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二十一章 中华一式和上海海关

三百二十一章 中华一式和上海海关

枪长四尺八寸,枪管三尺四寸,口径四分,弹重七钱,属配刺刀一尺二寸,上枪后去柄,全长六尺短四寸。

这种被梁纲钦命名——中华一式的前装线膛枪,让他的愉快心情一直保持到回府,还依旧满面微笑。

火枪组因为此中步枪的出现而有了新的改动。梁纲命令,在保持月产滑膛枪一千五百支数量的情况下,全力生产中华一式火枪。在六月之前,必须完成一个营的产量储备。

是的,是储备而不是换装。梁纲还不想太早的暴lù这种利器,以眼下的情况看,老式的前装滑膛枪足以扫平满清。那么,中华一式,这种造价两倍于前者的利器,用于对西方的战事才是事得其所

国与国之间的军备竞争是不会讲究专利的,中华一式只要在中国公开一lù面,效用一为人熟知,用不多久怕就会被外国得去,白白便宜了欧洲。

所以,梁纲决定把它暂时锁起来。研发科的所有成员以及今日在靶场的所有重臣和亲卫,加上所有接触过中华一式弹yào的军备部人工,全都下了封口令。以红巾军现在的力量,这个封口令的效果梁纲还是可以相信的。

每分三到五发的shè速,大大超过前装滑膛枪,梁纲对中华一式的xìng能实在是满意到了极点。认为在后装线膛枪不出现的时代,中华一式就是xìng能最好的火枪,真正的国之利器。

所谓‘国之利器,不宜轻示于人’,所以,眼下还是藏起来的好。

回到元帅府休息一晚,第二天,梁纲带着愉快的心情再次踏出了大mén。卫队前呼后拥,四方拱卫着中间的马车,这一次他要去更远的地方,出了南京城,目标直指上海。

年后的两个多月,梁纲没去过上海一次,虽然他对上海港的每一分变化都了解于心,但是总要亲眼看一看才是真。

等以后进入到四月,那时候他就是想再看一眼怕都没有时间了。战场上的僵持不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或是清军,或是红巾军,积累到一定程度后都需要一场剧烈的爆发。

上海港,它现今的发展进程说实话是真的有些出乎梁纲的预料的。当红巾军同英葡彻底撕破脸皮后,梁纲对上海港的近期发展一度报以‘放任自流’态度。认为单凭美国和丹麦、瑞典等几个小国的远洋商人,不可能把上海港拉上飞速发展的轨道。

但是旧有的思想禁锢了他的眼光,满清闭关锁国,根深蒂固的‘真理’让梁纲并没有看到江南、东南沿海民间繁华的商业贸易。不需要洋商撑场,单是皖东、苏南、浙江、福建、粤东五地的互通有无,彻底放开海禁的政策就已经让上海港一片繁忙。

如杭州、泉州、福州等余外的几个重要港口,现在也都在迅速恢复着往日的繁华。说到底,还是红巾军下江南,地盘打的快占得快,兵luàn兵祸都还没来得及糟蹋民间就被红巾军给扫平了。

如此,其治下的地盘商业恢复当然就快了许多。

吴淞炮台、崇明岛水师驻地,一式的三千六百斤主炮,红巾军铸炮局新就铸造出的最重岸防炮,炮弹重二十四斤,相当于西方的三十二磅重炮。三十mén如此重炮,加同等数量的次一等两千八百斤重炮,把上海港和长江江口守得固若金汤。

想顺顺利利的开启海关,水师和防御就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梁纲下大力气武装吴淞炮台,就是要给来上海的西方商人一个榜样看。可千万别把上海看做了广州。

还好广州外海的一战已经让所有的欧美商人警醒,且能够从陈广亮手下取得通行证的人,那在这场战争中至少也是中立。到了上海就更不会惹是生非。

只是与广州海关相比,梁纲订下的规矩和关税丝毫没有对这些友好人士有半点的优待,甚至是收的更狠,只不过减少了一些官场陋习和满清的‘夷防’规定而已。

满清的海关关税制度一部分承袭明朝,比如明朝的水响。

水响演变到今日就是船税。满清海关制度,进出口关税正税中只有有“货税”和“船税”两种。货税不由海关直接向外商征收,而是由行商承保缴纳。\\??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

