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五章 汉奸录反击

三百一十五章 汉奸录 ,反击——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一十五章 《汉jiān录》,反击——

嘉庆为什么杀和珅?

作为后世人,梁纲认为不外乎三个理由。== . 首.发 ==sī怨、财源以及公利。

sī怨。嘉庆还是嘉亲王的时候就对和珅极其不满,因为执掌内务府多年的和珅一开始时根本看不上不显山lù水的嘉庆,认为其无缘大宝,所以连嘉庆的亲王俸禄都有克扣、拖欠。

兼之嘉庆的老师是朱珪,为人正直无sī,素来与和珅一党不对付,如此经年累月的熏陶下,教出来的学生自然不会对和珅有好印象。

两两相合,和珅在嘉庆心中就注定没的好

财源。和珅为中国的贪污之王,二十年执掌户部当得上是富可敌国,而且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如此此时有世界财富榜,和珅绝对是稳稳当当的世界第一人。

而眼下的满清王朝,西部西南大luàn不休,华中又惨遭祸luàn,加之江南、东南溃烂,财源已经日渐枯竭,大军征伐和军械补充的钱粮却如填不满的无底dòng在大口大口的吞吃这清廷国库的钱财。到如今时日,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而和珅的家产有多少?据北京梁纲放出的密探探查,外lù出的,仅他所查证的田亩就有五千三百倾,这一倾地就是一百亩,近田产外人可知的就有五十三万亩之多,如若算上隐匿不可知的,万顷良田怕还真是会有。

府邸、院落三十余套,遍布整个直隶,而仅北京一地,和府租出去的房屋就有千间以上。

此外还有银铺钱庄四十二处,当铺七十五处,遍布津京。而整个和府治下,奴仆婢nv,加起来没一千绝对有八百。

和珅在什刹海府内还仿乾隆皇帝宁寿宫,建起了楠木房,称为锡晋斋。还有违制修建的垂huāmén和皇宫用的宫灯、多宝阁等。在海淀,他建的有宏大秀美的淑chūn园,甚至在河北蓟州修建了自己巨大的坟墓,梦想着死后也一样风光气派,规格超过亲王,被民间百姓称之为“和陵”。

密探的估计,和珅家产至少在两千万两白银以上。梁纲拿到那份估价信报后心中还暗自好笑,后人传说的和珅家产可是有八个亿。

这个说法当然是有些不切实际,但是两千万两,梁纲认为绝对是少估了。别的不说,但是那五千三百顷良田都能顶多少银子?

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这句话绝不会错。

杀了和珅,抄了和府,满清绝对有足够的钱财把仗打下去。钱粮,钱粮,至少‘钱’,他是不用发愁了。

梁纲不管是源自心中对‘王刚’的一丝善念、怀念,还是出于对满清的捣luàn、捣鬼,是都不会允许和珅再落得如历史上一样的下场的。

公利。嘉庆杀和珅绝对能缓解天下的官民矛盾。其最明显的例子——白莲教,就是最显白的官bī民反。而和珅作为天下诸多贪官的护身符,自身也承担着极重的民怨。

而且现在西部西南也就是湘黔、四川、陕西等地的督抚及带兵大臣和各路将领,奏报粉饰,掩败为功,冒功升赏,营sīféi橐,种种劣行盛行的一大原因就是——和珅在给他们打掩护。

而至于红巾军对阵各路清军,因为清廷绝大多数的jīng力都关注在这一片,所以战报倒还都属实。

除去和珅,与安抚百姓、缓解民怨,与革除弊害,清理军中都是有极大地利处。

所以,梁纲以为,嘉庆于公于sī都会痛手除去和珅的。

安排密探细作潜伏京城,现今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刺jī和珅、警醒和珅。而除此外的刺探情报、拉拢人员等等倒是处于次要的了。

不过说实话,梁纲想的虽然全面却还是绝少上位者的经验,而算漏了一点。** 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这一点在‘平叛’上面的作用可能没有前…的后两点重要,但是对于嘉庆来说却绝对是必要的。那就是君与权臣的矛盾。

