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三十九章 建国称王

三百三十九章 建国称王

三百三十九章?建国称王

“哦,小乖乖——”南京元帅府。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梁纲如抱着一尊世界上最珍贵最稀奇最易碎的绝美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的抱起婴孩中的梁豫,手指触碰着婴儿细滑的皮肤,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

怀抱起自己的骨ròu,那种天生的亲近、疼惜,心灵的感触都无法用言语完全表达的出来。但是无疑,这个小小的婴儿,现在已经占据了梁纲心灵极其重要的一个位置。

chuáng上的李盈盈看着梁纲这副样子,脸上lù出了一个舒心的笑。他果然是疼儿子的,这一点今后已经不用再质疑了。

睡觉中的梁豫被人抱起了起来,不舒服感立刻就生了出来,毕竟梁纲可从没抱过孩子。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睛睁开,看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小嘴张合中脸上就lù出了哭意。那种一出世婴儿,见了自己父亲立刻lù出笑脸的好事,梁纲终是没能遇上。

只是此时他却没有注意小梁豫的哭意,见他睁开了眼睛,心底是更加高兴了。“我是爹爹,是爹爹……”

手指在梁豫小脸上滑动着,梁纲不自觉地就低下了头。而随着他在梁豫小脸上亲的那一笑,嘹亮的哭声立马就在那张小口中爆发。

李盈盈前一刻还在温馨父子二人,后一刻脸上就起了焦虑,她想立刻报回孩子,哄好他。

“这哭声够响亮”梁纲咧嘴一笑,“有我当年的风范。”到穿越之前,他的同辈亲戚里已经有不少人都结婚生了孩子,坐到一块时说起小孩,亲戚里可没少提他小时候的事。他那时的哭声,可是真正一个叫响亮,完完全全的男高音,闹人的很

“子类父”一直守在一边,却一声不吭,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刘氏眼睛猛然一亮。虽然梁纲的这句话只是兴奋之下不经意的言语,可是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是别有一番意义。

子不类父,在古代可是一个很重的‘罪名’啊,尤其是在大位之争时,顶尖的重要

婴孩的哭闹,梁纲的大笑,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在梁纲持续尝试着哄好孩子的时候,突然感觉左手一热,继而就是一片湿润感。小孩niào了童子niào还毫无阻拦的嗤在了梁纲身上

脸上的笑立马就转成了苦笑,将孩子递给急上前来的刘氏,梁纲只得下去净身洗手了。

“大帅,暗营急报——”

就在这个档口詹世爵向梁纲通报了消息,暗营急报,还是史永存这个当家人亲自来报。

随着红巾军的逐步发展,暗营的势力也是越来越强。史永存和手下分管南北两面的宋标、柳青言,在红巾军政权中身影也是越来越神秘。现在许多人都在猜测,这个神秘的暗营会不会就慢慢衍变成前明的锦衣卫和东西厂,对外的同时也逐步的对内……

他们内部的人手,外在身份复杂隐秘,或是走卒,或是商贩,或是地主,或是佃农,在红巾军旗下各地,都有着他们的身影,但是具体如何,却是没有外人能知道。**

所以,随着暗营的慢慢发展,史永存需要亲自赶来汇报的消息也越来越少。需要他亲自动身的事情绝不是小事,不假思索,梁纲当即就让詹世爵领他上来。

“是。”詹世爵出去了不一会,史永存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过大帅”

“说说,什么急事?”

没什么虚礼,直截了当的进入正题。

“大帅,卑职刚刚接到宋标传书,北京,乾隆老儿丧了。”史永存脸上带着一丝jī动。作为暗营首领,清红两方实力对比如何他心中了解最细,眼下这个当口,乾隆死丧,可是对红巾军大大的有利

“乾隆死了?”梁纲一时间都呆住了,现在明明才嘉庆二年……

不过紧接着他又反应了过来,时局不一样了,历史原流里只有一个白莲教大起义,所以乾隆能支撑到嘉庆四年。可是现在自己的出现却又引发了红巾军,占据了整个江南,还加强了白莲教义军,满清真正进入到了局势危急的关头。乾隆八十六七岁的老人,连番打击下,提前死两年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么说就是嘉庆掌权了?”梁纲沉yín了片刻,立刻向史永存问道:“北京局势如何?可是安稳?和珅呢?”

