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四十九章 没了民族大义激励的清军

三百四十九章 没了民族大义激励的清军……

三百四十九章?没了民族大义jī励的清军……

“轰轰轰……轰轰……”

沙角炮台上警炮声响起。

无数的红巾军战船已经杳杳出现在了海平线上,桅影憧憧,远远望去简直要覆盖住了整个海面。

游弋在沙角前穿鼻洋海面的一队清军水师战船已经全军覆没,它们根本就没有往回逃的机会,被红巾军水师的快船缠上后,待到大部队赶到对着它们轻轻一摁,就非降即沉,全无反手之力。

八艘福船战船航行在船队的最前列,身后是数以百艘计的中小型船只,这股力量绝对是南中国最强大的海面军力。

沙角炮台、大角炮台守将皆是守备以及武官,前者听到穿鼻洋传来的隆隆而又短暂的炮声之后,立刻就心知不妙,迅速打响了号炮。

可是与清军的后援相比,红巾军战船来的更快。沙角守将马肯看着海平线上出现的红巾军战船规模,整个人都傻眼了。

广州水面,清军广东水师以及英葡船队近几天来也是时刻都枕戈待旦。红巾军主力集结以及四艘福船战船出现在香港的消息他们不会不知道,当然也就清楚红巾军即将会干些什么。所以,本来还缩在澳mén的葡萄牙籍武装商船此时也全都开去了广州,因为贾士都.费利喇知道,广州若陷落了,澳mén绝没的好果子吃,现在的他们与红巾军的谈判始终毫无成果,两天前红巾军的谈判人员更是从水路撤出了澳mén。

事到如今,英葡只得期望于红巾军先吃点苦头了。所以,此次之战,他们也是没一点的偷懒,一样全力以赴了。这样的行为,倒是让他们又得到了一些吉庆的新任,这却是红巾军方面虽始料不及的。

船多炮众,势力雄厚的红巾军水师直接兵分三路,两支偏师分别扑向沙角和大角炮台,而中间主力在八艘福船战船的排头下,依旧向着伶仃洋内前进。

左右沙角、大角炮台的分兵,虽说只是两支偏师,可是每一队人马也依旧有三四十艘战船,其中更是至少有十艘以上的护卫船级战船作为主力。

以大炮火力来论,当然是完胜沙角、大角两炮台了。

可是炮台之所以能够对抗海面船队,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他们的超强防护力。除去自己找死的lù天炮台外,各个炮dòng里的大炮绝对不是海面船队可以轻易摧毁的。

眼下时节并没有后世的高爆炸弹,也没有后世特意研究出来对付掩体工事的钻地炸弹,有的只是一个个的铁疙瘩。

这东西对比起huā岗岩和糯米石灰浆构造成的炮dòng来,需要命中多少发才可以打破啊?这数目只有鬼才能知道。

两座炮台的攻防战,红巾军水师战船完全占据了火力上的优势,可是打了近两刻钟,除了将沙角炮台相连的扯旗山上的望楼和圆形炮台以及同样是沙角炮台一方的捕鱼台山上的lù天炮位打掉外,其余的是毫无成果。

就大角炮台来说,炮台本身都不知道被命中了多少发炮弹,可是炮位却是每一尊有熄火的迹象。

突破了虎mén第一道防线的红巾军战队并没有大举深进虎mén,而只是进到了虎mén第一道防线和第二道主力防线之间中间的位置。

威远——上横档岛——巩固炮台这一线清军并不好对付,再加上可能捣luàn的清洋水师,要拿下就更难了。只有先把清洋水师给打灭了威风,打疼了,打的不敢再出来捣luàn了,然后再专心专意的对付清军虎mén防线,才是最佳的选择。

站在旗舰伏bō号上,汇集于此的四营水师营长看这炮火轰鸣的沙角、大角之战,眼中都没有lù出意外的表情。

对于此两地炮台的防护力,他们早就熟知于心,明白两座炮台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砸碎的。

