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一章 嘉庆心意定北京暗谍起

三百四十一章 嘉庆心意定,北京暗谍起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四十一章?嘉庆心意定,北京暗谍起

钱大昕的感jī不感jī,梁纲才不在乎呢。\\??í群3∴\\只要红巾军继续发展壮大下去,早晚有一日他能网尽天下英才,收为己用。

而眼下时期,封疆建国后的种种可预期的麻烦,只能算是临产前的阵痛,是‘人生’所必须经历的。只要挨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就一切都能走上正途。

而纳入正途,合理掉内部短缺的红巾军,强大的战斗力爆发出来,也绝不是落后的满清所能抵挡的。

所以,梁纲信心满怀就不改称汉军了,还用红巾军这个老名。到称帝时再进行更改。

梁纲南京建国称王的消息在军情局的暗中推动下,像是一股疾吹而过的旋风迅速刮过了大江南北。

出现在中华大地已有数年时间的红巾军,也在这一日正式甩掉了过去‘叛逆’的帽子。

从今以后,再也没人能从心底里发自灵魂深处的蔑视红巾军为‘一群叛逆’了,毕竟梁纲这个汉王控制的地盘已经很是惊人。完全可以看做是一股争夺天下的力量。

而且建制称王后,红巾军辖地内本来一些对红巾军心生抵触的人,现在也渐渐自觉认可了梁纲的统治。这批人多是以乡绅士子为主,而说到底,之所以如此就是一个‘称王’所带来的影响。

北京,紫禁城。

毓庆宫内,嘉庆得知了梁纲在南京自称汉王的消息后,勃然大怒到了极点。“这天下还是我爱新觉罗的天下,梁纲,无道逆匪,宵小之徒竟也敢妄图神器?可恨,可恨——”

乾隆刚死没多久,养心殿虽然空了出来,可嘉庆并没有急着住进去。所以现在他的落脚地还是毓庆宫。

嘉庆以下,朱珪等一些他的心腹重臣纷纷低头不语。这边乾隆刚大行,那边就传来了登基称王的事,实在是不吉利。而这份不吉利当中,更多的却还是他们这群君臣心底的黯然和无奈。

就比如说湘黔起义军中的吴八月,他也是自称的苗王,同样是王,而且还时间更早,可是得到了如此消息的清廷,上到皇帝,下到普通一臣子,虽然表面上呵斥怒骂,但心底里却是根本不以为然,丝毫没将它们放在心上。^^?网?^^免费小说网即便那时的湘黔义军是最兴盛的时候,嘉庆等人也照样对他们不屑一顾。因为他们能有充足的把握,一定拿捏得下那支闹腾的湘黔义军。

可是事情落到了梁纲身上就大大的变样了,与吴八月相比,二者间的实力和影响力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吴八月的苗王只是狂妄自大,梁纲的汉王却是名至实归。红巾军有那份实力,让梁纲配得上自己的那个‘王’字。

发了一通脾气后,嘉庆无奈的坐了下来,满脸的疲惫之sè。殿下的朱珪、王杰这群人虽然能力出众,可是那是在行政上,在最急切地平叛战事上却并不能给自己太大的帮助。因为现在的清军真真切切的是打不过红巾军……

不过打不过红巾军,却可以打得过白莲剿匪……

嘉庆当了一年多皇帝,大局观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他知道自己想要逆转对战红巾军的形势,就必须在实力上对比红巾军占据到绝对优势,可是现今鄂西、汉中、川陕的白莲义军不灭,湘黔苗民不定,清廷根本就不可能最大限度的集中兵力、集中力量来对战红巾军,反倒还要为这些地方huā费上大把大把的钱粮和消耗掉极多的jīng力。所以要对战红巾军取得胜利,嘉庆认为第一步首先要做的就是遏制甚至是消灭掉白莲义军和湘黔苗民,只有如此,他才可以集中全国力量,全力以赴的来打好针对红巾军的这一仗。

脑子里闪电般翻转着念头,嘉庆的思绪不由得就转到了西部战场上。这几个地方中,鄂西的战事成果最显著,那里的白莲教匪已经得到了明亮极大地抑制,现在都已经被其bī迫到了施南府的山地中,与川东同党相连。明亮手中实力有限,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而主力被chōu调的湘黔战场,吴八月颇有抬头的架势,但是经过先前的两年厮杀,苗民已经流尽了血,现在吴八月虽然蠢蠢yù动,可要想想当初那样汇集几十万军民却是想都不要想了。算是个僵持局面。

四川战场上同样是僵持,有七十五等几员悍将在,在得到了回援川兵的支援后,要他们平定四川白莲教匪自然是不易,可是单守住成都一带却还是一定更能做到的。

最后的是汉中陕西战场。至今为止,这里是西部各个战场上清军兵力集结最多的地方,更是汇集了杨遇chūn、王文雄、乌大经等诸多名将,加之以知兵晓战的宜绵统带,本是没道理抵不过襄阳义军的。