“回大帅,北京哀伤遍地,可是局势还大体稳定。嘉庆帝正式掌权,和珅依旧安然的很。不仅没祸事的苗头,嘉庆还立马晋了他二等忠襄公之位。”

和珅承袭三等轻车都尉出身,到了乾隆四十九年才被封了一等男,随后五十三年晋升三等忠襄伯,抵至嘉庆登基,晋一等忠襄侯。现在垮了两级成了二等公。

“二等忠襄公?”冷声笑了笑,梁纲可不认为这个公爵和珅会舒舒坦坦的享受下。他跟嘉庆的矛盾完全都没调和得希望,后事必起

“让宋标全力经营北京,给我使劲的放风——”

梁纲嘴角lù出了一丝冷笑,眼下可不是原本历史同期,有了自己这个变故,嘉庆哪里会这么简单的就吃个肚儿饱?而且清廷根基都已经动摇了,想拿下和珅,那根基就会松动的更厉害再说想啃下有了警惕的和珅,可没那么简单

史永存退下后,梁纲迅速招来了王邵谊等人,将乾隆死丧的消息一说,登时满堂都是兴奋。这太及时了,紧跟着安庆之胜到来,对红巾军真是太有利了

“大帅,此事需要迅速通告全军,昭示天下。乃我红巾军之天命也。”王邵谊jī动地说道。没办法,谁让嘉庆帝的存在感太低呢?虽然坐上了皇帝位,天下人却真真没几个把他当皇帝。

王邵谊等人都是在乾隆年间长大的,虽然加入了红巾军,可是读书人出身的他们心中对乾隆始终都存在一层隐隐的yīn影。而现在乾隆终于死了,心中的yīn影自然一扫而空。对于嘉庆,他们可没有半点的畏惧

“大帅气运加身,凝气成龙,封疆建国,当正在此时。”

“五月十五”,陈诗想都不想就道出了一个吉日,“此正为黄道吉日,大帅可登位呼王,正式昭告天下。”

这就是对满清的落井下石。趁着安庆西路军全军覆没,乾隆病亡,霉事接二连三送到北京的时候,自己则锦上添huā,封疆称王,对着满清再做重重的一击。

陈诗的提议立刻就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赞同,连梁纲也有这打算。如此两边做比,一如旭日初升,一是江河日下,这样才能更加的衬托出红巾军的兴盛兴旺嘛

“如此也好。”反正登基大典早有准备,五月十五那天也绝误不了事。

如此说罢,众人退出元帅府后,整个红巾军政fǔ迅速运转了起来,同时不加掩饰的消息也源源不断地向外传透去……

广东。

惠州府内。陈广亮、刘文焕、张世龙、陈烂屐、郑一、吴智清、李南馨等等,红巾军东南一部的军政水陆大员们是齐聚在这里。

原因就是刚刚从南京发过来的消息——五月十五,梁纲正式建国称王

陈广亮以下,所有人的神情都热烈的很,虽然这份列热中难掩一丝郁闷。毕竟他们在这两月的持续角逐中已经渐渐取得了对广东清军的胜面,如果梁纲能够把登基时间往后延迟上一个月,那他们的功劳可能就更大了。攻得下攻不下广州城不好说,可是南下广州城之外的广东所有地盘却绝对不成问题。

可惜,时间不等人。梁纲陆续出击打溃了清军江北和皖中两路大军,解决了南京外部的最直接威胁,虽然跑掉了大半个火器营,可是目的已经胜利达到了。所以,按照原计划,就已经该正式建国称王了,何况现在还附加了‘乾隆死丧’这一个大喜事,自然要趁热打铁,赶紧建国称王,给清廷再多加些晦气

哪还有时间来等着广东建功?何况这样情况的也不仅仅广东一地,江西也是如此。有了黄瑞的帮忙,江西部红巾军虽然只剩下了一个团兵力,但面对崇尚却已经完全建立了优势。尤其是北方的安徽战果出来,整个江西上上下下心里都知道——又要变天了而且除了黄瑞的帮忙外,红巾军在江西清廷内部还埋有宗一源这个棋子。

