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六章 清英葡联手

三百一十六章 清英葡联手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一十六章?清英葡联手

新年是愉快的,一个多月没有发生再jiāo战,无论是长江一线的清红两军还是东南一线的清红两军,都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

可能真有所谓的新年福庆吧,反正这个正月梁纲过得舒服惬意。\\???提供本章节最新\\

时间迈着紧快而坚定地步伐进入到嘉庆二年的二月。

算上年头停战的日子,现在已经有两个月的和平了。清军当然不是不想发起进攻,尤其是东南的广东清军,可是战力不济有图之奈何?

吉庆收兵停战,但是这段日子里却也从没有停止过练兵和调兵。加之江西崇尚停顿在福建、浙江边境的军队,东南一线清军还保持着相当不弱的实力。

而且两个月的时间,也足够西班牙籍的商船在吕宋、广东之间跑两个来回了。其第一次jiāo易,吉庆用三十万两白银买了西班牙军一千多杆火枪和十mén海防炮、三十mén陆军炮,虽然都是旧东西,但是威力依旧不俗。

这火器方面的增长,广东清军都是要超过第一独立旅的。

而梁纲这边,与清军相比,时间对红巾军的益处更大。两个月的时间中,后勤部不但完全武装起了近卫团,更给第四团、第五团和第一独立旅每部配置上了五百火枪和三十mén各类型的轻重火炮。红巾军的实力也有明显的进展。

除此外梁纲的水师六营已经整编休顿完毕,现在时刻都可以剑指海南,而他也把水师三营调到了浙江。

福建的水师二营、三营两部梁纲当然也有分配,本来他是想把蔡牵北调的,让第三营南下支援四营、五营。如此广东水域,红巾军水师就有四个营的军力在,如此实力已经完全可以抑制并压制住清军广东水师+洋人的联合了。而且打起来,己方的胜算不仅极高,损失的船只人员也都非嫡系,这对梁纲以后加强水师控制力很有必要和帮助。

但是转念再想一想,这样干未必就有点让人寒心了。也有些太过明显的‘借刀杀人’了。所以,最终梁纲的决定是把二营三营的位置换过一换。

朱濆部北上,梁纲没有立刻对他们就行武器更新换代,而是针对三营的战船进行起了内部改进。

海商出身决定了朱濆、洪老四、吴维四三人战船的布局,都是偏于货运而短于战斗。可以说是东方版的武装商船。

只是这商船本就比西方同类来的弱小许多,加上武装也一样不是跟对方在同一个级别。

不过总体来说,红巾军水师六营中,三营战船在吨位上还是最大的。梁纲就是想把战船内部空间改一改,如此也好多增添几个炮位,虽然三营内就是最大的那两艘船只也不可能倍改装成双层甲板战舰,可是改造后载炮量(重炮)超过二十还是可以做到的。

梁纲对水师的发展一直以来都是极端重视的,立足南京之后,红巾军内的那些船匠师傅们就始终没有停下,苏南和浙江的大小船厂全部都被征用,一刻不停的制造战船。

并且在年前年后这段停火的时间内,给红巾军又造出了四艘吨位更大的福船战船。

福船,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海船船型。首部尖,尾部宽,两头上翘。首尾高昂。两舷向外拱,两侧有护板。高昂的首部,又有强大坚固的冲击装置,吃水又深,极适合于作为战船。明代时候,明朝水师的主力战船就是福船船型。

而且福船船体高大,上有宽平的甲板和连续的舱口,可以布置下相当数量的重炮,尽最大效果的发挥作用。[本章由én,小一点的载炮二十mén。这样的吨位比起朱濆最大的近八百吨的运船来还小了很多,但是比起之前的赤军号四艘大沙船,已经是更进一步了。

两艘福船战船全都留在了一营,被命名为靖海和镇海号,靖海号为大,所以自然也就成了陈达元的新任旗舰。

铸炮组最新铸造出的两千八百斤重的二十斤重炮弹重炮就首先安放在了这两艘船上。没办法,一营别的战船都承受不住这种重炮的后座力,它们吨位太小,连十六斤重炮弹的重炮都很些勉强。

除了四艘大沙船外,其余的护卫船和铁甲战船上,梁纲都没有安置这种十六斤重炮弹重炮。可即便是如此,一营在年节后吴淞口的一次演练中,也照样出了洋相。

一艘重型护卫船,梁纲以护卫船每艘上装配十二斤炮弹重炮两mén,十斤重炮弹重炮四mén的护卫船为重型,以配十二斤炮弹重炮一mén,十斤炮弹重炮三mén,八斤炮弹重炮两mén者为中型护卫船。轻型护卫船一律配十斤兼八斤炮弹重炮。打*打着大炮突然密封舱破裂,船舱进水,急速驶到暗滩搁浅这才保住了战船。

