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三章 紫禁城皇权下的暗影

三百四十三章 紫禁城——皇权下的暗影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四十三章?紫禁城——皇权下的暗影

“臣等恭贺大王贺喜大王”偏殿上,王邵谊、彭泰、陈明堂等几位亲信重臣齐声向梁纲拜贺。\\??í群2∴⑴㈨⑸\\

南昌的战报已经被飞马加急送达了南京,整个南京城都为之轰动,红巾军朝野上下是欢喜一片。

“哈哈哈,哈哈哈……”梁纲坐在偏殿最上首,手中握着的就是那份送递的战报,脸上透着欢喜的笑容,口里不可抑制的发出一连串的大笑。

南昌被拿下,崇尚、额尼禄等一干满清死忠悉数被除,大军下赣南,扫平江西全境指日可待。

真是大大的好消息啊红巾军再也不是只有苏南这巴掌大的一片‘内地’了,江西被拿下,浙江和福建就全安全了。

“宗一源、黄瑞有大功。”梁纲从来不吝啬对功臣的封赏,况且那个江西巡抚的位子本就是给宗一源留下的。只是他之前是万万想不到,南昌之战会打的如此漂亮,损失如此的轻微。“则宗一源为江西巡抚,黄瑞收编降兵,填补空虚,所部升格第十二团,晋封中郎将。”

“余部降兵,不愿从军者,放纹银五两散去还乡;愿从军者,择其良善,分守地方,组建各州府守备军。至于内中不堪教化者,送入马鞍山不赦。”

黄瑞对江西绿营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南昌城下其带头向德胜mén冲杀,挡着守城清兵无不避退或是直接弃兵投降。能如此小伤亡的拿下整个南昌城,宗一源固然功不可没,但黄瑞的作用也丝毫不逊sè于他。二人可并列此战第一功臣。高燮虽是全军总指挥,却也只能落于其后。

全战下来,南昌城投降的清兵超过一万人。而黄瑞的独立营本来就有三四千人马,最多也就再招募两千人便满编了。那些剩下的降兵人数还甚多,除去一些不愿再当兵的,再剥掉一些该受罚的,梁纲估计着剩下的人数也足够在江西全省范围内组建地方守备军的了。

“第五团并新建十二团继续留守江西,以高燮为首。”

这般布置自然众臣都认同,一旁的李永成迅速起草好了诏书,梁纲过目后从案上抓起印玺,往上就是一盖。

“第十二团草建,还需拨调去一些人手才行。彭泰,这一点就jiāo给你了。”

按照红巾军的规矩,营级编制就要设立行军参谋、机要参谋等,到了团旅一级,更是要组建正规的参谋部,并且还要配置宪兵随行。彭泰是总参部主官,参谋军略自然是其一大重责,可是培养参谋人才,给各部配给参谋部也是他的一大重要责任。

“臣遵旨。”彭泰拱手领命,这本就是他的职责所在,而宪兵方面,他跟张世秀也熟悉的很,招呼一声也就可以了。

“传旨军备部、后勤部,尽快配属第十二团所需火器弹yào,着手组建南昌兵工厂,照旧以砂模。”

“遵旨。”当秘书的李永成再次领旨。

铁模铸造法,除了南京军备本部外,技术是绝对不外传的。所以现在已经建立的东南兵工厂和正在着手建立的江北兵工厂、安庆兵工厂,铸炮的手段技术全都是砂模铸造。

“命第四团南下广东,听命张世龙指挥——”

军国大事,红巾军里更多的都是梁纲乾坤独断,而彭泰和他手下一班人的作用绝大部分是梁纲做出决定之后,在就那个决定进行参谋。

江西已经要被解决了,没有了兵力作支撑,赣南虽然面积广大,可根本不可能阻挡红巾军的横扫。所以蹲守闽浙边界的第四团已经没必要再守在原地不动了,南下进入东南战局,尽快把清军在南方的最后一块硬骨头啃下才是正理。

而且说实话,红巾军在东南集结地兵力也确实不少了。水师四个营,台湾三个独立营,陈烂屐的超编第一独立旅,再加上张世龙的主力二团,水陆大军将近七万人。\\???提供本章节最新\\东南兵工厂组建之后又全力以赴的生产枪炮弹yào,这些天的补充下来,东南军团与广东清军拉锯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到了有结果的时候了。

