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三十八章 秋后再算帐乾隆吐血亡

三百三十八章 秋后再算帐,乾隆吐血亡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三十八章 秋后再算帐,乾隆吐血亡

南京元帅府。~~ . ~~

生产了大半月的李盈盈正在坐月子。梁纲不在,这座红巾军最高权力所在地也就少去了几分军政sè彩,而多出了一股隆隆的贵气。

李盈盈顺利产子,对整个红巾军而言都是大事,上上下下皆是欢喜异常,毕竟在眼下这个时代,以梁纲的身份实在不适合长期无后。

李盈盈生子,最高兴的人有梁纲,当然还有李家。她母亲刘氏早在梁纲北上出兵前就已经住进了元帅府,李盈盈生产后就更是紧张的不敢疏忽片刻。

但好在梁纲后院人系简单的很,除了李盈盈外就是罗yù娘,没那么多的复杂道道。否则的话,刘氏怕是会更加的草木皆兵。

产fù坐月子是不能吹风的,这是中国的老传统,李盈盈这里也自是如此。整间内室都被封闭的严严实实,气闷不流通自然是难免的,可是也只能忍受。

产后的李盈盈经常出大汗,房间里气闷是一个方面,但也有产fù自身的因由。所以穿的衣服已经全都换成了纯棉吸水的软布,此时刚刚换了一身干爽衣服的李盈盈就坐在chuáng上,抱着自己的宝贝宝宝,“乖宝宝,爹爹又打大胜仗了,高兴不高兴啊”手指抚mō着婴孩光滑的皮肤,脸面上欢笑妍妍,笑容中充满了母爱。

虽然李盈盈是在坐月子,可是一些消息却还是要通报的,就比如红巾军此次的安庆之战。前后耗了那么多天,梁纲终是以最小的代价彻底覆灭了西路军这支困扰了他好久的清军劲旅。真真的可喜可贺

不过损失也tǐng不小,连上之前的江北之战和安徽的合féi之战、舒城之战的总伤亡,红巾军的总数消减也直线超过了万人。就梁纲所帅之部而言,都有些伤筋动骨了。

当然,这些伤亡李盈盈是没有具体概念的,她关心的也不是这个,更不是清军西路军覆灭之后的举国反应和剧烈的影响,而是梁纲之前所说过的一番话——破了西路军后,就正式封疆建国,立朝称王。

梁纲若是称王了,自己当然就是王后了。乃至更后面的皇后,似乎也正在向她隐隐招手。

“不知道你这小乖乖会不会被你爹立储……”李盈盈不是目不识丁的村fù,她的生长环境早就注定了她的眼光,看到的绝不仅仅是眼前。“娘,你说……他会立储吗?”自己是王后,儿子是世子,这才是真正的固若金汤。否则的话……

刘氏脸上收起了慈爱和目视着chuáng上母子的祥和目光,慢慢转变成了冷肃。李盈盈坐月子中是不能见外人的,但她可以和府外照旧保持联系。梁纲称王会不会立马册立世子,事实上不但李盈盈关心,李家、陈家更是cào心无比。陈诗、陈明堂、李元清等人心仪男婴,早就在孩子没出世前就商议过此事,虽然梁纲建国称王之后立马册封世子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就好比驱除胡虏,扫尽中华腥膻的明太祖朱元璋,就是在称王之初第一时间册立了世子。「域名-..-请大家熟知」可是梁纲xìng格与朱元璋大大相异,不少稀奇古怪的想法、思路早就令手下臣等膛目结舌,谁也拿不准mō不清他的心思。而且李盈盈之子虽是长子,可到底还是一婴孩……

刘氏脑子里无数个念头转过,最终却是化作了微微一声叹,“以大帅的身份、地位、处境,建国称王之后册封太子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可是……大帅xìng格到底是凛异了些,如何想的怕是谁也猜不准……”

事实上陈诗等人并不认为梁纲称王后就会立马册封世子,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下,他们也感觉出了梁纲的一些信念,就以继承人而言,‘立嫡立长’绝不是他会遵从的,‘择贤而立’到更适合他的口味。所以,想望着李盈盈之子一出生就立马被册封世子,可能xìng太渺小了。