后来勘查,却是船体铆钉被大炮后坐力给震得给疏松了,船底的四个密封舱裂了两个。

打那之后,梁纲就又从新调整了一下护卫船配置,所有的重型火力护卫船全部改成中型。

朱濆的第三营大型船只不少,内部改整一部分,留下一部分,如此即可形成一股新的战斗力,又可以用留下的船只组建沿海运输队,给后勤部再找一份活。

二月是绿意新吐的日子,冰雪消融,大地回chūn,长江一线冬季的寒冷渐渐远去,气温回升的很快。而东南就更是如此。停战了好一段时间的清红两军气息越来越是紧张,虽然还没有开火,但是两军谁都知道,再次jiāo战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二月初九,梁纲的命令下到了海坛。整顿完毕的六营,扬帆起航,向着海南岛迅速滑去。

而仅仅一天之后,随着最后一批物资补充完毕,蔡牵也从台湾的台南码头全军起航,直扑广东而来。

顺便说一句,台湾的小刀会义军现在已经正经的投到梁纲麾下了。无论是双方的联系,还是东南大势,亦或是小刀会内部没有一个真正的最高首领,所以占据了整个台湾之后,凤山郑光彩、淡水杨肇、嘉义徐章三人先后派人到南京请见梁纲,在陈广亮的牵头下水到渠成一样归入到了梁纲的麾下。而新任的红巾军台湾府知府,就是仙游罗家的二老爷——罗易勋。

红巾军拿下福建后,本该惊慌失措的罗家却猛然间发现,自己竟是走大运了。原本的恩人竟然成了红巾军在东南的最高首领,而自己那个‘死’的不明不白的小妹,也摇身一变成了红巾军大帅的二夫人。

罗国勋、全江二人不沾官场,只是继续把生意做下去,就大有可为。而老2罗易勋就迥然一跃成了红巾军在台湾的最高政fǔ长官。命运之神奇,与罗家、江家,就是如此

过年时,三人入南京觐见,梁纲还与他们亲自一会,设宴招待了一番。而至于后院罗yù娘,见到亲人的感觉如何也就不用再说了,反正对于梁纲维护罗家的心意是真正的感jī万分。

这件事中唯一有点衰气的就是陈化成,知道了罗家这层关系之后他算是明白,自己的仇,怕是永远没有报的那一天了。

——————————————

广东,澳mén。

这地方早在两百前就已经是葡萄牙的地盘了。

不过,眼下时候梁纲的感情,相对于后世割让俄国、英国的屈辱,他对澳mén的丢弃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那是被骗去的虽说明朝官员的思维让他很绝郁闷,可并不是屈辱的被人抢去,这在感情上也没有太大的悲哀了。

而且,澳mén并不是什么良港,日后要不是成为赌城,恐怕早就不知道没落多少年了。就是现在,随着商船吨位的越发扩大,和澳mén水道的淤积,贸易就已经开始走向没落。

当然,梁纲之所以还有这种感觉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现在的澳mén仍旧是归于中国人管辖,清廷将之划归香山县,并派遣香山县丞和海防同知常驻于此,澳mén的一应重大民刑事务尽归香山县丞处理或者是海防同知处置

澳mén这段时间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与红巾军方面虽然还没有彻底撕破脸,可是有什么手段双方就都已经用上了。

葡萄牙在一个劲的搜罗军火给广东清军,完全摄入了清红两军的战事中,而相比较而言,英国方面倒还依旧有几个散商并没有摄入。

而陈广亮呢,只感觉被洋人摆了一道,翻过手来就也开始用上了手段。其接入点之一——就是鸦片。

整个广东现在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都是已经知道了鸦片害人,更知道了运鸦片进中国的英国和葡萄牙。广州府远近,一些经营烟馆和鸦片业务的商人纷纷接到了陈广亮的警告,要求他们立刻处理掉手中的鸦片,如果不听话,敢继续涉入鸦片行业,那无论是谁,一律杀无赦

这样的警告当然不顶用。满清自己也在禁烟,这种情况下能够经营鸦片业务的中国人非是官员属眷,就是与之有深重利益关系的人。几乎没人听从陈广亮的劝告。

于是乎就在清红两军正面战场上偃旗息鼓的时候,广州府一带,暗地里的刀光剑影却无时不在。

血淋淋的屠刀下,不但那些满清国内的鸦片商人损失惨重、伤亡惨重,连葡萄牙人和英国人也有损伤。名义更是败坏无比

“该死他怎么来了?若不是他无能,我们现在何必留在小小的澳mén窝着?还依旧摆脱不了那些中国海盗的sāo扰。连码头的中国劳工都严重不足。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费利喇阁下还要对那个中国人摆出如此的欢迎态势?”说话的是一个英国商人,他对澳mén总督贾士都.费利喇如何大张旗鼓的欢迎吉庆到访澳mén深感不解。

