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七章 澳门殖民地笑掉人大牙

三百四十七章 澳门殖民地?笑掉人大牙!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四十七章?澳mén殖民地?笑掉人大牙!

北京会缺粮食吗?这答案是肯定的。「域名-..-请大家熟知」

养活了那么多的八旗米虫,大运河每年四百万石漕粮定运,猛然间被截断,清廷如何会不缺粮食?这简直是要在京八旗子弟的命。

从前明开始到满清,漕粮北运一直都没有多大的变化。区别只在于前明是为了九边重镇的大军,而满清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一群米虫。

四百万石漕粮定额除了少部分截留各地之外,送到京城的大部分用作文武官吏、八旗子弟和北京驻军的俸禄,只有少数是用来平抑京城的米价,或用来赈济京城、直隶的饥民的。

乾隆一朝来,据直隶科的调查,每年用来平抑京城米价的漕粮,最多不会超过十万石,少的时候只有几百石,而且还不是每年都有,这些粮食在四百万石的漕粮定额中只是九牛一máo。各年份赈济直隶灾民的粮食,最多时也不过三十万石,超过十万石的年份只有五年,自然也不是每年都有。而即使把以上平抑、赈济的情况都计算进去,运京漕粮的主要作用还依旧是供养在京八旗和王公官吏。

如今江南丢失,漕粮断运,至今已过去大半年。京城的粮价早就开始飞涨,即便是有往年的存粮旧米,以及从北方几省筹集来的小麦,也依旧抑制不住。

四百万石粮食这绝不是一个小数目,而在北方,满清还依旧能牢牢统治住的地方也只有山西、山东、河北和河南。

川陕不说道路是否能通畅来京,单是二省的战luàn和清廷大军,就足以耗掉所有的赋粮。此两地能自产自主就已经够北京烧高香的了,甘肃也同样是如此。

而东北闭关,满人大举入关之后,地面荒芜的很。除了盛京一带还有些人烟繁华镜像外,黑龙江和吉林都不用再提了。

思来想去,能够筹得粮食的就只有两湖。虽说湖南、湖北也都有战事在,可是那里的战事对比起川陕和苏皖来却是小巫见大巫,更别说两地还能连接广西和广东西部……

到了今年盛夏,北京粮食危机得到缓解唯一能指望的地方就是两湖了。敌之所yù,我之所忌。满清想指望两湖度过危机,梁纲却一定是要搅烂了这幅算盘。所以他才急着结束广东的战事,打算不久后正式进军两湖。

梁纲不打算去的太早,太早了清廷还没收措粮食,民间的民怨就会少很多。梁纲是打算等两湖官府事情做得差不多的时候,甚至有一点先头粮食已经往北京运去了,这个时候再大军席卷湖北,一举切断长江南北间的联系,给清廷沉重一击

两湖是一个富足的地方,虽然比之江南要逊sè一些,可是产粮方面却绝对是够吃。只是自从梁纲起事以来,这些年下来湖北就没好过,而湘黔起义也足以‘祸害’了湖南全省。\\??í群2∴⑴㈨⑸\\两湖民间就是再富足,被清廷清军搜刮勒榨了这么些年也早已经是油尽灯枯、生息艰难……

直到现在好不容易大部分地方的战luàn得到了遏制,夏粮才刚收获,一口米面百姓们都还没下肚,清廷就再次搜刮了起来,这番下来民间对满清的怨恨会是何等的积深啊?届时梁纲只要大军西下,不说两湖百姓们会翘首望盼,可也不会再有多深的抵触。这对红巾军顺利统管两湖,十分的有必要。

而至于两湖地区可能出现的粮食危机,不说满清筹集来的粮食就一定会被毁掉,即便是以最坏的结果来面对,梁纲也是不怕

因为之前满清的四百万石漕粮可都是在江南地区筹措的,更确切的说是主要在两江地盘筹集的。而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江南的漕粮就已经断运了,再加之今年上半年的‘休养生息’,梁纲手头是绝不会短缺粮食的。事实上红巾军的军粮,到现在为止还仍没把当初自湖北东进南京,沿途所过各省府州县所打劫来的粮草吃完。

