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八章 对英国人的报复

三百一十八章 对英国人的报复

“嗵——”梁纲一拳狠狠锤在大案上,东南发来的急报被他紧攥握在手中,挪的都扭曲变形。\\??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气极立起,愤怒的吼声咆哮而出。“洋鬼子,英国佬,等着,我要你们都死——”

实在是不敢置信,英葡两国商人竟敢涉入如此之深,还有那该死的西班牙,真真是一个都不可饶如。

脸面既然扯破了,那就索xìng彻底撕开它。“传我军令”,梁纲双眉凝起,面上煞气毕lù,“二四五六四营全面封锁广州海面,一艘洋爷不许船有进出。陈广亮立即发动手下人手,迅速查清所有涉入的英葡商人,我要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在海坛六营起航南下的第二天,二营就已经也驶去了广东,而且二营本就落脚在台湾,距离广州比起六营来并不见得长,只是运气不好的与战场错开了路。眼下时候,早已经和四五六三营联合到了一处了。

堂下。王邵谊、陈明堂、彭泰等红巾军军政要员纷纷低头不语,对于梁纲爆发出的怒气,谁也不敢拦劝上一句。

一瞬间的暴怒爆发后,梁纲吸了两口凉气强行平静了一下内心,再坐回大椅上,眼睛盯着被自己单手抓得几乎抓破了的急报文书,脑子里细细转动了起来。

“葡萄牙,自己过去太轻视它了。”此一战的两个仇敌,往日里梁纲重视的却是只有英国一个,至于葡萄牙,他根本就没把它放在眼里。

而现在……虽然还依旧看不起这个弹丸小国,可是梁纲已经把它放到了敌人的位置上。今后的一切算计,葡萄牙也是对立面的一个筹码。

英国。为了上海港,梁纲本不想彻底与他撕破脸皮,之前更是与东印度签订了一大批棉huā订单,可眼下却是只有敌对一条路可走了。

竟敢直接chā手清红两军的内部纷争战斗,在梁纲看来简直是一个耻辱。堂堂中华,声威还未没落的中华,竟然被一小撮英国商人给chā手内政,还让自己吃了个大亏,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这个‘耻辱’,来日必报而且还就要在印度报。

做为一个穿越者,梁纲心中虽然狂想蔽天,妄想打造一个环太平洋帝国,可却真的没打过印度——英王王冠上这颗最美丽明珠的念头。但是今后,就不同了,一报还一报,印度也将成为梁纲心目中的一块掠食地。就是眼前,他虽然还并没有力量直接chā手那里,可是挑拨一下却还是足够的。

因为他明确记得,历史上二次鸦片战争的同期,印度也有一场大起义爆发,并且一些土著王公也参与了其中。这就表明现下这个时候,印度的土著王公更有实力。印度,还不全是英国人的印度。自己要往里面添一把火,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事,只等缓过手来,立马就能做。

“回大帅,在印度,英国人确是有对手在。当地土国迈索尔、马拉特,都与英国人数次jiāo战。尤其是迈索尔国,父子两代大王先后与英国人大战了三场,前后连绵三十多年。”谢清高恭声回答道。

陈广亮知道梁纲不是眼睛直瞅着广州的人,他心中酝酿的不仅是报仇更是雪恨、反击,所以他就派出了谢清高,让他同信使一块快马加鞭的赶来南京,以备梁纲询问。

“迈索尔国本为南印度一小邦,上代土王海德尔.阿里崛起于微末,成长起来后依靠法国人训练出了一支六万人左右的大军,南征北讨,国势雄起,成了英国人殖民印度的一大绊脚石。

其与英国人两次大战,皆获胜而告终。*\\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可惜印度人内讧不止,迈索尔也曾为马拉特属国之一,崛起之后与马拉特时战时合,顾不能给英国人彻底一击。在二次大战其间,海德尔病逝,其子蒂普继位,西元1783年美利坚国独立成功,英法两国签订和约,随后法国舰队退出印度洋。蒂普在孤军作战的形势下,仍旧率兵十万围困了英军据点曼加洛尔,迫使英军在第二年三月签订了《曼加洛尔条约》。只可惜迈索尔与马拉塔、尼扎姆两国始终不对付,欧洲诸国一退出就不能再齐心协力,再接再厉,彻底扫平英国人。

随后时候,蒂普曾遣使前往法国、土耳其等国,但都无结果。几年后英国人拉拢了马拉塔人和尼扎姆人,建立反迈索尔同盟,发动了第三次大战。迈索尔先胜后败,蒂普被迫割让了一半领土,其中一大块土地让给了尼扎姆,另一块则割给了马拉塔人,使得马拉塔人的领土遂扩展到了通加道德拉河。英国人获得了马拉巴尔与对库尔格罗阎的主权,又获得了丁迪古尔及其南部的毗连地区,在东部又获得了巴拉马哈尔,这些很重要的让与,大大增加了英国人领土的实力和完整。另外,蒂普还不得不支付三百多万英镑的赔款,并把他的两个儿子送到英**营中作为人质。迈索尔实力大减,如今已经不复往日雄威了。

