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一十九章 明智的决定

三百一十九章 明智的决定!

铁牛岭下。^^网^e^看 免费 提供 ^^

漆黑的雨夜中,五团一营、二营两千余红巾军将士已经悄悄地潜伏进了前线阵地中。

稍后的指挥部内,高燮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的铁牛岭山头,心中一股急躁在涌涌升起。都已经过了凌晨…了,都进入寅时了,关上也该有动静响起了。

侦察中队长返回汇报时就跟他说了,夜袭时间就定在…前后,左右误差不会超过两刻钟,除非是他们在夜袭中出了意外。所以,丑时正点(凌晨2点),高燮始下令一营、二营人马抬着长梯悄悄地潜入进攻击阵地,而接下就一直等到现在。

“噗嗤……”一刀从一名拦路清兵的肚子里穿透,侦察大队长张坤把刀一chōu,对倒下地上的清兵看都不看一眼就再度扬起刀杀向了更前方。偷袭部队越靠近关mén,遇到的阻力就越大,尤其是眼下已经杀到了清军营房处。

不过好在突然遇袭关内的清兵也无不惊慌失措,士气不高,军心不稳的坏处在这一刻的清兵身上表lù无疑,绝大多数的清兵都是惊慌失措的胡跑luàn逃,真正上来拦截的却不是太多。是以,二百多偷袭部队,前冲的势头一直未减。

铁牛关内的喊杀声透过雨幕终于传到了山下,五团的两位营长不需等到高燮的再次下令,就有权自主决定进攻与否。当下震天的杀喊声从铁牛岭下响起,瞬间震动了整个铁牛关。

清军愈加惶恐和失措,偷袭部队却更见骁勇和无畏。

形势陡然大变,起身来的清军守关参将李睍大声叫嗥着‘镇定,镇定’,可依旧不见起到什么像样的效果,慌luàn的清兵根本无法安定下来,甚至于连他自己的亲兵都有人在逃走。

“怎么办?”一道选择题摆在了李睍的面前,是就此收集人马退走,还是先一步赶去关口?

凭自己手中的卫队,沿途收集裹挟人手,到了关隘上还可以抵挡一阵子红巾军的夹攻,如此关内的luàn兵没人冲击自己慢慢就会镇定下来,可能就会被大小武官收拢起来,然后赶过来帮忙,自己未必就没有一丝守住关口的希望。

但如此做,危险xìng极大,远不像退走安全。

仅仅片刻间的沉思,李睍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断,带兵上关,也从此彻底站到了红巾军的对立面。

“杀——”

“杀——”

两声相通的爆喝从清红两军不同的人口中叫起。铁牛关关mén下,两军死命的搅杀在一起,没有妥协,没有退让,只有拼命。

“冲——,冲——”

关外的红巾军,没有làng费夜袭部队给他们创造的大好机会,全力的冲刺上岭头,一架架长梯搭在关墙上,一个个的奋勇将士,拼死先登。

“杀啊——”张坤怒声的大吼着,杀到现在二百多人的夜袭部队至少折损了三分之一,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可都是他的手下。

再见到两个队里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张坤已经是决眦yù裂,心痛之极。手中的大刀在暴喝声中挥臂投去,力道恐怖,不远处的一个持枪清兵被整个大刀贯xiōng而过,刀刃透背而出后更是又扎穿了第二人。一阵虎吼,张坤侧身避过一清兵挥砍过来的腰刀,两手在刀把处一jiāo一搅,咔嚓声响,使刀清兵的右臂骨头就尽数断做了三截。强过腰刀后,张坤挥刀劈杀了断骨清兵,然后快步冲杀向前,三冲两跃就带着身边最jīng锐的几人突进了铁牛关的城méndòng内。

关mén是石构而成的,高八尺,深一丈四五尺许,跟普通的小县城城mén差不多,而且里面一半距离被填满了石块、土砂,几个人往里一冲,堵在了一块,外面的人就是想帮忙也伸不进手去。\\??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

