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三章 海坛攻略

三百一十三章 海坛攻略

三百一十三章?海坛攻略

俗话说:人心所望。

~~

/->?~~人心这东西太平时候并不一定就能成灾成祸,可是在luàn世,当有外力介入时,两者相合所迸发出的力量绝对是惊人的

吴志勇身边的人都是他信得过的人,有二十多个,而在这个哨卡的yīn暗看不见处,还有好几具尸体依旧流着血。

“你们听着,炮台里都是我的旧部,咱们只要冲进去,大声一吼,杀了领头的人就可以尽夺炮台。然后再打下右边的炮台,这两个只要夺到了手,东进岛就是咱们的了。港口的刘胜文是绝不敢带兵过来的,这个营本来就是老子带出的,谁敢来打老子?等到明日咱们联系上了红巾军,投奔过去,那日后还能有一番出路。”吴志勇扫眼看着周围诸人,“想活命的,想有出息的,都跟老子杀过去”

不需要说太多,越是清军底层小兵越知道海坛清军水师的困境,人心都要散了,还怎么打仗?周边的二十多个旧部,当下同声应喝:“是”

吴志勇得意的狞笑一声,这就是人,贪生怕死,贪图富贵都是少不了的。不然的话这些旧部也不会只稍微的一犹豫,就下定了心来跟自己干这件事。

前方炮台距离这里只有一里多地,而且深夜中绝大多数人都在睡觉,守夜的少之又少。吴志勇等人都知道清兵是个什么德xìng,现在到底战事未开,夜里不可能守备森严的。只需小心潜过去,出其不意,这座炮台就是自己的了。到时,再喊降了右边的炮台,东进岛就算是握紧在自己手中了。而清军失掉了两座炮台,港口再无内陆依靠,又无力反攻,必然会选择撤退,除非是从海坛本岛调兵来,可是这可能吗?红巾军就在外口等着,一出来还回得去吗?如此自己就是安如泰山。只要日后联系到红巾军,归降过去就是一场富贵。

“都小心些,别nòng出什么大动静”潜行中吴志勇向身后的旧部说道。

漆黑一片的夜sè,给了他们极好的掩护,炮台上守夜的人就算是睁大了眼睛也很难发现有人在向他们慢慢靠近。

绕到炮台的背侧,钩索往上一抛,几个身手利索的清兵飞快的爬了上去。然后下面的吴志勇等人又等了片刻,炮台的一个小mén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自从进去,杀了姓高的,这炮台就是咱们的了。沿途惊动了人,就高喊我的名号,看那个兔崽子敢伸手。”吴志勇猛拔出腰间的长刀,“杀,跟我杀啊——”高声呐喊了一声,便率先冲了上去

“杀啊”

“杀”

就这二十来人,就直冲进了炮台之中,只顷刻间,就将炮台搅得一片húnluàn起来。

“不好,是敌袭”有清兵在喊。

“敌袭”

“有人偷袭”更多的清兵被惊醒后发现不好。只是这些清兵没几人冲上去准备反击,而更大多数的自己就在惊慌失措的奔跑呐喊。

炮台里一二百号人呢,真人人效死,一人一下也能把吴志勇这bō人给料理个干净。

这时候吴志勇也大喊了起来:“弟兄们,我是吴志勇,杀了姓高的,都跟我上”

只是这么一声喊,仅有的一些自发冲上来阻挡的清兵也退缩了。只是扎乐善夺兵权,自然也有一些班底,他带过来的不仅有一些将领,还有一部旗兵。旗兵不善水战,就大多数都集中到了海坛步军、炮台等处。眼下这个炮台内,除了领头的高达是个汉八旗外,还有两个旗兵以及这段日子来他们收拢过来的兵痞。

所以,绝大部分的清兵虽然都在退缩,可还有几个人大喊着冲上来阻挡。只是还没来的及劈砍,就被冲在最前的吴志勇刷刷两刀剁翻了两个一时间仅有的这点人也被震慑住了。

整个炮台luàn成了一锅粥,而在最中心的高达,这时也听到了消息。

“怎么可能有敌袭?难道红巾军开打了?”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些,外面的声音却是越来越luàn,越来越临近。

脸sè急变了几下,高达不敢耽搁,急忙召集了几个人手,匆匆穿戴,就持刀持枪的出了来。

而这时吴志勇已经冲到了。

高达当然认的吴志勇这个前守备,脸sè哗一下变得铁青,却是气的而不是吓的。刚要开口喝问,吴志勇却不由分说,直接举起腰刀杀了过来。

高达哪里会是吴志勇的对手,一合过后吴志勇只把刀锋一转,改劈为削,就直着向高达的脖子而去。

血光闪迸,一颗人头骨碌碌的滚掉在地上,高达的无头死尸也跟着扑倒在地。

“高达已死,谁敢不听令?”举着高达的头颅,吴志勇意气奋发的大声喝着。

顿时,炮台内就鸦雀无声,一二百清兵面面相觑,但片刻后很多人已经承认了吴志勇的地位。

右炮台。

守夜的清兵正披着被子窝缩在垛口睡觉。

突然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喊杀声,大惊一跳的守夜清兵连忙站起,接着就发现是左边的炮台所发出的。

整个炮台都为之一惊,然后迅速通告了炮台的镇守千总。

“这是怎么回事?”邱昀焦躁地想到,“左炮台到底怎么了?”