单是那时的缴获,堆放在仓库里的旧粮,估计在红巾军不增军的情况下至少也能吃到今年年底。

而且今年开战以来,红巾军在福建和江西以及安徽、苏北四地的缴获也是丰厚的很。梁纲年初时宣布,全免农税一年,却也不是只图收买人心,而是有真正的底气的。

广东的张世龙不会了解梁纲的这番心意,他眼睛所看到的只有兵锋所在那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所以,面对梁纲的催促,他依旧选择了最稳妥也是最耗时的解决方法。自然是把南京的梁纲气的不轻。

张世龙跟了梁纲这么多年,很清楚的梁纲的为人,知道自己这一次硬顶的话,梁纲虽不喜,却也不会把他怎么着。与同样复兴汉家河山的前辈朱元璋相比,梁纲这人与之最大的不同就是念旧、厚道。对手下,绝不会出现‘只共患难,不同享福’的狗屁事的。

不过张世龙到底还是有一点没想到,那就是他本人在梁纲心底的位置。与红巾军的头号大将陈虎相比,张世龙才是梁纲的真正嫡系心腹,这些年来一直稳坐二把jiāo椅。

和因要‘树立榜样’而着重提拔出的三号人物南向阳不同,陈虎和张世龙在红巾军陆军中的地位是显然高高在上的。

在梁纲的心底,虽然默许了陈虎占头把jiāo椅,可是南下攻伐的战事他却jiāo给了张世龙。水陆七万大军的东南军团,比之陈虎在江北的部众来可是多出了不知多少。

说实话,梁纲对陈虎,心底始终就是少了一份比之张世龙的亲近。他此次将东南军团jiāo付给张世龙,也就是存了让张世龙再冒冒头的念头,如此二人地位相等,等到什么时候陈虎万一出了叉子,张世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跃居第一了。

可是现今这样的态势,梁纲心底真的很是失望。他不会看到张世龙心中的‘不忍’,因为眼下的红巾军已经不是两年前时候的红巾军了,那时的红巾军打一场惨胜就等同于是打败仗,可现在的红巾军已经有资本去‘以本伤人’。

在梁纲看来,张世龙如此选择,更主要的是心态问题,他没那个坚定地决心。甚至一度梁纲的脑子里都出现了此人到底堪不堪大用的疑问?

不管张世龙的稳妥解决最后会得到多么漂亮的收据,他始终掩饰不了军情局在其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那战功当然也就不是张世龙独享的了。陈虎的江北之战虽然也屈于了梁纲身后,甚至连独立团的战功卓著都没有,可是今后继续压张世龙一头,将毫无问题

梁纲之前所打的小算盘是彻底破碎。此时他的心中,张世龙的情分少了一份,已经是和陈虎持平了。

在苏北,凭空消除了一个大隐患的陈虎对此毫无所知;在东南,也跟着失去了最大竞争优势的张世龙同样没丁点察觉。他所看到的就是,自己的上书抵到南京之后,梁纲沉默的表示认同了。没有再来催了……

广州城内,暗影纷纷。

红巾军军情局这段时间的活动频繁胆大的许多许多,其中tǐng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澳mén。

红巾军情报人员在澳mén的一些活动,现在都已经被吉庆确确实实的拿到把柄和证据了。这是在陈广亮的知会下,柳青言的手下故意留下的痕迹。

红巾军与澳mén英葡两国人接触的事情在广州早就有耳闻,可是不管吉庆再怎么努力,之前都始终没有抓到可证实的证据。因为红巾军方面对此十分留心。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对红巾军而言,英葡两国最后的利用价值已经该实现了,所以这把柄和证据也就紧跟着被吉庆找到了。

给本就心有怀疑的吉庆心底再添上一颗钉子。陈广亮就不相信,如此情况下吉庆还依旧能继续全身心的信任英葡洋人除非他是个傻瓜

可是吉庆又能做什么呢?派兵冲进澳mén抓人?

