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二章 海坛非兵祸而是人灾

三百一十二章 海坛——非兵祸而是人灾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一十二章?海坛——非兵祸而是人灾

江南以及福建,就在梁纲新发布的文书满世界张贴传播的时候,安徽池州府的战事却渐渐消落了下来。^^?网

在福州府攻克的消息传到梁纲手下之后,没过几天定海的事情就告一了段落。无论是詹殿擢还是李长庚亦或是魏大斌,在家乡亲老都落入红巾军之手的情况下都聪明的选择了臣服。

而定海的麻烦一解决,梁纲就移兵西向进入了安徽,本驻扎在芜湖的独立一营更是往前进到了池州,连同平江号引领的又一队护卫船西进。安徽的红巾军不仅士气大涨,更有水陆援军相助,如此相比较他们对面的清军就更是低落了。

勒保、观成当然体会得到手下大军的变化,心知这样下去即便是拼下了池州府,西路大军也将兵锋尽碎,再也无力威胁南京。所以二人sī下里商量,都对继续猛攻池州生出了迟疑。

一纸奏折被六百里加急紧忙送入北京,在乾隆的最新旨意没有下到军中之前,二人是打算偃旗息鼓,暂不进攻了。

北京,紫禁城。

得到勒保、观成联名奏折的乾隆,怒气勃发,八十七岁的老头子一声怒吼震动了整个北京城。可是他毕竟不是愚蠢之人,当然判断的出安徽之战再进行下去的后果是什么。

装备了相当数量大炮的西路清军还没到横扫一切的地步,拿西路军来换一个小小的池州府,这样的赔本买卖乾隆是不会做的。

所以乾隆虽然在紫禁城中的雷霆大怒,却没有冲动的颁下圣旨,严令勒保、观成二人立即进军

“禀太上皇,敌匪城池坚固,火力充足,我军强攻之下即便得手也必然军势大损,于后期谋取极为不利。是以,臣以为,安徽之军还是暂且后撤为好”新任兵部汉尚书朱珪躬身向着乾隆进言,而坐上了皇帝宝座的嘉庆缩在乾隆大座一旁的一张金sè龙椅上,完全成了摆设。

怒气勃发下的乾隆,嘉庆根本就不敢出一丝声

朱珪说的是老成之言,可是老成之言从来就没有顺人心的,听了朱珪的话,乾隆虽然认为是正确的,可心理面也依旧发堵。

一个时辰后这场早朝终于告罢,议出的决议出了关乎安徽战局的外,剩下的就是造枪造炮,往俄国购买军火,全力扩充军中的火器。

满清骑shè为立朝根本,但是现在的红巾军明显不是靠骑shè就能镇压下去的,而且现今的满八旗和méng古八旗中,真正可以骑shè的jīng锐也没剩多少,如此就自有靠枪炮了。

就像天平天国起义中,湘军、淮军、楚军甚至是绿营都从外国购买枪炮,发展军工一样,现在的满清也无可奈何的走上了这条路,而且更加坚决、快速和果断。毕竟比起道光、咸丰这些不肖子孙来,无论是乾隆还是嘉庆眼光都要高出一等的。更别说此时的清廷,还有阿桂这样的大才。

虽然这个大才已经卧chuáng不起,即将呜呼,可是只要脑子还能转圈,这样的人提议出的建议对乾隆和满清来说都是有极大影响力和作用的。

为了剿灭红巾军,可以说满清王朝已经提前六十年发展近代军工业了,只是这效果如果,却还是懵懂两知。

“啪啪啪……”南京大校场。

安徽战局随着清军的撤军迅速归于了平静,近卫团回撤南京,增援部队则留守池州,梁纲心情轻松愉快下,近卫团上下也迅速恢复了往日的日常作训。

作为梁纲的近卫部队,近卫团经过几次补充人数较之成立初已经有了极大地改观,而更为重要的是,红巾军生产出的枪炮军火,无论是北边的陈虎还是西面的南向阳,亦或是南面的张世龙,都是有需要才补给装备,而对近卫团全是全力武装。^^网^e^看?免费?提供?^^

亲卫营扩大到了五百人,骑兵营经过历次大战的缴获也扩充到了一千二百多人。而配属炮营,两个重炮大队全部遍满,一水儿的一千二百斤重炮,绝对超过红巾军余外各部所有的炮兵配置。比如说炮团,虽然它们的一个营也是四十八mén重炮,但是这四十八mén重炮中却也分出了八百斤重炮、一千斤重炮,然后才是一千二百斤重炮,哪里像近卫团炮营,全式的一千二百斤重炮。而且除了两个重炮大队外,炮营还另编了一个轻型炮队,这个大队中只分了俩个中队,却各配了三十六mén臼炮(大小口径比1:2)和二十四mén直shè短炮。火力超强。

除此外的火枪营,也早早不是初开始时的一营编制了。黄三升做了近卫团团长,火枪营三个大队全被打成中队编制,其中三分之一被打算下到了各团做种子,而余下的就在刘显龙和高琼的带领下扩充成了两个火枪营,三千火枪兵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配全武器。

