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二十九章 两淮英才西进

三百二十九章两淮英才、西进

淮安城清军自然是丢了,松筠怒火攻心昏死过去之后,再没了压制的守城清军登时就纷纷逃散。\\ 提供本章节最新\\北方的路他们是走不通了,可是西北走马头镇还是可以退到桃源、宿迁、睢宁一带的。

余下的两个总兵带着手下就疯一样的往马头镇跑,城内的清军骑兵更是仗着马快硬生生的从无人去逃的东mén出城而绕过半个淮安城先一步赶到了马头镇。

梁纲查知后赶紧命令部队去追,可除了收押了一些掉队的散兵外,也只是抓到了一个小尾巴。

“命令陈虎率部继续追击,给我拿下徐州”追不上,那就继续追,反正大军也是要北上的,徐州重地梁纲是必须拿到手的。

而淮安城内,松筠昏死过去之后就被亲兵带着退回了漕运总督府,面临着杀入城中的大队红巾军,亲兵卫队虽然依靠总督府拼死抵抗了一阵,可螳臂挡车又如何能成事?只是好歹支撑到松筠醒来,自己了断xìng命免了做俘虏之羞罢了。

一同给满清守节殉身的还有南河总督康基田以及淮安的道台、知府、同知等一些文官,淮安府的通判以及山阳县令不是山yīn,上章错了。改正等一些六七品小官却选择了投降。

梁纲进驻淮安之后,近卫团不含骑兵营大索全城,清军溃兵逃卒以及一些盖被清洗的mén户全部被收押了起来。而余下的四团则四面出击的,其中王权王五的八团在清江浦商船对过黄河后兵锋直捣海州,而余下的六团、七团、十一团并着骑兵营则开始全力搜捕起淮安、高邮之间的清军散兵。

之前高邮大战后,红巾军毙俘清军一半左右,而逃回淮安的清军则是有一万**,剩下了六七千人全成了散兵溃卒,分散在高邮至淮安之间。梁纲急着打淮安城,所以之前没有下手收拾是他们,留在高邮的冯景山部,更大的作用是看押俘虏,和封住清军溃兵往南跑的路。

眼下淮安到手,北去的路也被封死了,空出手来梁纲也就要解决这些后顾之患了。

三天的时间,三团兵力拉网式的搜查,除去机灵的往西边安徽逃去的部分散兵外,余下的人全部成了俘虏,总数都接近了五千人。

汇同高邮大战的战果,再加上淮安城捉到的战俘,三方面一汇合,俘虏总数轻轻松松的超过了两万人。

另外就是投降献城立下了大功的韩进韬,他手下本就有一千多人,自然是跟着加进了红巾军。再加上兖州镇高邮大战里的战俘,梁纲特许韩进韬从中挑选出一部分可靠地人手补充自己,如此又一个三千人编制的独立营出现在了红巾军的战斗序列中。梁纲又增编了一个中队的俄式炮配给了韩进韬部。同时下令暗营,不惜代价,尽力营救韩家一族。

韩进韬是河北人,现今这么一投降,消息传到北京,免不得全家就要遭殃。梁纲就是要跟满清抢一下速度。现在淮安清军残部都在逃亡之中,未必就有心思往北京大报告,所以救回韩家一mén,暗营不见得就一点希望都没。

在清肃清军溃兵完毕之后,北上的两部也都纷纷传来了捷报。王权的第八团毫无一丝抵抗的就开到了海州城下,海州知府逃亡,同知在红巾军的兵锋之下没有片刻犹豫就献城投降。

而陈虎那一部,主力一团会同李成光李九的第九团,万余大军一路上劈荆斩棘、势如破竹,直杀到了徐州城下。

清军河北大名、通永两镇总兵率淮安残存兵力汇集了不足一千人的徐州城守营,步骑四千人都不到,只是抵抗了陈虎一天时间,徐州城就宣告易手。\\??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

两总兵以及一应副将、参将等高层武官出了倒霉的被杀被擒外,余下的再次弃城逃往。

江北之战,红巾军如此战果,始算是正式完成了预期目标

“大帅。”王邵谊递上了一个折子。梁纲打开一看,上面写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却是几个人的籍贯、简历和家庭基本情况。“此为淮安籍在乡有为之人。属下已全部在录。”

占领一地,那就要收一地英才。红巾军政fǔ草创促建,现在是继续有才之人供职。

“汪廷珍……榜眼?”惊讶声从梁纲的口中叫出。竟然是一位榜眼,真是……意想不到。

王邵谊嘴角lù出了一丝笑,他折子上所录人等,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这个汪廷珍,乾隆五十四年己酉科一甲第二名进士,也就是俗称中的‘榜眼’

淮安是个人文荟萃的城市。明永乐年间,淮安漕运再兴,到明中期淮安扼漕运、盐运、河工、榷关、邮驿之五大机杼,进入鼎盛时期,与扬州、苏州、杭州并称运河线上的“四大都市”。时来运转,似乎文气也跟着溢盛了起来。明清两朝,到现在为止仅山阳一县中进士者就有进士二百人之多,甚至河下镇还出了状元、榜眼、探huā,留下“河下三鼎甲”的佳话。