梁纲一直没有催促东南,因为他知道张世龙、陈广亮的忠心,能够解决的时候,他们绝不会故意拖延的。况且之前的暗营,现在的军情局也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报告。

张世龙至今还一直僵持不下,拉锯战打个不停,更大的可能xìng是想以最小的代价全取广东清军。他们的奏折上也写了,这些天一直都在活动着广州内部,以及清军原先的水陆提督彭承尧和路吉超。

这俩人现在已经被吉庆、书敬彻底排挤出了实权中心。

所以,梁纲一直都没对东南战局表lù出急切的心情。可是现在江西都已经要被拿下了,江北和安徽也全都收拾妥当了,那么集结了红巾军最重一部水陆军力的东南战局也该分出胜负了。

派出第四团南下,就是梁纲第一次对东南战局表lù出的催促。

北京。

宋标带队已经潜进来有段时日了,南京梁纲的指示几天前就已经送到了他手上,可是确切了解北京形势的宋标却丝毫不敢‘保守缓慢’。因为风声已经开始吹紧了

这消息并不是直隶科的眼线探听来的,也不是从被他们拉下水的有限的几个清廷官员口中得知的。而是直隶科埋伏在朱珪府邸的一个密探从朱珪书房中查来的。

朱珪,嘉庆帝老师也,绝对绝的亲信。虽然是一个汉人,可在嘉庆的心目中,位子比之一些满méng勋贵和刘墉、纪晓岚、董诰这些朝廷老臣可重要的太多了。

诛除和珅这样的大事,嘉庆可以不与刘墉等‘反和’骨干相商议,但绝对会同朱珪这个老师商量的。

以嘉庆和珅之事为前期主要行动目的的周煦一开始就盯紧了他。朱珪从广东返回北京,需要购买奴仆充实mén第,几个科中的密探就被他人不知鬼不觉的送进了朱珪府中。

朱珪原籍浙江萧山,后随父朱文炳迁居大兴,落籍顺天府。前文出错,把北京写成应天府,更改

作为一个十七岁就殿试为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编修,shì读学士的老臣,虽然一生清廉砥节,可是将近六十年的宦海生涯,其家中也是绝不缺银两的。

当初其在广东任上,就一次xìng捐出了五千两银子用以广东水师打造战船,离任之际更是再捐了一万五千两。

两万两银子对于和珅而言,当然是九牛一máo,不值得一提。但也决不是一个小数目,放在地方上完全可算是一方大户人家。

所以他家中并不缺钱,返京之后,广州的一些奴仆就地遣散,朱珪自然要再在京中买上一批。对于直隶科而言,这就是打入朱珪府邸最好的机会。而事实上周煦也成功了,他一次xìng按进去了三人。

朱珪四十多岁丧妻,就再没有续娶妻妾,独居终老。其妻生有二子:长子朱锡经,乾隆已亥举人,现在盛京当职。次子朱锡纬,早亡。

所以朱珪在北京也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宅院不大,家仆也不多。周煦安chā进去了三个人,这密度已经足以监控整个朱府了。

如朱珪这一级的人物,书房的安全每每都是重中之重,甚至比之卧室都更加的重要。可是家贼难防,三个直隶科密探相互间有的是机会打掩护,并查探内中机要。

这些日子,里面传出的消息就是——朱珪书房里突然多出了许多关于和珅的罪证收集,以及福长安、吴省兰、吴省钦、苏凌阿、伊江阿等这些和珅同党的罪证。

这消息在宋标看来,用意那是明显的很。嘉庆果然在准备向和珅下手,那时间更是要不多远了。

如此情况下他又怎能以‘安托’为主?所以,虽然收到了梁纲让他缓一缓的旨意,可是军情局在北京城的布局依旧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什刹海,和府。

和珅这段时间日子过得很是舒坦,虽然乾隆皇帝大行了,可新掌权的嘉庆对他依旧是优厚的很。晋了二等公爵位不说,还照样是军机处的领班大臣。之前时候,更是让他全权负责乾隆皇帝的丧事,是恩裕的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嘉庆越是如此,和珅就越是心中不安。他已经不是历史上的那个狂横自大的和珅了,被京中暗地流言搞得好一阵子都提心吊胆的他,已经全开了jīng神警备。