当初的湖口小县令,自从湖口炮台保卫战胜利之后,作为标兵榜样,就被清廷连升三极,现在已经坐到了南昌知府的位子。这些日子来与五团没少取得联系。只是时机还不到,所以还一直引而不发。不然的话,对比广东,江西得手的时间会更短

没能在梁纲建国称王之前献上一份厚利,高燮也是不甘的很。可是,再不甘也只能忍着。

五月十五。

即将被更名王宫的元帅府内,梁纲正在被一群shìnv围在中央,整理穿戴着。

冕服,还是很麻烦的。冕冠、上衣、下裳、靴,并且加上配件如蔽膝、绶、佩等等。

既然是恢复汉统,那当然就要不相同于清廷了。这方面由陈诗来把关总管,任登基大典总礼官,梁纲当然是放心的。

套路是以《大明会典》来的。梁纲昨天演练过一次,被折腾的好个够呛

穿戴打扮一切齐全,外面也响起了报喊声:“吉时到。”

梁纲最后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随后大步跨出了房mén。做上乘轝,“起驾”高亢的叫声立即响起。

当皇帝是要祭天礼地的。梁纲首先要出城祭礼天地,那地方在城外的一片空地上,离南京城不远。

南京可没有圜丘,所以只能如此。

炮声九响,鼓乐大作。

钟磐清扬中,随着乐起,仪仗导引,旌旗高举的亲卫营,还手执金吾,肃容徐步的簇拥着梁纲通过。

左右或是围观的百姓,更多的则是负责守卫的红巾军,纷纷叩首伏地。山呼海啸一般呐喊:“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众高呼,苍生尽皆俯首的感觉确实是很bāng。梁纲即便是现代人穿越,本质中地位身份高低贵贱之分浅薄的很,可此时也照样是一阵恍惚。想到前世时,与人合租的居室,每天不停的找活,简单的饭菜,甚至是一连好几天方便面当家……梁纲眼睛就不由得一阵湿润。

可惜亲人都不在,在这个世界里固然已经是认命,可说到亲近感,还是有限的很。

“臣梁纲谨告天帝:天下dàng覆,民生多艰,百五十年,群丑嘻嘻。泱泱华夏,神明之胄,匍匐犬羊,胡逆jiāobī……臣,为皇汉苗裔,恭行天罚,义师所指,鞑虏奔逃,是为众所推,就位汉王,必北逐胡虏,拯生民涂炭间,复华夏威仪盛,谋国计民生强。除中土膻腥,雪中国之耻,实鉴臣心”

一纸宣毕,万岁群呼再起。

梁纲取‘汉王’,陈友谅这个当初的王号,是有些不吉利。可是他坚持如此,陈诗他们也挡不住。而如此名号,在梁纲看来却是正好显示他恢复汉统光复山河的信念。直白明了

再说,陈友谅的‘汉王’固然有点影响,可是上溯两千年刘邦不也是汉王?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车驾再转回南京城,此时的南京,大半年时间的休整早已经看不见攻城留下的痕迹,只有万千民宅商铺林立街道两旁,繁华依旧。

而对红巾军的认同,也随着红巾军的对内秋毫无犯、吏治清明,对外战场上一场接着一场的胜利,地盘的逐步扩张,而愈加的拥护起来。

如此王驾折回,梁纲耳朵里就尽数听到了南京百姓的欢呼声。当然,这里面许多还都是红巾军的家属,他们对梁纲才是最最衷心拥护的。

王宫。

车架mén打开,梁纲举步下了来。鼓乐声响,陈诗移步上前,“大王,时辰已到。”

梁纲明白的点了点头,祭礼天地后,还有正殿授印、礼拜等等,是以还有得一阵子摆nòng。

往日元帅府的大堂,此时就变成了王宫正殿——泰极殿。此殿名是梁纲取得,就取否极泰来之意。

满清入关百五十年,破了‘胡虏无百年之运’之说,中华皇汉气运是低落到了最低点,现在梁纲复汉兴起,正是应了‘否极泰来’四字。所以取了‘泰极’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