而这近期内科场最佳者就是汪廷珍。生于乾隆二十二年,十二岁丧父,由母亲程氏扶养chéng人。早年科考不顺,困诸生十年,始举於乡,乾隆五十一年中举人。

五十四年中一甲二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大考,擢shì读。未几,再迁祭酒。六十年,以事忤旨,被降shì讲。

汪廷珍志趣高简,不事声气结纳,与世风相异,旁人多以他迂腐视之。和珅恶其不附自己,多方阻抑,打压也自也随之而来。六十年,以事忤旨被降职后,其母病亡,汪廷珍回乡丁忧。所以现在还在山阳,自是被王邵谊列在了首位。

只是欣喜过后,梁纲想着丁忧面上又现出了苦笑,不说汪廷珍心中有没有满清,单是这个时候就不可能将他收入帐下的。

父母死后,子nv按礼要持丧三年,其间不得行婚嫁之事,不预吉庆之典,民间称守孝三年、任官者则必须离职,称“丁忧”。从得知丧事的那一天起,必须回到祖籍守制二十七个月。

对于自己的招揽,汪廷珍完全可以推说‘守孝未完,尚未除服’,予以推脱。自己难道还真能把刀架到他脖子上bī他来?

不过先解下一个善缘也好,送上一封书信,留下一条线。等到汪廷珍守孝期满后,那个时候怕是清廷招他去,他都不会去了。不说定,那时候自己都已经坐到北京城了

汪廷珍以下的人,有几个跟他一样,都是进士出身,而因为各种原因辞官返乡的。品行都还差不多,可以收录为官。而这些人外,就有两人身份特殊的了。

其一吴瑭,淮安人,医学名家,乾隆二十三年人。十九岁其父亲患病,吴瑭四处求医,医治无效,终于卧病不起而死去。这深深触动了吴瑭,始而学医。后四年,侄子因患喉炎发烧严重,请来大夫因医治不当反而病情加重,连话都说不了。后来又请来几位大夫来医,都因方法不对,最后其侄病情恶化而死去。此后吴瑭更加发奋学医。

至今十余年已经是天下有名的神医。他曾在北京检核《四库全书》医学部分,由此可见一斑。

从京返家后,吴瑭一直在闭mén著书,直到现在也是如此。事实上梁纲并不知道,吴瑭现在所著的这本《温病条辨》是中医学上极重要的一本著作。是对中医立法上的革新和理论上的完善,尤其是对于温瘟热xìng疾病的治疗,对于理论的发挥和留下的诸多方剂,可以说使得中医的基本治法在外感病和热xìng病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后世,在划分中医“四大经典”的时候,有一种划法,就是将吴氏的《温病条辨》与汉代的《黄帝内经》、《伤寒论》和《神农本草经》并列为中医必读的“四大经典”。可见其书在中医理论发挥上的重大作用和意义。

王邵谊知道梁纲对医学极其重视,其设立的医疗部和军医制度,以及引进的西方外科医学,给红巾军带来了极大的好处。所以对于吴瑭这样的天下名医,梁纲是绝对喜欢的。

果然在看完了吴瑭的建立之后,梁纲就下令王邵谊着手聘请吴瑭入医疗部供职,而且给出的职位很高,在医疗部内新设一个温病预防司,就由其担任司长。

吴瑭以外的另一个人就是骆腾凤,这位是一个数学家。jīng通算法,以开方最有心得。功名上却还只是一个小小秀才。王邵谊认为此人可以充到王贞仪处,也是一人才。

“聘入南京。”梁纲点头,这样的人看起来对政权起不了什么作用,可是在科技科学方面还是极有作用的。等日后王贞仪等人一起搬回南京后,就可以正式组建科学院了。

而至于中国传统官制体系中的国子监和翰林院,也要跟着改一改。国子监就改做大学,可以做全国第一学府;而翰林院名字就不用改了,而是转做专mén对于国学的研究整理所在。一些大儒什么的,都放进去,也好让他们根据世界形势变化和思想cháo流转变,补充一下国学这方面的理论根底。

明末黄宗羲、王夫之等人的理论都可以引申发展一下嘛

四月中旬。

完成了计定战略目标的红巾军大队人马南撤,只留下韩进韬部独立营守海州,李成光部第九团守徐州,第一团回退淮安,防备盱眙的火器营,而冯景山部退回扬州,与江南的俘虏营jiāo接俘虏。之后一样驻守在扬州。虽然苏北被打下了,南通、海mén等地都成了内部,可是扬州西侧还有安徽呢,所以在江都必须留守一部予以防备。

