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八章 英葡得志即猖狂

三百四十八章 英葡——得志即猖狂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四十八章?英葡——得志即猖狂

丁如yù何许人也?这个有着nvxìng化名字的人却是原香山先知县,现任的澳mén海防同知。\\???提供本章节最新\\韦协中落跑之后,就是他接的班。

作为原来的香山知县现在的澳mén同知,丁如yù很有体会到了这段时间内清廷威仪在澳mén内的旁落。往日令下如山的势态再也不复存在了

苦笑一声看着手中的吉庆督命文书,“有什么用?当是以前么?”

最早察觉英葡与红巾军有联系的人就是他,可之前一直都没有机会抓到证据。现在是抓到了,可眼下时间清军又怎么可能与英葡翻脸?

作为从头到尾都经历了此事的丁如yù,现在心中甚至在怀疑,这风声,这证据是不是红巾军故意lù出的留下的?为的就是眼下时候离间清洋……

知道自己此去会是毫无成果,可丁如yù还是去了兵头行,那一溜位于澳mén南湾的平房。

面对丁如yù的质问和索要人员,贾士都.费利喇矢口否认,拒不承认兵头行里有红巾军的人员,更不承认自己再同红巾军联系并谈判。

只一刻钟的时间都不到,丁如yù就满脸青sè的从兵头行里甩袖而出。然后一脸怒气的丁如yù一出兵头行大mén脸sè就立马恢复了正常,回首望着兵头行,嘴角lù出了一丝深深地冷笑。

“一群白痴,真以为红巾军会跟你们正经谈判?外海那一战当红巾军的人白死了?”

“老爷。”丁如yù身边的跟随也在用着不屑的眼光看着兵头行,对兵头行mén外站立的一列原本在负责警卫,现在却在对着丁如yù一行人指指点点大声嘲笑的印度卫兵毫无观感,完全无视。“这群西夷咱们以后再收拾他们,也不看看是什么形式?还以为自己能猖狂几天?”往年海防同知在澳mén是个怎样的威风?丁如yù现在又是个什么样的状况?跟随心里明白得很。

海防同知在澳mén就一直都是个土皇帝,休说是现在兵头行的看mén守卫,便是贾士都.费利喇这个葡萄牙澳督,也是一声招呼,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可现在形势一变,连这群往日跟丁如yù提鞋都不配的印度卫兵都敢如此放肆了……跟随十分明白广州战局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很瞧不起这群得志便猖狂的西夷。

兔子尾巴,长不了了。

而至于大声嘲笑中的印度阿三,说实话连这跟随都没把他们当做一回事,只是一狗仗人势的土狗而已。等日后把主人收拾了,一条狗还不是杀刮随心?一个正常的人,会把一只狗放在心上吗?

丁如yù没有表示什么,他跟红巾军没什么联系,可是对跟随的话却是已经默认了。他并不想跟着满清朝廷一起殉葬,虽然还不知道红巾军现任的上海海关关长就是自己的老朋友韦协中,也不晓得自己的老下属香山县丞贾奕曾早已经跟红巾军搭上了线。可他知道红巾军的降官条例。照条例上的规定而言,他本人只要肯投降是绝对不会有xìng命之忧的。\\???提供本章节最新\\

而只要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日后收拾澳mén的葡萄牙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走”

香山县丞衙mén。

从红巾军代表进入兵头行之后,贾奕曾就一直在密切关注着那里。听到同知丁如yù败兴而归的消息后,心中升起了一声声冷笑。

此冷笑不为丁如yù所发,而是针对的澳mén葡萄牙当局。才有了这么一点资本,就敢在中国如此狂傲猖獗,日后若再得势,还不要翻天才行啊?

而贵为两广第一人的吉庆在明确知晓红巾军人手就在澳mén兵头行的情况下,居然不采取强硬措施,而只是令丁如yù前来,贾奕曾心中真是失望的紧。

不求吉庆能有班超三十六人‘虎xùe得子’的壮举,可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他脑子里难道只有‘和’这一个念头?就不想想,以强硬手段拿下红巾军之人,然后用既定事实bī迫英葡与红巾军方面决裂?