所以,嘉庆帝的yù擒故纵,只是安和了和珅的表面,在内心深处和珅却还依旧保持着最高的警觉。

他这人是贪婪不假,但这也并不能否认了他自身的才华。去掉了自大之心的和珅,现在在嘉庆帝的‘纵容’下并没有mí失掉。

这些日子以来,他同山东巡抚,自己的铁杆之一伊江阿频繁去信,与陕西的一些军中将领也来往密繁了许多。更让另一铁杆,和党的二号人物福长安兼任了步军统领之职。

步军统领就是俗称中的九mén提督,是北京城除了内廷shì卫以外,距离最近军权实职。

而且和珅自己也任领shì卫内大臣,掌统率由上三旗子弟组成的shì卫亲军,翊卫扈从。他的儿子丰绅殷德,乾隆活着的时候就是内务府大臣,銮仪卫銮仪使兼正白旗汉军都统。

正白旗汉军都统,这个职位当不了事。可是銮仪卫銮仪使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位置。皇帝的出行仪仗及其保管,皇帝的保卫工作都是由其主管,配合着在嘉庆身边整理诗稿的吴省兰,父子mén下三人算是尽最大努力最大限度的把嘉庆看管住了。

可惜,皇帝的权威尤其是三方面就能看管监视住的?嘉庆有太多太多的机会与老师朱珪商量了。

吴省兰是在嘉庆身边整理诗稿的,那嘉庆不yín诗作画的时候,吴省兰又怎能靠的近前?

丰绅殷德是銮仪卫銮仪使不假,但这个职位也仅仅是嘉庆活动的时候用的上的,平日在宫中丰绅殷德还能贴身保护嘉庆不成?

再说和珅自己的领shì卫内大臣。

满清进关之后把八旗兵分为禁旅八旗和驻防八旗,驻防八旗分驻全国各地,禁旅八旗则就驻扎在京师。这禁旅八旗又分为郎卫和兵卫。郎卫,即皇帝的近身警卫,包括shì卫处和亲军营等,其组成主要是满、méng八旗中选拔的jīng锐人员。充当领shì卫内大臣或御前大臣的都是皇帝从勋戚大臣中选拔出来的。当初和珅就是从担任粘杆处三等shì卫起而发家的。

shì卫中的御前shì卫是皇帝的贴身警卫,由御前大臣负责,人员都是从上三旗(镶黄旗、正黄旗、正白旗)中挑选出的才武出众者,共有六百人左右。另外还有蓝翎shì卫、宗室shì卫数百人,以及从满、méng上三旗中挑选出来的shì卫亲军一千四百余人。

领shì卫内大臣,说起来是这两千多人的第一首领。可是和珅身上兼职的职务那么多,之前他根本就没下大工夫在shì卫群身上。而且这群shì卫出身都是不凡,有家族在,能对和珅俯首帖耳的又有几个?

领shì卫内大臣,为正一品;其下设内大臣,为从一品,有六人。再加之御前大臣,和珅本人对紫禁城的shì卫控制力实在堪忧。

和珅就是看明白了这些,所以才急推福长安上马九mén提督。富察氏一mén在满清军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和影响力,阿桂已死的情况下,富察氏就是满清军中的第一豪mén。

福长安参预过镇压台湾林爽文起义及进军西藏击退廓尔喀之战,可是说实话,那些他都是动动嘴皮子而已。主要功劳还是他老哥福康安拿下的。但是即便如此,和珅相信,福长安坐到九mén提督的位子上之后,凭靠家世的影响力,短时间内控制住九mén提督治下巡捕五营也是毫无问题的。

步军统领衙mén的建立完全是出自满清入主关后的统治需要。在定都北京之后,为保卫京师及维护京城的社会治安,多尔衮在顺治初年即设立了步军统领衙mén,主要是统领京城内及城郊的八旗步军。

