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二章 内外合南昌落

三百四十二章 内外合,南昌落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四十二章 内外合,南昌落

对于嘉庆除和珅的坚定,梁纲照前世的所知,脑子里是半点怀疑都没有的。\\??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甚至是他脑子里都不会有一丝乾隆可能会提前死去的念头……

所以说,一些时候,那些脑子里的‘先知’,固然能很大程度上使得梁纲获得极大地利益,可是凡事都不是绝对的,一切事物都在变化,那些‘先知’也不再是绝对正确的了。就比如说眼前这一遭一样,乾隆的提早嗝屁,就狠狠地打了梁纲一个措手不及。

消息传来南京之后,梁纲先是愣了半响,回过神来就赶紧让军情局全力以赴运作北京。作为红巾军暗地里的主要力量,史永存等人当然要以梁纲的指示为天职,梁纲指到那,他们就打到哪儿。两名副职之一,专mén负责长江以北事物的宋标就亲自带领人手火速赶去了北京。

他们要在直隶科的配合下,在嘉庆、和珅之间添上一把火,最好是能把整个满清的根基给烧了。而至于和珅的那些家产,能搂地就一定要搂到,甚至可以为之付出一些必要的代价。

毕竟扭过头来,嘉庆收拢了那些财产金银,可就都是要投入到清廷的自身运转和平luàn大业上的。这个时候,多搂一些钱财,那就是给清廷多chōu去一分他们的底蕴。

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梁纲预想的鲁肃来。他在南京都已经登基了,宋标从各处chōu调的几百人手也陆陆续续散进了北京城,自己几天前更是带着最后一批jīng锐也潜了进去,可是和珅本人还照样是活的滋滋润润,一点都没有要被嘉庆清算的样子。

消息被密报火速送回了南京,梁纲握在手中,眉máo皱起的能夹死一只蚊子。他决不相信嘉庆能不除和珅的,所以以这个做最后结论出发,来进行反推,此刻他的脑子里无数个念头正在luàn撞luàn窜……

先是乾隆早死,后世和珅改命,梁纲已经惊醒过来。明白自己在此事上连番出错的因由,就是因为太相信自己脑子里的‘先知’了。

所以心神攒动间,前后相连一切事情心中就都已经再度有了数。历史上的和珅被处,那是因为白莲教大起义虽声势浩大可也仅仅是影响五省,满清最重要的江南、东南之地毫无晃动,帝都所在的北方也是影响极小,可以说嘉庆帝那个时候虽然对白莲义军赶到头疼,但是他心底里并不会感到恐惧,那时,整个天下的大势还依旧牢牢掌握在满清的手中。这种情况下,他以雷霆手段瞬间除去和珅,然后又不进行扩大化,不牵连广众,大开刑狱,自然能极快稳定朝政,稳定住和珅的那诸多羽翼和同党。

然而眼下时节,清廷的处境比之历史同期可就不知道要恶劣多少倍了。整个长江以南都不安稳,川陕一线也是僵持不休,这天下大势依旧不在北京了。

如果嘉庆此时好依旧按历史上的老办法除掉和珅,怕是一个不好,整个满清就都要轰然倒塌了。毕竟北京城内有梁纲埋下的暗子在活动,又有了军情局在全力以赴……

理清了脑子里的思路,梁纲心神也重新稳定了下来。这样一来对红巾军并不是不好,而是更好了。

嘉庆拖得越久,宋标在北京的布置也就能越发的从容起来,而且和珅本人对大清朝的‘蛀虫’作用也能越长久的发挥作用。

这并不是一个坏消息。

眼睛扫了一下一直侯在一旁不动不言的史永存,梁纲开口道:“让宋标缓一缓动作,嘉庆和珅拖得越久,他布置北京的时间就越充裕。所以用不着急于求成,引起了应天府的注视就麻烦了。”

“是,大王。”史永存躬身退下。自从暗营逐步扩展开来后,他为人是越来越沉默寡言了。到现在,梁纲都有些不敢相信,当初那个湖北道上的小贼,竟会变成如今这么一个稳重如山的人。xìng格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南昌。== . 首.发 ==

