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二十二章 瑞典哥德堡号乌鸦中的白鸦

三百二十二章 瑞典哥德堡号—乌鸦中的白鸦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二十二章?瑞典哥德堡号—乌鸦中的白鸦

一条巨大的远洋商船正在劈bō斩làng的向着上海港驶进。^^?网

船长德里克.赖因费达站在船首位置上遥望着前方,在并不远处的地方,舟山群岛已经清晰可见。

“减速。”赖因费达眼中bō光闪了几闪,但还是坚定地下达了这个命令。这里已经是红巾军水师的警戒地盘了,任何外国商船从这里经过都要登记记录,和勘查商船火力配置。

“现实变化的可真快,才一年多的时间,东方就已经大变样了。”赖因费达心底里感慨着。

哥德堡号商船前年冬季就返回了瑞典,半年时间的远航后安全抵达欧洲,船上的茶叶、瓷器和丝织品很快便销售一空。而船员们在两个月的歇息后就再度驾驶着商船远渡重洋的向东方赶来。

所以,一年多时间的空白期让它缺席了东方巨变这一极重要的时间段。他完全不知晓东方的变化,就是在赶到印度时,德里克.赖因费达还一心想着广州城呢。只是幸运的他在锡兰(斯里兰卡)遇到了自己的同胞,瑞典东印度公司的另一艘商船瑞典nv王号。

刚刚满载着茶瓷丝织品赶到这里的瑞典nv王号成员详细的向赖因费达等人介绍了这一段时间东方那个古老帝国的变化,同时让赖因费达改变航程,把目的地从广州挪移到上海港去。

受到了同伴警告的赖因费达在台湾海峡就受到过红巾军水师的登船检查,心中有底的他没有抗拒,所以哥德堡号顺利的通过了台湾海峡而行驶到了舟山群岛。

“当当当……”铃声响起,接着赖因费达就听到瞭望手在高声的叫喊,“前方,前方有一支船队在向我们驶来。一大四小,有五艘……”

镇海号带着四艘护卫船航行在舟山群岛的航道上,这时他们也发现了哥德堡号。

李长庚收起手中的千里镜,挥了挥手,一句话不说,可身后的小兵却已经知道他的意思。镇海号带着四艘护卫船略略的调整方向,向着哥德堡号迅速扑来。

望着越来越大的哥德堡号,李长庚眼睛中闪过一抹炙热,多少次见过这样的巨船了,可他心头却始终不能放下那一抹jī动和眼热。

现在为止,他的心已经完全倾向给了红巾军,觉得投效红巾军确确实实是一个正却无比的选择。

只因为几个月来,梁纲让他们一众人真真切切的接触到了外界的新鲜事物,真真切切的了解到了西方的变化和西方全球殖民史的进程。一种无法抑制的危机感瞬间就从詹殿擢、李长庚、魏大斌以及东南的李南馨、李芳园等人心头升起。

作为水面将领,再也没有人比他们更能了解巨舰的宏大威力了。劈bō斩làng,踏海覆洋,远播万里而夺地,清军水师乃至整个大清国,都已经远远落在了人家后头。

可是要知道,一百多年前的明末,福建、广东一角,澳mén之战,澎湖之战,料罗湾大战,三十年对峙,明军水师仍能彻底压过占据了印尼,正处于鼎盛时期的海上马车夫——荷兰。

明郑舰队最终夺取了从日本到南海的全部东亚制海权,当时凡航行在东亚地区的船只,都必须huā钱购买明郑的令旗,若无此旗,在东亚海面被拦截的概率超过50,若只在福建沿海,则100被拦截。最后就连台湾的荷兰人都不得不偷偷地以日本船的名义购买令旗,这对当时只习惯给别国开通行证的荷兰人来讲,可是真真切切的空前绝。

一百多年过去了,现在的清军水师又是个什么模样?詹殿擢、李长庚、李南馨等人都是东南沿海一线的水师重将,清廷对水师发展是个什么态度,他们比谁都清楚。\\???提供本章节最新\\

