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二十六章 火箭战车步兵支援火力

三百二十六章 火箭战车——步兵支援火力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二十六章?火箭战车——步兵支援火力

“冲啊——”德楞泰没有丝毫的呆滞,心中虽然在震惊,可看到阵前升起的信号弹后,还是当即下达了骑兵冲锋的命令。「域名-..-请大家熟知」

“八千多火枪兵竟然败给了人数远不及自己的红巾逆匪?”震惊,德楞泰没法不震惊。但是沙场悍将的本sè让他脸上显不出一丝的变化,沉稳镇定如高山大岳,呵斥声中纵马奔驰。

七千清军骑兵从战阵两翼瞬间向战场中心兜围起来。

滚滚马蹄声响如chūn雷,不用瞭望兵警报,阵中的梁纲就已经听到了疾驰的踏蹄声。

脸sè紧了紧,梁纲举起千里镜看起,没有发出一言。

早在渡江之前,众将集会商议时就有想到了清军这一手,毕竟七千余骑比之己方这里的一千多骑超出的太多了。绝对的优势,当然是松筠主打的一张王牌。

什么意外都已经考虑到了,现在梁纲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有看阵上黄三的决断和指挥了。

没有犹疑,枪声震响中,黄三依旧能清楚地听到清军骑兵冲锋的响动,所以立刻就下达了该换阵列的命令。

虽然现在的对shè中他部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红巾军横列左右两端的部众立刻向后折回。本来一个细长的直线,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开口向着主阵的矩形阵。

一个绝好机会摆在眼前,却不得不坚决的放弃,黄三心头的郁火可想而知。可是骑兵不如人,他却也只得如此。

前装滑膛枪时代,骑兵始终是战争中的极重要一员。

“快,加快速度……”近卫团炮营轻型炮兵大队大队长正在高声的喊叫着。在他的周边,一ménmén臼炮和直shè短炮在迅速的支架中,一箱箱的弹yào也被炮手们从载重的马车下搬下,打开,摆放在臼炮、直shè短炮的不远处。

这才是红巾军火枪兵抵抗清军骑兵的最大底牌。虽然火枪兵不是不能抵挡骑兵冲击,可毕竟危险xìng太大。稍微不慎被破了队形,那等待火枪兵的就是一场悲剧和屠杀。所以,对付骑兵,梁纲重视的还是臼炮和直shè短炮,以及……

“火箭,快——,快把它们摆好——”轻型炮兵大队大队长又向着几辆造型古怪的马车吼叫。

与其余的载重四轮马车不同,划在这一边的六辆火箭战车,从造型上看当真是古怪无比。至少在眼下这个年代,除了梁纲以外,红巾军里没有人会认为,马车平板上加上一个蜂窝似的发shè管的所谓‘火箭战车’会有几分形象好看可言。造型参照火箭炮

六辆火箭战车的车长都没来得及向大队长示意,都在忙碌的和手下一起将马车平板下暗格里的火箭一排排的取出来,摆放在一旁,以备战时迅速更换。

火箭,很古老的一个名字。在中国至少在汉朝就出现了弓弩发shè的火箭,到了宋代以后最原始的动力推动火箭就正式产生了。

明朝时期,火箭技术就更加发达并且广泛应用到了实战,从明朝初年的靖难之役,到万历时期的援朝抗日战争,都有它的身影出没。

《武备志》一书记载,当时琳琅满目的火箭类武器,从单发的简单火箭,到多管连发的一窝蜂等火箭炮,再在到多级火箭出水火龙,简直可以形成了现代火箭的所有mén类。

可是到了满清,统治者抑制火器发展和闭关锁国的愚蠢思维,使得火箭已经在中**备中消息的无影无踪了。

甚至是梁纲,身为穿越者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中都没有想到过火箭,不得不说是一大悲哀。\\??í群1∴①⑺㈢\\

可是东方不亮西方亮,火箭在中国没落,在印度却发展迅速。

也不知道是元代还是明代,火箭被传入印度,很快就被印度人仿造和改进。从西历16世纪到18世纪,印度的火箭技术有了极大的发展,火箭威力和shè程都大大增加,一些火箭的火yào筒已经改用铁制,还出现了各种型号。大型火箭长度可达两尺,内径两寸多厘米,装上长长的竹制平衡导杆,shè程可达五里,都超过了大炮不少。

17世纪以后,英,法等欧洲强国开始入侵印度,遭到印度人的抵抗,在这些战斗中,火箭就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谢清高到达过印度,多少知道一些这方面的消息,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被他提起这个,梁纲才猛然惊觉——自己还可以从这点着手来弥补步兵火力的匮乏。

梁纲并没有借鉴印度的火箭,那东西看起来效果不小,可实际上完全没准头。只有平衡导杆而没有尾翼稳定方向,印度人的火箭就是加强版的明军火箭而已。点燃之后完全无法控制准确方向。

明代《武备志》,这本书进入清朝之后已经被列为**一百多年了。但是戴家里放置的还有全本的武备志。里面记载了多样火箭,如五虎出xùe箭500步、长蛇破阵箭200步、一窝蜂箭300步、群豹横奔箭400步、四十九矢飞帘箭400步、百虎齐奔箭300步……,等等等等。