一般情况是:出口货税令行商给外商代置回程货物时随货扣清,先行完缴;进口货税规定在回帆出口时缴清。如遇有洋船因守候新茶而致出口迟滞者,其应纳进口货饷,以验货后三个月为限,责成保商完纳,不得延至请牌之时。总之,货税是由行商在广州向海关缴纳的。

而船税在梁纲后人的眼光看来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它是由海关派员在黄埔口(非上海黄浦江,黄埔军校的黄埔)征收的。

船税,亦称船钞或吨税。其征收是先由海关派员在虎mén口登船丈量,再根据丈量的大小在黄埔口征收。丈量的方法是,以后桅至前桅为船的长度,以中桅为船的宽度,长阔相乘所得的积数再除以十,作为计征单位。根据满清规定,一等船每丈量单位jiāo钞银.两,二等船jiāo.两,三等船jiāo两。清朝将所有进口的外洋船分东洋(日本、东南亚)、乌白艚船(本国)及西洋(欧美)三种。东洋船分为四等,税收情况如下:

一等:75尺长,24尺宽,纳税1400两

二等:70尺长,22尺宽,纳税1100两

三等:60尺长,20尺宽,纳税600两

四等:50尺长,16尺宽,纳税400两

康熙二十四年题准减二征收,即实征原税额的80%。至于乌白艚船,其税则与二等船同。

西洋船实指欧洲诸国商船,分为三等,原来征收的税额比东洋船高得多。计一等船征钞银3500两,二等船3000两,三等船征2500两。但至康熙三十七年均改照东洋船税则征收。

对外国商船征收船钞,总的说来税额是很低的。一千多两银子看起来不少,可对比全船货银的价值,怕是百分之一都不值。可是在梁纲看来依旧是匪夷所思。

怎么会有看来船大小吨位而征收银两的呢?所以在上海港,梁纲直接废除了这一规定。

除此外还废除的就是“规礼”和“杂费”。

“规礼”和“杂费”,其实就是海关内部人员的好处费和贿赂。《新柱等奏各关口规礼名sè请删改载于则例内摺》呈云:“检阅粤海关则例,内开:外洋番船进口,自官礼银起,至书吏、家人、通事、头役止,其规礼--火足、开舱、押船、丈量、贴写、小包等名sè,共三十条。又放关出口,书吏、家人等验舱、放关、领牌、押船、贴写、小包等名sè,共三十八条。头绪芬如,实属冗杂等。查直省各关,从无规礼名sè载入则例,独粤海关存此名者,因从前此等陋规皆系官吏sī收入己。自雍正四年起,管关巡抚及监督等节年奏报归公,遂同正税刊入例册,循行已久。自当仍旧征收。但存此规礼名sè,在口人役难免无藉端需索情弊。”

那是真正的勒索受贿,jī犬都有份。比如丈量洋船收火足雇船银三十二两;

官礼银六百两(法兰西加一百两,苏喇减一百两);

通事礼银一百两;

管事家人丈量开舱礼银四十八两,小包四两;

库房规礼银一百二十两,贴写十两,小包四两;

包房规礼银一百一十二两,掌按贴写四两,小包二两八钱(内八钱掌按小包);

…………

…………

这是中国官场的老传统,那些官员眼里,商人的钱是牟取而来的,不敲白不敲;而外国人的钱,则是不要白不要,反正他是来咱们国家做生意,咱不求他,他要求咱。他给了,让他做生意;他不给,请他回老家,他不合算,再敲他千两万两,他也会给。所以官僚吏员们连带他们的七大姑八小姨统统进入进出口贸易,以管理权限之大小分层次、分范围的垄断市场、敲榨勒索。

各种杂七杂八的‘规矩’下来,每艘洋船至少要jiāo出两千两明面上的银子来。在中国官场的这种‘惯例’、‘习俗’的笼罩中,西方资本主义的降低成本,争取利益最大化的理论与实践根本毫无立足之地的。而面对这种已经成为惯例、习俗的所谓“规礼”,西方资本主义商人也只有无可奈何。难道他们还能再打道回府?

