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三十章 合肥就能挡住

三百三十章 合肥就能挡住?

守备李开奉呆呆的不动了,目视着阵地的惨景整个人都懵了。\\??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

“怎么会呢?对面明明没有大炮的??”

红巾军这时却发起了进攻,几十个事先准备好的了羊皮筏子被放下河,三十来米的河面,几乎没等对岸的清兵回过神来,三百余火枪兵就已经登上了岸畔。而后羊皮筏子迅速分成三队,在店埠河上各队一字排开,随行工兵赶紧上前,绳索木桩沿着羊皮筏子组成的浮桥快速展开,等到登岸的红巾军组成横队杀上大堤的时候,三道简易浮桥已经就被架设好了。大队的红巾军后队踏着浮桥,飞速的向着对岸冲去。

清军毫无抵抗之力,一百二十枚火箭弹已经将这个清军阵地都犁了一遍,密度都能跟后世的地毯式轰炸相媲美了。

被一枚枚火箭弹炸得失魂落魄且损失惨重的清军,还有什么力量来反抗红巾军的进攻?再说了,梁纲这一队带的可是近卫团的二营火枪兵,经过了高邮大战洗礼的他们战斗力更上了一层楼。摧枯拉朽,就直下了对岸阵地。

梁纲没有渡河去,亲卫营和十二辆火箭战车也没渡河到对岸,前者是以梁纲本人为中心,梁纲在哪他们就在哪后者则是简易浮桥承受不起。必须等工兵铺架好了一座正规点的木桥后,才可以通过。

传令兵已经将消息向后传去了,相信不多久后,红巾军主力就会赶来。而随军的臼炮、直shè短炮等小口径火炮也在有条不紊的向对面运输。看着那一根根炮管,再想到身边的火箭战车,梁纲心头突然间生出了一个念头来——自己似乎可以造一造火箭筒嘛

就跟十联装的火箭战车一样,只是把十联装的发shè器分成单个单个的就可以了。虽然火箭弹重量不轻,可是一个人再怎么着也能背带上两枚啊,一个机动作战小组配上三个人,一次xìng就可以携带六枚火箭弹,而后面再添上两个牵马的补给组,作用可比大炮有用的多了。更重要的是方便、快捷,比臼炮都好的不知道多少,shè程又相对的远了很多。

战争才是武器开发的最好老师,红巾军刚刚产生了火箭战车,梁纲结合大炮、火箭战车,再加之前世的记忆,单步兵的火箭筒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开发出来了。

这东西跟火箭战车一样,技术xìng低得很,相对那个前后开口的铁筒,火箭弹上的尾翼才是更重要的技术。

大兴镇。

店埠河西五六里的地方,这里是清军店埠河一线军队的指挥地。安徽巡抚阿尔萨朗此刻就坐镇在这里。

安庆那边,靠的更多的是观成、勒保的西路军,安徽新组的绿营,合féi才是他们的落脚地。

得知红巾军西进之后,看准了梁纲的进兵方向,阿尔萨朗就迅速从安庆赶来了合féi坐镇。连同其手下寿chūn、皖南二镇以及集结起来的乡勇,总兵力也超过了两万人。

阿尔萨朗和观成、勒保心里都清楚,红巾军挟大胜之势西进,兵锋正盛,此时正面对战,凭靠他们手中的实力,万难挡住梁纲+南向阳。所以,倒不如西路军继续按兵不动,再chōu回江西的朱shè斗部。

此时安徽才是最重要的,安徽一失,朱shè斗就算还在江西,也顶不了屁用。不如崇尚先退一退,保证安徽这边的大战。反正他对面的红巾军也下去了一个团了嘛

阿尔萨朗亲自率安徽兵力死守合féi,消耗红巾军的锐气,西路军则务必挡住江南池州的南向阳部,并且时刻准备着北上夹击合féi城下的红巾军。不求真的重创红巾军,只要能保住合féi,保住安庆,保住安徽、江西,这就是一大功。