他派人赶去了港口,可是还没等他得到港口守备刘胜文的回话,就看到右炮台亮起了一大片火把,然后组成一条长龙向自己这边扑了过来。

“炸营了?还是造反了?”邱昀惊悸异常。红巾军可还没打过来呢

“邱昀,老子反了。高达被我杀了。”吴志勇大刺刺的走到炮台下,高声的向着上面喊道。

他相信,生xìng圆滑的邱昀肯定会在两条路中间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是吴大人。”

“吴守备。”

……

……

炮台上的清兵瞬间就认出了吴志勇来,指向下面的枪口、炮口立刻就被收了起。吴志勇之所以敢如此大胆妄为的‘造反’,其底气之一就是他在原先的守备营中,也就是东进岛的这个陆军营里是相当有威信的。

“两条路,你选那一条?”吴志勇不管那些低声细语,继续向邱昀喊道。“就真想跟着扎乐善一条道走到黑?”

邱昀跟吴志勇一样,是在之前的大调动中受到冲击的人。只是他xìng格圆滑,或是说为人jīng明,见势不可逆转就立刻向海坛镇新任总兵刚安‘投降’,所以只被下调了一级,从从五品的守御千总变成了六品的千总。而不像吴志勇,差不多是一抹到底,成了个八品。

只是即便是如此,邱昀也被调离了他原先的部队,到了吴志勇这个守备营中来。

“开mén。”神sè变了好几变,邱昀终是选择下了与吴志勇相同道路。没办法,形势bī人,海坛清军的士气太低落了。

港口的陆军守备刘胜文听到岛内的jī变后,整个人都傻了。清醒过来后迅速就让水师营连夜出快船把消息递往海坛。可是就便是递过去了又如何?夜sè里大队的水师肯定是不能出港的,而到了明天,水师还敢出来吗?就不怕近在咫尺的红巾军了?

东进岛最后的结局就像吴志勇想象的一样,等到了天明,没有大队的清军水师陆勇过来登岛,反倒是港口的刘胜文余部坐上了水师营的船只迅速撤离了东进。

消息被传到蔡牵、朱濆耳朵里时,二人一片惊讶,根本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戏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东进岛,几座炮台、三四百清兵,相对比整个海坛来算不得什么,可是这样的事情却绝对能大大的打击清军水师的士气。

如果说原来的清军水师士气是低落,那么现在就已经是低落到了谷地。距离无尽深渊,也只是一步之遥了。

趁热打铁蔡牵、朱濆二人四目相对,眼睛里都闪过了一抹炙热。

没有再犹豫,陈恒军立刻带领二营一部水师战船挪移到了东进岛,同时接收岛上反正清军。水师二营、三营剩下的战船则全部出击,以雷霆万钧之势直砸向清军海坛防御圈的最南端——南日岛。

南日岛是福建第三大岛,也是南日群岛的主岛。具体较莆田为近,在兴化湾的东面。

早在明朝洪武初年,海盗勾引番寇遗祸地方,为防御倭寇,明廷就在这里设置了南日山水寨。直到清朝,台湾郑氏投降之前,两军也几番在这里发生拉锯战。待到郑氏投降之后,南日岛始终都是福建清军水师的一个相当重要的据点。

红巾军水师兴起前,蔡牵赤红旗横行闽台,作为海道要地的南日岛就一直在进行防御加固。等到红巾军水师兴起,这里的防御巩固就更加迅速了,大小炮台建起了七座,兼之停靠在这里的金mén水师一部,确是清军海坛防御圈在南方的最主要支撑点。

可是再有利的防御,当士兵士气底下时也发挥不出应有的效果。况且蔡牵、朱濆可是出动了二营水师的主力,便是岛内清军水师士气高涨,也抵挡不住这样的压力。就更别说是眼下了。

水师主将为金mén镇一名参将,看到红巾军大兵压境,心知不妙,却也只得硬着头皮顶上。但愿他派出的快船早早驶到海坛,求的援兵。

“轰轰轰……”

隆隆的炮声传出,海面上硝烟弥漫。

后阵的蔡牵举着千里镜,仔细的观察着战斗进展。

就见清军水师战船,主战者尽是赶缯船、双篷船,每艘配炮看起来都不少,至少七八mén是有的。可是同湖北水师初战时清军的配炮一样,战船上的都只是几百斤到千余斤的中小型铁炮,shè程近的只有二三百米,远的也不到二里。和朱濆第三营的配炮水准差不多,但比起蔡牵第二营的船载炮就落后了一截。

广东这边被陈广亮招揽的铸炮师傅,当然比不得红巾军本部的铸炮水平,可是严格化的管理下,以及陈广亮从洋人手中套取的一些枪炮技术,使得蔡牵部的船载炮,比上不足却比下有余。