现在的澳mén可不是以前的澳mén了,此时的澳mén对于葡萄牙来说才算是真有那么一点殖民地的味道。

之前时候,无论明清,几百年时间里,澳mén与其说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倒不如说是中国借给葡萄牙的一个居住集货点。说是殖民地,简直是笑掉印度的大牙。

有见过没行政权,没司法权的殖民地吗?葡萄牙人对华人犯了事,都要按中国的刑罚判刑。葡萄牙说是在澳mén扎根二百多年了,可是防御卫队的人数数额却要huā钱向广东政fǔ买,水面的防御力量增加也需要广东巡抚同意。每年还要jiāo给清廷地租,修筑的炮台大大小小五六座,却没一座是海陆两方面防御的,陆地方向没一尊炮口指向,完全就是不设防。

大事有澳mén海防同知,小事有香山县丞。葡萄牙人就是在澳mén修理一下自己住的房子都要事先向香山县丞衙mén备案,否则的话,连个修理工都请不到。

天底下有这样的殖民地吗?说出去葡萄牙人自己都应该脸红。

可是随着广东清军对英葡依靠的加重,葡萄牙人在澳mén的权限越发的增大了……

香山县丞衙mén虽然还没有撤出澳mén,可已经成为了一摆设。新任澳mén海防同知,更像是满清与英葡的联络官,而不再是澳mén的土皇帝。

“啪——”两广总督衙mén。书房内响起了一声瓷碎的脆响。

mén外的几个吉庆亲卫戈什哈都目不斜视,脸上毫无动sè。这些天来,书房内频繁响起这样的摔打器物声音,甚至他们这些亲近人还能时不时的听到吉庆的咆哮怒吼声。

今天这样的瓷碎声音对他们而言,是太过正常了。当然不值得他们侧目而视。

中军副将安巴图和广州巡抚英善都是一脸沉寂的坐在书房的座椅上。吉庆怒气冲天,火冒三丈的事,他们二人心里又怎么可能不一样恼火呢?只是吉庆是上官,所以可以在下属面前大肆发泄愤怒,作为下属的他们,却没有在上司面前也歇斯底里的大喊大骂的道理。

看到吉庆摔了一件笔洗后,怒气渐渐消停了下来。英善接口询问道:“大人,此事该如何处置……”

英善,满洲大姓萨哈尔察氏子弟,上三旗镶黄旗人。前为刑部shì郎,朱珪调离广东巡抚之后,他便南下过来接替。广东腥膻之地,他到任后却是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此次他与督标中军副将安巴图一起来见吉庆,原因就是他们又一次抓住了红巾军的尾巴。现在可以确定,人就在澳mén的葡萄牙总督府内。

澳mén总督府这个在吉庆等人看起来极其可笑的称呼是刚不久前才出现在的,之前澳mén南湾多禄炮台附近的那一排平房的正式称呼是——兵头行。

因为往昔澳督都被称为“兵头”,故澳督府也被呼为“兵头行”。而且在中国,称呼上的犯忌历来都是很严重的一种罪行。鸦片战争前自持为中央帝国的清廷,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小小的夷人牙兵头自称为‘总督’呢?两广只能有一个总督府,那就是广州城内的两广总督府,而不是澳mén那个小小的兵头行。

可是随着形势的jī变,面对英葡两国,吉庆不能不选择妥协。以至于贾士都.费利喇现在都正式称呼自己总督了。而总督住的地方当然就是总督府了。从这一点上看,也能看出近期来澳mén局势的变化。

“可恨,小小西夷,也敢欺我泱泱上国。皆是逆匪所害,否则本督又怎会如此贻辱国体”吉庆现在已经习惯xìng的把什么都跟红巾军联系在一起了。虽然他现在说的这句话是真的。

非是红巾军的出现,现在的清廷再怎么不堪,也不会被英葡bī到这个份上的。

“让丁如yù去……”思虑再三,吉庆此时还是不想不敢同英葡撕破脸。毕竟海防还需要他们的支援呢

虽然外援已经断绝,可是广州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英葡两国的船队还在,使得红巾军强大的水师也不敢擅入珠江口。

英善、安巴图对视了一眼,心中都闪过一声叹息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