“现在就看绕道的陆战队了。”老将李南馨说道。

为了这一战好打,水师四营、五营的两支陆战营都已经从新安战场上chōu调回来了。

之前时候,水师四营的陆战营就已经从穿鼻,这个今日第一战发生的地点顺利登陆上岸。他们就要从沙角炮台的背后登山,居高临下用陆战手段解决沙角炮台。

水师五营的陆战营也已经赶到了南沙岛附近,只等着大角炮台的清军守军士气低落之后,就会乘船从背面登陆,同样用陆战攻坚战,来解决岛上的清军守军。

毕竟炮弹威力太有限。即便是原本历史上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英军攻战虎mén、定海等也都是靠陆战来解决的。

只用水面战船的火力就横扫一切海岸炮台,在现在这个时期是很不现实的。

“快速回报大人”沙角仑山顶上,一清军哨卡把总看到从背后徐徐chā进来的水师陆战营队列脸sè一阵苍白。

虽然他清楚红巾军十分有可能从后背进攻沙角炮台,也正式因此他自己才被守将马肯安排到了仑山顶上做观察哨,可是事到临头了,脸上却依旧充满了恐惧。

情报被迅速传递到了马肯手中,被一声声炮响真的耳朵都要聋了的马肯看到战报后脸sè却是很轻松。因为这一点早在沙角炮台建造之初就已经被人想到了。

清军在沙角炮台安排了五百多人,当然不可能只靠着炮台上的那十二mén炮。多余出的人手就是为了打陆战的。

从陆地上想以最大优势进攻沙角炮台,自然不可能从左右两面来,红巾军陆战部队的进攻方向瞄准的就是炮台后背。

第四陆战营杀到沙角山下,一部分人手迅速布置防卫,另一队jīng兵则迅速做着攻山前的准备。

据军情局探到的消息,沙角炮台守军人数不少,配有相当数量的火枪和小炮,在后山也做了一定的防御,埋下的还有不少的地雷,且还能得到碣石镇余部的支援。所以说,第四陆战营的任务并不轻松。

吉庆不是后世那个白痴琦善,红巾军与清廷之战也不同于第一次鸦片战争,心中毫无一点缓和余地的吉庆自然不可能做出自毁长城的事来。所以,原本历史中虎mén之战里沙角炮台被琦善撤掉的后山守卫现在还依旧存在,并且半年的经营下来,守卫防护真的还tǐng有实力。

从辰时攻到午后,第四陆战营先锋几次猛攻山头,都被后山清军守军打下的弹雨以及砸下的滚木礌石,还有时不时被引爆的地雷给打了回去。

伤亡算不上很重,可是tǐng压抑士气的。陆地上碣石镇的绿营援兵也赶了过来,只不过面对进攻受挫的第四陆战营不仅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积了一肚子火的第四陆战营给逮住狠揍了一顿。

陆战营没有配置重炮,可是火箭弹成功之后,梁纲立刻就想到了他们。对于缺少重火力配置的水师陆战营来说,单兵火箭弹就是最适合他们的步兵火力支援武器。

东南兵工厂制造单兵火箭筒和中轻型火箭弹来毫无技术难题,这些东西也就迅速在东南军团各部以及四个陆战营中普及开来。后者更是单兵火箭的第一配置目标,密集度远胜过东南陆军各部。

碣石镇余部人数比第四陆战营多,可是沙角山附近捕鱼山、仑山、象山、白鹤山等相连的诸多小山包,地形对于灵活多变的臼炮和单兵火箭弹来实在是太适合了。

第四陆战营进攻沙角山后山连连受挫,可是打碣石镇绿营兵却是大大的出了口恶气、郁气。

大角炮台之战。

与沙角的第四陆战营相比,这里的第五陆战营却是幸运了许多。比起地形来,大角炮台远不如沙角炮台得利,而且虽然配炮十六mén,胜过沙角炮台三分之一,可是南沙却还不是后世那个与番禹连成一片的海角之地,而是一个四面环水的海岛。