在与红巾军早有通气联系的情况下,贾奕曾如此想法当是不应该。可是作为多年的香山县丞,一直绝对压制着葡萄牙人,现在形势骤变下看着自己的老上级反过来被葡萄牙人所羞辱,贾奕曾心头当然有怒火升起。“早晚跟你们算账——”

作为红巾军编制中暂定的广州海关负责人,贾奕曾在未来红巾军序列中还是颇有地位的。但是他现在仍披着满清的官袍,所以一些军事情况并没有通晓他。贾奕曾现在的情况仅是安安稳稳的等着红巾军进澳mén,就连落脚澳mén的王贞仪一府人是红巾军内部人这一事他都不知晓。

所以就更不知道自己能够跟英葡两国人算账的日子实际上已经不远了。梁纲在南京恼火张世龙的战略决策之余,已经下令新下水的四艘福船型战船立即南下支援。

这四艘战船都是跟镇海号一个级别的,载炮二十mén,稍小一点靖海号,分别是:定海号、威海号、伏bō号和扬bō号。

把四艘新式战船留在南京完全没有作用,除非梁纲准备sāo扰北方沿海,否则的话还不如派它们南下广州。

梁纲现在还没把目光瞄向北方沿海,所以他理所应当的选择了后者,令四艘新式战船或许南下。

而有了这四艘新式战船,加上这些时间来漳州船厂和闽台几家船厂也出产的四艘新式战船,足以消除掉英葡船队的威胁,还更有增益。毕竟英葡船队是以武装商船为主,当初出战广州外海的十三艘船只,已经去除了五艘,现在剩下的八艘中正规的双桅战船只有两艘,外加六艘武装商船也不可能敌得过八艘正经的福船战船。

而余下的红巾军水师,也肯定能完胜清军水师。现在对于红巾军破入珠江口,唯一的威胁就是清军虎mén一带的炮台。

与后世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的虎mén不同,嘉庆初年的虎mén防御是简陋的很。连后世被誉为‘粤海第一重mén户’的沙角炮台与大角炮台都还无影无踪。

沙角炮台原本历史中建于嘉庆五年,而大角炮台在原本历史中建于道光十二年。大角炮台在南沙岛大角山上,处珠江口西岸,与东岸东莞的沙角炮台对峙,正好形成钳形阵地。

不过没有建到底不是不能建,之前清廷不建炮台,只不过是因为广州局势安稳,后面有一座南山炮台就足够用了。

可是现在……局势大变,清政fǔ的态度自然也要跟着转变。

清红两军的对峙已经有半年时间还多,清军有充足的空闲来修筑虎mén一带的炮台。和原本历史上一样,他们也选中了南沙岛和沙角山,在两地各修建了炮台一座。

沙角炮台长五十二丈,炮dòng十一个,配大小铁炮十一mén,炮台正mén配万斤重炮一mén,另铸六千斤生铁炮一mén作为备用。炮台上建有神堂、官厅四间,官房三间,兵房十七间,还有火yào库等设施,均青砖结构,基础、垛口、炮dòng、台面为huā岗石砌筑。此外,在相连的扯旗山上还设有望楼和圆形炮台;在捕鱼台山上亦建有lù天炮位。

大角炮台周围长七十余丈,有炮dòng十六个,铁炮十六mén。火力比之沙角炮台更胜一筹,可是其所在之地南沙是一个岛,四面环水,对jī战中的增援极其不利。清军虽然直接在那里设置了一个营的守军,六七百人之多,可到底能效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沙角炮台与大角炮台东西斜峙,形成了广州虎mén海防的第一重mén户。但两炮台相距太远,以现在大炮的xìng能根本不可能形成jiāo叉火力。炮火封锁洋面远不够得力。

但是沙角炮台地居要冲,形势得宜,对虎mén要塞十分重要。最后重新布置,把沙角炮台改了号令台。成为了整个虎mén海防的预警地。

清军虎mén海防最重要的二道防线是是稍后的东莞南山,那里又叫阿娘鞋岛。其岛上原就设有南山炮台,位于山腰部位,始建于康熙末年。如今清军重点设防此处,在山脚设下威远炮台,全周长五十二丈五尺,炮位二十个,安放大小生铁炮二十mén。与山腰处的南山炮台合并为南山威远炮台,共炮位三十二个,大小铁炮三十二mén。

