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章 建制立序

三百四十章 建制立序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最后一拜礼毕,梁纲端坐上首在高位上,脸上lù出了一丝笑意来。*\\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至此他就是真正的称王了。“众卿免礼,平身”

王国的建立,相应的礼仪制度就自然要提到位,sī下里梁纲或许可以和自己的重臣爱将们照旧称呼,可是朝堂上那就要丝毫不苟的一板一眼了

“谢大王”王邵谊为首,殿上的一众红巾军要员拜谢起身。

眼睛徐徐扫过众臣,梁纲庄重的道出一个‘宣’字来。他自襄郧起兵,数载含辛茹苦,到今日基业鼎立,虽然还没到最后时刻,可是大封群臣却也是应该了。

梁纲身前龙案上摆放的有一方汉王御玺。自周以来,中国用印信为记,至汉代,天子行六玺兼掌传国yù玺,成为惯例,抵到满清,皇帝yù玺已经扩至二十五宝。

梁纲是不打算搞这么多的,自制一方汉王御玺为基准,配以六玺也就足够了。龙案上的这一方国玺,还是梁纲刚才授印的那一方,却在授印之前就已经破了处,两道事前拟写好的御旨上都早已经留下了它的印痕。

封李盈盈为王后,罗yù娘为淑妃。小梁豫到底是没得到世子称谓。

朝政上,设政务院,处为内阁,王邵谊为第一任内阁首辅。除之以外,内阁还设参知政事四位,总领其要,为首者亦是次辅。

内阁首辅为正一品,次辅为从一品,参知政事为正二品。

各部尚书,入阁者为阁臣,亦是正二品,不入阁者,从二品也。

与以往的历朝历代相比,梁纲治下的各部编制明显多了许多。

共分军政两大类,其中政治类为:民政部、财政局、文教部、农畜部、警察部、商务部、外jiāo部、jiāo通部、水利部、卫生部以及由官监部改名来的监察部。

而军事类:除了已有的后勤部、军备部外,还另设了彭泰提领的总参部,和国防部。

后勤部、军备部头首不变,依旧有王子元和柳严辰担任,国防部却只是个空架子,正副职落在了陈虎和陈达元头上。但是,显然梁纲不会在这个时候掉二人进南京。这个部mén只能等以后再补充充实。

除此之外,梁纲另设的还有海关总署和税务总局,再加上已经写到了字面上的银行系统,只是最后者还需要一定时间的准备。

暗营在这个时候也改名变成了军情局,隶属于总参部,可事实上却是梁纲在直接领导。

陈明堂成了民政部尚书,还兼了参知政事,李永成则做了秘书监,成了梁纲真正名分上的根本。而梁纲矮个里面拔将军,也在短时间内把各部都充实了,使得红巾军政fǔ中不少中层资历的官员趁着这股东风,一跃而进到了高官行列。真正的飞黄腾达,不同与往日了。

相对于中枢任命的头疼,地方上就好过许多。陈广亮作为梁纲首要亲信,迎风冒雨了好几年,现在终是迎来了收获的日子,被任命为东南总督,直接掌控闽粤一切民政大权。

刘文焕为广东巡抚,陈阳为福建巡抚,黄钺为浙江巡抚,前扬州令林子浩晋江苏巡抚,安徽巡抚为汪存阳、江西省则还尚未完全平定,是以没设,事实上这个位置,梁纲是准备留给宗一源的。

黄钺,字左田,又名左君,号壹斋、左庶子,安徽当涂人。先祖七世自当涂迁居芜湖,敏而好学。清乾隆年间,以廪贡挑,录议叙吏目。

乾隆三十三年四月,黄钺与名臣李世杰在芜湖赭山滴翠轩创建中江书院,招员授业,是年尚不满二十。\\??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4∴㈥㈠㈧\\后中进士,授户部主事,然长与和坤意相左,告假回芜,掌教皖南北书院十年,士林声名是鼎鼎的好

红巾军初过芜湖的时候,黄钺并没有上前来投靠,可是随着红巾军势力逐步扩大并稳固下来,黄钺的态度也就慢慢发生了改变。毕竟他有有一颗不甘寂寞的心。

原本历史上此人与后任安徽巡抚的朱珪相jiāo甚好,和珅倒后,黄钺由朱珪引荐给嘉庆,得嘉庆亲善,而直入南书房当值。未补缺,待旨出任湖北、山东、顺天等乡试主考官。后兼山西、山东学政,准予密折奏事。嘉庆二十四年,升为礼部尚书,赐紫禁城骑马肩舆入直,加封太子少保衔。。道光三年,赐宴yù澜堂,并给功臣绘像,以彰忠义,黄钺就是其中的十五位老臣之一。

其在清廷矢勤矢慎,历职二十有七年,忠于职守,实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梁纲得到此人后也确实是有了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这倒不是没他不能活,或是如刘备诸葛亮那样的关系。而是因为黄钺本人的影响力在安徽实在太大,他的一投入,整个安徽的红巾军控制地都立马为之一静,随后更是有许多他的学生故友纷纷供职于红巾军中。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红巾军的人才急缺情况,所以也正是因此才被特意调去了浙江上任。

担任安徽巡抚的汪存阳人生经历却是与黄钺大不相同,虽然二人都是安徽芜湖人,可是一在明,另一却只能在暗。

汪存阳父亲是汪有典,字启谟,号订,无为州人。此人不好功名,却jīng通史学。竭十余年jīng力,搜集明代三百年间抗节死义自诸贤事迹,编纂成《史外》三十二卷,于乾隆十三年付梓。

可是如此‘大逆不道’之物,寻常时候还好,等到文字狱风bō起时,汪家又如何能幸免?