单单的落后还并不能使人绝望,可是落后了还依旧不思进取甚至是夸夸自大,那可就真的让人彻底死心了。而对于李长庚来说,满清朝廷就是如此。

只要还有一颗国人之心,就没人愿意看到西方诸国日后在中国土地上肆意取夺,耀武扬威。

而梁纲有一颗满清所没有的海洋之心,并且他已经在用事实实现着自己的海洋之梦。虽然红巾军现在的战船都还很小,可是只要一直发展下去,李长庚相信,自己绝对也有驾奴巨舰的那一刻。

它,要比眼前的洋船还要高,好要大

“将军,这船是瑞典籍的,名哥德堡号。配有船员一百七十三人,大炮二十八mén,长短火枪二百五十余支。”年轻的检测员手中拿的还有东南红巾军水师开出的通行证,上面整个的盖着七个印章,其中最后一枚印章就是他自己才盖下的。“船内装有木材、铁、柏油以及零碎的杂货,如钉子、斧头等。”都到了舟山群岛了,哥德堡号上面的货物肯定已经出售一空,换成了西班牙银币,因为中国只收白银。剩下的木材、铁、柏油、钉子、斧头等等,更应该说是哥德堡号自行修理的用具。

没有违禁品,人数枪炮数目也符合通行证上的记录,李长庚点头示意知道了,并且从自己腰下取出一个口袋,里面放着一个铜质的印信,旁边自然有人早早的把红泥准备好。

在通行证上盖了第八个章后,李长庚把通行证再递给了检测员,然后检测员则再度下船,走小船板登上哥德堡号,把通行证换给了赖因费达。凭这个东西,赖因费达就可以在吴淞口印上第九个章,然后再由引水员带着入上海港。印上第十个章后,就可以在海关办理签注证了。

前前后后一个小时都没用,比之检查美国商船、丹麦商船起来,瑞典籍商船却是轻松迅速了一些。因为在与红巾军已通商的这三个国家中,瑞典的信誉度是最高的。瑞典东印度公司从雍正十年在广州正式开通贸易以来,六十多年时间中从没有贩卖过一次鸦片。

所以,梁纲对瑞典很另眼相看。而且与丹麦相比,瑞典的实力更强一些。谢清高与他说过一些瑞典的消息,但是谢清高本人对北欧也不甚了解,就近收集到的一些资料也说明不了什么具体状况,反倒把梁纲的脑子给搞mí糊了。

因为在他印象中仅仅是一个弹丸小国的丹麦(不算格陵兰),眼下时候竟然是北欧一个相当强大的势力,而且与瑞典正锋芒相对,虽然还是弱了一筹。

瑞典在梁纲眼中可是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的,在那个什么斯堪什么亚的半岛上,印象里地盘tǐng不小的。在梁纲的预计中,他对付俄国的时候,还是可以同瑞典同拿破仑结盟的。丹麦却从没在他的这项计划中有任何一点的地位。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有些为时过早,眼下单就瑞典人从不贩卖鸦片,梁纲对他们稍微照顾一点就说得过去。

从舟山群岛到吴淞口。

沿途看到来往的中国商船以及红巾军水师战船,赖因费达眼sè中多出一股郑重来。往日他跑广州,虽然一直本本分分,不惹是生非,可是对于满清水师的战斗力却着实瞧不上眼。

别的不说,但是他这一条哥德堡号,对付六七艘清军水师战船就不成问题。而要是换做西方的正规战舰,这个比例就更大了。

在赖因费达眼中,中国固然富饶强大,可是军备水平实在是差劲。令他大感失望。这可能也是欧洲十年来的战luàn造成的一个事实吧——国力与战力相对等。而清军的战力与中国的国力着实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可是眼下的红巾军,却是要比清军强上许多。广东一线就不多说了,四五六三营战船大小固然不怎么样,可是有第二营坐镇,对于一般的西方伍长商船还是有很大的威慑力的。就是小型的西方战船,二营的实力也能镇住。