苏北战场上缴获的俄式枪炮,梁纲近卫团一mén一支未收,全部分散给了六团一旅一营。尤其是火枪,集中配给了陈虎部两团一旅一营。

加上驻守在黄河一线的水师三营一部,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已经在江北铺开。

而趁着满清劲气还未缓回来之前,梁纲率着当初渡江北上的大部队再次踏上了西征的路。

他这次没有再过江,而是就沿着长江北岸,在水师三营主力和一营铁甲战船的随从下,从江浦出和州,而直捣庐州府,也就是合féi。

作为从西侧牵制扬州陈虎部的清军主要据点,合féi城池经过半年时间的建设,城防方面已经丝毫不逊sè于南京这样的大城市。

更配有为数不少的大炮,在整个安徽清军体系中,其重要xìng仅次于安庆。

合féi远离长江,第三营和铁甲战队虽然可以进入巢湖,然后轻型护卫船再走féi水也可以杀到合féi城下。可到底太过危险,细窄的河道,在清军拥有chuáng弩火箭的情况下,布置得当时足以埋葬整个随军水师。

梁纲下令水师停留在长江中,陆军大军直扑而上,对付一个合féi,难道还有必要全力以赴吗?

安徽是个事多频发之地,巡抚位置也是不稳当的很。梁纲过安徽之后,满清已经连换了三个巡抚,现在这一位是月前才上的位,名叫阿尔萨朗。

阿尔萨朗,赖奇忒氏,méng古镶白旗人。行伍出身,以副前锋参领从征金川,迭克山寨坚碉,破紥古功尤著。累擢正红旗méng古副都统。金川平,绘像紫光阁。历喀什噶尔、伊犁领队大臣,召回京,会甘肃石峰堡回叛,自请从剿,连破贼於云雾山、田家山,进围石峰堡,攻其西北,以火攻克之,斩虏特多,授护军统领,调正蓝旗满洲副都统。

清廷任命这样一个人担任安徽巡抚,可见此时的安徽巡抚,政务的重要xìng已经落在了兵事后面了。

红巾军在江南占据到了池州,虽然江北只下了和州,无为州和庐江都在清军的掌控之中。可是这两地对应着铜陵、芜湖,就好比红巾军初占扬州时,高邮、淮安未下,南通和海mén的地位一样。特别是红巾军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权,长江水面完全处于西路军随军水师战船的控制之下,那是想什么时候打过去,就什么时候打过去。

分重兵部守又是不值,所以这两地也就像当初红巾军在南通和海mén一样,你不来我就占着,你来我就走。梁纲从和州兵发合féi的时候,很顺手的就拿下了这两地。

程绍元的十一团驻守庐江,隐隐把兵锋对准舒城,时刻准备着拿下它,将合féi与安庆的联系一刀两断。而主力则从无为州入巢县,然后铜炀、撮城等镇兵不血刃而下。直杀到合féi城外防线的第一道——店埠河。

店埠河位于féi东,与流经合féi城的féi水相jiāo,在南流入了巢湖。

红巾军除非是绕道它的上游山区,江淮分水岭,否则的话就只能突破这里才能进入合féi。

江淮分水岭就不说了,店埠河梁纲是一定要突破的。因为féi西也有一条叫上派河的河,同样流入巢湖,上游也同样是山区,是江淮分水岭。江淮分水岭枣林岗及紫蓬山脉北麓所以说,合féi作为清军威胁扬州西侧的主要据点,还是有一定的先天优势的。

店埠河并不是一条太大的河流,水面宽也就是十一二丈左右,三十几米不到四十米,算上两岸的堤坝,直线距离也不足五十米,而且两边都是平坦的农田。

这里只能说是一道防线,而不是绝对的天险地利。

合féi清军人数比不得红巾军多,枪炮火器更是没有红巾军厉害,想要凭一条河拦住红巾军的去路,纯粹是痴心妄想。

“啾啾啾——”一连串尖锐的啸声传出,十二辆火箭战车上,一枚枚火箭升起,道道喷出的尾焰拖出一米还长。

消减了发shè火yào,增添了爆炸火yào的一百二十枚火箭弹轻松地命中了对岸的清兵阵地。

就如同地动山摇了一样,爆炸声中一道道尘烟升腾,最终笼罩住了对岸整个清兵阵地。

店埠河百十里长,清军虽在防止红巾军渡河,可也不能将整个店埠河西岸都布满了军队。就像当初红巾军在安陆时的防御一样,合féi清军也是沿河分段布点,然后以骑兵巡视河岸。一经发觉对面有红巾军兵力集结,立刻就发信号通知。

梁纲此时对面的清军阵地就是店埠河防线清军的沿河据点之一,人数估计也就四五百人吧,有两mén土炮和一批鸟枪、抬枪以及弓箭。打出信号又有一部分清兵赶来支援,还过来了一个百骑左右的马队,现在也就是一个营的兵力。

不知道一百二十枚加料火箭弹齐爆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对面的清兵阵地……梁纲举起了千里镜。

别看现在这一部红巾军大炮都还没有拉到,到的全都是步兵。可是有了火箭战车后,现在的红巾军步兵,支援火力绝对的世界第一。

“过河——”梁纲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对着身后黄诚,轻飘飘的下着令。

ps:火箭弹上的平衡翼,历史上是十九世纪中后期才出现的。这样深入的一想红巾军,现在就有了尾翼稳定火箭方向,真真是一手大杀器。比大炮方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