跟红巾军jiāo战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次手,观成、勒保以及阿尔萨朗心里都十分清楚,他们这样的刀枪兵是不可能平定红巾军的。\\??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对付红巾军,只有像火器营那样的队伍才行。所以,他们心头的念想早就从克复南京,剿灭luàn匪,变成守住安徽,守住江西了。

“这么快?”阿尔萨朗吃惊的看着面前的传信兵,李开奉之前不是来报说没有见对面有大炮吗?怎么一下子就被炮弹给炸残了?更丢了阵地,自己忙活着这么多天筑成的店埠河防线算是全泡汤了。

难道是……

阿尔萨朗想到了额勒登保传来的那封信,上面一小段文字介绍的是红巾军的一种新式大炮,发的全是开huā弹,威力很不小,而且shè速、密度都快的、密的惊人。对照眼前传信兵回说的战场情况看,‘啾啾啾——’的尖锐啸声,可不正是那种大炮吗

“大人,是不是立刻组军把阵地夺回来?”皖南镇总兵雷杰续进言道。这位也是一个新人,当初安庆城破,逃跑的那些人都被乾隆毫不留情的给辣手解决了。现在的安徽,无论是军还是政,都是新人。

阿尔萨朗摇头。‘组军夺回来?’真是开玩笑,红巾军那么多的火枪兵,列阵之后,凭刀枪怎么夺得回来?那纯粹是送死。“传本抚令,全军后撤,退出合féi。”

本还想靠着店埠河耗一耗红巾军的锐气呢,现在看还是‘打道回府’最正确。

以大兴镇为中心,随着阿尔萨朗的一声令下,一条由清兵组成的内凹形联线迅速向着合féi退去。

“开进大兴镇。”清军的举动不多时就被红巾军侦察营探知,梁纲下令先锋火枪兵向着大兴镇tǐng进。准备今晚就停驻在大兴镇,明天再杀去合féi。而一夜的时间,想必也足够随行的大炮和火箭战车加之各种后勤的补给车队过河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上午红巾军全军大整兵,而后排列着威严整齐的军阵,大踏步的向着合féi城开去。距离城池还有十里远,就已经看到了那座座高大的谯楼。谯楼,为古代城mén上建造的用以高望的楼。

从汉至今合féi城址屡有变迁,现在的这座合féi城乃是南宋年间始确定的。南宋乾道五年,淮西大帅郭振屯驻合féi,为防御金兵侵袭合féi,筑斗梁城。斗梁城“横截旧城之半”,地跨金斗河北,使金斗河横贯城中,合féi城扩大了好几倍,基本形成了今日的合féi城初貌。

元末,合féi古城多有塌毁。佥事马世德提请宣让王及高昌公,发公sī钱十万贯,将城作了整修。至明朝弘治年间,合féi古城因年久失修,已多处废缺,由庐州知府马金度主持修葺。据《合féi县志》记载,此间合féi城,周围长四千七百零六丈(26里);正西和西南面城墙皆缘冈地,高二丈四尺;东、南、北三面城墙列平地,高两丈八尺至三丈不等;底宽近五丈。城垛四千五百七十八座,望台二十八座。城东壕深一丈九尺,宽四十二丈;城西壕深两丈五尺,宽二十九丈五尺;城南壕深二丈三尺,宽三十丈;城北壕深八尺,宽三十五丈。河水环城通流,计七mén二水关。东二mén,左曰威武mén,五楹,高二层;右曰时雍mén,三楹,月城顶有石台。西二mén,左曰西平mén,五楹;右曰水西mén,三楹,月城顶皆石台。南二mén,左曰南薰mén,三楹;右曰德胜mén,三楹,月城顶皆石台。北一mén,曰拱辰mén,三楹,月城顶有石台。