到了北边就更是如此了,刚才的那一艘镇海号,凭战斗力就绝对不会弱了哥德堡号去。再有那四艘小型战船做帮手,足以把哥德堡号送进海底。而在这之前的清军水师,在广州海面上可没这么强大的威慑力。

眼前的吴淞口炮台就更是如此了千里镜下,赖因费达可以清楚地看到炮台上那一只只闪着铁青sè光泽的重炮。加上所见到的靖海号、赤军号和镇江号以及为数更多的护卫船,如此重地绝不是武装商船可以放肆的地方。

与满清相比,眼下红巾军所表现出的力量,更符合中国的国力

三月中,时间已经要出chūn入夏了,一阵枪声,突然在吴淞口水面上响起。枪声响了八下,又戛然而止。一艘停在吴淞要塞前的外洋大船,甲板上站着八个名高大魁梧、金发碧眼的洋人水手,手里举西洋火枪,依次朝天鸣放。

而另一侧,一群上海海关驻点的人,在红巾军水师的陪伴下迎头向着哥德堡号赶来。不多久,几个官吏打扮的人就登上了这条外洋巨船。

港口鸣枪,这是洋船来华的规矩,之前在广州那就是鸣枪欢迎粤海关虎mén口的官吏按例上船检查。满清规定,外洋船只到粤后,首先要停泊于澳mén外的洋面上,派人前往澳mén前山寨的海关关口投讯,并延请海关衙mén的引水两名,其中一名上船引航,另一名则驾快船,先行至虎mén口禀报来船的情况。

虎mén地势独特,两侧山头虎踞,仿佛是老虎的两颗牙齿,拦住珠江水域。既为海防天险,清廷向来驻有一协绿营水师,由一名协统,领左右各一营,兵勇数百,进行守卫;粤海关同时设虎mén关口,外船到虎mén,必抛锚等待,由虎mén口的海关胥役,在绿营护卫下,清点船上的人员刀剑枪炮,逐一登记造册。检查毕,大船过虎mén,泊于十数里外的黄埔锚地。

赖因费达跟随船大班柯林.坎贝尔虽然都清楚的记得红巾军这边的规矩,老老实实的降帆停下锚,鸣枪八声,等着红巾军的海关官吏过来收检。可还是提前准备好了一批银子,虽然在锡兰同胞都跟他说了红巾军的规矩,之前遇到的四道检查也没见人收缩贿赂的,可是赖因费达跟坎贝尔跑中西海路也都好几趟了,没见过中国人不‘惯例’的,所以丁点不敢怠慢。而且之前都是军人,可能还好说一些,谁知道眼下的官员是不是也一样清廉?

可是出乎赖因费达和坎贝尔的预料,登船的红巾军海关人员虽然有一大群,可是真的没人受贿一块银元。一分不差的记录好船上的一切,坎贝尔下船在岸上办事处盖下一枚印章后,只留下引水员和引水船,余下的人就迅速的撤去了。

真正体会到这种方便的赖因费达和坎贝尔一阵兴奋,毕竟谁也不想走一路塞一路的钱,说一路的恭维话,且还要看对方的脸sè。

所有到上海的洋船在黄浦江抛锚以后,第一要紧的事情,便是要找一个供应商,第二便是租下一个大的仓库。而且还要采买大量的食物,以供应船上的船员消耗,至于为返航作准备那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在广州,这种供应商,不是随随便便任何人都可以充当的。他们是一些特殊的商人,名号在后世极为出名——买办,洋人则一律称为Comprador,这个词汇在葡萄牙语或者西班牙语当中,就是采买的意思。

当买办,大概算不上是非常上台面的事情,因此在广州要当买办,倒不需要向海关监督衙mén申请许可。但是想要当买办,必须要有一个通译,也就是领有清廷海关监督衙mén执照的专业翻译,具结担保。

具结担保的意思,就是让一个已经在衙mén登记在案的通译,写张愿意为之担保的保证书,这样出了事情,一体承担责任。

找了愿意具结担保的通译,到海关监督衙mén的书办那里办过担保手续,买办的业务才能开张。在广州,买办主要业务有两种,一是帮外洋船上的洋人租借甚至是赶造仓库,二是给大船上的洋人,供应日常的食品,至外洋船离港之前,还得准备大量的返航食物。