第五陆战营从大角炮台后山南北两侧登陆包抄炮台,在水面战船的掩护下,击毁清军后山围墙多处。清军大角山守军虽然比沙角马肯部还多,守卫起来却很是吃力。而且很重要的一点,他们外援断绝,并不如沙角炮台那样还有碣石镇余部做后援,心理上很是孤单。战事初起时还颇有反击之力,可随着炮战落到下风,特别是一处火yào局被炮弹命中引发大爆炸,并延及兵房和两处炮dòng,炮台守军的士气就迅速的没落了。

等到下午未时,第四陆战营对沙角后山再一次发起强攻的时候,大角炮台终于宣告沦陷了。除少量清兵从岛后渡水逃走外,余下六百来人大多做了俘虏。战死者还不足百十人

没了民族大义做jī励,清红两军半年多时间的对战下来,以及吉庆等满族大员的排汉行为影响下,现在的广东清军绿营士气都还比不上原本历史中四十年后发生的那耻辱一战中的后辈……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虎mén之战——大角、沙角之战。

当时沙角守军六百,大角守军二百。

战后自沙角炮台战死的陈连升父子以下,是役,我爱国将士牺牲了三百人左右,余部五百人也几乎尽伤在身。

当时驻守靖远炮台的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威远炮台的总兵李廷钰各只率了数百兵丁防守,根本无力前往支援。关天培深感前线兵力单薄,派李廷钰回广州“哭请增兵”,全省的文武官员亦请求琦善派兵往援,可是琦善却以有碍“抚议”为由,坚持按兵不动,坐视海防被突破。

可最后琦善却把责任推到水师提督关天培身上,致使关天培被道光皇帝以“平时督率无方,临时又苍惶失措”的罪名革去顶戴,责令他“带罪立功”。简直是滑稽可笑

琦善自己丝毫不以为耻,反而约侵略军头子义律在道光二十一年正月初三(1841年1月25日),到狮子洋边的莲huā城密谈“善定事宜章程”。是日琦善“大宴英逆”“设满汉四筵,逆夷上座”。义律所提出要中国道歉、赔款、开放港口、废除洋行、协议关税、割让岛屿,琦善全部应允,并同意撤除林则徐新设立的官涌炮台和尖沙咀炮台。只是为割让香港问题没敢签字,言称“要禀明皇上”。后来在2月21日又在蛇头湾密谈了一次,也没有签字,这就是英方所称的“穿鼻草约”。

狡猾的义律在到莲huā城谈判的前一天,就已经派侵华英军占领了香港,并贴出告示伪称清廷已把香港割给英国,要香港居民臣服英国nv皇陛下,想造成既成事实强迫清廷认可。

不管最后也被流放新疆的琦善如何下场,但只从他一人身上就已经可以看出,那时的满清贵胄早已经彻底腐化了。就更不用提在吴淞炮台丢人现眼的两江总督牛鉴了……

不过从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殉国的那一连串英烈中,却也可以看出,那个时期的满清绿营还是有一点勇气和骨气的。

诸多殉国英烈,追溯其参军入伍之年,多是在乾嘉之jiāo时期或是在其后的一二十年间。故而,眼下时期的满清绿营,按理说应该还是有一定战力的。之前有朋友说我夸大了绿营战斗力,可能确实是有一点夸大了,但也绝不至于是‘夸张’。

可是大角之战的清军守军,表现比之原本历史时空中的后辈来却还要丢份许多。而看起来比之英勇了许多的沙角守军,之所以能抗住第四陆战营至今为止的进攻,更多的却还是靠有利的地形和碣石镇的增援。

沙角可不是南沙,它不是个海岛,红巾军水师战船虽然大大的占优,可在没击垮炮台之前也不可能太过bī近,而炮击沙角山顶。

与第五陆战营相比,第四陆战营不但所承受的压力巨大,所获得的支援更是要小许多。他们能靠的只有自己

眼下,就是他们对后山山顶发起的第十一次进攻……

而一直在虎mén一二道防线间等待着的红巾军水师主力,至今为止却还没见到lù头的清洋船队。横档岛(分上下)附近,只有几艘清军快船在出出莫莫的搞侦查……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