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二十七章 追亡逐北

三百二十七章 追亡逐北——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二十七章?追亡逐北——

德楞泰手捂着大tuǐ,止不住的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渗出,紧咬着牙关,剧烈的疼痛让他一时间都无暇说出话来,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在额头往下滴。\\???提供本章节最新\\

“唏律律……”战马的哀鸣声在一边响起,比起大tuǐ受伤的德楞泰,这匹伴随了他多年的军马伤受的更重。半拉马肚都被那枚开huā弹给炸烂了,马血盆泼的一样从它的身体里流出,只是眨眼时间都已经染红了好大好大一片地。

十多个亲卫立刻围拢了过来,他们这些人身披着清一sè的厚棉甲,上面缀着密密麻麻的明亮铜钉,这实则是一种内衬锁子甲和钢片,外缀铜泡钉的复合甲胄。在满清的所有兵勇中,只有驻京的八旗禁军才会有这般jīng心打造的战甲。

孙涛一双眼睛已经发光的亮了起来,这显然是一条大鱼啊。他此时倒还没意识到那人就是清军骑兵的主将德楞泰,可是仍知道被围在中央的那人绝对是一个衔位很高的清将。

放下手中的千里镜,伸手往下一探,已经上好了弹yào的线膛枪就拿到了他的手中,半跪地上,火枪平举眼眉……

片刻后,一声枪声响起,但在枪炮震天连响的战场上却是那么的微不可闻。

德楞泰撑起头,望着不远处的红巾军横列,眼睛中闪过一丝深深地恨sè。“快抬我走,别堆在一块”心知自己处在红巾军臼炮、直shè短炮shè击范围内的他,决断下的极快。

但是时不佑他,因为是处于滑膛火枪shè程外,所以德楞泰和他的亲兵想当然的认为不可能有子弹会打来,亲兵们围处的并不是很严实,以至于德楞泰自己本身都支个头狠狠地看着红巾军横列,完全暴漏在了孙涛的枪口下。

刚刚要手下把自己抬走,孙涛的火枪就扣动了扳机。子弹刹那间shè出,穿过了德楞泰的xiōng膛,更往后有shè中了他一名亲兵的腹部。

两人身子一震,眼睛中齐齐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目光,话都没来得及留下一句,就齐齐毙命。

“怎么可能?”余下的亲兵们都傻子一样呆愣住了。

两枚开huā弹、一枚霰弹是时shè到,爆炸声和小铁丸雨幕后,那片地方已经无有一人还能站立了。

主将毙命,本来就损失惨重,军心不稳的清军骑兵立刻失去了继续进攻的勇气。在后阵松筠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剩余的三四千骑兵打马奔逃,竟然就这么溃去了。

红巾军火枪兵方阵也是同样的不敢置信,在德楞泰的督促下,清军骑兵打的还是相当猛的,怎么突然间就落荒而逃了呢?

孙涛木木的看着德楞泰毙命的地点,眼睛先是一阵呆滞,继而就充满了无比的惊喜和兴奋。他可是亲眼注视着德楞泰毙命的经过的,再看随后清军骑兵们的反应,脑子一联想就足以知道那是何人。

“自己竟然击毙了德楞泰?击毙了清军骑兵主将?”

孙涛知道,自己真的要发达了。而至于那随后的几发炮弹,他是一点都没放在眼上,德楞泰xiōng口很定有枪痕在,只要这个摆出来,那功劳绝对就是自己的。即便上面也有炮击伤痕,那也是一样。

“杀啊——”梁纲惊喜的放下千里镜,清军骑兵竟然逃散了,还是在这个要紧当口,可真是给他送上了一分大礼啊

没的什么再说了,全军出击就是。本来出兵还有一丝谨慎的红巾军,在梁纲的再度示意下,彻底放开了手下和阵型。笼统的保持着每一部的大致集中,蜂拥着向着对面的清军卷去。\\??í群4∴㈥㈠㈧\\

清军骑兵此时的这么一溃逃,对双方士气的影响还就算了,可对双方接下去的大战影响就真正的深重了。少了骑兵的制肘和牵制,中心的黄三部火枪兵可以说是固若金汤,而全军压上的红巾军也不必再做应对骑兵冲击的准备了,直接往上冲就是。

五里地的距离在两军的冲击下很快就碰触到了一块,都是冒着对方火炮的轰击。但是相对于清军的百mén大炮,红巾军这边无疑就多上了许多,单是近卫团的炮营就有两个重炮大队,而且还全都是清一水儿的十二斤炮弹重炮,有四十八mén之多。加上炮团一营的同样四十八mén各式重炮,就已经可以同清军炮队一比了。此外红巾军中陈虎部(两团一旅)也有四十mén大炮,而另外的四个团,各有一个中队的重炮,加起来相当于一个炮营,又是四十八mén。

差不多都两倍于清军了,而且内含的大口径重炮比例也相当的多,对比起清军俄式的六磅、九磅主战陆军炮和为数不多的十二磅炮,无论是数量还是火力都占据着绝对上风。欧洲磅:清朝斤=3:4,大概就这个比例吧