梁纲的上海港把这些陋习全都扫落了一边,而且满清规定,外洋商人必须同十三行之人才可以进行商贸,不可上岸与大小商户随意贸易。可以说整个中外商贸就归十三行所垄断。

梁纲也把这条规矩给作废了,上海港中,中外商人商户随意接触,只要你有能耐,外国商人从上海出发,称作中国船马走水陆路跑去皖东订货也没人管你。

不自夸的说,梁纲这样几下动作,可以说是让外商承袭了极大的好处,也极大地方便了自由商贸。

单是这些改变,美国人、丹麦人、瑞典人都发自内心的为梁纲欢呼。可是欢呼过后就一阵阵的悲呼,梁纲的税收的太重了,至少比起之前的满清海关来收的重的太多了。

满清海关,每艘洋船的货物只加收百分之六的附加税,这个税收无论是在梁纲看来,还是放到此时的欧美地区都是低的太多了。康熙四十七年这个政策出台,洋人大班们虽然显得非常不满,可也没见他们哪一个真正的退出过。

梁纲就是把这个进口税收提升到百分之二十去。与现今这个时代的欧洲各国,对茶叶百分之七八十甚至是百分之百的进口税收相比,百分之二十的税已经低的不能再低了。非是上海港刚刚起步,梁纲都想再往上提一提的。

历史上满清雍正年间曾出了一个杨文乾,搞出了一个‘番银加一征收’来。也就是把进口税提升到百分之十,对一个主权国家的海关来说,把进口税提升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坏就坏在杨文乾番银加一征收,这百分之十的税也适用在了外洋船上带来的所有银元上。

在中国洋货常常滞销,外商为购买深受欧洲人喜爱的中国丝茶瓷,迫不得已运银币来中国,大量的白银流入中国。不少欧洲国家,严令禁止银币外流,他们只能将本国货物运到西班牙及其属地销售,换成双柱番银或老鹰番银,历经曲折艰辛来到中国。用于购物的银币被征百十税,好比剜外商的心头ròu,他们能不伤心ròu痛吗?

向外商的钱币征收百十税,这在整个世界海关史上都是空前绝后。对洋人大班来说,这是中国官府对外洋船赤luoluǒ的巧取豪夺,却是他们忍无可忍却只能再忍。谁让中国完全掌握这场贸易的主导地位呢?

杨文乾在广州海关好几个动作,配合着上头的雍正皇帝断了广州官吏上上下下所有的财路。还有十三行的商户。行商与外商利益休戚相关,外商来广东损失了银子,就只好压行商的价,nòng得行商赚取的盈利大幅缩水,甚至无利可图。行商能不恨杨文乾?

被洋人大班们和广州上下官吏、商户一样恨之入骨的杨文乾没几年就暴毙而亡,百十税也在雍正帝驾崩,乾隆登基即位后下诏废止。

梁纲得知这一段jīng彩后,对杨文乾着实是升起了一股高山仰止之情。对外商的钱都征税,合上后世的百年国辱史,梁纲感觉真太他**解气了。

只是让他也这么干却是不可能的。眼下的红巾军对外贸易还处以微弱状态,太大的折腾不好只是梁纲把出口税也大幅度往上提了提,尤其是茶叶和生丝。

雍正四年开始,洋人抵制这个番银加一征收税的行动就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凡是能够告状伸冤的机会,从不放过。雍正四年开始,在企图扳倒杨文乾的làngcháo中,洋人大班们也出了一份大力,只是没成功。

平坦宽阔、青石条铺成的码头热闹非常,两层楼面铺和高大的仓房排列整齐,还不时的有持刀垮枪的警察在巡视,来来往往的劳力和黄浦江面上的二桅商船随处可见。梁纲便装带着一群亲卫在码头附近走了走,眼睛中的惊喜越来越多。