梁纲南京称王的消息就是一注催化剂,使得原本还有些模糊不清的江西战局,迅速的明朗化了。

正式lù面在大庭广众之下的黄瑞,极好的展示了自己对赣军强大的影响力。所以,没过多久,红巾军就一路杀到了南昌城下。对据军万余死守南昌的崇尚团团包围了起来。

红巾军强大的舆论攻势使得清军守军士气逐渐低落,他们这些人都是过去黄瑞凭借自己的影响力招募来的,又如何会在现今居于劣势的情况下对战黄瑞时充满战意?

不过此时的南昌城还依旧牢牢掌控在崇尚手中,因为除了这批黄瑞招募来的赣军外,崇尚手中握着的还有三四千原先的江西老军。在西路军撤退后,这批老军和新近驻守南昌的,只有半年时间的满营,就成了崇尚手下最jīng锐最可靠的力量了。

南昌驻防八旗,之前时候清廷地方八旗里是不存在这个编制的,可是随着红巾军的一步步扩大,年前时候乾隆调了京营镶蓝旗八百人入住了南昌。设立南昌驻防八旗,为首者是一参领,其下协领,佐领,防御,骁骑校,前锋,各有数人,分领全军。

就是因为有着两支人马作为督战队,自己为止整个南昌城才依旧tǐng立在红巾军面前。否则的话,依靠黄瑞的影响力,高燮怕是早就挥军攻入城中了。

又是一夜,天仍旧清静如水。自从战事前期下过一场雨后,至今十天时间了,南昌一带仍旧日日天晴。

盛夏的烈日烘烤了一天,战火的紧张也时刻触动着清军守军们的心弦,但所有的喧嚣和惧怕在这漆黑的深夜里也都陷入了沉寂。只有一弯弧月高挂在幽蓝的苍穹上。

南昌城头,巡夜的清兵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移动着,nv墙下、城垛下、运兵道上、藏兵dòng内,伤兵的呻yín声不时的传出,时刻都在刺jī着他们的耳膜。

最近几天城外红巾军的攻势是一次比一次猛烈了,虽然南昌城仍然牢牢地掌握在崇尚的手中,但是这已经是一场注定无望的战争了,外援已全部断绝,只凭考城内军心不稳士气低落的万多人,死守城池唯一的结果就只是让想进城的红巾军付出更惨重的代价而已。

但这对城中的人来说,却不仅是毫无希望,更有触怒红巾军的可能。安徽一仗,红巾军的几次秋后算账,可都是一场场血淋淋的事实啊

城下,一处处暗沉沉的地方,红巾军各处营盘就像踞伏在那里。就像是一头择机噬人的猛兽,时刻注视着南昌城,让所有的守城清军不敢有片刻的疏心大意了。

近处,城池低下,篝火处处不断,而在火光所照不到的yīn暗处,一个个红巾军的侦察兵潜伏在那里,静候着猎物上mén。

崇尚现在的睡眠时间是越来越少了,一身单衣的他再次带人夜查城mén。逐步登上城墙,靠近nv墙,扶着被炮弹砸开了豁口的城垛向外张望,在他身后,静静地shì立着几十名手按刀把、剑柄,身躯tǐng拔的武官和亲兵。向城外默默注视了许久,这是崇尚每次夜间查城的必要段落,随后嘴角也不出意外的慢慢显lù出一丝森冷的狞笑。

城mén守将轻身上前,低声说道:“大人,城外攻势一天比一天猛。绿营不堪以用,近日来士气更是低mí的厉害,战力一减再减,卑职实在担心,这些守城的绿营早晚要生异变。”

红巾军的历次攻坚战已经证实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坚固的城墙已经不堪大用了。可是在南昌,各城mén的守关还依旧是崇尚最信得过的人。

崇尚微微颔首,“这个本抚知道,只是有本抚还在,有督战队还在,他们就绝不敢胆气尽丧,献城投降。本抚是不会让红巾军称心的,想兵不血刃的打开城mén,想都不要想”

越说崇尚就越感觉心中血气在翻涌,他猛的一转身,两眼死死地盯着身后众人中的头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文官装扮的人:“宗大人,本抚让你筹备的事情可曾做好?”