和珅“权高震主”。历史上的嘉庆曾说:“朕若不除和珅,天下人只知有和珅而不知有朕。”他甚至怀疑和珅要蓄意谋反,所以要杀掉和珅。当权臣威胁到君权的时候,君主就必然会采取行动。从嘉庆的祖宗来看,爱琴觉罗家也是有这个传统的。

皇太极继位之后,幽禁了二大贝勒阿敏、三大贝勒莽古尔泰,大贝勒代善屈从,皇太极得以从四大贝勒“并肩共坐”到“南面独坐”;顺治亲政后,追罪死后的摄政睿亲王多尔衮;康熙亲政后,擒拿辅臣鳌拜;雍正登极后,杀了隆科多和年羹尧;乾隆继位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所以,嘉庆执掌朝纲,必然惩办权相和珅。

梁纲一时没想到这一点,但这也不妨碍他坚决散播谣言的大计。

时间进入到十二月,北京最新的信报传到了南京梁纲手中。

——《贰臣传》丙编。

詹殿擢、魏大斌、李长庚、陈阳、南向阳等等一批清军方面投降过来的文武全都上了这新编的《贰臣传》丙编。

“嗤——”一声冷笑从梁纲的嘴角升起,编这玩意有个屁用。他还记得,南明王朝也一样编过这东西,可最终还不是一样被清军扫dàng。

不过自己这边终是吃了个亏。自己从后世过来的,并不在乎这个,可是这个时期的帐下文武却未必一点不在乎。

传来陈诗,梁纲要求他也编写一个《汉jiān录》反击过去。分上中下三册。上策就抄贰臣传的甲乙两编,满清入关之时投降屈服的汉人大臣全部抄录在案;中册则为康熙平三藩、平台湾时期投降、卖力的汉人大臣,比如周培公、比如张勇、赵良栋等‘河西四将’,比如郑克爽、施琅、刘国轩等等,都榜上有名;而下册就抄录眼下时候的满清重臣,无论是中央重臣还是地方的封疆大吏,刘墉、王杰、朱珪、董诰、沈初、纪昀等等,皆入《汉jiān录》。

“比狠,我比你更狠”望着北京方向,梁纲心中冷声笑道。

而且除了编写之外,梁纲还让陈诗整理出一份特例的文臣名录出来,亲自带人前往南京的夫子庙,祭拜一番孔子之后,命随行的石匠将这份《汉jiān录》中的文臣名录刻在了夫子庙正mén大成mén的城méndòng石板上。

来往民众士子,踏于脚下,羞辱之余也让后辈者警心,引以为戒。

然后再带着《汉jiān录》全本,启程赶往杭州。在赶去杭州之前,梁纲就命人快马通知守卫那的红巾军官员,寻一众巧匠,紧急铸造出一奴顔屈卑的铁人跪像出来,要衣汉服而留鼠辫。

西湖岳王坟,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四跪像,立来三百年在今年冬季终是又添了一个同伴。梁纲抵到杭州后,大拜岳王庙,然后将日夜赶工完成的那个铁人跪像立在岳飞墓四跪像的另一边,不与同列。同时将《汉jiān录》完本压在了这个铁人跪像下的刻槽里。

梁纲两番举动,加之公示宣告的《汉jiān录》文本,登时将嘉庆元年末本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天下搅得大luàn不已。

北京的乾隆、嘉庆听到消息后,气的简直连嘴都张不开了。乾隆老头子更是直接躺倒在了chuáng上。而刘墉、王杰、朱珪、董诰、沈初、纪昀等人明面上虽然风轻云淡,可暗地里却无不痛骂梁纲,痛骂陈诗不已,全无半点名士重臣分度。

几人中以纪昀最感冤枉,《汉jiān录》下册中,他纪晓岚何德何能竟然添居榜首?而汉jiān录上给出的回答却让他无话可说——纪昀纂修《四库全书》,而国之三千年古书,从此亡矣

纪昀确实没能耐添居榜首,无论是刘墉还是王杰抑或是朱珪、董诰,都比他有能力坐这把头把jiāo椅。可是谁让他的提名是梁纲钦点的呢?看了陈诗编纂的《汉jiān录》下册的各人评语后,梁纲心中对纪晓岚这个人物虽然tǐng有爱,可还是怒不可遏,做主把他推上了第一汉jiān的宝座。