清乾隆二十八年,清廷征用皖属三十四州县的人力、物力,耗白银十一万四千两,重修了庐州府城。此次重修,城墙全部用大青砖砌成,重开威武、时雍、南薰、德胜、西平、水西、拱辰七mén,并增设许多谯楼,楼橹高耸,十里之外,就能看到。

这些资料,梁纲随便收集一下就能得到。所以此次打合féi,他的主战房县也就定在了北方——拱辰mén。

可能主攻北面一座城mén会令合féi的守城清军感觉着减轻了一点负担压力,但是梁纲更认为八尺深的护城河是对红巾军更大的帮助。他把目标定在北面,这护城河的沟深就是最大的因素。

“嗖嗖嗖——”

“轰轰轰——”

第二天,大军开到合féi拱辰mén,梁纲没有半点的客气,所有的重炮和火箭战车,对准合féi北城墙就开始了狂轰滥炸。

那座座高大的谯楼,在炮火和火箭弹下,纷纷倒塌。土木结构的它们,面对如此的摧残,只能毁灭一途。

阿尔萨朗脸sè木然的看着城北的火光,他这是第一次看到火箭弹发威的缠绵。那密集的打击和超快的shè速给了他jīng神沉重一击。

皖南镇总兵雷杰续也张大了嘴巴,对于火箭弹的灿烂表演,他整个人也是惊呆了。如此威力,如此shè速,如果是在平地对战,几bō下来,他的一镇兵马还能剩下几个?

另一边的寿chūn镇总兵瑚图里此时正躲在拱辰mén背后的兵房里,背靠着合féi北城墙,这些兵房在以后的日子里是最最安全的所在。

瑚图里本还想着在城头lùlù面,鼓舞一下手下兵丁士气,可没想到梁纲完全不按理出牌。一到地方就大打出手,炮弹、火箭弹瓢泼一样洒向城头。瑚图里只得抱头逃回下面。

清军火炮严重不足,尤其是上档次的好炮,整个西路军都缺,合féi的安徽新军无疑就更缺了。阿尔萨朗也舍不得把仅有的一些大炮架在城头上挨红巾军打,而是把大炮布置在了合féi城内。

有城头的方位指引,对于进攻的红巾军还是能发挥一些作用的。

狂轰滥炸一直进行到了午时,炮口才逐步向城内延伸,同时红巾军士兵扛着一袋袋土砂向着护城河跑去。

攻城战的第一步——填塞护城河开始了。

瑚图里不是傻子,看到红巾军炮火往城内延伸,如何还不知道红巾军要对城下动手。可是这时候大军上城仍旧是挨炮弹打。合féi北面的护城河有三十五丈宽,一百一十多米,算上城墙下的陆地,都有一百三十多米的距离,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红巾军炮火完全能在一段时间内,一边保持着对城头的压制,另一边对填塞护城河的同袍保证毫无伤害。

咬牙一闭眼,瑚图里决定继续等,等到护城河填的一半了,再派人上城头。

“大帅,池州急报——”城下红巾军中。这时一封信报送到了梁纲手中,拆开一看,原来是西路清军把朱shè斗部给又召回来了。

南向阳的第三团此时已经在北岸的老州头登陆了,可是西路清军一直严正以待,第三团除非是东撤无为州,然后顺着梁纲的老路进入庐州府,否则的话根本无力突破清军安庆一带的防线,赶到庐江与程绍元的十一团汇合。

而且南向阳实力有限,也牵制不住人数五六万的西路军,能吊住一部分,可是另一部分却万万拴不住的。

梁纲此时则似乎已经有些明白清军的策略了,眼前的合féi,南面的安庆……

“让第三团照原计划进行,能沾多少是多少。再通知程绍元,给我死守住庐江,不得命令决不能撤出。”

梁纲冷笑的看着眼前的合féi城,“还真以为它能挡住我吗?”

