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章 老盟友还是有帮助的

三百一十章 老盟友,还是有帮助的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一十章?老盟友,还是有帮助的

弃子,黄瑞就是一个弃子。\\??í群4∴㈥㈠㈧\\

从当初招兵买马最受崇尚重视的南昌镇总兵,到现在沦为被弃棋子,境遇上天差地别,却也是无可奈何。

黄瑞作为江西人,武状元名号使得他在江西省内都颇有声望。红巾军东进,南昌被陷,江西兵马十损其八,虚弱之极。为了尽快恢复实力,新任江西巡抚崇尚就想出了一法,调时任宜昌镇总兵的黄瑞回江西,以他的名号来招兵买马。短日内必可成功

事实也不负期望,黄瑞到任之后一月不到就在全省内招募了近两万新兵,加之崇尚之前招募了和江西原先残存的兵马,总兵力赫然jī增近了三万,如此再连上各府县新组建的乡勇,江西省兵马之盛还要超过原先不少,虽然战斗力不强。

此次红巾军南下攻福建,崇尚立刻就准备起兵,是时召集众将商议,作为头号大将的黄瑞却是面sè难看,隐有反对之意。就是因为江西各镇各协兵马都是新募之兵,悍勇上或许不比原先的绿营兵差劲,可是军训技巧上和号令上差的还太远,此时出兵在黄瑞看来还远不是时候江西没有提督,巡抚兼任。

江西现有的新兵多半是黄瑞招募起来的,又都是老乡,黄瑞当然不愿意看到他们去送死。可是这样一来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触动了崇尚的心弦。

满清立国百五十年来,都是满人掌兵,以压制汉人。随着时代推移,满人、méng人英才渐少,汉人提督、总兵也就日渐增多,到现在为止后者数量已经在前两者之上。

如果是和平时代,或是镇压苗民起义、白莲教起义这样的少数民族起义和宗教起义时期,崇尚都能忍得黄瑞。因为他清楚,黄瑞这样的人物是万万不会投到湘黔义军或是白莲教义军这样的队伍中去的。可是眼下更东边的红巾军却是与两者不同,它是绝对的汉人武装,又明显与白莲教宗旨相异,是纯纯粹粹的复汉兴汉在这样的威胁下,黄瑞这个在全省范围军队内都有着极大影响力的人物,竟然自己提议进攻红巾军的军议中持反对态度,这绝对不是崇尚能够容忍的。

如果不是时期不同,形势不同,崇尚第二天,甚至是用不了到第二天,在当天他就可以扒下黄瑞的官服,寻个理由剥掉他的军权,接在再把他打入大牢。

只是现在形势不是不好么,崇尚即便再恼火再不能容忍,也只得在表面上对黄瑞轻轻拂过这件事。但是在暗地里,打那场军议过后却是在无时无刻不想方设法的谋计策。

而这一计在军议后的第十天终于让他给想到了,或是说是找到了。崇尚sī下里调查了黄瑞极其详细的资料,扒了又扒,发现他竟然与对面的叛将,现今红巾军的方面重臣南向阳是一科武科出身,双方还略有点薄谊。

于是乎一条计策就出了来。借刀杀人不成也可以成功反间计,反间计不成借刀杀人就必可

崇尚让黄瑞去劝降南向阳,如果劝降不成,黄瑞必被南向阳给扣下,他也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除去了这个‘威胁’,并且还可以借此来jī励江西兵的锐气。

可要是劝降成了,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对红巾军有一定了解的崇尚虽然不认为南向阳的反复会让池州的红巾军尽数跟着反正,却也绝对能让红巾军在安徽的防御一溃涂地。对己方的益处就太多了,这般情况下把黄瑞和那个南向阳供起来又有什么不可的?黄瑞已经证明了自己对大清的忠诚,而那个叛逆南向阳,日后再算账也不无不可。==??. 首.发?==如此红巾军南京mén户大开,其南下的主力必定要收回,福建之危就可不战而解。

绝对的大喜大吉

只是崇尚知道,这种可能xìng太小。百五十年来,满清朝廷还从没有绕过叛逆的先例,所以要南向阳反复简直是天方夜谭。

最大的可能xìng还是第一条,黄瑞被南向阳扣下,甚至是直接杀掉。因为南向阳若是拒绝了招抚,还敢放了黄瑞,那绝对就是在给他自己找麻烦。他可是清军出身,受到了故人招抚,竟敢放人走,还是一个堂堂总兵,这不是明白的惹南京猜忌吗?