小人返回澳mén前,曾听人说蒂普不甘失败,卧薪尝胆,蓄养实力,现在已经与法国人再次结盟,并由法国教官再次练出了一支一万五千人的jīng兵。相比迈索尔与英国人还有一战要打,而且为期不远。”

梁纲听不懂曼加洛尔、马拉塔、尼扎姆,也不知道通加道德拉河、马拉巴尔、库尔格罗阎等地理是何,但是他并没有打断谢清高的话。而且他所要做出的决断,仅需要品话闻就可以了。

比如说,现在他至少知道,在印度自己还‘大有可为’,还完全可以chā上一杠子。只要按原步骤解决了满清,他就有资格也有实力给英国人的印度皇帝梦添一添作料

“传令陈广亮,今年以后,一两茶叶也不能卖到英葡两国手中。广州十三行,谁敢卖茶叶给英国人,谁就是红巾军的不共戴天之仇敌——”

近四千人的损失,三成战船的沉没,半数剩余战船的轻重度创伤,四营五营实力生生折掉了一半。红巾军从建立以来,水陆两军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

梁纲看着自己的双手,如此大亏,自己吃了下,却没力量立刻去反击清算,这说到底还是因为实力不足。

“建船增兵,建船增兵……”四个大字慢慢的在他脑海里回响,一点点的扩大,直到完全充塞梁纲的脑子。

而表面上看,王邵谊等人却只能感受到一股压人气势从梁纲的身体里散出,大堂再次沉寂一片。

一道道的军令从梁纲的元帅府中发出,招募水兵的告示短日内就贴满了浙江、福建、苏南、皖东的大城小镇。同时俘虏营的第一批战俘全部被提出,独立一营、二营当即被升级为独立旅,同时多余出的部队则全部转化成守备军,分成营一级编制,填进浙南和福建,以解放初四团和五团。

被广东一战刺jī个不轻的梁纲全力征兵,打破了之前的规划,除了让独立一营、二营提早升级为独立旅外,更令江北、安徽、江西的清军警惕不已。

可是谁知道,梁纲接下去大刀阔斧砍出的第一下并不是落在江北,也不是落在安徽,更不是江西,而是广东。

停留在福建的南下大军,齐七六团、陈霸七团、王五八团、程绍元十一团,四个新编团连同炮团一营虽都已经返回了苏南,可是主力第二团和炮团二营却继续南下,汇合了广东的第一独立旅,向着惠州府的清军当即发起了猛攻。

第二团加炮团一个营,单配属的重炮就超过了七十mén,连同陈烂屐手中本有的一些大炮,百炮齐发,当即就迎头打了清军一闷棍。

随着台湾三个独立营渡海赶到汇合,兵力愈发充沛的广州红巾军攻势就更加的猛烈起来。掀起了嘉庆二年开chūn以来的第一场大战。

铁牛关,闽赣咽喉要道。位于建宁府光泽县,当初江西新军增援福州,就是由此处度过的武夷山,进入的福建境内。

福州一战,西江新军ròu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红巾军向西进展拿下了光泽县城,却没有硬攻六十里外防守严密的铁牛关。

只是不是攻不下,而是没到时候。梁纲那个时候以拿下福建为第一位,江西还没排入序列。如果在这里同江西新军大战,必然要牵扯南下大军很大一部分jīng力。

可是现在,调集了充分军力的梁纲,第二刀就砍向了江西,砍向了这个从侧身直接威胁闽中、浙中的祸害。

除了铁牛关外的第五团外,浙江江山县也有第四团驻扎,两处军力虽然南北间隔甚远,可是两军进军路线,一西南,一西北,却都是相jiāo于广信府鹰潭。

鹰潭位于江西东北部,信江中下游。以“涟漪旋其中,雄鹰舞其上”而得名。此地地理位置优越,史称“东连江浙,南控瓯闽,扼鄱水之咽喉,阻信州之mén户”,从往西至东乡,再至进贤,然后斜上西北方就是南昌。一路都是官道,红巾军重炮和军需物资运输颇是方便。

红巾军干戈yù动,崇尚当然要得知消息,在广信府集结了上万重兵把守。其江西新军本是有三万人,可是年前的一战,福州以及安徽的折损,去了总数的三分之一。加上黄瑞谣言重重,除了崇尚自己散播的外,红巾军也chā了一杠子,南向阳当然不能放任着崇尚污蔑引导了。以至于两万的江西新军军心思想甚是húnluàn,重重谣言下,把黄瑞的名号也时刻都印记在他们心底,以至于几月过去,黄瑞的影响力并不见削弱多少,反而使得各部清军武官无法确切的掌控到各部军心,战斗力不升反降了一截。

两个团做进攻,不见得就能拿下南昌,可是梁纲手中还有四个团做预备的,这样的兵力配置已经超乎了江西清军的承受能力。想要保住赣南、赣东不失,安徽的清军jīng锐就必须南下一部分。至少江西本部的兵力要全部南撤。如此西路南向阳的压力就减轻了一些,等到稍后再派去一部水师战船,虽没了风雪寒冬做掩护,可西路清军照样是拿不下池州。