康熙十三年,为了加强京师的武装警卫,护卫皇城安全,康熙帝下令由“步军统领衙mén”接管北京内城九座城mén的武装警卫任务,也由此多出了‘九mén提督’的名号。随后北京外城的七座城mén也由步军统领衙mén负责把守。至此,其任务与编制已不同于一般的驻京八旗军队。掌京城守卫、稽查、mén禁、巡夜、禁令、保甲、缉捕、审理案件、监禁人犯、发信号炮等要职。

到康熙三十年,康熙帝又进一步扩大了步军统领衙mén管辖范围与职权,将京师外城及京郊的巡捕营也划归其管辖,至此,维护京城内外的社会治安也成了步军统领衙mén的职责之一。

乾隆四十六年巡捕营扩编,增加到中、南、北、左、右等五营,所以又有了“巡捕五营”之称。到现在时候,步军统领衙mén所属部队有满、méng、汉八旗步军及绿营兵丁两万多人。巡捕五营为其主力,马步军一万余人,其中骑兵就有四千多人。

是满清朝廷在京师地区的主要警备力量,也是控制北京城的最主要军力之一。至于城外的丰台大营等等,到底还是有段距离的。

这些情况宋标都一清二楚,所以他心中隐隐升起了一股预感——那件事,似乎已经不远了。

嘉庆帝要动和珅,就绝不会坐视和珅铁杆福长安完全控制了巡捕五营才动手所以,时间指日可待。

宋标不会等到嘉庆帝动手时,再趁机偷油,那样清廷虽会震动,可到底不会动摇整体。只有要这二人火拼起来,那才够劲,才是真正损害到满清的根本。

可是如何与和珅搭讪呢,周煦到北京这么长时间,已经为宋标谋好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和珅的亲信大管家——刘全。

刘全,外号刘秃子,和珅的最亲信管家。

和珅幼年时父亲福建副都统常保猝死,当时其后母吝啬刻薄,缺待和珅和琳两兄弟和珅九岁,和琳六岁。整个家mén奴仆四散,只剩下一个刘全忠心耿耿的保护年纪尚幼的和珅和和琳。

是时和珅为了能继续学业不得不向父亲的生前好友同僚去借贷生活和学习费用。在和珅借贷的过程中刘全一直陪伴其左右,跟随和珅东奔西走一次次吃着闭mén羹。在当时人走茶凉的形势下刘全不离不弃可见一个家奴的忠诚。这也为日后和珅宠信刘全埋下了伏笔。陪伴和珅左右,到处借贷,不离不弃,最后甚至是做苦工赚钱贴补二兄弟。直到和珅长到十五岁,有自立能力时,把其后母赶出家mén后,才摇身一变成为了和府管家。

和珅十八岁前后与大学士英廉孙nv冯氏成婚,第二年以文生员身份承袭三等轻车都尉,后授三等shì卫,然后逐步发家。对刘全这样的忠仆当然不会亏待。

所谓‘一人得道,jī犬升天’。因为和珅的“得道”刘全也成了被京城首屈一指的暴发户。虽一直担任和府总管,可是奴籍却早就除了,没几年时间刘全就在北京城置买下了房屋一百余间,当铺,yào铺,账局皆有,白银十几万两。

刘全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在生活上极度奢侈,甚至有逾制现象。当时的御史曹锡宝一直就想扳倒和珅但苦于没有证据,始终也没有弹劾了和珅。可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刘全那个时候就纳入了曹锡宝的视线。

刘全的房子逾制,衣服、车马也逾制,本该杀头。可是曹锡宝的老乡就是日后和珅的党羽之一吴氏兄弟之一的吴省钦。

由于他给远在承德避暑山庄的和珅通风报信,刘全急忙改正拆毁,这才让和珅躲过一劫。

而如果是一般的家人甚至是亲信,捅了这样大的一个篓子,再亲近也早该处理掉了。可是刘全挨了和珅一顿训后,却是屁事没有。由此可见他在和珅心中的身份地位。

而从那时过后,天下的明眼人也都知晓了刘全在和珅心底的分量。十余年下来,更是不知道有多少yù走通和珅路线的人,先走通了他刘全刘大管家的路线。

全副家产,百万两银子也只多不少了。

周煦准备与和珅搭讪,其所走通的也正是这一条线。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