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五章 东南硝烟起

三百四十四章 谋和珅,对西方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四十四章 谋和珅,对西方

搭讪和珅,周煦当然不可能直接lù面。^^网^e^看 免费 提供 ^^他算什么身份?外表区区一中等商人而已。与和珅那个层次作比较,相差的太远了。

作为商人,能与和珅牵上关系的,至少也该是汪如龙那个级别的大人物。这个主导两淮盐政十余年的扬州名商,当初也只能靠进献美nv豆蔻才能在和珅翼下谋得一席之地。

所以真正出头lù面的是直隶科近年来在北京发展出的几条外线之一——刑部郎中岳枫书。

此人是河洛阳人氏,去年时候被直隶科策反,其弟保定府通判岳明书也随后不久跟着成了有组织的人。

周煦接触和珅契机,就落在了他们二兄弟身上。因为近期与朱珪来往密切的外臣之一,就是驻在保定的满清九大封疆之首——直隶总督胡季堂。

胡季堂,字升夫,号云坡,河南光山人。系康雍年间名士胡煦之幼子,七岁丧母,由长嫂甘氏抚养长大。为乾隆年间闻名天下的鼎重之臣。乾隆时的许多大政方针悉皆出其手,前后政令如划一。

乾隆六十年胡季堂调任兵部尚书,受理户部三库,后又调职刑部。嘉庆元年底,接手原直隶总督梁肯堂职位。梁肯堂则回京接任他的刑部尚书。

胡季堂之前就与和珅不对付,在北京时是属于反和同盟里的中坚人物,与刘墉、王杰、董诰等人素来jiāo好。可是那时候,和珅头上有乾隆罩着,休说是他们这些人,就是阿桂、福康安都没能把和珅啃动。

现今庇护和珅的乾隆一命呜呼了,胡季堂的小心思就再度动了起来。原本历史上,就是他首劾的和珅,还列出了和珅的二十条大罪状。现在时候,胡季堂也是不甘寂寞。

岳枫书为刑部郎中,他弟弟是保定通判,兄弟一牵线,这就有了向和珅告密报信的本钱。虽然二人都官职卑微,可是职位原因在,如此搭讪和珅也就显得不那么‘惹人注目’了。要和珅警觉,但是也同样不能让和珅对来人感到怀疑,直隶科盘全上下,只有岳家两兄弟最合适。

前mén大街的一座茶楼。

这地方不远处有一家同仁堂的yào铺,招牌是同仁堂不错,可实际上却是刘全出钱开的,只是打了同仁堂的招牌。

乐家别看是雍正皇帝钦定的清宫御yào房用yào供奉处,独办官yào七八十年,可是面对和珅一般的庞然大物,还是绝对的不够瞧。刘全要打他们的招牌,那是在给他们面子,那有敢不应的道理?

就好比厂桥边上的永义帐局一样,刘全只是入股了一万两银子而已,可占据的股份却是有四成之多。

帐局,又称帐庄。在票号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钱庄、银号还只是以兑换和存放为主的时候,帐局就是最主要的民间信贷机构。更甚者,是放高利贷的最佳场所。

永义帐局之所以扯来刘全入股,那就是基于寻求保护。放高利贷可是暴利与风险并存的,可现在有了刘全这尊‘狗神’在,谁想动动永义帐局,也要看和珅的面子不是?刘全虽然是条狗,可在一般人眼中那也是尊神了。== . 首.发 ==

刘全隔上个几天就要去前mén大街走一趟,一是看看自家的生意如何,而是瞅瞅有什么好东西没?