北守南攻,本来要不要继续这种策略梁纲还有些犹豫,毕竟一个秋冬过去了,苏北的漕帮帮众早已经彻底零散,生活无着落了。如果大军北上,拿下淮安,那么举旗一召,数万众新兵就又有了。

可是广东的一战让梁纲不得不放弃这个美味的选择,而将‘北守南攻’进行到底。

————————————

哗啦啦……

chūn雨沥沥的下着。

正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光泽一带突然下起了雨来。守关清军登时大松了一口气。红巾军靠的就是炮火称雄,yīn雨天没了炮火的掩护,单靠人力如何能攻得下三千人驻守的铁牛关?

真是上天保佑啊所有的铁牛关清军,无论官兵心中都如此想到。

夜sè降临。一个浑身湿透,沾满了泥水的侦察兵跑到了高燮指挥部前。“报团长,我队已经探通了道路,清扫清军各山头据点七处,无有惊动关上守军。”

铁牛关是建在武夷余脉大禾山的铁牛岭上的,山形如牛状,山顶曾有石牛为镇。关内外岩石嶙峋,峭削直立。关势两山中凹成一路,旁扼险滩,且有深涧环护,如铁桶般坚固,故被称做铁牛关。

因峭壁tǐng立,山高谷深,地形险要,是铁牛关为闽、赣jiāo界“九关十三隘”之一,为兵家必争之地。

明面强攻关隘损失太大,高燮不忍手下的人马损失太重,所以见yīn云密布,脑子里就想到了趁雨夜袭。他自然不指望大军夜雨中上山绕路偷袭,那样搞不好走不到地方队伍就掉队完了。所以,雨夜夜袭必须是jīng锐。高燮第一个想到的当然就是侦察营。

柏清华的侦察营现在总数也才不足五百,闽地多山,逃跑的清军败兵、溃兵少不了就有一些人占山为匪,而这些人尝到了甜头后也不见得就会乖乖的听命受降。所以,为了配合福建各地剿匪,梁纲就派出了柏清华的这支jīng兵南下。从年前开始到现在,战功不小,营内jīng兵也更见的jīng练。

得了高燮的信后,柏清华立刻chōu调了一个大队过来,一百五十人,连同第四团本有的一个侦察中队,二百多人就是今夜高燮夜袭铁牛关的主力。

而想要偷袭铁牛关,就必须从铁牛关两侧的高山上绕道下去。清军在关隘左右各山头都建有哨卡,配有火器,如手雷、火枪什么的,如此也就断了大部队白天绕袭的可能。

二百多侦察jīng兵在重赏募来的山民向导的带引下,吃过中午饭就偷偷mōmō的上了山,知道眼下时候这四团的侦察中队长才赶回来向高燮回信。

“好——”大叫一声好,高燮很夸了中队长两句,然后立刻下令,各部集结预备,准备攻城器具,直等到夜里铁牛关上传来厮杀声,大军就马上冒雨冲杀上去。

中队长回报了消息后,立刻返回到了山上。

二百来个侦察兵只披着蓑衣躲在了一处山崖下避雨,也幸亏福建气候暖和,要是换在北边,这个时候,他们侦察兵就是再好的身子骨,被大雨淋上半天半夜,也绝对无力气发动夜袭。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就到了深夜。几个人合围在一处,一个小小的火折划亮,‘啪——’一声清脆响,一个黄金外壳装饰华丽的怀表从侦察大队长的手中打开。这东西现在还是要靠进口,梁纲积攒下的一些都是这种装饰极其华丽的舶来品。

时针指到一二两点的之间,分针指到五处,“一点二十五分”,大队长念出了时间,“快丑时二刻了。”然后更熟练地换算成东方的时间单位。“是时候了,咱们动身。”

吹灭火折,收起怀表,大队长军令发出的第一时间,所有的侦察兵都开始了准备,然后毫不迟疑的踏入了夜sè之中。

夜间的山路本就难行,更何况是夜雨,地表湿滑泥泞的很。不时的有侦察兵滑道在地,甚至是滑滚下山坡。减员慢慢的在增多,可是队伍中却一丝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响起。

“什么声音?”一名清军警惕的扭头看去。

“不对,是人。”有一个清兵惊叫道。

“你们是什么人?”严厉的喝问声已经响起。

虽然这群人是从自己的背后出现的,可是镇子内守夜的清兵依旧警醒。先定海,后海坛,这可都是出内jiān的活生例子啊。

“杀啊——”一声暴哮声响起。

“嗖嗖——”几支箭矢飞快的从夜幕中shè出,这处篝火边的哨卡清兵立刻全倒了下去。

只是凄厉的喊声已经不可抑制的从濒死的清兵口中叫出。

涌上,毫不留情的斩杀,然后大群人沿着关内的大道,向着关mén方向直冲过去。

响亮的呼杀声立刻在铁牛关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