《史外》编成于乾隆初年。《明史》颁行于乾隆四年,汪有典将《史外》与《明史》重加校对,确信无论讹误后,这才付梓刻印。其重要价值在于补充了《明史》之不足。如建文出亡之事,方孝孺被诛十族,景清之铁帚刷ròu,铁铉之大镬热油等,《明史》俱未记载,而《史外》却秉笔实录,情节细腻感人。

也可能正是因为有此,所以汪家才躲过了那么多次的文字狱风bō。当时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汪家终是栽在了梁纲暗中掀起的那一场文字狱风bō中。

那《史外》上到底是记载了许多明末尽节牺牲的仁人志士。如史可法、张煌言、沈士柱、陈子龙,夏允彝、夏浣淳、江天一、黄得功等人。还有为国捐躯的明朝官员。

爱好史学的汪有典应该是想不到自己终为家族惹来了大祸。所以,现今年近六十的汪存阳在被红巾军从牢狱中放出后,就毫不犹豫的投效了梁纲麾下。

此人也是进士出身,做过知府,五十岁那年挂职归乡的。所以,现在梁纲提他主管一省,心底还是放心的。

地方上当然是随明清的旧制——县、府、省,三极定立。只是裁去了地方政务官员的兵权。

省是正三品级,府是正五品级,县是正七品级,中间配属各自佐官,皆一一有序。红巾军原本的储备人才就少,现在许多是新调上去的人,经验严重不足,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得慢慢的自然磨合了。每个王朝初端都有这样的时期,不然的话明初时候也不会出现举人直接做官的事了。

军政之外,还有司法院和检察院两个独立单位。两部mén主理刑法,是上下级垂管部mén,直属于梁纲。

然后就是设立讲武堂,对应着文官系的文官院,军方也要有一个自己进修的地方。而随着讲武堂的慢慢发展,各级军校也会随之建立。现在阻碍其发展的依旧是人手问题。

与此同时,同时着手组建的还有太学。这是中国历代的最高学府,晋代称国子学,唐代始称国子监。

可是清朝的国子监,到现在已经变为只管考试,不管教育的考试机构。清廷天下各地,是学院之风鼎盛。

南京的官学是钟山书院,书院山长就是与纪晓岚并称“南钱北纪”的钱大昕。

钱大昕字晓征,又字辛楣,号竹汀,上海嘉定人。生于雍正年间,早年,以诗赋闻名江南。乾隆十六年乾隆南巡,因献赋获赐举人出身,官内阁中书。十九年,中进士。复擢升翰林院shì讲学士。三十四年,入直上书房,授皇十二子书。参与编修《热河志》,又与修《音韵述微》、《续文献通考》、《续通志》、《一统志》及《天球图》诸书。后为詹事府少詹事,提督广东学政。四十年,居丧归里,引疾不仕。

钱大昕归田二十年,潜心着述课徒,历主娄东、紫阳、钟山等书院讲席,出其mén下之士多至千余人。

与早年黄钺的经历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就成就而言他却完全是压倒xìng的优势。黄钺比不得钱大昕,他是安徽一省,而钱大昕的影响力却笼罩整个江南,甚至是全天下。

梁纲办太学,想要有轰动xìng的影响力,那就一定要请的钱大昕出山。虽然梁纲本身对钱大昕这样的中国传统xìng文人大儒不大感兴趣,sī下里认为还不如半个王贞仪,甚至是连博学通杂的陈诗都不如,可是为了‘影响力’和‘轰动xìng’,还是连同着陈诗一起,亲自走了一趟家丁钱大昕家。

钱大昕是个明理知趣的人,所以面对梁纲的邀请,‘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虽然他也能硬顶着不松口,而眼下时节,梁纲也不敢对他来硬的。可是通晓史学的人,看多了历史上的刀光剑影和yīn谋毒计,钱大昕深深地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能‘保家安命’。而且他与王贞仪也有认识,‘以为班昭以后一人而已’,对王贞仪如此高的评价就是出自钱大昕之口。

当得知这些年来那暗中资助王贞仪的人就是梁纲时,钱大昕真真是一阵子目瞪口呆。于是乎,离开了钟山书院大半年时间的钱大昕,再次回到南京话时摇身一变就成了梁纲坐下的太学祭酒了,而陈诗则变成了祭酒之下的司业。此外还有丞(掌判监事)、主簿、录事等职务,自有人充任。