“不过你也别担心。这孩子终是大帅的第一个孩子,能不疼他么?看看赐名‘豫’字就该知道大帅对他的关爱,那是半点都不比你少。等以后年岁大些,有你叔父来教习,成长后,大帅就是择贤而立,豫儿也一定是头一位。”

书呆子或是大儒在梁纲这里并不吃香,倒是陈诗这般博学通杂的人更趁梁纲的心思。这些李家、陈家的人心里都有数,所以最合适和最值得信任的出任梁豫师傅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陈诗。而这点打算,可能都用不着李盈盈开口,梁纲自己都会主动把陈诗推上位。

李盈盈上位王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梁豫的出生更是李家、陈家的一层保障。对于后面的储位之争,陈诗等人还依旧老神在在,感觉把握颇是充足。

一方面是李盈盈的身份,后宫‘母以子贵’不假,可更多的还是‘子以母贵’,尤其是争位的时候。李盈盈后宫第一人的位子,就是梁豫未来的极大依靠。

再加之李家、陈家的潜力股,陈诗,梁纲颇是敬重,就红巾军‘任官’策略的建言,也足以令他在红巾军朝野拥有相当一部分的影响力。而陈明堂现在就已经是红巾军中的高层,李家大子李永昌虽没涉及官场,可是经营商贸也是变向的一种财源保障,而二子李永成始终跟随在梁纲左右,显然是要被悉心栽培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官场上的厚盾,可以遥想,待到一定时候时,绝对是梁豫一股强大的助力。至少不会逊sè于任何旁人。

还有一点令李家、陈家放心的是,梁纲似乎在‘**’方面不强。红巾军立足江南也那么长时间了,虽然相当一部分时间在打仗,可是空余时间还是有很多的,却从没见梁纲往后院拉进去一个人。偌大的元帅府,后院的nv主人还始终是两个。这一点,就是李盈盈和罗yù娘二人自己都是不曾想到的。

虽然这样的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可是不管怎么说,对于李家、陈家这都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慰。

“二夫人安好”

这时房外传来了一阵请安声,接着就见绿华闪进了房来,向着李盈盈、刘氏一行礼说道:“夫人,老夫人,二夫人请见。”

二夫人就是指罗yù娘,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是元帅府两个nv主人之一,地位只在李盈盈之下。这也是李盈盈一直来注重拉拢的一个人。

罗yù娘自身而言,从先天上就失去了对李盈盈的威胁,所以虽然是梁纲现今的两个nv人之一,李盈盈心头有些时候未免没有妒意。可是面对她时却从没有表lù过半分。

这样的一个人,是她的最佳团结对象,而不是要提防对立的。

罗yù娘自身有亏,将来的威胁xìng极小,可是娘家实力却颇是强劲。现在二哥罗易勋任台湾知府,大哥、姐夫等都是经商,凭借‘皇亲国戚’的身份在闽粤hún的是风生水起,家业越发做大。而且更重要的是,罗家跟梁纲在东南最倚重的方面重臣陈广亮大有联系,而陈广亮的‘盘知错节’却是不需言表的。

这样背景的一个人,李盈盈只要不是蠢fù就绝不会把她推向对面。

相对比李盈盈,罗yù娘的年纪要大上了好几岁,经历过的磨难和心灵痛苦也远超对方,所以心智十分的成熟。对于李盈盈的拉拢,深有自知之明的她表现得十分识趣,但是即便如此,这么长时间下来两人依旧没达到真正jiāo心的地步。她在李盈盈面前表现的更多的是‘无害’,而且十分守礼。

进驻南京之后,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寒冬飘雪,每日都会定时定点的来李盈盈这里拜见。只是对比起别家的规矩来,这时间要往后推上不少,因为这是梁纲自己改的。

就是妾,那也是自己的nv人。按现时的规矩,大户人家的姨太太、小妾什么的都要在正房面前立规矩,伺候着用饭什么的,梁纲不习惯。他脑子里,小妾什么的跟后世的二nǎi、三nǎi都差不多,都是他自己的nv人,身份上即便是有差异,也用不着这么作践人。所以,大手一挥——改了