宗一源没有片刻的迟疑,上前迈进一步,躬身行礼,“回抚台大人,卑职已经全速准备妥当。到世事不济时,单听大人一声令下,顷刻间就能把整个城中化作一片火海——”

宗一源现在很的崇尚信任,这不仅仅是当初的湖口炮台之战,更因为随后的一大段日子里,宗一源表现出了对满清的足够的忠心。

所以,崇尚就把烧焚城内所有储备物资的重要差事jiāo给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听了宗一源坚定异常的回答,崇尚畅快的大笑一通。夜枭似的尖厉笑声,在沉寂的夜sè中传的是那么的远。

然而转过了头去哈哈大笑的崇尚,却并没有看到,低下了头了的宗一源,两眼中闪过的那一道明亮的jīng芒。“老狗,死期已到,还在这猖狂?明个就送你去见阎王……”

第二天,天sè一亮。

崇尚正在衙mén用饭,就被一连串的各mén急报给‘大吃一惊’

红巾军要全力以赴了

竟然七座城mén六处急报?

从汉高祖五年,刘邦为“昌大南疆”,派御史大夫灌婴率兵渡江定郡地进驻南昌以来,两千年中南昌城几经兴衰,城墙也是屡经变迁。到明清时期,之前的十六座城mén已经变得只剩下七座。南昌民谚“七mén九洲十八坡”即由此而来。

这句南昌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实际上就是南昌的一幅活地图。“七mén”指七座城mén,因所处地理位置不同,形成不同习俗,民间有民谣:“推进涌出广润mén”、“驮笼挂袋进贤mén”、“接官接府章江mén”、“杀进杀出德胜mén”、“跑马shè箭顺化mén”、“挑粮卖菜惠民mén”、“哭哭啼啼永和mén”。真的是一目了然。

而“九洲”是指南昌城郊河道湖汊,与环绕周围的江河互相沟通,因常年泥沙冲击而形成的大大小小的九个沙洲:官洲、cháo王洲、打揽洲、新祺洲、扬子洲、凤凰洲、蓼洲、里洲、观洲。“十八坡”则是根据街道地势的高低、开头及在南昌市内的位置而得名的十八个地名,有上凤凰坡、下凤凰坡、十字坡等。

德胜mén在北,由此入城可以直接进入南昌城中心,毗邻城内的北cào场,杀进杀出德胜mén,言至实归。

章江mén、广润mén在西,这两处破了后,形势虽不若德胜mén那般舒服,可比之余下的四mén就好的太多了。

东面的永和mén,南面的惠民mén、进贤mén、顺化mén,四处城mén杀进去后首要面对的却是一个个大大的东湖,度过了这里才能往南昌真正的中心地带杀去。

所以,此战梁纲放开了正南的进贤mén,正东的永和mén,西南的惠民mén、东南的顺化mén都是虚兵布置。重点大军陈列,还是德胜mén和章江mén、广润mén。

崇尚当即就撂下了碗筷,带着一队亲卫就赶去了德胜mén。

“我是黄瑞,城上的弟兄们都听着,不要再随崇尚走这条不归路了。放下武器,打开城mén,只要不予抵抗,黄某可以向你们保证,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受到伤害……”

这可是南昌开战以来,红巾军开出的最优厚条件了。之前黄瑞虽然招降个不休,可‘不伤害任何人’这句话却从没有说出口。现今……

崇尚当即怒了起来,心中大骂:“去他娘的胡扯,旗兵要是投降了,红巾军也会不杀?骗鬼啊?”梁纲起兵一来,这么长时间了,对旗人可一律都是痛下杀手的,尤其是里面当兵的当官的,抓住了没几个能活下来的。

“休听他胡言。红巾逆匪起事以来屡造杀戮,何有信誉可言?城中诸军士万不要听信骗言,贻误自身

想想安徽被清算的将士,他们还要信黄贼那卑贱小人吗?”