因为三个方面都需要火枪支援,所以现在两个火枪营却只配备了一个火枪营的火枪,二人一支却也都有接触的机会。

近卫团作为梁纲的贴身部队,御林军,那就不仅需要装备好、待遇好,更需要战斗力强。他们的日常作训表,训练成都也绝对在其余各营之上,虽然团里充斥着许多的新兵,但是在严酷严格的cào练下,军事素养却绝对是红巾军一流。等日后打过两仗,见见血后,近卫团就是一支真正的jīng兵

福建,泉州。

张世龙陆战的胜利使得蔡牵和朱濆都正儿八经的有了大陆上的落脚地,泉州府不等红巾军南下的队伍开到,就被陈化成带队拿了下。而随后水师二营、三营的战船全全部集结到了这里,同时两营大队的家眷家属也都在近日内被接到了岸上。

从今之后,他们再也不是匪不是盗了,他们的家眷亲属也再也不用龟缩在海中的小岛上了。重新踏足陆地,光明正大的踏足陆地,这就是归顺红巾军所带来的最直接效果。

泉州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大港,但即便如此二营、三营的战船也将整个港口都排了满。蔡牵和朱濆都没有进城进衙去风光,而是把各自的驻地直接部署在了港口的海关衙mén。二营指挥部几乎都浑作了一团。

他们的压力还是有一些的,陆地上的敌人都已经被扫灭了,可是海上的清军福建水师却还是依旧在。这个麻烦就该是他们的事了。

尽早解决掉海坛清军,只是梁纲直接给二人下的命令。

梁纲亲下的命令二人自然听出,事实上从揭竿而起之后朱濆就已经几次联手蔡牵部试探福建水师了。但很明显,福建水师自知不敌,根本就不出来与两部做直接jiāo战。

现在福建水师陆路根基尽失,区缩于海坛却也同样棘手。因为那海坛就是福建水师主力之一海坛镇所在地。

海坛,是(军)镇,亦是(海坛)县和(海坛)岛,为全国第五大海岛,福建第一大岛。东西宽约四十里,南北长六十里。

从康熙年间的施琅任福建水师提督开始,这里就是清军水师的一大重要基地,百年的经营下来,根基相当稳固,福建水师龟缩于此,一应物资补充和军需船只修理都不成问题。

唯一的缺陷就是海防较弱,虽然红巾军兴起后,海坛镇因北方的威胁而抓紧时间修筑了一批炮台和防御工事,但是到底时间不长久,防御度有限。

二营、三营两部联手,如果死拼硬打,覆灭福建水师还是有些把握的。这比让福建水师溜到了海上,然后再在大海里兜圈子来的强。只是这样一战二营、三营的损失也不会小到哪里去了。所以蔡牵和朱濆才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而直到梁纲发旨下来。

红巾军水师营现在编制多了,每一营就相当于一个山头,虽然山头内部也有纷争,可是从总体上看,蔡牵和朱濆都不愿意自己实力损失太重。不无关他们的忠心,而是人之长情。

不过梁纲的命令一下,二人就直到仗必须要打了。是以,一些本来都藏着掖着的消息和进展也就都公之于众了。

朱濆这边的是陈名魁,也就是他的那个在铜陵镇守防他的老乡。二人本该是仇敌,可随着时间推移,朱濆加入了红巾军,漳州府陈阳也归顺了红巾军,陈名魁这个已经升做金mén副将的人自然就要起一些从没有过的心思了。毕竟他的老家云霄厅就在漳州治下,他的嫡亲家人虽然已经逃了出来,可还有一些族亲和堂兄弟、母族、妻族的人都在云霄,他心中当然会有顾虑了。

这也就为了朱濆找到了突破口,加之朱濆以前‘同流合污’的那些清军官兵,这些日子来他往海坛渗透的还是有些进展的。

而蔡牵这边却是更为的光棍,他找的直接是原福建提督李南馨。

李南馨,广东嘉应长乐县人,武进士出身,和魏大斌是老乡。

嘉应早早的就落进了红巾军的手中,但是若光凭这一点的话,还是很难劝降李南馨的。因为和陈名魁一样,李南馨的至亲也跑出来的一部分,而且本人近乎六十,对清廷忠心耿耿,从没有半点二心。

可是书麟依旧是信不过汉族大员,这不仅是江西崇尚一人的máo病,书麟也同样有,甚至是广东的吉庆也一样。

来到福州之后,书麟一边抓紧扩充新军,另一边就是收缴汉族大员手中的兵权,比如说李南馨。

满人在水师上向来是不中用的,尤其是东南水师,几乎全部掌控在汉族人将领手中。

书麟到任之后,第一个命令就是让水师汇集福州,之后新军初步建立,他才让水师挪到距离福州很近的海坛。虽然用的名义很光大,防止逆匪海贼顺闽江扣入福州。可是一点都摆脱不了抓兵权的xìng质。