所以黄瑞回来的可能xìng与南向阳投降反复的可能xìng一样,都是微乎其微对崇尚而言,最好接过就是黄瑞进去说上几句话,就被南向阳命人绑起来,然后一刀砍了。

简直就是一个有去无回的死局,可当这个死局摆在黄瑞面前的时候,他却只能悲哀的认命。毕竟他是忠于‘大清’的。

可是黄瑞并不知道,就在他启程赶来池州的时候,江西清军中已经满是被崇尚安排好的人散布出了‘传言’。传言黄瑞与南向阳的jiāo情如何如何好,传言黄瑞与南向阳一科武状元、武进士友情是如何如何的亲密

崇尚这一匪夷所思的安排,并没有像黄瑞想的那样在军中兴起多大多高的bōlàng,绝大部分的士兵都被崇尚散布的传言给忽悠了过去,而那些嗅觉灵敏的中上层军官,虽然明白不对,心中暗自嘀咕,可是黄瑞毕竟是孤身前来南昌镇上任的。凭借武状元的名号,他可以在最下层的士兵中拥有超高的威望,但是在军官体系中,短短的一两月时间,又能收服下几个人?他的这一启程注定就是一场悲剧。

如崇尚所想,黄瑞这一去并没有再回来,他被南向阳招待了一顿酒后就软禁了起来,南向阳自然也不会杀他。

颇有些心灰意冷的黄瑞没有想着去寻死,隔了没两天他就被南向阳一条孤船送去了南京。

江西兵得知了南向阳的‘背信弃义’之后怒气勃发,士气大盛,虽然下福州的那支兵马告之不及,不等崇尚安排的人把消息传到就已经先一步赶进了福州城,可是出浙江的第二路兵马却是被这个消息jī的心头冒火,在仙霞关,在江山县,心火燃烧的江西子弟大举进攻,其结果当然是图图的损兵折将。

等到他们的这阵火气降下去了,两地江西新兵已经折损了三千多人,加之受伤的人手,三万江西新兵伤亡了超过五分之一。出浙江这一路兵马原本也就才一万人,如此伤亡三分之二,自然是不能再打,而退了回去。

崇尚的诸多举动眼下就这剩下了一个池州战局尚无结果,驻扎湖北、安徽的清军jīng锐冒着风雪纷纷聚集安庆,这一战是一触即发,只等着大雪停下,就要大举进攻。

梁纲得知消息后眉头也皱了起来,如果西路的清军真的发狠的打,安徽的红巾军可能还真的有些招架不住。毕竟人数太少,而且防御纵深不够宽阔,清军越过池州,再拿下铜陵和芜湖,马鞍山矿区就luǒlù在他们眼前了。

梁纲缩回了剑指定海的近卫团,詹殿擢三人虽然扣留了许松年,却也收回了舟山群岛外延的战船,看苗头固然没有立即投降的样子,可也没有再张爪呲牙的姿态,似乎是在观望中……

既然如此,那就先放一放,等到南下的大军夺取了福州,再bī他们表态不迟。而眼下需要应对的还是西侧的威胁。梁纲把近卫团往前一步挪到了太平府,同时chōu调独立一营进军芜湖,就等着清军西路大军开战了。

湘黔大山。

西路清军云集安庆,崇尚两眼冒光的盼望着西路军能一战打进南京城,却并没有看到身后湖广总督倭什布那哭丧的脸。西路大军这么一移,可是彻底出了两湖了。不但如此还卷走了明亮部近半的军力,仅靠余下的兵力,明亮一边防着汉中的襄阳义军折回湖北,另一边再镇压荆mén义军和鄂西南义军,完全是如履薄冰,只要任何一方出事,就是不可收拾的luàn局。而湘南留下的两万多清军,虽然占据了湘黔一带各个主要城镇,但是窝缩在山内的湘黔义军却始终剿之不尽,吴八月顽强的就像是一根野草,再冷酷的严寒也扼杀不了他。

如今最冷酷的严寒已经消退,湘黔清军的主力jīng锐被已经被东西两处战场chōu调,剩下的这些兵马,对义军来说已经是一丝温暖的阳光了。

斩草不除根,chūn风吹又生。得知清军主力真的出了两湖,现在囤积安徽准备与红巾军大打出手后,吴八月迅速活动了起来。湘黔间九溪十八峒的大小苗族头人,心向义军的村寨迅速集结了起来,短短半个月义军人数就又恢复到了两万人规模。虽然还远不能同全盛时期相比,可是已经是一股有威胁的力量了。

湖南、贵州存留的清军,总体实力固然在这义军之上,可是分散在两省广大地区,单个方向上义军总是占据优势的。就在安徽的清红大战还没打起的时候,吴八月就领军重新占了松姚厅。

白莲义军。

与历史上相比,此时的白莲义军不管是襄阳义军还是四川义军,处境都要好出不知道多少倍。

就连实力最弱的,本该早早就被陕甘清军赶进川陕大山之中的陕南义军,现在都坚持了下来。而襄阳义军更是占据了大半个汉中,与川东、川北的四川义军连成了一片。

可惜和历史上一样,小民思想以及出身、见识和眼光等问题都困扰住了白莲义军的发展。王聪儿统和了襄阳义军,本想和四川义军联手南下,一举扫dàng整个四川,以此为基地图谋大业,却因为东乡义军首领王三槐的反对而大军不得不再掉头撤出四川。

王三槐是四川达州白莲教东乡地区的首领,其与达州另一义军首领徐天德一起举兵攻克了东乡县城,这是白莲教在四川全省范围内攻占的第一座县城。之后,王三槐率部转战川东北,几乎控制了达州、太平、夔州三府二十多个州县,被称为“东乡白马”,是四川义军中势力最大的一部。