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还是记忆中张国立的有爱,纪晓岚对中华文化的破坏却是绝对不容饶恕的。当然,这里面乾隆要付更多的责任,但是纪晓岚也要承担自己的罪过。

就像是在给《汉jiān录》造势,就在梁纲在杭州岳王坟镇压第五个跪像之后没几天,海坛清军就全体告以覆没。

李南馨牵头,孙大刚后附,陈名魁又联系了李芳园,诸军一遭反噬,海坛顷刻翻覆。扎乐善、刚安等人不是战死就是自尽,一万多福建水师超过七成投降。而红巾军的伤亡则还不足一千人。

梁纲下令水师第六营成立,以李南馨为首,孙大刚、李芳园、陈名魁等人为辅。就驻扎于海坛休整,等待过年之后就启程南下,入南海雷州、琼州二府。

海南岛的石碌铁矿是中国质量最好的铁矿石,而且矿工等都已经齐全,陈广亮的密保里早就提到了细作在那里的活动,铁矿已经发掘了,北起石碌河,南至羊角岭,西起石碌岭,东至红山头,方圆十多里内都是铁矿区。南北长,东西狭的长条形,主体矿分布在石碌镇正南一公里一带,以北一主矿体为中心。只要大军占据了海南岛,自然就可以大规模开发利用。

北京。

乾隆真的是病了。《汉jiān录》只是叫他气极,虽然卧chuáng可是修养两天就会无碍的。但是海坛翻覆的消息传来,乾隆这把老骨头就真是撑不住了。这又是一个提督俩总兵,还连带着万多人的兵马。

消息传到了宫中,自然也就传到了京中。因为《汉jiān录》而议论纷纭的北京再次掀起了一场轩然大*。

当然,这里面也有极少数的有心人。“我道李南馨的名字为何没上榜,原来是已经投效红巾军了。”

李南馨是一声提督,这个级别的大员已经够上《汉jiān录》了,可是之前发布的汉jiān录下册上并没有他的名号。

《汉jiān录》这种意义的书一般是不会出现明显空缺的,而只要出现就肯定有因由。一直以来心存疑问的某些人,现在终于是明白了。

沈初摇头苦笑,他担任福建学政的时候与李南馨有过几面之缘,算是点头之jiāo。所以对汉jiān录有心的极少数人中就有他一个,现在……

想想李南馨的际遇,再想想平湖老家,孔庙前自己的跪像,沈初心情何等的复杂。

他的家人在红巾军入浙江的时候就都到去了江西,然后反转赶路就上北京来投奔自己,沿途漫长到现在才走到邯郸。这样的行为在红巾军一方看来当然是铁杆的汉jiān,所遇红巾军平湖县长学着梁纲在杭州的举动,也造了一个沈初的跪像,跪倒在了县城孔庙前。

无独有偶,与沈初一样遭遇的还有董诰。他是浙江富阳人,家人在红巾军攻克杭州后也逃来了江西,现在迁移到了河南落脚。红巾军的富阳县长比平湖的那位动作更快的铸造好了董诰的跪像,非但如此还有董诰他老爹董邦达的跪像也一起铸造好了。