即便是最早的泥模炮,因为陈广亮要求的严格,铸炮师傅丝毫不敢疏心大意,是以造出的铁炮质量也要比清军的强上一筹,就更别说日后发展到砂模铸炮了。

反正那大炮水准跟清军后来铸造的俄式大炮相差无几,俄国人的技术不高,眼下时候也不比清军强出多少了。清军大炮马蜂窝,更主要的原因是官方管理松弛,而且毫无发展火器之心。

双方jiāo战才一开始,二营这边仗着炮多势众就远远的开火,诸多船首炮瞄准一艘清军战船,一轮炮击,两军间距还有二里多地时清军就已经开始减员了。

蔡牵赤红旗确立之初,走的就是jīng锐路线,其主战船一水儿的都是大船多炮。船队内大小船只比例之小,也就是转跑海上运输的朱濆可与之一比。但是一主业,一副业,战斗力上蔡牵还是能压过朱濆一头的。

眼下陈恒军虽然带走了一部分战船,可是两营联合打战,当头阵的还是二营战船。

无论是炮火的密集度,还是炮弹的shè击距离和jīng确度,二营都要远比清军水师厉害。尤其是在这样正面对阵的情况下,相向而行的清军水师根本就没有遮掩的机会。双方的差距从二营开第一声炮的时候就明显的分出了高下。

双方越来越近,二里,接着进入一里。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的大炮都可以挨到shè程范围了。是以在隆隆的炮声中,不断的有炮弹在天空掠过,然后狠狠的砸向对方,不管是清军还是红巾军。炮弹落在海面上,不断的jīdàng起高高的水柱。有的距离相近的水柱甚至会直接飞溅到了战船的甲板上,海水哗啦啦的一扫,就将甲板狠狠的冲洗一遍。

双方jiāo战的距离在继续接近,已经到了三百米范围内。清军的各种小炮也开始shè击了,而二营这边的威力更大的直shè短炮也开始瞄准了。

二十多斤重的铁弹对于百十吨级的战船无不拥有者极大地杀伤力,对于海战来说,这样的距离,就是在贴身ròu搏。而直shè短炮就是红巾军水师最好的ròu搏利器。

一枚枚铁弹打过去,巨大的威力可以使它们毫不停顿的穿透清军战船的木壳,而打进战船的内部。

那每一发都能带出一片的腥风血雨。

三十二磅的卡隆炮对于欧洲战列舰级别的战船都有着极大地威胁,被誉为毁船火炮。那么相对炮弹重量差不多重的直shè短炮对于清军这种百十多吨的战船,意味着什么就更不言而喻了。

在长江的时候,清红两军都还有chuáng弩火箭这一大杀器,相互的威胁是对等的,所以红巾军造出了铁甲战船。可是现在在东南,这种武器因为气候原因被无情的唰掉了,那么还拥有直shè短炮的红巾军水师就是名副其实的海面主宰。

清军无论是大型赶缯船还是双篷船,在直shè短炮的近距离打击下都不堪一击。没过多久,这一场海战就以清军的落荒而逃而告终。

没重伤一艘战船,更没有被击沉一艘战船,轻而易举的红巾军水师二三营就击溃了南日岛清军水师,打沉、重创俘虏了他们至少一半的船只。

“轰轰轰……”

隆隆的炮声歇了一段时间后,再度在海面上响起。这时候挨炸的就不再是清军水师战船了,而是南日岛港口的清军海防炮台。

蔡牵、朱濆都没有把船距离的太近,打*台需要耐心,尤其是清军的炮台全都加了盖,不再是原先那种简陋的lù天炮台了。

在炸yào、后装线膛巨炮等等一系列划时代技术没有被发明出来的时代,海军战船战舰同防御坚固的炮台较劲,吃亏的永远是前者。即便是仗着船多炮众硬吃下南日岛炮台,最后的战果对比也是水师吃亏。

索xìng清军的海防巨炮效果也是差劲,虽然都是六千斤以上的重炮,万斤之巨的大家伙也不乏其身,但是炮弹却只有十斤十几斤重,超过二十斤重的几乎就没有。而且shè程也不远,依靠二营的大炮一点点的磨,早晚能把南日岛的五座近海炮台全部打灭。而至于内部九龙山的两处炮台,就需要陆战去攻坚了。

消磨炮台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二营三营水师完全可以冒着炮火抵进港口把里面的清军水师给消灭了,虽然会有一些损伤但也绝不会多到哪儿去。然后越过南日岛继续往里进攻。

但是蔡牵跟朱濆却都愿意这么等下去,看海坛清军到底如何反应。是大举前来救援,还是继续按兵不动。

如果是前者,那么正好,在南日岛海面上将清军水师彻底击溃。

如果是后者,见死不救,那么清军的士气就将会更加的低落。大军再往里打,怕是不用动兵戈,一些岛屿上的清军守军就会自愿投降。

扎乐善无论是那一种选择,对于红巾军来说都是好事。现在蔡牵、朱濆就等着扎乐善给答案了。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