前mén大街又称大栅栏,是北京城里鼎鼎的繁华所在。

不过今个刘全来前mén却不是转悠的,而是因为有人相请。

岳枫书,一五品郎中,本是没那个面子请动刘全的。他自己上mén拜访,刘全肯不肯赏脸还说不定呢

可是谁让昨晚岳枫书使人往刘全家里送了一张四大恒的银票呢?整整的一万两啊。一个五品小官,送刘全就一下子送了一万两,而只求他移身一见,刘全当然是乐得发财。今个处理完手边事后,就带着两个随从来到了前mén大街,约定下的这家茶楼。

“下关岳枫书,见过刘大总管。”订好的雅间里,岳枫书一人在那等着。见到刘全进mén,立刻上前恭恭敬敬的行上一礼。

“岳大人好。坐。”看在一万两银子的份上,刘全对岳枫书这个五品小官道了一声好。自己是当仁不让的坐上了首位,然后把手一抬,主客颠倒,似乎不是岳枫书在请刘全,而是他刘全在请岳枫书。

岳枫书久经官场,刘全这样的做派自然不会对他有所触动。而且他在北京hún迹这么多年也早知道刘全的‘厉害’,人家后面大靠山硬朗,五品小官哪里会在乎。

“岳大人如此大手笔请老夫前来,是为何事啊?”刘全带着一丝玩笑看着岳枫书。在他想来,岳枫书官职卑微,又huā了如此大价钱,少不了是要求升官的。如此买官,这些年他见得多了。

和珅已经四十有九了,刘全年纪比和珅还要大上几岁。确确实实的是‘老夫’了。

“刘总管请看。”与刘全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岳枫书一言不提买官的事,反倒退出了一纸文书来,而且满脸的肃重。

岳枫书的表情令刘全正sè了起来,在和珅跟前几十年,狂归狂,傲归傲,刘全却也绝不是一无是处。

结果文书,打开了就看。仅仅是几眼,刘全的脸sè就唰的一下变了。但他没有立刻存不住气的去质问岳枫书,而是依旧把文书上下看完,还是仔仔细细的。

岳枫书心里一下子改变了对刘全以往的成见和印象,这不是个简单之辈。

看到刘全看完了文书,岳枫书没等刘全质问,主动开口道:“舍弟岳明书,现任保定通判,近日偶有所得。”绝口不提胡季堂,但岳枫书相信,刘全的智慧绝对不会差。

“是那个老匹夫?”刘全会意道,却也没说出胡季堂的名字来。他刘全在北京虽然也是一号人物,可对比天下封臣之首,还真上不了台面。这件事要站出来打擂台的是和珅,是福长安,是苏凌阿,而绝不会是他一个小小总管,也不会是岳枫书一个小小郎中。

“得舍弟书信后,下官在京中也偶有所遇,发现朱老中堂最近些日子与保定来往甚密。”

看着刘全再度变sè的脸庞,岳枫书心中冷笑不已,同时也为当日的聪明选择而暗自高兴。南京那位谋划的太深了,掐点的也太准了。就是他一个小小的五品官,也知道现在嘉庆和珅二人顶起来,对满清的影响会有多重。本来形势就不好,现在就更加的难以挽回了。所以,投南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刘全来时悠悠,去时匆匆,没有对岳枫书许下任何承诺,却绝对把他这个人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可有哪里知道,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官气的那个五品小官,此刻的心里头却是充满了无声的冷笑。

什刹海,和府。

没事丝毫保留的,连同那一万两白银的事,刘全一股脑的全告诉了和珅。这可不是小事了,胡季堂和朱珪联系在了一起,那牵连的十有**就是皇帝。胡季堂收集这些个东西,嘉庆的用意不言自明。

“查胡季堂、朱珪,还有那个岳枫书、岳明书都要查”小小一个五品郎中,再加一个六品通判,能凑出一万两银子?和珅心头这一刻甚至都联想到了京城这些日子来一直存在的那个声音,那只黑手。这会不会又是它挑起的呢?岳家两兄弟就是它的棋子,甚至直接就是它的人

只需要一声吩咐,和珅的力量立刻就开始了对四人的彻查。朱珪那里丝毫找不出什么来,因为和珅的力量再强也强不到朱珪的书房去。替朱珪看守打扫书房的人,都是他真正的亲近人。

可是胡季堂那里却是真有一丝蛛丝马迹可寻。胡季堂这些日子忙于给朱珪送炮弹,一些线索难免就会留下来的。和珅下死心了去查,还真揪出来了一点。

如此大事上,不需要多少的证据,只要有这么一点的蛛丝马迹,就足够和珅确认了。

而岳家两兄弟所查却是暴了个冷mén。岳枫书、岳明书虽仅是五六品小官,而且为官也并不是贪墨如黑,可是他家族却是相当的富有。爷爷那辈起就中了举人,开始发家。父亲中进士,两兄弟也都中进士,岳氏一mén在洛阳是响当当的书香世家,望mén大户。