罗yù娘前来,刘氏、李盈盈娘俩就停下了刚才的话。那些话是她们娘俩sī底下的悄悄话,外人在场时是万不会说的。

绿华出mén,一声“二夫人请——”后,一票人就陆陆续续的涌进了屋去。除了罗yù娘和她的随行shìnv,还有李盈盈房内的一班人。而绿华和之前在mén口守着的紫烟却空闲了下来。

事实上这两个李盈盈的婢nv,早在红巾军没打进南京时就已经嫁人了。前者的夫家是陈明堂手下的人,当初是梁纲帐下的一个书记,后者所嫁的人则是王登,当初后营守备队的队长。

可以说也是为了拉拢人吧。那个后营守备队就是梁纲拨调保护李盈盈、罗yù娘二人的,李盈盈为了自己安全xìng、可靠xìng乃至掌控xìng更高一些,把紫烟嫁给了他,也是一种实用xìng手段。

现在的守备队被扩充到了二百五十人的元帅府卫队,用作专mén负责元帅府保卫。虽然梁纲身边有亲卫营,可是他毕竟是要外出打仗的,亲卫营都跟着他走了,这元帅府的安全当然也是要有人保护的。

两个已经嫁了人的人,并不时常都在李盈盈身边,尤其是绿华。这也是梁纲不在,李盈盈稍微的放纵了一些,才会把她招进来。而紫烟在元帅府更多的则像是管家娘子,她丈夫王登就是家丁头目。

————————————

长江上。

站在船头呼吸着大江上的清新空气,梁纲心头像是去掉了一层灰尘似的。

这几天他在安庆,着实屠掉了不少人。伤亡过重,他心里不痛快,当然不会放过西路军这些令他损失不小的人了。所以就跟三河镇一样,这次他在安庆再重演了一次秋后算账。chōu丁杀掉的足足有三四千战俘,余下的两万多人立马就跟受惊了小猫一样,在屠刀下瑟瑟发抖。

杀人之后还要焚尸的,不然的话安庆内外几万具尸体,发起了瘟疫可不是说笑的。所以以后的几天时间,空气里都能问道一股焦臭味,梁纲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心理面一直都有点小恶心。

现在总算是好了,踏在船头,大江之上小雨过后,空气是多么的清新。呼吸,吐出,再呼吸,再吐出,被洗涤后的呼吸道,梁纲心头都感觉透爽了不少。特别是想到不久后就能看到的儿子,这心情就高兴地难以抑制。

这是血脉骨ròu啊,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生命的延续。更是至今为止,梁纲真正意义上的唯一血亲。他给孩子起名梁豫,就是为了联系前世,联系自己内心深处始终牵挂着的那个角落。

西征的船队顺流而下,江面上艘艘战船飞驶直下南京,高高打起的赤红战旗,宛若一团团翻腾的烈火,将红火的气息散遍长江两岸。

大胜而归,又长子降临,真正的双喜临mén。这要不红火,莫非还是哀伤满地的北京红火?

打下安庆后,梁纲在安庆停留了几天时间。可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整个北京城都遍布了寒霜。

即合féi失陷的消息传回北京后,阿尔萨朗部全军覆没的消息也紧跟着传到。连受重击的乾隆皇帝终于支撑不住了,一病卧chuáng不起,而随着江西九江失陷的消息再度传到,就像那风中的残灯,这个君临天下六十二年的帝王气急攻心,在怒喷出一口血后终于走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

“不甘,不甘……”嘴角还挂着血迹,在极度的不甘中,和对红巾军对白莲义军极度的痛恨中,乾隆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嘉庆茫然了。乾隆的死来的是如此快速,而又让清廷上下措手不及。连嘉庆都是在一片茫然中匆忙接过了清廷的权柄,如此一大摊子烂事全摆在了他的面前。

而唯一好运的就是,乾隆终于不用再听那一道接着一道的败报了,尤其是湖北快马加急已经送到了河南的,关于安庆西路清军全军覆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