食物的重要xìng不用说,仓库也是必须抓紧时间的。

一艘船载货少说也要有几百吨,不可能收来一点就立马进行转船,毕竟远洋海船万里bō涛里航行是需要很充分的准备的。底层要有铁锌等金属块和沉重的瓷器进行压仓,而轻一些的东西就摆放在上层。所以必须要有一次仓库来储备货物,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进行分类,而后在分物进仓。

坎贝尔知道红巾军改去了满清的一些破规矩,在广东,一艘船上在入港之前的时候,海关监督官吏就会带人过来丈量船只,商船jiāo了钱之后,海关监督官吏会给船上赠送美酒。大班们和船长可以立刻离开“哥德堡”号,随舢船去了广州,而剩下的人则还需留在船上由第一大副指挥。

上海这里却是不需要,只要进了港,jiāo完不多的税后就可以只有在陆地上活动,所有人都可以,只是不能携带火枪。坎贝尔一下船反shèxìng的就去找买办,通常在广州买办还是tǐng容易找到的。

可能是地点不同,反正在码头这一块地方,他左右看了看,没见到一个有买办样子的人在。而令他更想象不到的是,一个公司的同是大班的尼尔斯竟然带着几个人从码头外面气喘吁吁的跑来了。

“上帝保佑,你们平安到达了上海。只是时间有些快,我的朋友,我还以为你需要再迟上两天呢不过今天来得实在太好了,你是一个真正幸运的家伙,今晚你有福了。”尼尔斯的话让坎贝尔有些搞不清头脑。但接着往下听才知道,自己船一到吴淞口,盖上印章后消息就另有渠道传到了上海来,然后尼尔斯就被通知了。而在此之前,尼尔斯同公司里的另外几个大班还有首席大班梅尔贝里,正和美国人以及讨厌的丹麦人一起商量着在上海建立长久xìng夷馆的事情。

而至于下面的‘幸运和有福’,却是因为红巾军的boss梁纲昨天到了上海港亲自来视察。然后明天就走,但在走之前决定,今晚举办一次宴会,其中一些帖子就下给了美、丹、瑞三国的大班们。

甚至连同船长赖因费达都可以幸运的去走一遭。

虽然他们这群人在自己的国家都是真正的富商,社会地位肯定不会太低,可是与梁纲这样的大人物相比,他们差得远了。

而且作为赶赴中国好几次的大班,坎贝尔他们都知道,在中国,商人的地位并不高。再富贵的商人也比不得官员和一种叫做‘读书人’的学者。

ps:1745年1月11日,“哥德堡Ⅰ号”从广州启程回国,船上装载着大约700吨的中国物品,包括茶叶、瓷器、丝绸和藤器。当时这批货物如果运到哥德堡市场拍卖的话,估计价值2.5至2.7亿瑞典银币。8个月后,“哥德堡Ⅰ号”航行到离哥德堡港大约900米的海面,离开哥德堡30个月的船员们已经可以用ròu眼看到自己故乡的陆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哥德堡Ⅰ号”船头触礁随即沉没,正在岸上等待“哥德堡Ⅰ号”凯旋的人们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船沉到海里,幸好事故中未有任何伤亡。没赶上季风,又不能逆风而行,在抵达越南沙巴头岛后又被吹回了爪哇岛。哥德堡号在爪哇听了五个月。到了第二年才抵达广州

人们从沉船上捞起了30吨茶叶、80匹丝绸和大量瓷器,在市场上拍卖后竟然足够支付“哥德堡Ⅰ号”这次广州之旅的全部成本,而且还能够获利14.这之后瑞典东印度公司又建造了“哥德堡Ⅱ号”商船,它最后沉没在南非。1813年,瑞典东印度公司关闭。世界上有过许多东印度公司(如:英国东印度公司),但瑞典的东印度公司从来没有向中国贩运过鸦片。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