士气低落,前战落败,火力也比不上,清军还有赢的可能吗?梁纲在后阵脸上已经挂起了悠闲地笑。

“将军,中堂大人命你军赶快后撤——”额勒登保失望再失望,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是继续跟红巾军拼命,还是趁早撤出战斗,保存实力?一时间两个念头搅得他脑子里luàn哄哄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松筠的军令传来了。

额勒登保扫望了左右两侧涌来的清军刀枪兵,心中颇有感慨,这些人可算是已经被抛弃了,都是连替死鬼都比不上的炮灰了。

因为松筠这个时候下令火器营后退,那就是对眼前这一战已经不抱任何胜利的希望了。这是时候被打出来牌,当然就是弃牌了。

心中黯然一叹,额勒登保却立即就向手下下令撤退。早被无数次厮杀炼的心坚如铁的额勒登保才不会不知好歹的‘战场冲动’呢,那些东西早在十年间就跟他这样的老鸟绝缘了。

没什么好说的,这一战红巾军最终大胜。毙敌一万出头,俘虏则是更多一些,有骑兵营在手,追收俘虏就是方便的多了。

最后哗啦啦涌来的三万清军,事实上伤亡并不太大。一万出头的战果中,他们只占了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都是火器营和骑兵的尸体。而俘虏中他们这些人就占据了九成九。

早早撤退的火器营和溃逃的骑兵根本就没人受伤,除非重伤不能起的外。清军的骑兵被打掉了至少一半,如此重的伤亡,错非是德楞泰压阵,否则的话早就溃散了。

中国古代军队就是如此,军心不溃时只要能有一个硬气英武的将领坐镇,打出超水平的硬仗完全不在话下。

火器营损失也很惨重,阵亡至少有两千人以上。错非德楞泰的骑兵出动的极快,被分割成四段即将奔溃的火器营火枪兵还会损失的更大。

剩余的尸体则都是炮击的效果了。有烟火yào再一次现出了自己无法消除的缺陷,硝烟实在太大,今日又没风,远处视线被遮住了的炮兵杀伤力消减了好大一截。

与之相比的红巾军,骑兵营再次减弱到了一千人以下,余下各部除了火枪兵外伤亡的却是很小,才一千六七百人,其中当场战死的更是七百人都不到。

火枪兵才是这一战中红巾军伤亡最重的一部,面对人数占优的清军火器营和德楞泰坐镇的骑兵群,全军战死当场者超过六百人,受伤的也近乎一千人,其中将会不治而亡的还会有不少。最终减员没一千也不会低于八百。

拥抱胜利就将会付出必要的伤亡和代价,这是谁都无法避免的。看到战后伤亡报告后,梁纲沉yín了好大一会儿,脸sè一阵阵yīn穆。

他料到了火枪兵会有损失,可并没料到伤亡会如此巨大。不过有今日的战果,如此大的伤亡也是值得的。

它不仅应征了法军战术的可行,还真正历练了所有的火枪兵,相信日后这些参战士兵会更上一层楼,成为真正的火枪jīng兵。

留下伤员,以及冯景山部看守俘虏和打扫清理战场,梁纲带着大军继续向北追去。眼下这么好的时机,可不能白白错过。

兴化、宝应一掠而过,连东边的盐城都没去管,梁纲大军直抵淮安(山yīn)城下。

当日南下的五万大军已经灰飞烟灭,逃回淮安的松筠清点部队,只有一万五千出头。其中三千人为骑兵,逃溃后归来的他们还给松筠带来了另一大噩耗——德楞泰阵亡了。五千多些的火枪兵,以及只剩下一半的炮兵,火器营损失惨重,在之后就是普通的绿营兵了。

此次随他南下出战的五十名善扑营,除一直跟随在身边的十人外,余下的四十人等在充当左翼先头jīng兵之后,也是全部殁在了阵中。这些康熙擒鳌拜而进而发展出的善扑营内卫,在一百多年的荣耀后,终为满清留下了第一滴血。

两日间,松筠像是老了十年一样。向北京发出一道请罪奏折之后,看着城下的追上的红巾军,他已经准备殉在淮安了。

靠着城内惶惶不安军心动摇的一万五千人是守不住淮安城的,松筠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是下定决心不活着走出城去了。只是额勒登保他这一部却绝对要逃出去。

这些人面对红巾军是败了,可并不是说一败之后就没用了。只要撤到安全地带,重新整顿一下就又是一支强军。

毕竟他们与绿营兵不同,火器营全是选拔的满méng八旗子弟组成,连汉八旗的人都没有让进。可以说这支火器营是现在满méng八旗的jīng华力量所在,说他们是满清王朝的根基组成部分都不为过。所以面对着红巾军这个要掘断满清根基的人,火器营是绝不会出现不思抵抗盼着投降落跑的情况的。

如果死命守城,靠着火器营和骑兵在手,松筠再不自信也有把握支撑个十天八天。可是他在回到淮安的第一时间就接到了阜宁的急报,一支红巾军水师在两军于高邮jiāo战的时候也从黄河入海口杀了进来。(黄河,夺淮入海)

阜宁县力量薄弱,驻军千人都不到,更没有几mén大炮,完全顶不住红巾军水师的攻击。八滩、仁和、大套、沙镇等沿江码头和镇集被红巾军水师一鼓而下。阜宁县令在当天下午发出了第二封求援急报,之后就再无音讯消息了。

留守淮安的清廷官员只知道现在红巾军打下了马逻镇,都杀到安东了。那阜宁当然也就是被破了。

安东之后就是清河,等到清江浦一陷落,黄淮一线,以南地区就被整个红巾军给囊括了。

就是这样的一份份战报让松筠下定了决心,淮安城决不能守,否则的话被水路一分割,然后红巾军大军一围,就是死撑又能撑几日?