刀枪惊鸣,血ròu碰撞。张坤冲锋在最前,一刀砍断一清军枪兵手中的长枪,又顺势撸了他的脑袋。然而就在削脑袋的时候,右肋下一凉,也被另一名持刀清军给偷袭得手。张坤怒吼一声,抬tuǐ撩上,正中那清兵的两tuǐ间,蛋蛋破碎,当即就要了那清兵的小命。

区域太狭窄,再好的身手也施展不开。冲锋在前的张坤更是如此,再解决了一个清兵,一把长枪透着缝隙再次搠在了他的右tuǐ之上,一阵巨痛袭来,张坤脚下一顿,当即就要摔倒在地。好在身后的跟随适时冲上,这才化解了危机。

张坤疼得满脸流汗,一把抓住大tuǐ上的枪头,右手挥刀砍断了枪杆,然后吼叫一声中,猛的把血ròu中的枪头拔出,反手一chā,戳进了左边一个趁空上来捡便宜的清兵xiōng口。

“杀,杀光了,打开关mén,咱们就赢定了。”李睍的安排还是有些组主见的,并没有把实力全都放在关口,而相当一部分还守在关上,尤其是关mén楼。因为有关楼隔雨,所以现在仍旧可以打*放枪,以至于外面一营、二营攻的虽急,可一时半会的也并不能突破。甚至连炸城mén,在上面清军的弓箭手、火枪手的严防密守下都显得很麻烦。至今也只是引爆了一个密封火yào桶,只是炸毁了关mén而已。

“轰轰轰——”一连串的小型爆破声响起。在李睍的面如灰土中,张坤等还是斩尽了关dòng内的清兵,并且合几人所携带火yào立刻在关dòng内展开了小型爆破。

别看张坤等一众侦察兵,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带,可实际上后背后腰裹负的还都有一些油纸包裹的火yào包。炸毁城墙完全没有可能,但是搞小爆破却完全可以。

关dòng内只是石块、土砂堆积而已,坚固程度比起正经的城墙来差得远了。七八声爆响后,整个两米多厚的堆积层就开始坍塌下滑了起来。

被一连串爆破蹦起的碎石砸的伤痕累累的张坤等人瘫坐在关dòng内,彻底起不来身了,而且以后也用不着他们起身了。城外的红巾军足以迅速将碎石、土砂清空。

只是半刻钟左右,“关mén打开了,关mén打开了……”

关mén大开,一营、二营将士欢呼雀跃声轰响天外,大队的红巾军从敞开的关mén内汹涌而入,瞬间的变化让抵抗中的清兵士气降落至了极点。

“杀——”

暴喊声再次如泰山一样,重重的压在清兵们的心头。

铁牛关,大局定也。

岭下指挥部。高燮的脸上升起了舒心的微笑,目光从铁牛岭上收回,转而盯上了一侧墙壁上悬挂的地图,着眼点直接越过铁牛岭,而落到了不远处的鹰潭。

今夜夜袭,休整一上午,下午第三营出击,明日就能夺下鹰潭,关上上饶清军退回南昌的大mén。与四团前后夹击,最多两日就能把广信的清兵全部吃掉。

如此崇尚的新军就三去其二,看他剩下的那点人,还怎么去守偌大的赣南和赣东,还怎么去守南昌城。

不求救西路清军,这个月就吃掉他

yù山。

第四团此时也已经攻入了广信府的yù山县,铁牛关这片下大雨,他们那里虽不是什么风和日丽,却也照样可以打枪大炮。所以第四团全力进攻之后,战线迅速从江山县境内转移到了江西境内,也就是yù山县。

这一路的清军主将是南赣镇总兵开泰,被红巾军打进了江西省之后,他在yù山县死扛了两天,后在城破前断尾求生,率余部四千余人撤往了上饶,此刻正与红巾军奋战在上绕城外的最后一道防线——灵溪。