只是从图样上来看,梁纲实在不相信它们能shè这么远,命戴随堂造出一架百虎齐奔箭进行实验,点燃之后那一支支火箭,说是百虎齐奔也有些形象,可是梁纲更认为该是——群魔luàn舞。一支支火箭在眼前luàn飚,甚至还有一支在空中拐了个弯朝后面打来。汗

一百支箭中,shè到二百步距离的只有十分之一二。

所以综合起来看,梁纲认为,眼下的印度火箭水平也就跟他小时候过年放的‘钻天猴’差不多。钻天猴,我们老家的俗名是起huā。利用火箭原理的一种鞭炮,火yào燃烧后,在尾部喷出气流,主体向上飞,可以飞很高。但是准头全无,出手最多十米就开始luàn窜。

可是身为穿越者,梁纲最少也清楚尾翼的作用。所以红巾军赶制出的火箭,虽然原理上跟火龙出水一样,都是多级燃烧推进火箭,可是加了尾翼稳定方向,准确度还是相当高的。至少比之前者相比来,完全是天壤之别。

万马奔腾的架势红巾军上下从没有体验过,眼前的清军骑兵虽然还不足万骑,可是策马疾驰起来,那一往直前的气势也是夺人心神。

梁纲举着千里镜望向从两侧包抄中心的清军骑兵,眼神中不由得闪过一道明亮的溢彩。自己日后肯定也会有万骑在手的时候的,当大军与沙俄角逐中亚的时刻,骑兵大战必不可少。那个时候虽然以自己的身份不会再亲临战场,可是只要想想日后碧蓝的大草原上,万马奔腾,冲杀驰骋追亡逐北的盛景,他心中就一阵抑制不住的jīdàng。对于骑兵,梁纲的钟爱显然是多了一些,可能这就是男人的情节吧。

“放——”

火箭战车中队的副中队长一声令下,‘嗤嗤……’的引线燃烧声立刻在六辆火箭战车上响起。

片刻后,‘嗖嗖’的急剧骤响声压过了战场上的枪响。对面的额勒登保被突如其来的响声给惊了一大跳,抬眼一看,就见左侧的红巾军阵中突然腾空升起了几十道虚影,个个带着尖啸,向着远处奔驰来的骑兵打去。

与左侧火箭腾空相错仅仅片刻,右侧的另外六辆火箭战车上,一枚枚火箭也纷纷尖啸着从各自的位置上发出。

“那是什么东西?”额勒登保目瞪口呆。他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可是他能感觉得出那种东西的可怕。

火箭没有印度同行来的重大,发shèyào少了许多,所以shè程也只能顶到二里多些。可是准确度的大大提高,让左右两面升空的一百二十枚火箭都命中了目标范围。

呃,这个范围是大了点。可既然都打中了清军骑兵群,当然也要算全部命中了。

猛烈地打击令清军一阵sāo动,不管是本身的受害者骑兵,还是jī战中的火枪兵,亦或是后面的大军,都是如此。

一百二十枚火箭就像是一百二十枚小型开huā弹,声势真的不小,但杀伤力也是有限。并没有一次shè击就让冲来的七千骑兵丧失了战斗力。阵中德楞泰一声高喝,带头奔驰在最前列,右侧士气下降了一些的清军骑兵顿时又从新充满了勇气。

左右十二辆火箭战车,一次发shè完毕后,车长和手下迅速拿起一旁排列好的火箭爬上车去,进行第二次安装。

此次再shè击,角度就从二十五度仰角,变成了五度的几近平shè了。第二bō结束,不出意外的,一百二十支火箭再一次炸得清军骑兵人仰马翻。不少受了伤的战马都luàn奔了起来。

出战前,七多清军骑兵坐骑固然是经受过枪炮炸响训练,还被méng上了眼睛,棉球堵住了耳朵,这在战场上可以大大减小了战马受惊的可能。可随着马匹的受伤,这些辅助手段就全部失去了效应。你总不能要求这七千多匹战斗都跟唐太宗的昭陵六骏一样,受了创伤还依旧疾沓如流星吧?这个时候被méng了眼睛,堵住了耳朵,只能让受了伤的战马更加烦躁和méng头luàn撞。

火箭战车三次齐shè后,清军依旧冲锋的骑兵进入了直shè短炮的shè程范围,二十余声炮响后,臼炮也跟着响起。

与火箭和臼炮相比,直shè短炮的霰弹shè击才是真正的群攻大招。

冒着重重弹幕突杀进百步范围的清军骑兵面对的还有严阵以待的火枪兵横列。

枪炮声作响,噼噼啪啪中倒下了一片又一片清军骑兵的尸体。

只靠火枪兵,很难相信他们能撑过如此猛烈地骑兵冲锋。而没有大炮火力的掩护,单靠骑兵去冲击对方枪炮齐全,列阵严整的军阵,也绝对是一招臭棋。

“杀啊……冲啊……”

“弟兄们,跟我冲啊……”