除王三槐外,徐天德为首的达州青号,包括徐天寿、赵麻huā、汪瀛、熊翠、熊方青、陈shì学等各部;龙绍周为首的太平黄号,包括唐大信、龚健、徐万富、王国贤、唐明万等各部;罗其清为首的巴州白号,包括罗其书、鲜大川、苟文明等各部;冉文俦、冉天元为首的通江蓝号,包括冉天泗、王士虎、陈朝观、李彬、杨步青、蒲天宝等各部。此外还有林亮功的云阳月蓝号,包括林定相、张长更、萧占国、包正洪等各部;龚文yù为首的奉节线号,包括龚其位、卜三聘、陈得俸等各部。这些都是四川白莲义军中的山头。小民出身的义军头领,重视乡土情结,被王三槐的“我们四川地方不犯着叫他们湖北人来糟蹋”口号一鼓舞,纷纷不肯再与王聪儿领导的襄阳起义军合伙。

以至于王聪儿为求发展,只能把苗头瞄向了北边的陕甘两省,尤其是陕西。虽然现在关中远不如汉唐时期富庶,可是若能占了去,到底也是有了根基的。

汉中的南面有四川义军顶着,东面的清军主力又去攻打了红巾军,如此一来无后顾之忧的襄阳义军,北上早早的就提到了他们的议案上。

大雪飘飞,寒风刺骨的时节当然不是动兵的好时候,可是现在清军大举进攻红巾军,汉中东侧的清军被chōu调去了一半,如今湖北的明亮只能勉强镇守住地方,而chōu不出一丝力量来进攻汉中,却真真是他们北上的好时机。

襄阳义军虽然同陕南和四川的义军闹得不好看,但是王聪儿等人在荆mén义军和鄂西南义军诸部中还是颇有威望的。汉中的大军北上,招呼一下那两部湖北义军,让他们适时牵制一下明亮,绝对能让明亮无一丝力量顾及汉中的。

就在川中南北对峙,湖北各守其土,湘黔蠢蠢yù动,陕南勉强支持之机,借着安徽即将开始的清红大战的东风,汉中襄阳义军举五万大军北上陕西,兵锋直指西安。

…………

放下手中的暗营密报,梁纲叹了一口气。“王聪儿……”该怎么评价呢?虽然这样做也是为了她自己的壮大,可襄阳义军选择此时出击陕西,目标还直指西安,到底是帮了红巾军一个忙至少自己现在不用发愁,清廷继续调集jīng锐南下淮安了。

而只要淮安的兵力不继续大规模增加,那么江北就暂时无忧。陈虎手中两团一营,守好江北,不成问题。如此自己也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西路安徽之战了。

再拿起桌案上的一封信报,是安徽寄过来的,前日起安徽雪停。观成一点时间都没耽搁,立刻就发兵殷家汇,大军渡过长江,接着就从官道直指池州府。

同时第二路清军从建德攻打石台,也是走江南。石台位于贵池水的上游,南接大赤岭、大洪岭,是红巾军在池州府防线的最南端。攻克了这里,清军就可以在江南地面上绕过池州城,另快一条进军路线进军青阳,以至池州之后的铜陵。

清军长江水师的尽丧使得他们极度缺少水军,半年过去,两湖一带虽然也从新建立了汉阳水师和岳阳水师,但是凭新建的水师想要胜过红巾军水师营是万万不可能的。在池州,定江号和八艘护卫船的存在极其重要,上下巡江而动,不但彻底断绝了清军顺江而下的可能,还能装载jīng锐对清军后路进行兜袭。而且没有水路运输之利,大冬天里,六七万jīng锐大军单是后勤辎重就够清廷吃一壶的了。尤其是化雪之后。

南向阳知道自己这一战打的是防御战,因为凭靠他手中的兵力想在野战中击溃汹涌而来的清军完全是不可能的。所以,在清军到来前,他向部队下达的命令就是固守。

池州、石台,两点一线,全力固守。如果清军愿意不扫两点,而从小道直chā防线后背的青阳县,那自有另一番际遇在等着他们。

青阳县,九华山就坐落在那里。其西北隔长江与天柱山相望,东南越太平湖与黄山同辉,安徽的“两山一湖”,可是后世的黄金旅游区域。而至于眼下时候的道路吗,就就让清军自己去苦恼去吧

几百兵丁不带补给,穿chā敌后还有可能。而如果是几万兵力在后勤补给不到位的情况下,强行穿chā敌后,那就不是奇兵而是一场悲剧了。尤其是要穿chā的地方还是有山有水。

不要忘了,清军现在还是政fǔ军,如果几万兵马真的敢就食于民,梁纲就算败阵一次,丢了池州又有何妨?那样一来,他赢得的将是老百姓广大的人心。

观成再是无心无肺,他也绝不敢下这样的命令。

所以,红巾军池州的这条防线,虽然前后只有三个点,可是在水路便利的情况下,在地域山水的帮助下,却还是相当牢固的。

野战,南向阳自然不敢掠清军大兵锋芒,可是守城嘛,他手下的一万多兵却还是颇为充沛的。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