镇守德胜mén的守将就是八旗参领额尼禄,是时向手下的亲信以及崇尚的戈什哈队长一使眼sè,一众人立刻行动了开来。

刀枪出鞘,杀机凛凛。本来被黄瑞满口包揽搅动了心弦的一众赣军顿时又萎缩了起来。

额尼禄不屑的看着城上的一种绿营兵,就这样的胆量,真是一群脓包,就是再让城下的黄瑞喊上一万声,也鼓动不起来一个。脓包

“哈哈哈,黄瑞逆贼,你再接着喊啊看看这城头上,有哪一个人会听你这无耻逆徒的话的?”额尼禄趁机打击起黄瑞来。

趾高气昂的扭头看着一众绿营兵,额尼禄大声叫喊着,“有没有?有没有听这逆贼之话的?”

“有,怎么没有,我就听”

德胜mén上一片寂静,只回dàng着额尼禄嚣张的喝问,还有他那手中挥舞的腰刀。一旁的崇尚也是一脸的傲然和倨傲,藐视的看着一众胆小的赣军。他们都认为,都自认,已经将整个德胜mén牢牢掌控在手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档口,竟然真的有人搭话了。一时间崇尚和额尼禄营造起来的压迫氛围,大丧不已。

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声音发出处。

不敢置信,望着那道单薄的身影,刚刚有了点sāo动的德胜mén绿营再次呆住了,惊呆了

城头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是与之前恐吓的寂静不同,现在的寂静更多的是反应不过来,众人大脑当机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之前这人可是被汉人sī下誉为‘崇尚家狗’的人物,怎么这个时候会突然反正?

崇尚、额尼禄不敢置信的看着宗一源的身影,这样一个对朝廷忠心耿耿的人,怎么会突然间……

“诸位弟兄,我宗一源以身家xìng命担保……”

崇尚眼神突然缩了一缩,瞳孔刹那间变小,就像是最毒的眼镜蛇的眼睛一样,向着宗一源放shè出了痛恨到极点的恶毒目光。

“杀,杀了这个逆贼——”口中爆炸式一样响出一声大喝,也打断了宗一源的话头。

额尼禄也在这一喝中惊醒了过来,是啊,首先就要宰了这个叛徒,稳定下军心才是最重要的额尼禄,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发呆呢?

“杀啊——”额尼禄遂即暴喝一声,拿在手中的腰刀高高举起,起身冲着宗一源处就杀了过去。

随着他的这一动,德胜mén上所有的八旗兵和崇尚的戈什哈以及一部分的江西老军,就都挥刀向着宗一源涌了过去。

几道矫健的身影从宗一源背后闪过,他敢如此大胆的来到南昌防御重地德胜mén处高叫反声,又岂会没有准备。

随着这几条汉子涌出,宗一源背后的通道上,一队人手也毫不示弱的涌杀了出来。

他可是南昌知府的身份啊,这么多天的暗中行事,南昌城内都不知进进出出了多少军情局的人手,加之他利用身份也收拢了一批可靠之人,更有红巾军方面利用宗一源身份做掩护而加进了清军当中的潜伏下来的……

昨日宗一源全部将人手收拢在了一块,绝对可靠之人,足有四五百人。现在一部分被他放在了藩库和粮仓守卫,另外的二百余人就全部跟他来到了德胜mén。

…………

南昌城下。内外相通,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的高燮、黄瑞等人,千里镜里看到城上突然发起的厮杀,心中各个兴奋不已。绝对是能成事了

“弟兄们,跟我杀啊——”

攻城首将,黄瑞一声高呼,跃马横刀,带头就向着德胜mén冲去。

以他的身份,想来那些守城的主力军——江西绿营,应该会很轻松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