从年前开始他们这些留在广东过冬的外国商人就不得不离开富饶舒适的广州城,而缩进这小小的澳mén呆着,以防万一。红巾军与清军暗中的比拼和血淋淋的杀戮完全吓坏了他们,虽然还没死多少洋人。这群商人就已经胆颤了,对自己的xìng命他们可是一向万分的宝贵珍惜的。

“或许,我们应当向他提出抗议我们可是在帮他,给他友谊,他作为中国人的最高官员也应该反过来保证我们的安全,而不是像现在这种情况”另一个商人接口说道。

“亲爱的内维尔,你觉得费利喇阁下不该欢迎这位大人吗?你觉得这种做法可能出现吗?他可是中国人在广东这片土地上最高的行政官员,来到属于自己的土地上,以葡萄牙人的地位,不该欢迎吗?要知道之前就连个市长都不会到这里来的……而如果费利喇阁下不主动迎接的话,我想那位大人肯定会大为生气的。虽然他现在有求助于我们,但是我们也一样有求助于他。不是吗?这是双方面的,而不是单一的。”内维尔身旁的一个英国同伴摇头表示了自己的否定。

满清广东清军与这群洋人现在利益确实是搅和到了一块。清军需要洋人提供的枪炮军火,而洋人需要清军顶住红巾军的进攻,维护自己现得的利益。所以两方的需求都是相互的,无所谓威胁。

吉庆也正是掐中了这一点,所以才有底气来澳mén与英葡会谈的。

“鄙人代表现居住在澳mén的所有欧洲人,向总督阁下致以最热烈的欢迎和最高的敬意”费利喇在澳mén地界处排场甚大的迎接了吉庆,仅有的一百五十名驻军也摆起了仪仗队,三巴炮台等更是连响礼炮十九声,以示尊敬。(清军在前山寨一直布置有两千守军并副将一员。鸦片战争前,满清官员到澳mén,礼炮以及仪仗队都是必须的。十九响礼炮,林则徐1839年视察澳mén时就是如此。)

吉庆没有感到意外,淡然的点了点头。虽然现在满清困境,前山寨守军更是chōu调一空,可是身为一方封疆该有的气派他还一直都是有的。

“总督阁下,请”费利喇微微有点不适应吉庆的淡然表情,但是很显然,他在出来迎接之前早就熟知满清官员的作风做派。顿也不顿一下,伸手就将吉庆引进了澳mén。

一系列的虚礼、宴会之后,双方才是进入了真正的会谈状态。吉庆明白的把提议摆了出来——汇剿红巾军四五水师营。清军广东水师全军出击,而葡萄牙、英国人的武装商船也要全力配合。

欺负洋人闭塞澳mén,外无消息来源,所以吉庆隐瞒下了红巾军水师第二营和第六营即将赶到广州的消息。

他此次之所以赶来澳mén与英葡洽谈,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动也是最主要的原因。

广州mén口的水师营四营和五营,各都有大小船只好几百艘,人员上万。别的不说,单是郑一所部,投效红巾军前就有船只二百多艘,人员近万众,合上郑流唐部,总人数最初时都超过了一万六千人。后来第四营全军大整编,去掉所有的fù孺和一些年老的或不想再干海盗的人后,才缩水到五六千众。再去掉那些不入流的小船,现在的第四营仍旧有正经战船过百艘,虽然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比之清军水师赶缯船、双篷船都不如,但是配上一两尊小炮,它就照样是战船。

广东的洋匪,真正发达起来还要等到十年后,现在的他们力量比起历史同期自己的力量来虽然有所增长,可还远不足形成质变。战船方面,小炮小船仍旧是占有重要地位。

与四营相比,五营吴智清、李相清两部实力还要弱上一分,但是jīng简整编后五千jīng干还是有的。战船同样超过百艘。

两军相加,生生的可以压过广东水师一头。可是广东水师要是联系上了洋人,那拼实力的失败者绝对是红巾军。

“水师?海盗?”

搞清楚了吉庆的来意后,费利喇不禁一声惊呼。清朝的这位总督竟然要联手己方一起剿灭红巾军,这真是几百年来第一遭

只是反念一想费利喇就连忙摇头,卖给清军武器也就算了,可以说是‘贸易’。但要是联手他们的水师去剿灭红巾军,那可就是真的跟红巾军撕破脸皮,站在对立面了。日后红巾军只要得势,葡萄牙人就永远踏足不上这片富饶的土地了。

与费利喇的顾虑不同,英国人在远东还一片落脚地都还没有呢,现在既然已经站到了清军这边,那就不如再靠近些。所以文森特看来,联手剿灭红巾军未尝不可能,只是……万事都需要利益和代价。

“判事官以为,贵国和红巾逆匪还有相合的余地吗?”吉庆看着费利喇,意味深长的道。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