一万两银子,虽然不菲,可是岳家还拿得出来

“给他送过去。”和珅没有打消对岳家的彻底怀疑,可是这个时候他需要去全力应对威胁,而不是去斗那支可能存在的黑手。

十万两银子,三箱珠宝,两个四品顶戴,这就是和珅对岳家兄弟的报答。当然,顶戴是走买官路线,明面上的捐官,有他和珅照料着,当然会有空缺给这两兄弟了。

岳明书进了山东临清做知府,绝对绝的féi缺。岳枫书却没有离京,他当上了顺天府丞。和珅心底的怀疑并没有消去,是依旧在。只是现在他只能暂且放一放岳家,等到与嘉庆‘相合’后,他就会拐过头来好好地看一看岳枫书了。

京中的流言困扰了他两三年,害他不轻,所以和珅有可能的话是绝不愿意放过这一次机会的。虽然岳家看起来,真的没嫌疑。

“风雨yù来啊”宅院内的宋标却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对他而言,北京城的暴风雨当然是来得越早越猛烈越好了。

最好是把整个北京城都淹没在狂风暴雨中。

——————————

上海,海关署。

韦协中端坐办公厅里,面前的案几上,摆放着一叠厚厚的帐册。

半年了,上海港开港已经半年了,这些帐册也都应该整理合计一下了。

这并不是说,海关一直以来就都没有汇计过,而是因为半年时间为期,韦协中要针对海关的长远发展,对梁纲上奏一本奏折。所以,他就把所有的账册都找了来。打算统一做比一番

上海海关的几个主要属官,此刻坐在韦协中的下面。

六月份本是洋船来华的**期,可是因为欧战本身的影响力,以及广州之战,欧洲商船是再无一艘来华,而已经知道中国消息的印度东印度公司在无法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也不敢派出商船来华。所以,整个六月份,上海海关除了两艘日本商船外,就一艘西洋船都没有接到。可是即便是如此税银也高达了十万两,被盘动起的东南沿海商贸,能量着实史上韦协中都为之吃惊。

半年下来,整个上海海关税入已经接近五十万两,这个数目比之雍正时期的广东粤海关来也不差多少了。

因为中国海关历来税薄,知道了乾隆五十六年,粤海关才首次突破了年税银百万两的关口。可是看上海海关的架势,即使是开战之中,苗头也不会逊sè全盛时期的粤海关多少。当然,这里指的仅仅是税银。

如此战事完结,天下太平,英葡等国商船也全部再正常运营,那一年下来的海关税收又会有多少?对比之前的粤海关,似乎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数字。

虽然做过好几年澳mén同知,可是韦协中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实的认识到海关的吸金能力的。想到史书上记载的南宋海运之盛,市舶司税入之众,似乎也有可能再现

不过想到广东那一团糟的各国形势,韦协中又甚感头疼。不调理好那些,中国海关的长久发展就还欠底蕴啊

两天后的南京,梁纲接到了韦协中的上书。半年五十万两的税银对此时的中国来说真的是不少了,可梁纲却没看进眼里。因为这个数字实实切切的是太少了

而韦协中所言的,将来同英葡西等国和解,然后进行东西方正常商贸,这当然是必然的大势。可是就眼前时期,却无疑是天方夜谭。

想要那群利益至上的西方人守规矩,梁纲认为,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疼他们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

ps:四大恒——北京民间有一句谚语:“头戴马聚源,身披瑞蚨祥,脚踏内联升,腰缠‘四大恒’。”意思是戴马聚源的帽子最尊贵,用瑞蚨祥的绸缎做衣服穿在身上最光彩,脚蹬一双内联升鞋店的靴鞋最荣耀,腰中缠着“四大恒”钱庄的银票最富有,为腰缠万贯之意。

四大恒是钱庄银号,而不是卖腰带的。

四大恒:恒利、恒和、恒兴、恒源四大钱庄,经办人董氏,祖籍浙江慈溪,兴起于乾隆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