高燮的战报飞马送往了南京,同时也飞快的送到了柳衡言手中。

得了高燮信后,柳衡言顿时欢喜,马上下令全军进攻,不求能立马突破灵溪这道防线去,却也要死缠住开泰的这部主力。省得他再做一次壁虎

在开泰知晓铁牛关的消息后,大惊之余时间却也已经晚了,红巾军五团已经拿下了鹰潭,切断了他退往南昌的大路,而同时间柳衡言攻击力大涨,他在得知消息前也已经把手中主力被破调上了前线。

现在要跑,可就不再是断尾求生了,而是真正的战场落逃了。

被四团、五团包围的开泰部主力下场如何,不问就知。南昌城内的崇尚反应也能想出来一二……毕竟开泰部是赣东清军的主力,李睍那里是凭靠着铁牛关险要,所以才只放了三千人。

铁牛关下大雨,无论是崇尚还是开泰,都以为雨停前是不会出什么事的,是以开泰在广信北路死顶硬撑,很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保住李睍部的退路。可谁想现在会是这副样子,开泰心中的失落、无语可想而知了。

南京,元帅府。

梁纲接到高燮战报后,心中也大出意外。那一片下大雨,他本以为至少在雨停前,是不会有战果传出的,不想高燮竟然如此快的就夺了下,雨夜夜袭,一朝得手,真是好得很呐

他这一下子等于就是要了赣东清军的命,前有四团,后又五团,开泰就是chā翅也难飞了。而崇尚想要保住南昌,保住江西地盘,也肯定要向西路军开口求救,不然的话他凭什么还要保住江西?就凭已经撤入南昌的一万新兵?还是江西省的乡勇?

“呼——”梁纲吁了口气,这两刀总算是没落空,他现在就可以稳坐南京看崇尚到底有多大的面子,能让西路清军为他南掉下多少兵马了。

如果这是数字多了的话,那他手下的这股军力,到底是投往何妨就说不准了。

撇去四团、五团,梁纲现在手中还把握着四个新编团、半个炮营和整个近卫团、警备团,加上水师,三万大军的实力,往北,往西,往南,无论是投在哪个方向,都将使这一方向的红巾军取得质的突破。

——————————

“无能”安庆清军西路军大营,观成看到南昌送来的求援文书后,气的大骂崇尚、大骂江西兵将不已。

到了眼下这个即将再战的时候了,江西先chōu回上万增援兵力不说,现在反过来还要西路军南下去支援他,真是干什么吃的?

勒保没有大喊大叫,他也是一方封疆大吏,体会得出崇尚此时的困境,而且也知道,不管观成叫骂的多么很,终是要派出兵马南下支援的。因为江西还要在安徽后面,红巾军若真的横扫了江西,怕不仅仅是赣南,赣东,除了赣西外,赣北也将会落到他们手中。这样一来他们就能从后路截断长江运输,截断两湖对西路军的支援,甚至配合着优势水师,能以鄱阳湖为据点,一举颠覆先前己军在西路的优势……