随后,书麟就一步步的对水师进行调整,这第一个中招的就是李南馨,在福建战事之前,他接到北京的圣旨,被调去了山东任水师提督。

满清本来只有浙江、福建、广东三地有水师提督之衔,加上个长江提督,四个而已。而现在又多了个山东水师提督,驻地登州,还被赋以大任——杜绝逆匪水师沿海北上。

面子上下的本钱不可谓不多。书麟一开始向北京的提议还仅是让李南馨带提督衔督办天津水师,没想到乾隆会更直接。

福建水师提督被原福州副都统扎乐善暂捏。书麟接着又罢免了海坛镇总兵孙大刚的职务,调去了福州城守城,本还打算把金mén镇的总兵李芳园也换掉,可是时间来不及,而且也没借口。李芳园是福建水师宿将,传胪武进士出身,履历方面极为骄人,以军功累升至总兵,任金mén总兵已有六年,办事干练,且年富力强,根本无可挑剔。

被书麟一干举动搞得军心震dàng的福建水师是好不容易‘挨’到了红巾军南下进攻,这才了事。可是一系列换将的影响还依旧在军中久久徘徊不去。这些日子里,福建水师虽然没吃红巾军水师营什么亏,可是士气却相当低落。

陈广亮出手提了李南馨的几个亲戚,然后jiāo给了蔡牵来运作。近段日子下来,一系列的接触下李南馨态度软化了许多,最近福州倾dàng,他的态度甚至都变成了暖味。可以说,蔡牵虽然接触的人只有一个,但是其作用却无与伦比,而联合上朱濆的‘人’,两方合力就更有把握了。

“非兵祸而是人灾”,一系列的情报汇集到张世龙手中之后,他心中升起了这句话。也不知道海坛事成之后,广东的吉庆会如何反应?是更加坚信不移的‘排汉’,还是‘痛改前非’?

路吉超,广东水师提督。现在和李南馨一样也被吉庆抹下了马,非但如此,在广州将军书敬(宗室)的支持下,之前抵抗独立三营进攻立下了不小功劳的广东陆路提督彭承尧也几乎被闲置。军权全都掌控在了吉庆、书敬二人手中。

可是吉庆还好一些,做过镶白旗méng古副都统,累迁兵部shì郎。前几年调浙江巡抚,闽海渔船赴浙洋剽掠,吉庆在岛岙编保甲,禁米出洋,严缉代卖盗赃;兼署水师提督,还捕获了海盗陈言等认,及临海邪匪李鹤皋,绳之以法。可以说还是经历过些兵事的。

可是书敬呢,袭奉恩辅国公,宗人府右宗人,后为右宗正,寻充yù牒总裁,乾隆五十四年授宗人府左宗正,五十八年授内大臣并总管左翼宗学。完全与兵战绝缘,非是此次形势紧张,广州将军缺乾隆需要一个绝对能放心且听从北京命令的人,他又怎会做到这个要紧位置?

海坛,东进岛。

这里是海坛县最靠近大陆的一个大岛,海坛县全境范围有大小岛屿一二百个,但是像东进岛这样的也绝超不出十个去。

清军在这里布下了一千多人,水陆各一半,都是海坛镇本身兵马。水师是一个营,大小战船十多艘,另有小船、快船二三十艘。陆军也是一个营,都在岛上的营堡、炮台中坚守。

一座炮台外,一里多地的位置处,一个小哨卡。

夜sè茫茫,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天空中点点星光密布,却不见月亮的影子。

哨卡上几支火把,火光照应着一群面sèyīn沉的清兵,中间一人兵头打扮的中年汉子,望着不远处的炮台所在地,脸上浮现出一阵蕴含着杀机的冷笑。

“大人”

“大人”

中间那汉子的威望还是tǐng高的。

“嘿,我算什么大人,现在只是个小小外委千总。”那人冷笑的说着,两眼中再次爆闪出狰狞。

周围诸人都没有出声,知道这是吴志勇的怨气。在孙大刚被贬罚之后,紧跟着海坛镇内他的一些亲信也纷纷被贬。这吴志勇本来都是守备之职了,现在却三贬两不贬的成了个不入流的外委千总,真真是气死人

却也是幸亏扎乐善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孙大刚的一些亲信虽然都被贬罚却也没有直接被抹杀。

扎乐善本来只是副都统,与水师两不相干,威信未立,如果妄加杀戮的话怕转眼间整个福建水师就有人要反了。所以手段虽然jī烈,却也仅是官场手段而已,没动刀子。

只是万万不要小瞧了人心,如果是和平时候,甚至是福州清军还在的时候,扎乐善这般做都可以在水师内压得下反应,可眼下福州清军全部告劫,海坛水师成了一支孤军。这么一来,人心就纷纷动dàng了。

底层人没有李南馨、陈名魁这般的好运气,能与红巾军碰上头,而且李南馨、陈名魁坐下了这般事,非绝对可信之人也绝不会透漏出去。如此许多像吴志勇这样的人,就只能自己下决心豁出去干了。

现在红巾军水师主力已经从泉州移动了兴化,眼看着就要开打了。吴志勇就是瞅准了机会,准备干上一票,不但出口心中恶气,也好为未来做作打算。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