德楞泰再次高叫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腰刀,高声的呐喊着,jī励着手下的军士。

“轰轰……轰轰……”

“轰……轰轰……”

火枪兵的阵型,虽然只是一条异常单薄的线。可是随着炮声在怒吼,这条单薄的线却变得异常的稳固。

欧洲的骑兵,或是配有xiōng甲的重骑兵,或是配的有火枪,还可以在这种情形下拿出来还击一下。可清廷的骑兵,没有火枪来配给他们,也失去了祖上的拿手好戏——骑shè,眼下所能做的就只有冒死冲锋,力求最终破阵破敌了。

炙热的霰弹、开huā弹喷薄而出,如同一道道耀眼的流星滑落。伴随着震耳的响声,一股股浓烟在战场上升腾。

“预备——,放”火枪兵的中上层军官在指挥着一次又一次的齐shè。“放……”同样的喊声能够响彻整条防线。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数的“砰砰”枪响。

对面的满清骑兵下饺子似的坠落马下,一排连着一排,就像是被镰刀收割的麦子。

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但再撕心裂肺的痛嚎,也不能没有勾起对手的一点同情。对于满清骑兵的惨状,红巾军火枪兵只有满心的喜悦和高兴。

松筠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命令炮队向前。”这是要发动总攻了。没办法,已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总不能就这么撤下去吧?所以松筠决定,趁着阵中húnluàn,大部队上前,全军压上。

“传我军令,命右翼的兖州镇,左翼的善扑营,立刻发起进攻。余部尾随,全部压上。”tiǎn了tiǎn发白的嘴chún,松筠心下一狠,继续高声叫道:“传令德楞泰分部向逆匪主力攻袭,不得有误。”

骑兵损失已经不小了,可是实力仍旧还在,绞杀着中央的同时,松筠认为,德楞泰仍有力量分出一部分把逆匪主力的视角也牵制住。

只是这样一来,今天这一战就一定要拼到底了。不然的话,骑兵就完了,日后再战也派不上用场了。

“骑兵营——”梁纲看到两队千人左右的清军骑兵,一左一右,突然掉转过头向着己方主阵冲来,当下命令道。

“弟兄们,跟我冲——”姬延良看到指挥处挥舞的令旗,长枪一举,高声呼啸着。

骑兵营一千多骑登时纵马奔驰,向着冲来的清军骑兵就迎了上去。人数虽然比对方来的少,可未必就一定会败。

一支支短枪cào在骑兵营将士的手中,这就是他们的底气所在。

啪啪的枪响,然后就是纷纷落地的清军骑兵,再之后就是两军真正的血ròu的搏杀。廖勇富一手挥舞着马刀,另一手cào着的却是刚才已经发shè过得火枪,这东西虽然短,可是也有一些分量,拿着当小锤砸,挨一下也是够受伤的。

红巾军主阵。梁纲在命令骑兵营出击之后,眉头一支紧紧锁着。松筠不打算要骑兵了吗?竟然这么不遗余力的来榨**们?或是说他有别的什么企图?

“报——”思索中,梁纲被一声长长的叫报惊醒。

一名传令兵策马冲到梁纲面前,“禀报大帅,清军步兵出动了。”

“步兵出动了?”一道闪电在梁纲脑海中划过,他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松筠这么破份的使用骑兵,原来是想来个全军大战啊

“那咱们也上。”望了一眼身后的陈虎、詹世爵等将,梁纲轻轻地说道,可眼睛中却闪过了一道坚定地神光。

最终胜负的对决就在梁纲下令的这一刻打响了。

红巾军大炮没有移动,却首先向着清军方向开了炮。

六团和九团首先向着不远处绞杀在一起的骑兵群冲去。杀jī用牛刀,两个团,万余人绝对的力量前,本就吃不下骑兵营的清军骑兵不得不向后撤去。

血拼了一场后的骑兵营从左侧退出了战场,绕回炮兵阵地处,警卫的同时也抓紧时间进修休整。接下来,他们极有可能还要继续上阵。

“嘀嗒嗒,嘀嗒嗒嘀——”

军号声突然在战场中央响起,清锐的声音就是在枪炮震天响的战场上也是如此的具有穿透xìng。

看到炮击,明白全军大战即将展开的黄三进一步收缩了自己的防线,之前敞开的那一面也被他派人补了上。全部队伍缩成了一个中空的方阵。

看到黄三如此作为,额勒登保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之前即便是骑兵展开冲击的时候黄三都没有放弃与火器营的对shè,不想在这个时候却整体收缩了防御。让额勒登保本想趁着全军大战的机会与他展开白刃战,那时先一步得到身后清军支援的他,有相当大的信心能消磨掉黄三部主力的打算落了空。

中空方阵内,孙涛举着一支千里镜在对面清军骑兵群中仔细寻找着值得shè击的目标。在德楞泰的率领下,这支清军骑兵打的相当顽强,损失如此之重,竟然还耗着不退。

突然清军骑兵中的一次慌luàn映入了他的眼中,一匹战马倒在地上,这本来很寻常的一件事情,却因为十多个匆忙上前掩护的清兵而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这个人……”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