伟,20岁中武举,22岁效力温州水师镇标。清乾隆五十九年,补黄岩镇标左营千总,次年升镇海水师营守备。再次年随定海总兵李长庚入南京,战败被俘。

这人跟李长庚有上下级关系,同温州镇总兵魏大斌也相识,在梁纲手中的所有人中,做说客他是最合适的一个人。

而且现在红巾军、定海优劣态势明显,梁纲不需要许松年多么巧舌如簧,能言善辩,而只需要他把周边局势详尽的给那三人叙说一片即可。如果只是个人,这三人舍弃自己xìng命的可能xìng很大,许松年也是ròu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可要是算上他们的家人族人,就不信三人真能舍家弃亲

“大人,现在红巾军有九姓渔户做引导,舟山什么样的水道、险处能难的倒他们?大人家乡亦在广东红巾军兵锋所指下,今日不从,明日就会为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许松年劝降李长庚的话很bāng槌,如果梁纲在一边听着,动漫的话,脑袋边肯定会挂着一颗大大的汗珠。你这是好好劝降该说的话吗?后面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威胁?

李长庚却没有这样想,因为他知道许松年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是尖嘴滑舌之辈。他不是在威胁自己。

“九姓渔户?红巾军水师营收了这些人?”不理许松年下面的话,李长庚反倒问起了这个问题来。

九姓渔户,清朝的“贱民”之一,世居浙东,也就是杭州湾一带。相传是元末陈友谅部被朱元璋战败,其部将陈姓、钱姓、林姓、李姓、袁姓、孙姓、叶姓、许姓、何姓九族子孙,被明廷所贬,生活于浙江之江河水上,以打渔、运载为业,兼事娼ji,禁止改从他业和登岸居住。他们的主要活动范围就是在舟山群岛,而落脚居于江干水面。

乾隆三十六年,清廷曾谕令浙江九姓渔户照乐户、丐户一体报官改业后及四世者,准报捐与应试。而历史上直到清同治五年(1866年)才呈报上司批准:“裁九姓渔户,准令他们改贱为良”。

陕西乐籍、北京乐户、广东疍户、安徽伴当、绍兴惰民、苏州丐户、九姓渔户等等,都是‘贱民’。

“大人,红巾军不分贵贱,在水师营投军的九姓渔户怕有千人之多。现在水师营兵力充沛,大造舰船的同时还特意组建了一个陆战大队,转泅水登陆之用,有五百人之多,配属的炮兵、火枪兵一应俱全。”许松年嘴巴不把mén,知道的什么都说给了李长庚。而到底是没经验,无意识中说漏嘴的,还是特意讲给李长庚听的,这就只能问许松年一人了。

“来人,把他给本镇押下去。单独关起,非我军令,任何人不准放见。”李长庚皱眉一挥手,大声命令中几个戈什哈上前就扭住了许松年,押着押了下去。而许松年这个当年的武举人却连反抗一下都没有做

“九姓渔户投了红巾军,这下可就真的遭了。”李长庚喃喃自语。

舟山群岛海岛密集,水道众多,稍微不注意就可能走入岔道。李长庚等人却是熟识水道,与红巾军jiāo战,yin*水师营战船驶入岔道或是暗礁之地,都是轻而易举。可现在九姓渔户进了红巾军,那水道地理就丝毫难不倒红巾军了。这方面,九姓渔户比之定海清军只有更熟悉而不会有陌生而撇开一切单凭真实实力硬碰硬,以定海的这二三十艘战船加上其余的几十艘小型快船,根本就不是红巾军战船的对手

“自己该如何是好,该如何是好?”李长庚苦恼的双手抓头,坐倒在了大案上。

安徽,池州府。

就在梁纲派人说服定海清军的时候,南向阳这里也来了一个人,同许松年担当的任务一样,他也是一个说客。

“哈哈,锡符兄,来来来,咱们再喝一杯”南向阳举着酒杯就往上碰,“今日能再见兄长,小弟实在是高兴”

酒桌,南向阳的对面,黄瑞一脸苦笑的看着南向阳举到眼前的酒杯,“唉……”心中暗叹口气,认命的点了点头,也举起斟满了好酒的酒杯往上一迎。“砰——”一声清脆的瓷响后,黄瑞仰头干下了这杯

黄瑞,字锡符,号辑堂。祖籍二十一都金溪(江西)。先祖文填,入赘邻乡张村周氏,遂家于此。其裔与坑西同宗常相往来。

黄瑞少年时,求学于遂昌,为邑庠生。及乡试。始由江山举荐,清乾隆四十二年中武举人,继于四十五年中武状元,授头等shì卫乾清mén行走。是年补甘肃乌鲁木齐中营参将,管理口外屯田,以政绩卓异,特升湖南长沙协副将监试武闱。嘉庆元年补湖北宜昌镇总兵。

他与南向阳是同一年的武科出身,有些sījiāo。如果比清廷武职,黄瑞这个武状元比起南向阳这个普通的武进士确实是强上不止一筹。可现在南向阳投红巾军了,而黄瑞之前领兵一直在湘赣厮杀,梁纲闹完了湖北,大军东去时他才补了宜昌镇总兵。现在屁股还没做热,就又被调到了江西老家任南昌镇总兵。

红巾军冬季大举进攻福建,江西这边的安生不得。巡抚崇尚一边调兵入福建和浙江,另一边就是想联合安徽的兵马以及西路军主力在池州开上一仗。而在这之前,他派出黄瑞这个武状元兼南昌镇总兵冒着天大风险,赴池州来说降南向阳这个只有少许sī意的同科红巾军重将,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且不说南向阳位高权重,可不可以说服。那就算是他有被说服的可能,也不该派出黄瑞这个武状元出身的南昌镇总兵啊,而且黄瑞与南向阳也没有太深的jiāo情?

崇尚若真有意,也该从郧阳镇残存的些老人里挑选吧?或是找南向阳老家里的一些乡邻。万万不该拿一镇总兵开玩笑,冒风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