之前想的梅雨,眼下松筠却绝不会再生出这个想法,连想都不想。清军之前败得太惨了,兵力严重不足,真要下起了雨,火枪大炮都成了bāng槌,那那反倒便宜了红巾军。梁纲若趁雨猛攻,淮安城那里守得住?

额勒登保得到松筠的授意后神sè更加黯然,已经死了一位巴图鲁,眼下又将陨落一位军机大臣。这剿匪大业功成,现在看还遥遥无期啊

安东。此安东非是后世辽东的安东,而是南宋始被改名的涟水县。

明初,洪武二年正月,降安东州为安东县,属淮安府。清因明制,仍叫安东县,属淮安府。

其县城在黄河以北,临江而设。杀到这里的红巾军水师三营,一枚枚炮弹完全淹没了城头。

一千五百人的水师陆战三营已经伏到了岸上,一ménmén轻型的臼炮和直shè短炮也都被拉上了岸。

水师陆战营,这是水师营编制陆陆续续增多之后被正是确立的一个常规编制。每个陆战营的序号就正对着本属水师营编列,水师三营的下属陆战营自然也就是陆战第三营了。

与水师战力排序不同,六大陆战营各有强有弱,可总体上来将却大致划分三个层次。四营、五营的陆战营处于第一档次,二三六三营陆战营处于第二档次,第一营则毫无疑问的落到了最后。

水战力量最强的水师一营陆战营却最弱,这只能说是际遇不同,情况也跟着不同了。那五个陆战营最低的陆战二营人数也达到了一千二百人,比之只有五百人规模的陆战一营来说,完全是压制xìng的优势。

却是因为水师一营人数最少,比之四营、五营来差的不以道里计。以至于后两者在全军整编剔除老弱之后,战船上全部编制满员的情况下仍能多出两千来人的剩余兵力,在陆战营编制一下大,郑一、吴智清便利落的将这些人全部编进去了。

余下几营的情况也是一样,毕竟他们之前的都有为数不少的小船,这些船只根本达不到战船的标准,人员自然也跟着多出了。而且红巾军水战早已经告别了接舷战,这样一来战船上的原本人员也要跟着减缩,多出的人员无疑会比一直缺乏人手的水师一营来的多得多了。

陆战三营完全登陆,一应准备也跟着齐全。水面上的水师三营战船立刻就停止了炮击,而改为登陆后的陆战营炮队继续对城头进行轰击。同时陆战营主力也扛上了长梯,进行着攻城前的最后一次检查。

伴随着嗖嗖的臼炮响,陆战三营一声呐喊,呼杀声猛烈响起,先头部队抬起长梯就想着城头冲去。

当冲刺接近一百米后,所有的臼炮停止shè击,正式的攻城ròu搏战开始了。

守城清兵的反抗很虚弱,昨夜晚上就被被炮弹**了好久,今天又是一个时辰的炮击,城头的青砖都被铁弹砸成粉齑了。城垛更是个个残缺,甚至是整个被打掉。

守卫安东的绿营守备已经控制不住手下的兵丁,绿营兵到底不比八旗子弟对满清来的忠心,当遇到无可抵挡的敌人之后,他们中没几个人想着‘尽忠报国’。甚至与后世的鸦片战争那样的保家卫国情绪都不同,这到底是满清自身的缺陷所造成的,不可弥补。

“二弟,带着你部立刻赶去清江浦,切断清军的南北联系。”河面战船上,朱濆站在船头望着已经冲上城头的陆战营脸上lù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这块绊脚石总算是踢开了,那接下去大军就直扑清江浦了。

水师三营那艘八百吨的改造战船此次并没有开进河来,朱濆现在脚下踏着的只是一艘四五百吨级的改造战船,他们三营中这种规模的战船还有四艘之多。只是大虽大,改造终比不上原造,比起靖海、镇海两战船来,这样的改造战船差距很不小。

“注意纪律,清江浦绝不容有失。”二十里长街、户部名下的皇家仓库、工部管下的四大漕船厂,还有南河总督府等等,这个京杭大运河沿线最富盛名的jiāo通枢纽和商业城市,梁纲绝不想只得到一片废墟。

朱渥明白的点了点头就下的了船去,他自己的本部是一队由十二艘百吨级护卫船组成的快速战队,是第三营速度最快的水战力量。最大的朱渥的坐船也不过一百五六十吨级。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