董邦达,雍正十一年进士,乾隆二年授编修,后官至礼部尚书,死后谥文恪。二人父子都是才学飞扬的书画大家,在浙江吴地素有大董、小董之称,而现在却并列跪在家乡孔庙之地。

据沈初所知,消息传来董诰气恨不已,已经卧chuáng至今了。

ps:董邦达:好书、画,篆、隶得古法,山水取法元人,善用枯笔。其风格在娄东、虔山派之间。与董源、董其昌并列。

算上被陈诗一句话——国之三千年古书,从此亡矣,‘一蹶不振’的纪晓岚,十二月以来红巾军的连番动作搞得满清朝廷真的是有些大luàn了。

过年节时,整个北京城都笼罩着一层yīn翳,往常信息高兴的官员们都有些郁郁不乐。以至于和珅的过年礼都比往年逊sè了许多。

而清廷主持的觐见献礼,虽然献的礼物是更加的贵重了,大典上文武臣工也是热热闹闹有说有笑,可是这份说笑中又有积分是真诚的?是真心的?骨子里都透着一层萧然的。

而且还有一个很不祥的预示,乾隆并没有出现在大典上,甚至嘉庆皇帝都打出了给乾隆祈福的招牌,随后在皇家的供庙中中斋戒三日。

和珅越发的燥燥不安了。

与之相反,南京的年节却是过得满城欢娱,各支文化团不但在军队里连场表演,在城中出也是一天不断的连演到正月十五。整个红巾军地盘上,军民百姓都过得欢庆之极。

梁纲借着年节的机会把将军府改成了元帅府。事实上以红巾军的实力,他就是称王都足够了,不见那吴八月都早早的称苗王了?不过他生xìng不好这种虚华,只称元帅,而等到大军有了足够实力,北伐成功后再在北京称帝就是。

广东惠州府。

陈烂屐这里,梁纲没有忘掉他的功劳,红巾军最近一短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水师自然是功不可没,但他们也绝对有大功。所以第三独立营摇身一变成了第一独立旅。

梁纲在正规编制中是不打算设立‘旅’这个级别的,不然的话‘师’的规模就太大了。而眼下这个时代,这种超大编制的‘师’是没必要存在的。

正规编制中,团上面就直接是师。三团一师,加上师直属部队,人数足以轻松超过两万。

这样的师差不多都顶的上同时代欧洲军队中的‘军’了。而在梁纲的设想中,‘师’一级编制就是日后帝**的常规最高编制。而军,则只有在战时才临时设立。至于集团军司令,他很怀疑有没有必要存在。

营——团——师,体系以外的独立编制就是营——旅。旅在师下,与团平级,甚至是高过团半级,通常编制要比团大。

现在陈烂屐的第一独立旅就是这种情况。起义以来两三个月的发展,人数早已经达到了两万人规模。虽然大部分都是战斗力低下的冷兵器众,可是再编成一个营就显得不适合实际了。而且独立三营功劳也摆在那的,所以第一个升格成了独立旅。

而独立一营和独立二营,想要升格成独立旅则还需要继续努力。

ps:岳飞遇害后,狱卒隗顺冒着生命危险,背负岳飞遗体,越过城墙,草草地葬于九曲丛祠旁。2l年后宋孝宗下令给岳飞昭雪,并以五百贯高价悬赏求索岳飞遗体,用隆重的仪式迁葬于栖霞岭下,就是现在岳坟的所在地。嘉泰四年(1204年)即岳飞死后63年朝廷追封为鄂王。

岳王庙在浙江杭州市西湖畔栖霞岭下。建于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岳飞墓前设置秦桧等人的跪像,最早始于明正德八年,都指挥使李隆用铜铸秦桧、王氏、万俟卨等人跪像,赤身反翦双手,跪于墓前。后来铜跪像被游人打得鼻塌耳折、指落臂断。明万历二十二年,浙江按察副使范涞认为铜得质地不够坚硬,改用铁重铸秦桧、王氏、万俟卨等像,并增铸张俊像。从此就成为四铁像长跪岳飞墓前。400多年来,广大人民痛恨这四位杀害岳飞的凶手,大凡来此参观、凭吊的游人,往往要击打铁像以泄愤,以至铁像常常破烂不堪,甚至铁头落地。但是铁跪像屡毁屡铸,几无间断。明万历中,抚臣王汝训将张俊、王氏两像沉入西湖,移秦桧、万俟卨像跪于庙前;万历三十年范涞来浙复任浙江按察使,捐资重铸四跪像;清雍正九年,李卫重修岳飞墓庙前,钱塘知县李惺重铸,并立碑记之;乾隆十二年,布政使唐模重铸;嘉庆七年,巡抚阮元用收缴的外国海盗铁炮兵器改铸四人跪像;同治四年布政使蒋益澧重修祠墓,又重铸跪像;光绪二十三年布政使张祖翼又重铸,并刻碑记之(现岳庙南碑廊陈列有据此碑拓片复刻的《重铸四铁像碑记》)。

1966年秋,岳飞墓遭破坏,秦桧等四跪像也不知去向。现在的铁跪像为1979年根据河南汤yīn岳飞庙的铁跪像重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