朱shè斗在一场军议之后领着他的川北镇和松潘镇总兵王泽生部一道南下去了南昌。

如勒保想的一样,观成叫骂一阵后就迅速办妥了这件事,就是因为江西决不能有失。

而两镇和一也有一万余人马,配以崇尚余部,有朱shè斗这样的老将指挥,保住南昌绝不成问题。

事有紧急,当避轻就重,所以赣南、赣东也就先这样了,保住了赣北再说别的。

朱shè斗领兵下到南昌时,四团、五团已经吃掉了坐困上饶的开泰部,总兵官开泰自爆火yào而亡,余部非死即降。

拿下了广信府,红巾军休整了三日,然后就一举攻克了东乡、进贤两县,直杀到了南昌城下。但正式的攻城还没有展开。

朱shè斗领兵赶到,崇尚的心登时就安稳了许多,两万多清军驻守南昌,再配以被纠集来的几千乡勇,小三万人,当是无碍。

西路军分部南下的消息早早的就被密探火速报给了梁纲,但是得知消息的两天来,他除了发一道不许làng战的命令送往四团、五团中外,并没有大举的向江西增兵。

除非是把大军全都拉到南昌,否则的话,多上一两个新编团,对南昌之战来说毫无意义。西路军也一样,虽然少了朱shè斗部万余人,可余部还是有四万多。大军尽上的话,击败西路军不难,可想全吃掉就不可能了。清军退后还有安庆可守,要啃动,很磕牙。

梁纲看着地图,几番沉思最终决定是按兵不动,保持形势就行,自己继续练兵,继续增强内功。时间拖得越久,红巾军的战斗力就越强。

眼下整个江南都已经收入了红巾军的旗下,又有台湾在手,与日本、琉球的贸易也正在发展期间,硝石、硫磺、铁矿一样不缺,火器弹yào日益增加,南京城内原满城所在地,现在都不知道陆陆续续增添进去了多少聋哑人和正常人。

铸炮组早已经在正月里就突破了月产重炮百mén的限度,从外面搜罗到的懂手语之人,果然极大地增强了聋哑人的热情和生产能力。而且令梁纲意想不到的是,当初只是下令搜罗懂手语之人,却哪想到网撒了下去,拉上来时一看,却楼倒了一条大鱼。

贺志强,说他自己是大鱼有些言过其实,可是他祖上确确实实出过两条大鱼,就是前文里讲过的贺时泰、贺逢圣之后。

贺逢圣天启年间拂魏忠贤旨,被削籍。到了崇祯初,自然就是复官。打那之后就是一路风顺,崇祯九年,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阁参政。十一年,致仕,十四年,再入阁,次年告归。

后来张献忠南下四川,攻陷武昌,逢圣身着御赐冠履蟒衣来到楚王府,yù与楚王同死。但王府已被占据,楚王也不知所终。贺逢圣被起义军抓获,宁死不服张献忠,遂投入墩子湖遇难。福王南京继位时,追赠贺逢圣少傅,谥文忠。

贺逢圣是死了,他的家人却是有逃的出来的。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祖辈出了两个英才,用尽了他们家的气数,入清之后贺家再难兴盛,文举科考也最高一个小小举人。

要说,清初开始的两代里是对满清政权有抵触,考个功名旁身,意思意思也就算了可。但之后的几代里,发奋读书也只得个次次名落孙山,终未曾发家。眼下的这个贺志强,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才是个秀才而已,科举之路完全是没的希望。

虽然有个好祖宗,梁纲高看了贺志强一眼,可他要是没本事,也照样拎一边去。只是好在,贺志强科考不成时,家中所藏杂书翻略极多,对祖上传下的手语也颇是熟练。而且科考上的次次碰头,一些棱角也早让他被社会磨平,为人谦和,与三个组里的诸多聋哑人很快就打作了一团。被梁纲任命为聋哑人的总教习,只等过后一段时间,看看能耐,行的话就让他进入军备部任个职务,参与三组内部管理。

铸炮组产量突破,火枪组产量也同样进展迅速,随着人员的逐渐增多,以及聋哑人热情的更加高涨,现今的产量已经超过了月产2000支,如果进一步增强人手和加强管理的话,日产百支也有望实现。

几个月的时间里,军备部慢慢的扩展到满城的每一寸土地,工厂和居住区也越来越界限分明。而外围的警备队,更是不知道抓过了多少个妄图偷窥或是想搞破坏的jiān细,而暗中的斗争还依旧在持续着。

只是随着清廷全方位的引进俄式枪炮,南京这边,偷窥技术的jiān细越来越少,而妄图搞破坏的却越来越多。

梁纲当初把三小组放置满城中,绝对是一个明智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