梁纲设立的太学实际上就是没‘扭变’前的国子监,所有一切都按照明时旧制,其内设有国子、太学、广文、四mén、律、书、算凡七学。

每一学都有博士、助教、直讲等多人。

古代重经学,而轻律算。所以七学博士品节也是有高有低,从最高的国子学博士正五品,到算学博士从九品,跨幅之大,让第一次探知此时的梁纲都感到惊讶之极。

可是红巾军治下设有司法院、检察院以及财政部等多个律算学重部,所以律学、算学的地位当然就要直线提升。

说实话,那国子学等**诗史,现在才是梁纲最不感冒的。若是以红巾军各部mén轻重配置而言,律算学博士成为正五品,国子学等博士降到从九品才是正理。只是这也仅仅是梁纲心中的一番YY罢了。真要是那样做,麻烦才叫一个大呢

文官品级——九品十八级不变。

武官衔位却是面目全非了。梁纲之前想直接引入后世的兵、士、尉、校、将、帅,六等十八级。(四级军士长归于一级)可是这显然是超前了,并且不止是一步。

帅将校尉,这些个字眼中国人固然不陌生,可是要在前面加上少、中、上、大等字,这可就太生疏、甚至是生僻了。就像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解放军突然换成了秦朝时期的军爵制,全国上下肯定斯巴达一片。

梁纲最终决定的是现代结合历史,自己自行创造出一套军衔制。

士兵——一等兵、二等兵、三等兵、列兵。

对应之前的红巾军四等兵制度,只是更换了其中一点概念,毕竟那时的四等兵制度是以军功来论的,而现在时间因素变成了第一位。

一等兵可担任小队长。等同前世的班长,一样不列入军官系统。

士兵以上的军官,分为司马、校尉、将军、元帅四个档次。

司马级是低层军官,一样划分为三极:假司马、司马、行军司马。最高可担任中队长之职,或是大队副职。等比文职从九、从八、从七三品。

校尉级是中等军官,分为校尉、将尉两个级别。将尉军官是仅次于将军的职位,秦朝时出现。虽然现在有些不为人知,可胜在简单明了。

校尉同等级有都尉,任命于宪兵部队。可担任大队长职务,或是营级副职。为从六品。将尉,正营级,或团级副职。为从五品。

将军。从最初的中郎将开始,依次是将军、大将军、上将军三极。资深者可加号。等比正四品、正三品、正二品、正一品。

中郎将,为正团级,或是师级副职。将军及其以上者,担任正师级兼其以上者作战编制主将。

元帅。红巾军最高军衔,超品。

这套军衔编制,说实话搞得梁纲自己看了头眼晕。可是在詹世爵等人看来,却是比之少尉、少校、中将那一套容易接受的多了。

既然众将都接受,那梁纲也就没必要再抵触了。

整个红巾军开始对比授衔,除去梁纲雷打不动的元帅军衔外,最高者也只是将军一级,还仅七人获得。即水师陈达元,陆军陈虎、张世龙、南向阳,和后方的彭泰、王子元、柳严辰三人。

陈达元,能力并不怎样强,可是老实本分不揽权,更是红巾军发起时的水师主将。用一句老话说,那是没功劳也有苦劳呢所以被授予将军军衔,梁纲亲自*板决定的。

而陆军方面,三大主力团团长兼三方面战场总指挥,地位想当然的高出余下诸多团旅长一头,包括近卫团。后者虽然战斗力强悍,可是战功比之三大主力团还是要逊sè一些的。所以,他们三个是将军,余下的团旅长都无话可说,也都成了中郎将。独立营营长就是将尉。

水师二至六营,五营营长当然不能对比陆地。连同副营长在内,一律的中郎将衔位。

与现在就已经上下一到九品配置齐全的文官系相比,红巾军军方还任重而道远,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

文官院、太学和讲武堂,都是正三品级别将军编制。讲武堂的总办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只是由彭泰暂捏。

举国草创,自然辛苦多艰。说实在的,就梁纲现在手下的这班人,错非红巾军一直来都以火力为主要助力,刀枪冷战的话,梁纲真不大相信自己能抖起来。让人看得眼前一亮的干才实在是太少。

“臣等谢主隆恩。”分封结束后,满殿众臣再次跪地俯首,扣恩拜谢。而今天的这场登基大典,至此也算是圆满结束了正体,只剩下下面的大宴群臣了。

钱大昕吁吁的喘着气,这么一趟子折腾下来他这快七十的老人确实有些够呛了。

好在是结束了。陈诗边上扶着他,把手往一shì卫一招,片刻时间一个保着锦缎的墩子就被那shì卫拿上了殿来。这是梁纲特意给钱大昕的优待。钱大昕本来对梁纲的这点小手段是不屑一顾的,可现在时候一屁股坐在锦墩上,腰背两tuǐ间为之一松,那股舒服感都差点令他呻yín出声来,心中对梁纲竟也生出了那么一点的感jī之情。

ps:喷吧,我认了。连我自己都对这套军衔设定不怎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