“大帅,广州城外就有一个外洋贸易镇,咱们这上海,只要发展几年镇子也会有的,眼下就很是繁荣了。”詹世爵没到过广州,更没见过那个外洋贸易镇,他能拿出来对比的除了脑子里想象的外,就只有曾经见过的襄阳码头。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一片集市,可比襄阳码头热闹的太多了。

梁纲微微一笑,上海发展确实是超出他的预计,可是想要赶上广州的发达繁盛,却还需要埋头干上好多年。虽然每年到广州的外洋商船只有那么几十艘,可那几十艘却是真正的远洋商船,购买力超强,比之眼下东南沿海国人自跑得二桅商船就逊sè的太多了。

而且不说别的,单说茶叶。洋人买茶叶要想行商买,行商自己也种不出茶叶来,他就需要向内地购买,如此一种循环就确定了。而内地的茶商为了货物的安全和及时卖出一个好价钱,做大的免不了就要在广州设立据点,对内就再向周边的小茶商、茶园进行收购……

如此经年累月发展起来的广州,不是上海三五年内就可以赶上的。除非梁纲真正坐稳了天下,使之上海港长江龙头的作用真正发挥出来,否则赶上广州还有的要努力

“明年就会有三桅商船了吧?”梁纲看着黄浦江面的商船心中欢喜的自问道。他不急一时,所以不在意一些表面的问题,看着与一同停靠着的巨大的外国商船形成明显对比的二桅商船也能乐呵呵的。

满清灭掉了郑家后也没有放宽船造规制,民间最大只能造二桅之船,以至于中国现今的造船工艺比之明末清初时又落后了好一截。但是红巾军完全废除了这个限制,只要有本事,重新造出郑和宝船来,梁纲还有大奖。

海禁放宽后,东南沿海海运逐渐发达,因为时间急切,所以跑出来的都是二桅小商船,连各地造船上制造的也都是这样的小船。但等到明年,技术进一步积累后,或者说是工匠熟练度增强后,三桅商船必会出现。毕竟中国有那么厚的底蕴,说不定那一家传承的就有呢。这比真正的‘发展’容易多了。梁纲相信五桅甚至是更大的七桅巨船,中国终有一天总会造出来的。他的强大海军之梦,也终有一天会实现的。

ps:膛目结舌

清粤海关征收外洋番船进口出口各项归公规礼名sè,查照现行则例,开具清单:

丈量洋船收火足雇船银三十二两;

官礼银六百两(法兰西加一百两,苏喇减一百两);

通事礼银一百两;

管事家人丈量开舱礼银四十八两,小包四两;

库房规礼银一百二十两,贴写十两,小包四两;

稿房规礼银一百一十二两,掌按贴写四两,小包二两八钱(内八钱掌按小包);

单房规礼银二十四两,贴写二两,小包一两;

船房丈量规礼银二十四两,小包一两。

总巡馆丈量楼梯银六钱,又规银一两;

东炮台口收银二两八钱八分,小包七钱二分;

西炮台口收银二两八钱八分,小包七钱二分;

黄埔口收银五两,小包七钱二分;

虎mén口收银五两,小包一两三钱二分;

押船家人银八两;

四班头役银八两三钱二分;

库房照钞银每两收银一钱;

算房照钞银每两收银二分。

以上纹银九折库平,进口规礼。

放关出口:

管事家人收验舱放关礼银四十八两,小包四两;

库房收礼银一百二十两,贴写二十四两,小包四两;

稿房收礼银一百一十二两,贴写二十四小两,小包二两;

稿房收领牌银一两,小包二钱;

承发房收礼银四十两,小包一两四钱四分;

单房收礼银二十四两,贴写八两,小包一两;

船房收礼银二十四两,贴写八两,小包一两;

票房收礼银二十四两。贴写六两,小包一两;

算房收礼银一两,小包五钱;

柬房收礼银十六两,贴写一两五钱,小包七钱二分;

签押官收礼银四两,小包二钱;

押船家人收银八两;

总巡馆水手收银一两;

虎mén口收银五两,小包一两三钱二分;

东炮台口收银二两八钱八分,小包七钱二分;

西炮台口收银二两八钱八分,小包七钱二分;

黄埔口收银五两,小包七钱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