清廷对陕西战场也是报之以厚望,希望宜绵能够顺利杀下汉中,平定了陕南和襄阳义军,继而再下四川,扫dàng川中剿匪,然后一路东进,dàng平鄂西,最后与各路大军汇抵南京。

然后……有那个蛀虫在,陕西大军又怎么可能顺顺利利的打仗?现在东部战场的北路军、西路军都已经纷纷覆没了,陕西大军却还在西安一带与襄阳义军纠缠不清。

奏报粉饰,掩败为功,冒功升赏,营sīféi橐。这就是山西大军最大的隐患。因为在军营中可以捞到大笔的好处,所以那些在京中供职的谙达、shì卫、章京等,遇有军务,无不营求前往。而那些从军营返回京城的人,即使是平日里家境很困顿的人,也顿时家境变得充实起来。这些人到军营无不是大捞一把,之后往往以祭祖扫墓为名,托词请假,以带所蓄之资回籍置产。

也正因为军中有这样大的好处可捞,以及有这么多的小蛀虫在做活,所以各路带兵大员,纷纷有意迁延,藉此féi己sī囊。

刘墉之前就曾对嘉庆断言说:“陕西教匪滋事,皆由地方jī成”

可是京中有一个军机领班大臣——和珅在,嘉庆之前一个有名无权的傀儡皇帝如何能去清理军中积弊?他看在眼里,只能急在心头。

和珅压搁军报,欺上瞒下,各路军营,则听其意旨,虚报首级,坐冒军粮,以致军务日久未竣,贻误军国——

非是诛除了他,否则陕西军断无胜捷之日。即便乌大经、杨遇chūn、王文雄等将拼死奋战,却是无济于事,拖后tuǐ的人太多了。

一股浓浓的杀机从嘉庆心中升腾,这些日子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个股杀机给压下的。可是今日,借着梁纲称王的由头,再一次从他的心底深处窜起——似乎都已经无法再予压制了。

什刹海,和府。

此时的和珅也是一脸的忧容苦面,南京的梁纲称王了,他心中也是愤怒的很。毕竟他也是满人,还是乾隆的儿nv亲家。虽然本人而言也确切无疑的是中国历史几千年上的当之无愧的‘贪污之王’,为满清‘由盛转衰’做出了突出且杰出的贡献,可是从心底而言,和珅真正的不愿意看到满清覆灭。

所以,一直以来,满清推行火器,编练新军火器营,和珅都是鼎力的支持。甚至绝大多数的对俄军火买卖,都是他本人一手cào办的。

故而,此时和珅在愤怒,在发愁,在单纯的为国担忧。跟宫中的嘉庆帝差不多一样的心情,但冥冥中两人愤恨的对象却又大大的不相同。

现今一心一意为国担忧的和珅,再怎么着也绝不会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成了嘉庆帝的yù除之后患。

地点同样是北京,城南一座不甚大的宅院里。

到北京扎根已经有段时日的周煦,这个外人眼中颇有诚信的商人,挥退了身边伺候的丫鬟仆人,命心腹守住了书房mén口,对着束手tǐng立的宋标就重重的一躬身,行了一记大礼,“卑职周煦,拜见大人。”

宋标和蔼的一笑,伸出手虚虚一抬,“周科长不必多礼。”红巾军同僚和上下级之间不兴跪地拜礼,除非面对梁纲以外,所有人抱拳行礼就已经足够了。所以周煦虽然和宋标之间差了好几级,可是躬身行礼就已经称得上大礼了。

“直隶科近年来屡建功勋,周科长功不可没啊”宋标是捕头出身,为人刁滑,入了暗营后也是老习惯不该,成天都挂着笑脸,所以在他们内部笑面虎的名号早就打响了。

周煦进入北京之后回去总部的机会很少,可是对宋标的为人还是听闻过许多的。所以,即便是自负自己是史永存的人,对于宋标他也始终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的疏心。

“坐下说话吧。”宋标说着自己就找椅子坐下来,“北方司正在筹建中,局座和我以及柳大人都一致认为此位非你莫属。你可要继续努力啊”

周煦也已经准备坐下了,屁股刚刚挨椅子,就听到了宋标的这几句话,身子腾地一下就又站了起来。直条条的。

军情局,局级一下现分为——司、科、组,三极正式编制。司,对应方面,科对应一省,组或是为府或是为县。周煦听到自己有可能成为北方司首脑,就等于说是要升一级了,心中当然是jī动。

“此次本座北京之行,你务必详加缜密,不得出半点差错。听到了吗?”宋标脸上的笑意都一下子全收拢了,一张胖脸上只剩下肃穆和庄重。

“请大人放心,卑职必办理妥当。”当做是升职前的最后一个考验,周煦心头火热一片,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