你要耗我锋锐,我好要打下你呢。等下就看看,到底是你的盾厚,还是我的锋芒利

撇去了十一团,梁纲手中的兵力比之合féi清军并不多出多少了。可是双方的战斗力却完全是天差地别,有近卫团和炮营在,梁纲绝不相信合féi城就能挡住自己的去路。

“噗通、噗通、噗通——”

络绎不绝的声响从城下传来,偷偷mōmō爬上城头的一应清军鸟枪、抬枪和弓箭兵,紧张的趴伏在残破的城垛下,双手紧紧把握着自己的兵器。这差事可是十死无生啊

城下,半下午的劳作,一万多人的努力,一百多米宽的护城河已经填了将近一半。一道一百丈左右长度的‘陆地’凸嵌进了护城河中。

孙涛等三十名狙击手再一次进入了阵地,在土堆、沙袋后,一个个枪口对准着城头。从中午到现在,至少有七八十个清军的观察员倒在了他们的枪下。

“打——”一声爆喝在城头升起,近千人同时从城头上冒出。一个个手中拿的不是火器就是弓箭。

“啪啪啪……”鸟枪、抬枪的声音在城头响起,一支支利箭也从城头洒下。在拱辰mén左右两道的石台阶上,两组已经被抬到距离城头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的chuáng弩火箭被迅速抬上城头。

那几乎与原本的城垛一般高的chuáng弩已经上去,就迅速暴lù在了孙涛等一应狙击手的眼中。

可是此时的狙击手,大半火枪都已经发shè过了,没有击发的迅速把枪口对准了chuáng弩火箭方向。击发的则赶紧重新填装弹yào。

扛着沙土袋的红巾军士卒纷纷抛下手中的袋子,闷头向着后面跑去。护城河边缘早已经准备多时的臼炮队迅速开火,后阵的火箭战车也立刻调整发shè角度,重新把筒口对准了拱辰mén。

城头的chuáng弩火箭迅速被击溃,连带被引爆的火箭将整个拱辰mén都炸得起了轰动。臼炮、火箭战车,开huā弹、火箭弹非常迅速的再次把北城墙覆盖了起来。

城内兵舍。瑚图里面sè惨然的听着城头的惨叫声,这一次冒险是彻底失败了。虽然也打死打伤了一点红巾军,可是与付出的代价相比,这点成果太渺小了。叹气的下达着撤退的命令。

轰轰轰——

城内的清军大炮也在开火,炮弹越过城头落在了红巾军阵中。让红巾军的扛包大队再次向后退缩起来。

重炮阵地的炮兵纷纷在调整者shè击角度,不多时一枚枚炮弹向着猜测中的清军炮兵阵地打去。方向可能是对的,但距离明显是错了,毫无效果。

设在城内的炮兵阵地就是有此好处,让外面的敌军炮兵看不见mō不着,只凭着猜测打,在诺大的一个合féi城中,猴年马月才能命中。这可不比当初冯景山守得瓦窑镇。

清军城北的冒险失败被迅速传到了城中的阿尔萨朗耳中,跟雷杰续一样,阿尔萨朗除了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外,毫无别的指示。

再大的困难在决定策略前,阿尔萨朗都想到过。可是想想与真实碰到却是两回事,阿尔萨朗这时候才感觉出自己身上的压力是如此之大,心中却又是如此的无力和沮丧。

————————————————

江西。

抚州金溪,张村,黄瑞家。自从黄瑞‘劝降南向阳不成反被擒拿’后,黄家就举家搬回到了张村老家。

只是没多久形势突变,红巾军一举打进了江西,谁没有正式攻略抚州,可是抚州的东乡县也落进了红巾军手中。

黄家本想着举族避走,但是一夜中一封神秘人传来的书信使得黄家惶恐的心瞬间大定。

现今,红巾军退出一个团,撤入闽浙jiāo界处镇守。而清军也退出了顶梁柱——朱shè斗部。

江西省内,只要是明事理的人都晓得,又要有巨变了。

这是的神秘人再次登上了黄家的大m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