并且威远炮台沿台面上还有四个lù天地位,必要时候可化作lù天炮台。而炮台内每个炮位两边都各有一个储蓄室。暗炮dòng后面还由一条两米宽的lù天炮巷沟通,炮巷后面再有一条相距七尺左右的护墙,墙上设有枪眼,万一红巾军上岛,炮台清军依旧可以凭靠抵抗。

炮台内围有官厅一座,兵房十二间,yào局一座,以及外头的码头一个。可以说是全力以赴的去建设它了。因为这个炮台前就是水深流急的虎mén东水道,是大型船只来往广州的必经之路。

威远炮台和江中的“饭箩排”礁石(今称金锁排)之间,设有拦江排练一道,长三百零九丈另(约1030米),由长四丈五尺,宽一丈六尺的木排三十六个承载。和江中的上横档岛中间也设有挂江排练一道,飞长三百七十二丈(约1240米),由四十四个木排承载。

无事则中间常开,以通出入;有事则迅速防堵,关闭甚快。两处拦江排练都派有水兵专守。威远炮台上更是有碣石镇总兵马大忠驻守。南山炮台为其副将麦廷武驻守,上下清兵近有千人。

上横档岛砥柱中流,处在虎mén水道的中心,东岸有南山威远炮台,西岸自然也不能不防。清军在那里设下了有巩固炮台,处芙蓉嶂山脚下(俗称芦湾山),设铁炮二十mén守军五百。而上横档岛本身也是极其重要的一处清军设防地,它扼守进入广州的水路咽喉。吉庆手头虽然极其缺炮,可依旧在岛上的东西两端各设下了炮台。东端为横档炮台,设铁炮二十mén。山脚下就是和对岸镇远炮台相联的拦江排练。岛上的中部为营房,西端是永安炮台,也设铁炮二十mén。因为横档地处险要,吉庆在岛的中部南侧也添置了大炮。该岛是由广州两个副都统中的另一位多隆章亲自率清兵千余人驻守。

巩固炮台和上横档的永安炮台共同扼守虎mén西水道,因为江面宽阔,约有四五里长,可是水道却较浅,清军再在此处钉chā暗桩……

种种的布置下来,清军在虎mén的防御虽然称不上固若金汤无懈可击,可是也绝对是块硬骨头。

说实话,得到了南来的四艘福船战船支援的蔡牵、郑一等人,现在对比攻防虎mén,更愿意打正规的海战。那虎mén威远——上横档岛——巩固炮台这一线清军布下的拦江排练和江底暗桩,实在是让他们感到头疼。难道打进黄埔的就只能是军中作为副菜的小船?而真正的大餐却全挤到外面?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定海、威海、伏bō和扬bō四艘战船驶抵香港岛后,红巾军水师的就动手不可阻挡的要到来了。为此,水师六营的主力都已经早早的返回香港了。

这是为之前外海一战折损的红巾军报仇吗?

不,肯定不是。水师现在的这一战,更多的是为了打压广州清军的士气而战,并且也是在为于清军内部攻坚的军情局人员而战。

任凭他们口头说的天huāluàn坠,可如果战场上红巾军一直没有展现出令人信服的力量,像彭承尧和路吉超这样的大员是肯定拿不下来的。

虽然他们被吉庆剥夺了实权,虽然他们知晓红巾军已经在战场上占据了优势,可是这么长时间下来二人却一直都没有松口。

思来想去,红巾军方面唯有一个结论得出——那就是广州清军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而只要还有一丝的希望,像彭承尧、路吉超这样为满清效力了一辈子的人物,多半就不会死心。

想要尽快尽小量伤亡的结束广州之战,红巾军唯一打开难锁的钥匙就是——拿下彭承尧和路吉超。只有将这两人策反,才能使得广州清军真正大luàn。

二人一陆路提督,一水师提督,多少年的经营,不是吉庆说剥夺就能消失的。权力,吉庆可以拿去,可是影响力和关系呢?

而眼下即将开启的水师之战,就是为了让这二人对广州清军的前路真正死心配合军情局的动作……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